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2171章 牢笼(下)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317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9

“少门主……少门主……,大事不好了,出滔天的大事了……”

而就在穆大心思变动,正在暗暗纳闷,今日派出去在山门周围巡逻,顺带探查消息的诸人,为何会至今未回之际,耳畔却是陡然传来了一阵惊呼之声。

闻声望去,穆大只见向着自己狂奔而来的,乃是自己的兄弟穆老二!这小子弟凭兄贵,这几日借着他大权独揽,可说也是干了不少作威作福之事,甚至还要挟了几名女弟子,晚上偷偷进了他的房间里面,陪他翻云覆雨,好不快活!

可是如今在这穆老二的脸上,却是哪里还有半分往日的骄矜模样,一张肥脸已是吓得发白,就像是大白天见了厉鬼一样,三魂七魄都已被吓出了窍!

若是换做了平时,看到穆老二的这幅模样,穆大少不得要训斥自己这老弟几句。但是此时此刻,看着穆老二那惶急的神情,他心中却是突然有不妙的预感生出。

而且听到穆老二喊出的‘少门主’三字时,他心里更是莫名的烦躁无比,恨不能踹自己这老弟几脚。喊自己什么不好,偏偏要喊这晦气无比的名头,难道他就不记得,之前的那两个少门主,可都是没落得什么好下场,已是去了黄泉路上厮混了?!

“什么少门主,师尊什么时候说过要我做这少门主了,传出去也不怕人笑话!慌慌张的,成什么样子,不成体统!”心思烦闷之下,穆大一脚将向着自己狂扑而来的老弟踹了个狗吃屎,然后沉声道:“出了什么事情,你这么慌慌张张的,莫不是又有人想要离开不成?”

“不是……不是……”强撑着臃肿如肥猪般的身子从地上爬起来后,穆老二也顾不得擦额头上的大汗,惊惧莫名的向身后扫了眼,就像是怕有什么恶鬼跟着他一样,哆哆嗦嗦了半晌后,这才算是颤声道:“是派出去巡山的那些人,他们……他们……”

看着穆老二的那幅模样,周围的人群已是悄然围了过来,只是不少人看着穆老二那因为浑身战栗,而在不断哆嗦的肥肉,眼眸中满是鄙夷之色。

“瞧你那废物样子,什么事情把你弄成了这幅模样!”向着自己这老弟冷然扫了眼后,穆大神情一寒,淡淡道:“是不是他们回来了,探寻到了那人的消息?!”

“回来了……是他们回来了……”穆老二此时已是完全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猛然抽了自己两记耳光,然后稳住了心神后,颤声道;“但也不是他们回来了!”

“说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到底是回来了,还是没回来?”听着这似是而非的话语,穆大神情已是阴寒一片,恨不能把自己这老弟的舌头捋直,好尽快弄清楚一切。

“回来是回来了……”穆老二喘了几大口气,然后脸色青紫,眼眸发红,仿若是快要哭出来了一样,然后颤声道:“不过没回来全,是他们的脑袋都回来了!”

脑袋回来了?!听到穆老二这话,穆大心中不禁一沉,陡然想到了某种可能,然后一把揪住穆老二的胸口,沉声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儿,说清楚!”

“哥你派出去的那些人,眼下都被人割了脑袋,现在那些脑袋就堆在咱们清徽宗的山门口,人头堆成了一堆,死绝了,都特么的死绝了!”穆老二此时已是完全陷入了半癫狂的状态,说出来的话更是口不择言,混乱无比,足见内心之惊骇!

别说是穆老二,就连周围那些原本等着看穆老二笑话的一应清徽宗门人,此时心也都是彻底沉入了谷底,只觉得就像是天塌了一样!有那胆小的人,此时更是已经吓得一屁股跌坐在地,浑身如筛糠一般,在那颤栗的抖个没完!

终于来了吗?!听到穆老二这话,穆大脸上也满是苦笑,但看到四下那慌乱的眼神后,神情却是骤然一凛,冷然扫视诸人,沉声道:“都慌什么,天还没塌呢!师尊他老人家也还没出来,死几个人算得了什么,都跟我去看看!”

话说完之后,穆大向着自己那犹如是死狗般瘫软在地的老弟猛踹了一脚,然后眼中满是阴戾之色,向着清徽宗的山门之处便赶了过去。

只是等到穆大赶到山门处的时候,山门口已是围了有不少人,而且所有人脸上的神情更是出乎寻常的一致,所有人的脸上都已是完全没有了任何血色!

