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2181章 最后一搏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478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9

“为那些蝼蚁出头,为那些蝼蚁鸣不公,你不觉得这件事情太可笑了吗?”

听到林白的话,羽讷言先是一愣,而后犹如是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般,仰头大笑出声,旋即眸光森寒的望着林白,一字一顿,淡淡道:“你觉得就算是你能灭了我清徽宗,还能灭得了天下人心吗,你觉得仅凭你一人之力,能护住那亿万蝼蚁吗?狂妄!”

“就算是明知不可为,但我也要为之!时间最终会证明一切,不过你们清徽宗,却只能化作历史中的一片尘埃,被人践踏入万丈深渊之下!”林白淡漠轻笑出声,轻弹手中铮然长剑,旋即缓缓抬头,眸中精光恍若清泉,淡淡道:“你若不信,尽管来试!”

“好!原本我以为你只是狂妄而已,但如今看来,你不是狂妄,而是疯了!”羽讷言闻言之后,大笑出声,而后面色阴沉的向着四下扫视了一眼,缓缓道:“以你的修为,以你的手段,完全可以凌驾在一切之上!如果你我能够联手,这清徽宗我也可以不要,过往的仇怨,我也可以既往不咎,倾你我之力,定可重建比清徽宗强大百倍的宗门,你觉得如何?”

“你觉得现在你还有跟我谈条件的资格吗?”听到羽讷言竟然贼心不死的想要跟自己谈条件,商量什么联手创建宗门的事情,林白不禁讶异的轻笑出声,旋即向着羽讷言淡淡扫了眼,轻笑道:“一个将死之人,却贼心不死,你不觉得这实在是可笑吗?”

“装逼……”羽讷言闻言,眸中寒光顿时大作,知晓此时此刻,再没有任何多言的必要,手掌缓缓虚握,而后变幻印诀,向着林白便缓缓推了过去!

一掌击出,庞大的劲气登时化作了一道白虹,向着林白便横击而去!

而就在这一掌发出后,林白的神念登时发现,在羽讷言发出的此掌中,不但蕴藏着庞大的气劲,甚至于还隐隐然有无数狂暴的雷元之力,只是那些雷元之力隐藏得极好,就像是一层看不见的涟漪,犹如是平静水面下隐藏的洪流,只要一旦激发,便是万丈波涛!

这清徽宗之所以能笑傲群雄,而羽讷言能够领袖群伦,果然不是仅凭嘴皮子上的功夫,而是在他们的手上,还真是有两把刷子!能够将狂暴的雷元之力,如此精妙入微的修炼入体内,和法力完美的契合在一起,这种手段,可谓是林白所仅见的!

这种精妙入微的手段,如果能够用在正途,未尝不能有惊人的修为,只可惜这羽讷言走错了路,而这门精妙入微的法子,如今也必然要被自己从天地间抹除。

一切都是咎由自取,如果不是自己种下的因,又怎会去品尝这恶果!望着羽讷言的模样,林白的心中,突然没来由的生出一种怜悯之意,但这丝怜悯只是碰触到羽讷言那癫狂的双眸,旋即便被冷冽所取代,而后脚下微微用力,身躯登时朝前疾奔而出!

“以肉身来接我手段,我真不知道该说你太自信,还是太愚蠢了!”看到林白的动作,羽讷言眸中光华大作,而后狂笑出声,双手连连翻动,沉声道:“雷元如潮,卷动天地!”

话音落下,那一丝丝隐藏于他法力隐匿下的那狂暴雷元之力,陡然撕开了伪装的温和外表,开始露出森然的獠牙,无穷无尽的雷元之力,开始向着林白冲袭而去!

而且在此时此刻,在羽讷言的心中,更是生出了一丝侥幸之意。在如今的态势之下,他施展出的本就是压箱底的招数,而且一出手就是那种要把对方置于死地的手段!

在法力之下,隐藏得雷元之力有多汹涌,也只有他自己最为心知肚明,原本对林白的飞剑,他还有着几分忌惮!但如今看到林白竟然以肉身来迎击,这如何能不叫他觉得可笑!

雷元之力最为狂暴,不管是金属,还是血肉之躯,都是它的载体!而且一旦强横的雷元之力,席卷这个载体,便会释放出滔天的威能,将载体尽数破坏!从拥有了此种手段之后,不知道已有多少冤魂,枉死在他的这一手之下,雷元之下,身躯化作焦炭!

而如今林白竟然胆敢以肉身迎击,这不能不让他觉得,林白实在是自信到了自大的愚蠢地步,而在那强大的雷元之下,林白的肉身,也将如此前的无数人一样,被雷元所击溃!

轰!说时迟,那时快,就在羽讷言心中充满了期冀,在幻想着在雷元鼓荡下,林白的身躯只要碰触到分毫,就会迅速被雷火所占据,燃烧成灰烬时,林白的双手,已然跟他所调动出的那些狂暴雷元之力碰触到了一起,两者相触,登时发出剧烈的沉闷响声!

