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2168章 清徽宗最大的秘密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353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9

“怎么,难道你对我的安排心有不满吗?”

看到穆大那犹疑不定的神情,羽讷言面色登时便变得阴沉了下来,冷笑着向穆大上下扫视了几眼后,淡漠发声,“莫非你觉得有了羽抱真那废物,和朴儿的前车之鉴,怕那小子若是杀上门来,会让你步了他们两个的后尘,所以才有心推脱吗?”

“属下不敢!”穆大闻言,顿时练练以头抢地,做出惶恐无比的模样,颤声道:“弟子不是那个意思,弟子只是觉得如今我清徽宗正值乱象分起之时,正是弟子尽心效忠的时候,若是此时担当这重任,难免有人心中不服,还是等我做出些事情,服众之后,再来接任。”

话音落下,穆大一边叩头,一边不断的偷眼看着羽讷言脸上的神情。

“算你还有几分良心,知道以大局为重。”羽讷言闻言轻笑数声后,向着穆大淡淡的扫视了几眼,而后摆了摆手,淡漠无比道:“去吧,按我说的,若是有人想要离去,你就带人送他们一程,好让他们能在黄泉路上,给朴儿当个陪伴!”

“是!”总算熬过这一关了,穆大闻言叩了几个响头,连额头的冷汗都不敢拭去,就步履匆匆的向着屋外奔逃而去,似乎生怕走得慢了,羽讷言就会改变心意。

穆大离去之后,静室之内沉寂一片,黯淡的灯光照在羽讷言的脸上,竟是叫他平添了几分老态,似乎再没有了往昔那振臂一呼,众人云集的一门宗主气象!

沉默了许久之后,向着空荡荡的屋内扫视了许久,而后羽讷言缓缓挪步,走到了静室的一处角落,那里摆放着众多的牌位,上面刻着一个个名字,这些名字,是自清徽宗创立至今,因为种种原因而死去的那些嫡传弟子!

目光扫过一个个牌位,恍若是在回顾着清徽宗的过往一般,许久之后,羽讷言的目光缓缓落在了牌位最下一层的一个,和其他牌位相较起来,那牌位明显要崭新许多,上面勾勒出的字迹,甚至还有木屑残留,就像是死人身上的伤口般狰狞。

而在那牌位之上,勾勒出的名字,赫然便是‘羽抱朴’这三个大字!

向着那牌位望了许久后,羽讷言手微微一招,让那牌位飞入手中后,抬手轻轻摩挲着上面的三个大字,目中露出缅怀之色,喃喃道:“朴儿,你离去的太快了,若不是如此的话,以你的天资,以后定然有不俗的际遇,而我清徽宗的重任,也将落到你的肩上……”

望着牌位上的冰冷三字,羽讷言眸中神情变幻,仿若是又看到了羽抱朴那张几乎是跟自己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面容,手指轻轻荡过那字迹后,声音却是陡然变得凄厉了起来,寒声道:“朴儿你放心,你的仇怨,为父一定会为你血偿的,就算是把这清徽宗拼个干干净净,让这所有人都死无葬身之地,我也要让那小子为你陪葬!”

轻轻叹息数声后,羽讷言缓缓抬手,将牌位重新放回了原地,但目光盘旋间,眼角余光却是陡然扫视到了那众多牌位中的一个,而后眼神骤然变得阴冷了起来。

抬手一招,将那牌位揽入手中后,羽讷言脸上的神情愈发狰狞起来,看着那上面刻着的三个大字,寒声笑道:“是你的儿子,惹下的祸事,连带着也让我的儿子遭受了这无妄之灾,现在的你,恐怕一定是在地底下肆意狂笑,笑我羽讷言也有今日吧……”

如他所言,如今被羽讷言持在手中的,正是羽抱真的父亲,也是羽讷言兄弟的牌位。

“不过你死在了我的手里,你的儿子也是死在了我的手里,你们父子,终究是不如我们父子……”嘿笑数声后,羽讷言眼中的神色陡然变得癫狂起来,手上陡然有劲气释放而出,将那牌位捏成粉碎后,眸光阴寒,淡淡道:“一切要怪,还要怪那老东西不识抬举,若不是他当初执意要把门主之位给你,我们又怎么会骨肉兄弟相残,若不是他至今仍然没把那东西交给我,我们清徽宗,又怎么会落得如今这样的境地!”

“我现在倒是要去看看,看看那老东西到了今时今日,还有什么话要说,看到了如今这一步,他究竟是要把那东西交出来,挽救我与水火之中,还是要眼睁睁的看着,看着我清徽宗的百年基业,尽数毁于一旦,彻底消散成空!”

