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2183章 赤红之瞳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382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9

赤红铁块在冲入河图洛书所演化出的先后天八卦图纹中之后,就像是孩子进入了母亲的怀抱,尘封于赤红铁块外围的一应刀枪不能加身,水火无法侵损的铁锈,悉数开始纷纷剥落下来,开始露出其中古朴大气的内里,无数诡异的纹络,犹如蚯蚓般,在铁块之上,肆意游动不止,每一勾每一划,都像是有着不为世人所知的神异威能!

嗡!而伴随着赤红铁块的异变,河图洛书所演化的先后天八卦图纹,变动得也越来越迅疾,那奇绝的光华,已是完全与赤红铁块相接在一处,将其笼罩其中!

而只是短短片刻之后,一切仍如此前一般,那诡异的赤红铁块,就像是凭空蒸发了一样,顷刻间便彻底消散为乌有,唯余虚空依旧静默无比,就像是此前那诡异的一幕,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从始至终,这一切都只是羽讷言的一场幻觉!

不可能,怎么会这样?!为什么会是这样?!望着眼前所看到的这一幕幕,羽讷言脸上的喜色渐渐凝固起来,眼眸中的期待之意,如今也完全被烈火燃尽的死灰之色所取代!

他不明白,赤红铁块这清徽宗的传承之物,这无论是清徽宗,还是自己都一直未能弄明白其中秘辛的神异事物,为何会被河图洛书这样轻而易举的吞噬!

嗤!而在将赤红铁块吞噬之后,河图洛书的异动终于结束,心满意足的在虚空之间徘徊转动了片刻后,旋即便向着林白的身体飞去,重新没入了他右手,化作了一方刺青。

不过和此前不同的是,在这刺青的边缘,此时竟然开始有一丝淡淡的诡异赤红之色出现,那赤红的色泽无比诡异,和河图洛书混杂在一起,就像是一只未睁开的赤红之瞳一样。

“如果这就是你的依仗,就是你最后的希望的话,那很抱歉,要让你失望了!”

没有去观察河图洛书将这一方赤红铁块吞噬后,究竟又是出现了什么异动,林白只是轻笑转头,向着一旁如丧考妣般的羽讷言望去,淡淡笑道:

“而且从某种意义而言,我还得谢谢你,如果不是你的话,我也没有可能再得到这么一块赤红铁块。我真的有些怀疑,你究竟是我的敌人,还是上天给我派来的善财童子?”

善财童子?!听到林白这满是促狭笑意的话语,羽讷言只觉得七窍都在冒烟,肺也到了即将爆炸的边缘。他实在是没有想到,自己这最后的唯一依仗,自以为能够改变这一切的契机所在,竟然不过是自己一厢情愿的一场空想罢了,一切结束的竟然是如此迅疾。

甚至于在这一刻,顺着羽讷言的掌心,都开始渐渐有鲜血朝外逸散而出,但即便是如此,他却是犹如完全未曾感觉到一样,只是双眼死死的盯着林白,似乎想要从林白的面宇山,弄明白这所有的一切,其中究竟是有着什么样的原委!

可是如今所发生的一切,和林白所说的却又是何其的一致,这样的局势之下,自己拿出赤红铁块,非但没有起到半点儿作用,反倒是被林白所用,这和善财童子有什么区别!

噗!心中思绪变动之下,羽讷言心中的愤恨越来越深重起来,剧烈的情绪牵动着脏腑间的伤势,叫他实在难以抑制胸腹间的那种异动,猛然张口,又是一口淤血喷出!

而随着这口精血的喷出,他的面色瞬息间更是化作了惨白的纸色,整个人就像是瞬息间苍老了百岁一样,精气神已经完全从他的身躯中抽离,只剩下灰败的垂暮之色。

往昔的一呼百应,往昔的威严荣光,在这一刻,已经完全从他的身体中脱离而去,此时此刻的他,和一个往昔被他视作蝼蚁,正要步入死神掌中的老人,没有分毫的区别!

至此,清徽宗彻底覆灭,清徽宗的核心之人,尽数被斩除,那些曾经为虎作伥,狐假虎威的弟子,如今也尽数修为被废,离心离德的从清徽宗逃离!

地面上,满是破败的建筑,残垣断壁间血流成河,阵阵刺鼻的血腥味随山风席卷不断。

羽讷言愣愣的望着眼前的这一切,又是一口鲜血喷出后,突然开始狂笑起来,笑声之中充满了无穷无尽的悲怆之意,而笑着笑着,两行血泪,顺着他的眼眸间,缓缓滴落地面。

他已诡谲手段抢夺了清徽宗门主之位,以诡谲手段,掌控了清徽宗的所有大权!而到了最后,他的亲人悉数死绝,他的弟子,悉数视他如不共戴天之仇敌!

