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2182章 可笑的事实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372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9

羽讷言要做什么?!

看到羽讷言脸上突然露出的喜色,林白脚步突然一滞,然后面露疑惑之色向着羽讷言扫视而去!他实在是不明白,在这种山穷水尽的地步下,羽讷言究竟是因何会面露喜色,而且从羽讷言的身上,他更是没有感触到半分危机来临的气机!

这种种迷惘,顿时叫林白心中的疑惑愈发深重起来,甚至心中都开始暗暗好奇起来,到底是什么东西,会让垂死挣扎的羽讷言兴奋的如此难以自制!

“这是我清徽宗的唯一希望!列祖列宗在上,弟子羽讷言,以及清徽宗如今已到了穷途末路,如果你们在天有灵,垂怜一二,就请为我揭开此物的隐秘!让它绽放无尽的光辉,能够让我从水火之间脱身,让清徽宗能够重放昔日的荣光!”

而就在林白心中惊愕之时,羽讷言那颤抖的右手,却是缓缓抬起!而在他的手心方位,此时此刻,正有一片看起来无比残破的赤黑色事物,在他掌中鲜血的辉映下,正在散发出淡淡的毫光,那诡异的光华,几乎都能与天穹上的骄阳相媲!

此时此刻,能够被羽讷言视作可以拯救他与水火之中,能够成为恍若落水之人的他,最后一根救命稻草的!除却了那被他以种种手段,都无法从大长老口中逼问出分毫秘辛的赤红铁片之外,又能有何物?!

而之所以在此时此刻,羽讷言会爆发出这样的喜意,原因也很简单,因为就在刚才与林白身躯相触的那一刹那,羽讷言觉得被自己紧持在手心的铁片,竟然在不断的颤抖,更是释放出了强烈的热意,就像是什么陷入了沉眠的事物,到了即将苏醒的边缘一般!

赤红铁片释放出的这种诡异悸动,不能不让他觉得,这是清徽宗的列祖列宗,不忍看他到了穷途末路,不忍看到清徽宗就这样要毁于一旦,终于要让这清徽宗的神秘传承之物,释放出真正属于他的强大威能,将身前的林白彻底抹杀!

而就在羽讷言手心张开,被他当做依仗的事物,终于暴露出行迹后,林白的身体竟是突然开始不受控制的剧烈颤动起来。这不是林白的颤动,而是被他融汇在体内的河图洛书,突然爆发出的强烈吞噬欲望,而正是这欲望,才叫他的身躯开始颤动!

这种感觉,他非常熟悉,此前他在清徽宗外围徘徊的时候,就曾感受到过,只是当时的他,只以为是河图洛书仍旧沉浸于吞噬铁片的异动之中,所以并不以为意。直到此时此刻,他才明白,那种感触并不是虚妄,而是真真切切的存在于清徽宗之中。

羽讷言拿着的是什么东西,为什么会让河图洛书出现如此巨大的异动!而就在感触到这股气机的第一瞬间,林白心中陡然一沉,身躯猛然朝后退出一步!

但在此时此刻,他只觉得,就连这最为简单的撤步举动,如今竟然都变得比往常艰难了千百万倍,河图洛书所释放出的那种强大牵引力,甚至都让他的身子出现了一个踉跄。

“现在你还觉得,能够轻易将我抹杀,能够让我清徽宗化作历史长河中的一粒微不足道的尘埃吗?!”望着林白身体的异动,羽讷言面色的喜色顿时愈发深重,甚至于连脏腑破损的痛意,几乎都已感知不到,而是仰头紧紧的盯着林白,冷笑连连道。

此时此刻,望着林白那踉跄的步伐,他越来越笃定,被自己持在手中的这神秘传承之物,的确非同凡响,如若不然的话,为何会一露面,就让之前强势的林白,变得如此不堪!

一切果然还是有转机存在,自己和清徽宗的确是还没有到山穷水尽的时候。所有的一切,的确还有希望存在,自己和清徽宗,果然还是有东山再起的时间!

“你拿着的是……”而就在此时,林白也终于看清了羽讷言手中所持的,究竟是什么东西后,他的脸上更是不禁有惊愕之色露出,忍不住疑声问道:“此物是你从何处得到的?”

目光所及之处,所看到的那赤红铁片,林白实在是熟悉到了不能再熟悉的地步!那锈迹斑斑的模样,以及那残破的痕迹,几乎都叫林白开始怀疑,羽讷言手中所持的赤红铁片,会不会是之前被河图洛书所吞噬的赤红铁片,冲破了河图洛书,落入了他手中!

而在一番探寻后,他却是发现,之前自己从格物门竞拍会上夺得的那赤红铁片,依旧好端端的沉浸于河图洛书之中,不见分毫异动!

