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2184章 年轻一代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369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9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

清徽宗覆灭的消息,只不过是短短半日的功夫,便恍若是席卷世间的天风一样,充斥于天下每一人耳中,一夜间震惊天下,叫世人万众瞩目,所有的目光都汇聚到了林白身上!

这是自天人和炼气士出现之后,还从来没有出现过的壮举!这种果决的铁血杀戮,一举荡平一整个宗门的狠戾举动,更是叫所有人都惶惶不安,先是震撼,而后便是不安。

那个年轻人到底是谁,这胆气未免也太大了些吧,难道他是想把这天给捅个窟窿?!

清徽宗是什么样的存在,那是一个雄踞于世间的炼气士宗门,更是凌驾于无数宗门之上,是世间屈指可数的几个庞然大物之一!若是换做往昔,若是谁见到清徽宗的人,都得绕路让行,生怕一点儿不谨慎,就给自己惹来杀身之祸!

可就是这样恐怖,叫人谈虎色变的庞然大物,竟然在寥寥七日之间,便化作烟消云散,一应长老,门主和少门主,悉数死伤殆尽,而清徽宗的一应门人,更是修为尽废。

可以说,从这一日之后,世间就再没有清徽宗这三个字,以后的清徽宗,就只是历史长河中一粒湮灭的微不足道的尘埃!

若说是另外一个如清徽宗一般的庞然大物,穷尽手段,将清徽宗连根拔除,那还叫诸人觉得可以理解,但造成这一切的却只是一个人,这如何能不叫世人惶恐?!

此时此刻,在这个消息席卷天下之后,那些当初在金陵城一把大火后,心中思绪开始有所变动,想要向凡俗人等露出残忍爪牙的一应天人和炼气士,更是只觉得头顶猛然沉重了许多,就像是压上了一座大山,而且还是用利剑铸就的大山!

清徽宗这样的庞然大物,因为做了不该做的事情,都被那年轻人连根拔起,直接剪除,那他们这些人,如果也如清徽宗般作为,那等待他们的,除了死路外,还能有什么选择?!

这是前所未有的事情,即便是金陵城内对其中内情全然不知的凡俗人等,在如今,都觉察到了一丝不对味。他们愕然发现,那些往日眼高于顶,一幅俯瞰众生,恍若在那些人眼中,他们只不过是蝼蚁般存在的那些怪人,如今的态度竟然突然变得温和了许多。

甚至还有不少那些怪人,在碰到他们这些凡俗人等后,竟然再不敢如往昔那样趾高气扬,而是面带尴尬神情,给他们让开道路,从他们身边远离。就像是这些往日在他们眼中微不足道的蝼蚁,而今已是变成了什么洪水猛兽,一旦招惹,就会惹来杀身之祸!

而就在众说纷纭,所有人都惴惴不安之时,林白已是从清徽宗抽身离开!

七天灭一宗,事了拂衣去,此时的他,已到达金陵城内,又到了钟山脚下,望着那虎踞龙盘的山峦,面容安详,不带分毫杀戮气息,仿佛此前灭了清徽宗的,根本就不是他。

这七天七夜,即便是对于心神坚韧如林白,也都可称得上是一场不大不小的折磨。孤身一人,将清徽宗堵得犹如水桶一样,连一根人毛都不往外露出半根,这其中的疲惫,除却林白和阴精水兽之外,再没有任何人能够知晓。

而相较于这种疲惫,更多的还是杀戮带来的压力,这七日下来,虽然飞剑依旧皎洁,没有沾染分毫血污,但林白还是感觉得到,相较于往日,飞剑已是变得暴戾了许多,在鲜血和生命的浸染下,已是隐隐有血煞缭绕,多了几分凶性!