“没出息的东西,都别堵着,给我滚开!”冷然向着场内颤栗莫名的诸人寒声斥骂了一句后,穆大抬手分开诸人,然后向着山门口走了过去,但等到看清山门口那一幕后,他的一颗心却是陡然坠入谷底,面色也是刷的一声就变成了惨白,甚至连手指都在不断颤抖!

人头,密密麻麻的人头!只见此时此刻,在清徽宗山门口的,放眼望去,尽皆是密密麻麻,被血污所沾染着的人头,而那些被鲜血糊着脸的人头,在死前的最后一刹那,都是圆睁着双目,似乎根本无法想象,这种灾祸会降临到他们身上。

十,二十,三十,四十,五十!一枚一枚的数着那人头的数目,每一个数字的增加,都叫穆大心中的冷意增添一份,而数到最后一个的时候,他整个人已经完全呆滞了!

不多不少,刚好五十个人头,而这个数字,恰恰便是自己之前派出去,巡守在清徽宗周遭,想要让他们探寻出林白下落的弟子数目。

一个不留,好狠辣的手段!望着那密密麻麻的人头,还有那惨白色的断茬,穆大只觉得心中冰寒如霜,胸腹间不断有郁意生出,紧咬着牙关,按捺住心中的颤栗后,他冷然向着四下扫去,寒声道:“这是怎么回事儿,可有人看到刚才的情况了?”

“是凭空冒出来了,一股水雾过来,他们的人头就出现在这里了!”听得穆大这话,有那稍稍胆大,而且这些天已是被清徽宗内部清洗搞麻木的人,颤声道:“完了,这回是真的完了!人头堵住了山门,不就是说要把我们这当成囚笼,要把我们全给杀了吗?”

囚笼!听到这人的话,穆大心中顿时泛起一股寒气。此时此刻,他如何会看不出来,林白送这些人头过来,图的就是给他们一个警醒之意,要让清徽宗的诸人明白,如今的他们,已被他当做豢养的禽兽,养了起来,只要擅出山门者,便是杀无赦!

而在这一刻,围聚在此处的清徽宗门人,已是完全处于了崩溃的边缘!如果说这几日清徽宗门内的清洗,是压在他们身上的大石的话,那如今林白送来的这些人头,就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饶是诸人如今已见惯了血腥,却还是不能不为之惊诧!

好狠的手段!这次清徽宗怕真是招惹上了生死的仇敌了!望着那一颗颗人头,穆大只觉得心乱如麻,有心想要出言稳定住嘈杂的局势,却是完全不知道该出何语。

要不要逃?趁乱下山,好给自己谋求一个生路?!而望着这一幕,穆大的心中,更是突然生出了一个强烈的念头。但这念头一生出,他顿时便知道自己是在痴心妄想。

羽讷言此前的布局,而且这几日的不露面,就是给他摆下了一个局,把他牢牢的和清徽宗套在了一处,如今想要逃离,已是为时已晚,哪里还能逃得了。

而且这些人都已死了,自己早已成了众矢之的,若是说出逃的字眼,怕是不用等林白来杀,这几日已激起群愤的这些门人,就会直接把自己给撕成碎片!

“哥,要不……要不我们走吧……,从这鬼地方赶紧走了,管它是水深火热,还是什么,我们兄弟逃出去!实在不行,我们向那小子投诚,我们当带路党,给他指路还不成?!”而就在穆大心思变动之际,如死狗般不断喘息的穆老二,却是突然出声。

话音一落下,原本还喧嚣无比的场内,顿时变得静寂了下来,所有人的目光,在瞬息间,悉数都聚集在了穆老二和穆大的身上。

“你们看什么看?难道你们不想逃吗?”望着那一道道目光,穆老二恍若未觉,怒骂一声后,转头望着穆大,颤声道:“哥,别犹豫了,咱们兄弟快逃吧!”

“老二,逃不了了!”穆大闻言,脸上顿时有苦笑之色露出,向前一步,轻轻拍了拍穆老二的肩膀,然后眼中凶光陡然露出,手上陡然变幻,猛然掐住了穆老二的脖颈,用力一扭,将喉咙拗断后,向着周围人扫视一眼,寒声道:“以后若是再敢有妄谈逃离者,均如此人,不管是与我有何关系,谨遵师尊谕令,格杀勿论!”

好狠戾的手段!而望着眼前这一幕,躲藏在山门远处的林白,暗暗咋舌,只是面上却有冷笑露出。小爷我已将牢笼布成,且要看看,就算你们如此狠戾,又能有什么破笼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