此时此刻,林白终于明白,为何自己在清徽宗外围徘徊的时候,河图洛书会有那样强烈的异动,而如今为何又会释放出这样强烈的吞噬欲望,原来一切的原因,都是在羽讷言的身上,原来在他的手上,竟然也还有一块和自己之前所得,几乎如出一辙的赤红铁片!

只是让林白想不明白的是,格物门所得的那赤红铁片乃是从遗迹之中寻得,而羽讷言手中的这赤红铁片,又是从何而来!而且看羽讷言对这赤红铁片珍而重之的模样,似乎是很清楚此物的珍稀之处,说不好此人还真的知晓,这赤红铁片未损毁前,究竟是什么事物!

“这是什么东西?这是要你命的东西,是我清徽宗的传承之物!”听到林白的话语声,看到林白面上的神情,羽讷言忍不住癫狂大笑,眼眸中更是有癫狂之色,喃喃嘶吼道:“如今此物已被我的鲜血所唤醒,将要释放出最强大的威能,在它面前,你将彻底被击成粉碎!”

如今的态势之下,羽讷言的内心,可说是已经完全被狂喜所占据!他实在是没有想到,这被自己千方百计从大长老口中探寻秘辛,却一无所得的赤红铁片,在这危急关头,竟然会出现如此巨大的异变,此种态势下,这如何不让他将这赤红铁片,当做自己的依仗所在!

娘的,原来又是一个不识货的!听到羽讷言这话语,林白心中存着的一丝忌惮,彻底烟消云散。他如何能看不出来,羽讷言实际上连这赤红铁片是什么东西,有什么功效都不知道,只不过是扯虎皮做大旗,一厢情愿的以为自己的异样,是赤红铁片所引起的罢了。

不过忌惮虽然消散成空,但林白的心中,却还是难免有一分失落。就他所见,赤红铁片的珍贵程度,恐怕绝对是不在河图洛书之下,而且此物很有可能对河图洛书还有大用存在,否则的话,河图洛书也不会如此失常!

可就是这失常,却叫他愈发好奇,这赤红铁片未损毁前,究竟是什么事物!原本他以为,羽讷言能知晓内情,但如今看来,此人也是一无所知,一切还是要自己慢慢去摸索。

“传承之物,好了不得的东西?我好怕怕……”失望之下,望着羽讷言的渴盼神情,林白心中忍不住有促狭之感生出,轻笑一声后,朝前轻轻退了一步,然后向着羽讷言扫了眼后,淡淡道:“我想,在你的心里,一定很好奇,这铁块是有什么功效吧?”

这话是什么意思?!听到林白此言,羽讷言心中不禁一愣。他有些想不明白,为何在刚才的异动后,林白还能够如此泰然自若的面对这赤红铁块,为何他会犹如是精通读心术之人一样,能够一言道破,自己对这赤红铁片也是一无所知,对其功效也是全然不解……

而就在他心中迷惘之时,却是陡然发现,话语落下之后,林白的右手,竟然犹如漫不经心般的,随手朝前轻轻一拂,就像是要把什么事物随手甩出一样!

嗡!随着林白右手的挥出,只见顺着林白的手掌间,陡然有一团黑白相间的光芒骤然生出,而后那黑白两色陡然扩散开来,恍若无形般,在虚空中勾画出先后天八卦图纹!

好烫!而与此同时,羽讷言更是愕然发现,被自己托举在掌心的那赤红铁片,在先后天八卦图纹成型后,竟然陡然变得无比炽热起来,而且开始剧烈颤动起来,犹如是受到了某种强烈的吸引力一样,开始不受控制的在自己掌心悸动,似乎要脱手飞出!

是这传承之物,终于要释放出最为真实的威能了吗?!望着眼前所见的这一切,羽讷言心中顿时一喜,但不知为何,在这一刻,在他的内心深处,更多的却不是喜意,而是一种无法言说的危机袭来之感,直叫他觉得,眼前的一切,绝不是自己想的这么简单!

但还没等到他反应过来,那赤红铁片,竟然是仿佛被什么磁石吸引到了一样,直接脱手飞出,向着那先后天八卦图纹中疾飞而去,而且在纷飞之时,无数粗糙的铁锈更是开始迅速剥落,有无数诡异的符纹开始在那铁块的周遭出现!

而就在这一刻,羽讷言更是发现,赤红铁块的飞离,根本不像是什么向敌人迎击的手段,而是像涓泉要向大海奔涌,落叶要向树根依托的土地归附一般,最为自然的融汇!

原来,自己所凭借的最后的依仗,竟然也不过是一个天大的笑话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