而且跟羽讷言所想的不同的是,在林白双拳的挥动下,羽讷言那以法力融汇出的雷元壁垒,竟然犹如是纸糊的一般,直接被林白所击溃!甚至于那些狂暴无匹的雷元之力,在林白双手的锤击下,竟然如土鸡瓦狗般,直接不堪一击的化作了乌有!

不可能!这怎么可能?!以肉身之力,竟然接下了雷元之力?!望着眼前的这一幕,羽讷言的眼眸中充满了无法置信的神情,只觉得眼前所见的一切,已经完全颠覆了认知!

人体之所会被称为血肉之躯,便是因为鲜血和骨肉的存在,而血肉之所以会流淌,原因很简单,那便是因为在人体之内,有无数的水液存在!

水液是什么,那是雷电最好的载体,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人体只要碰触到雷元之力,那狂暴的雷元,便会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直接弥散全身,释放出恐怖的撕裂威能!

可是眼前的这一切,却是跟羽讷言的所想全然不同。林白的身躯明明是血肉之躯,为什么在面对这些狂暴的雷元之力的时候,竟然能够犹如绝缘体般的不受任何损毁,甚至于能够将这些雷元之力,以不费吹灰之力的手段,直接摧毁成乌有?!

只是羽讷言却是不知道,这是从恢复记忆之后,林白少之又少的以肉身迎击敌手!此前的几次,是为地方强大的肉身能力所吸引,而这一次,则是因为这羽讷言所施展出的乃是雷元之力,若是以飞剑迎击,飞剑作为金属,本就是电流的载体,必然会落于下风!

但和飞剑不同的是,林白的身躯虽然也能导电,但他所经历过天罚的次数,可说是如今这人世间接触过最多的人,对于雷元之力,可说他的每个细胞中,都已是有了一种抗性!

所以用肉身来迎击雷元,林白这不是自大的愚蠢,而是对自己修为手段的相信!而且就算羽讷言对雷元之力的操纵再精妙入微,调动得再多,又如何能跟雷劫所相比?!

连雷劫都不畏惧,连天地的怒火都可以承受,他羽讷言的这微末手段,又算得了什么!

轰!但还未等到羽讷言心中的惊惧落下,林白的双拳,却是又已冲到了他跟前,滔天的先天真罡不断鼓荡,那狂暴的拳风,犹如是飓风般,直接横扫羽讷言的身躯!

拳风只是接触到身躯表层,顿时便叫羽讷言觉得自己就像是被重锤直接轰击到了一样,身躯如断了线的风筝般,不受控制的开始朝后倒飞而出,甚至于在这一刻,他还清晰无比的听到了顺着自己的身躯之间,发出的那一声声沉闷的咔嚓之声!

那是一种对于羽讷言而言,无比熟悉的声音,那是人体骨骼碎裂的声音!曾几何时,他曾不止一次在密室之中,对清徽宗的那位大长老施以逼问手段,而在那时,那位大长老身躯中的骨骼,就是在他双手的搓动下,发出过这样类似的咔嚓声!

而当初在他为了登上清徽宗门主之位时,亲手诛杀自己的兄长时,在自己的指尖捏动下,自己兄长喉咙间的软骨被捏碎时,所发出的,似乎也是相同的声音!

所有的一切,在这一刻,都叫羽讷言觉得这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轮回,就是一场被延迟了无数年的复仇!甚至在这一刻,他都不禁想起了,当初当自己的兄长,在自己手掌心苟延残喘时,那满是怨毒的目光,对自己发出的‘终有一日,将死无葬身之地’的诅咒!

噗!越是想,羽讷言的惊惧便越深重,重重畏惧,强大的轰击力下,顺着他口中,登时有浓稠的鲜血喷出,而在其中更有许多粉色碎肉块涌出,那是五脏六腑被击碎后的碎片!

“现在,你觉得我是否有能力守护那些蝼蚁?现在你觉得,你是否还是能够凌驾于一切之上的存在?现在,你是否觉得,你清徽宗还能够翻手为云,覆手为雨,视一切为无物!”

望着五脏六腑尽数碎裂,生机已到了濒危边缘的羽讷言,林白眸光冷冽,面宇上更是有一丝嘲讽笑意露出,望着羽讷言,淡淡发问道。

所有的一切,不是他林白狠戾,而是清徽宗咎由自取,如果不是他们触动了林白的底线,这宗门如何会覆灭,他们又如何会承受这无妄之灾?!一切,都是他羽讷言自找的!

“我……我还有希望!”望着一步步向自己逼近的林白,羽讷言心中突然惊慌起来,就在此时,他的右手却是不禁缓缓捏紧,当碰触到那一丝温热后,神情更是突然有喜意生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