一切的一切,在这一刻回想起来,直叫他觉得,就像是一场大梦!而如今眼前这疮痍的一切,便是那一场大梦苏醒后,出现在他面前的真正现实!

林白静静的望着羽讷言,不言不语,眼眸间既有冷冽的杀机,又有悲悯的同情,许久之后,羽讷言缓缓深吸了口气,然后举头望天,声音中充满了悲怆之感,轻笑道:

“动手吧!如你所言,清徽宗在我的手上,的确是要化作历史长河中一粒微不足道的尘埃!不过若是能够人死而灵存的话,我倒是想要看看,你林白最后会是一个怎样的下场,为了那些蝼蚁,你的所作所为,究竟会终止在哪一个点上!”

“放心,最后的结果,一定会如而今一样出乎你的意料!你们清徽宗,也只是我林白的一个开始,绝不是终点所在,这个头,我林白绝对是出定了!”冷笑一声后,林白双手轻扬,掌中飞剑铮然出鞘,而后化作一道精芒,向着羽讷言脖颈处扫去!

就像是一股冷冽的寒风突然卷动到了身躯上一样,羽讷言突然觉得身躯一寒,旋即整个人变得轻灵了许多,而且视线也开始渐渐升高,然后开始猛然垂降!

而在生命停止的最后一瞬,他的视线看到的最后画面,停留在了清徽宗那被林白以飞剑斩断的巨大山门之上,那铁画银钩般勾勒出的金色‘清徽宗’三个大字,如今已被鲜血染成了璀璨的红色,金色和红色相互辉映,看起来是那样的璀璨!

而这璀璨占据了他所有的视线,最后缓缓停止,被无穷无尽的黑暗所笼罩!

一切在这一刻,正如林白所言,随着他的死亡,清徽宗已成为了历史长河中的一粒湮灭的微不足道的尘埃,清徽宗的一切,在这一刻也宣告了断绝!

但清徽宗的道统断绝,可对于林白来说,这场终于落下帷幕的厮杀,只不过是一个新的开始而已,一切远未到结束之时……

望着身前身后那恍若炼狱般的画面,林白的面上没有任何悲悯之色,只有冷淡的漠然。虽然林白很清楚,这一役之后,自己双手所沾染的血腥,已足以掩盖自己的所有气息,但他却并不后悔,也绝不会停止!因为一旦他止步,那便再不会有人挺身而出!

如果连他都止步不前,那也再不会有任何人会往前行走半步,那些被诸如羽讷言、羽抱真这些人视为蝼蚁般的普通人,也要彻底陷入无法摆脱的黑暗阴影之中!

杀戮虽止,鲜血虽干,但战歌却是远未到停歇的那一刻,一切还要继续!

心念变动之下,林白缓缓收敛心神,将神念缓缓没入到了河图洛书之中,向着又融合了的赤红铁块望去!只见在河图洛书的正中央,那两块赤红铁块已是完美无比的契合在了一起,虽然体型庞大了许多,但却是依旧寂静无声,犹如磐石般静默!

而且在两块铁块契合之后,林白更是发现,这赤红铁块组接之后,所化作的模样,非方非圆,竟是隐隐然与人的眼眸有那么些许的想象,只不过那眼眸却是赤红之色!

而若是将这铁块放大后,河图洛书便像是那赤红眼眸的瞳仁所在!

“河图洛书可说是相术中最为神秘的存在,也是所有相术的源头所在!而这赤红铁块能被河图洛书如此看重,甚至于被他吞噬,足见其有着极大的不凡之处!”

“只是这赤红铁块如今却是破损之物,还未到完聚之时,也不知道它实际上究竟是什么事物,不知道它究竟是有着什么不为人知的隐秘……”感触着从赤红铁块传递出的那种玄奥感觉,林白的内心难以平静,神念变动,想要以法力推动那赤红铁块!

然而,无论他如何努力,铁块却是依旧寂静无言,恍若未曾感觉到分毫!

“这感觉,就像是在用螳臂推车,就像是在推动一座浩瀚的山脉……”许久之后,林白已是满头大汗,精疲力竭,但还是难以撼动那铁块分毫,它依旧沉浸于河图洛书最中央,散发出一种古朴而又沧桑的气息,更是隐隐有磅礴的压力传递!

也许要等到将所有的赤红铁块集齐,要让这奇物,完全恢复往昔的模样后,才能够真正推敲出其中的秘辛,才能够明白,其中所蕴藏的魔力吧!连番尝试后,林白终于放弃了自己的试验之举,虽然心中有所不甘,但却更为期盼不远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