话音落下后,羽讷言缓缓抬手,将那一手的木屑洒落地面,而后大袖一摆,转身向着静室内里走去,等到走到一幅画像跟前后,手轻轻一拂,画像扭动,而紧接着,顺着那画像之后的一堵山墙,竟是缓缓挪开,露出了一个黝黑的房门!

而且那房门只是乍一开启,顺着其中,登时便是有一股阴寒的气息骤然袭来,那寒意之深重,骤然便叫屋内的气温降低了许多,甚至连牌位处的烛火,都直接熄灭!

静室之内,另有洞天,这是羽讷言最大的秘密。这密室是羽讷言亲手开掘的,甚至于这个秘密,不管是穆大,还是他的儿子羽抱真,都全然不知情。

而就在密室之门打开之际,密室内一个满头白发的老者,却是蓦然睁开了双眼,眼眸中满是阴冷的神情,而且那皱纹密布,恍若是朽木般的面颊上,更是有着癫狂笑容。

“刚才的一切,你都听到了吧?这一切的一切,难道就是你想要看到的吗?”缓步走进密室,站立在那白发老者跟前后,羽讷言向着老人淡淡扫了眼,然后声调却是突然变得温和了起来,“师尊,清徽宗传承百年,难道到了现在,你都还不愿把那个秘密说出来,难道你要眼睁睁的看着清徽宗的百年基业,就这样毁于一旦,毁在你我师徒的手上吗?”

“从当初你亲手杀了你弟弟的那一刻开始,清徽宗的传承就已经断绝了!你们的死活,与老夫我而言,有什么关系?”白发老者听到羽讷言这话,顿时疯狂冷笑出声,犹如是望着一个死人般,望着羽讷言,淡淡笑道:“我只是庆幸,庆幸我能在有生之年,看到这一幕的发生,能够看到你羽讷言自掘坟墓,死在我之前!”

冷笑间,那老者全身更是都在剧烈颤抖不已,仿若是内心快活到了极致,而且随着他身体的颤抖,顺着他的身躯各处,竟是不断传来巨大的金铁交鸣之声。若是有人借着屋内的光亮细看的话,定然会发现,在这老人的身上,竟是捆绑了无数粗重的铁链。

能够被羽讷言如此郑重其事对待,并且口称师尊,还对过往之事如此洞悉的老者,除却了当初一心要拥立羽讷言之弟成为清徽宗门主的那位长老之外,又能有何人!

只是这么多年过去,清徽宗一门上下,都是以为这大长老怕是早已被羽讷言除掉,却是没想到,他竟然是被羽讷言以铁链束身,将他囚禁在了此处!

“老匹夫,我的修为在他之上,而且我和他一样,都是你的亲传弟子,这门主之位,为何就不能由我来坐?甚至即便是他死了,你还要让他的儿子来抢我的位置!过去了那么多年,你现在居然还袒护他,难道你以为,我真的不敢杀你吗?”

羽讷言闻言面色陡然变得铁青一片,陡然抬手,猛然掐住了那老者的脖颈,然后左手徐徐从口袋摸出一块赤红相间的铁片,举到老者的面前,寒声道:“老匹夫,告诉我,我清徽宗的这传承之物,究竟是什么东西,为何我观察了这么多年,却还是没有任何发现!”

若是此时此刻林白在此的话,定然会发现,如今被羽讷言持在手中的那赤红相间的铁块,和之前他从内市拍卖上得到的铁块,竟然如出一辙,只是纹路稍有不同!

“你没有可能发现这其中的秘密了!”老者听到羽讷言这话,犹如是听到了莫大的笑话,疯狂的将身躯摇动连连,冷笑望着羽讷言,虽然气息已经快要喘不过来,但还是冷厉莫名道:“若是你真有本事,不妨现在就杀了我!”

“老匹夫,你这是在找死!”羽讷言闻言,眼眸一寒,手上动作陡然变幻,猛然扯住周围那铁链,大力一扯!哗啦响声中,竟是有一阵阵皮开肉绽的声音传出,甚至那老者面容也是变得痛苦起来,原来那铁链不仅仅是束缚住了这老者,而是穿入了他琵琶骨之中!

“杀了我,若是你有胆的话,就杀了我啊!”刺痛之下,老者浑如未觉,疯狂大笑不止,冷然道:“怎么样,你不敢杀我吧?你怕杀了我,就永远得不到这铁块的秘密了对不对?我不妨告诉你,我还是那句话,这铁块,不要说你,我清徽宗历代都不知晓其中之秘!你将我困在此处困了这么久,最后所能得到的,终究也只是一个无用之功!”

“老匹夫,你等着,我会慢慢再折磨你,直到你说出真正秘密的!”羽讷言闻言,缓缓收手,然后低头向手中铁片望去,缓缓道:“而那时,你和那小子,都要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