当初之所以让清徽宗的那些门人自废修为离开,除却沾染人命太多,怕有伤天和,以及怕清徽宗鱼龙混杂,一番杀戮,会损伤无辜之外,更多的,还是林白已厌烦了杀戮。

那一堆堆的人头,还有那淋漓的鲜血,都已叫林白自己觉得杀的厌烦了,双眼被鲜血所占据,鲜血冲出皮肉的声音,骨骼破损的声音,于人于己,都是一场不折不扣的噩梦。

但如今的他,经过短暂的休憩之后,已是从那噩梦中恢复了过来。尤其是看到随着清徽宗的覆灭,金陵城内那些天人和炼气士的改变后,他更是觉得自己这一次实在是不虚此行,如今这世间,正是需要这样的雷霆手段,才能够让这些人不敢去肆意妄为。

但让林白有所讶异的是,在刚好赶在大比正式开始前的时间,赶到钟山脚下后,林白却是发现在人群里面竟是多了许多陌生面孔,不仅如此,更是有不少天人和炼气士,正在对着那些陌生面孔指指点点,在那窃窃私语不止,一个个都是面带惊愕神情。

实际上不止是林白,就连天人和炼气士中的一些有心人,也是发现,在而今暗流涌动的态势下,钟山脚下出现的人杰,非但没有减少,竟然是又陡然增加了许多。

“自在神子凌自在居然也来金陵了?!这一年来,他可是凭空崛起,横扫天人,所向披靡,丰姿朗神,都叫人怀疑,他会不会是传说中的神子转世!”

金陵城内,天人和炼气士的聚居之处,在一名一袭白衣,二十来岁的年轻男子出现后,场内顿时惊呼连连!而那被诸人注视着的年轻人,虽然年纪不大,但行走间,却是透着一股子龙行虎步般的气势,面容神情虽然恬淡,却有种上位者独有的不怒自威气质。

“凌自在的神通究竟是什么,至今仍然无人知晓,但他的崛起速度,可说超乎所有人的想象!不过之前凌自在不是说不参加大比吗,如今怎么又出现在金陵城了?”

所有人都在喃喃低语不止,眼眸中充满了愕然的震惊之色,而一些女子,在看到凌自在之后,更是忍不住俏脸发热,美眸中闪烁着满含热情的异彩!

“我靠,不光是凌自在,就连古魅儿这个小魔女,居然也来了金陵城?!这小魔女的修为可是全然不在凌自在之下,而且生性最喜欢捉弄人,不知道多少宗门的成名耆宿,都在这小魔女的手下吃过苦头,她一出来,金陵城这次怕是有好戏看了!”

还未等到诸人的窃窃私语声落下,场内却是又有惊愕的呼声传来。顺着诸人的目光望去,只见在人群的外围,正有一个身着一身俏皮粉红色裙摆,看上去只有十八九岁的小女孩儿,眼眸中带着狡黠的神情,眼珠滴溜溜的,古灵精怪的向四下扫视不断。

“这小魔女实在是太喜欢胡闹了,我听说之前她想把太平道一名长老引以为傲的美髯做成拂尘,就孤身一人深入到了太平道之中,施展霹雳手段,生生把太平道那长老的美髯拔了个精光,叫那大长老脸上多了许多创口,大半个月都没敢出来见人!”

“姑射神女,还有那灭了清徽宗的小子身边的冰美人,林白的那几位红颜知己,再加上这小魔女,这次可说是群美云集,实在是能叫人大饱眼福!”

“这小魔女如此喜欢胡闹,也不知道以后谁能降服得了她,虽说她的容貌的确是堪称绝伦,但是这种顽劣的心性,若是不加改变的话,恐怕以后是找不到男人了……不过这小魔女之前似乎是想要闭关修行的,怎么如今也按捺不住了,来了金陵城?!”

就在诸人窃窃私语之际,那被诸人称作小魔女的古魅儿,恍若是听到了诸人的话语一样,眼眸恍若水波,滴溜溜的向着人群最为喧哗的地方轻轻扫了一眼。

只是一眼扫过,登时便叫原本还在窃窃私语的人群,登时噤若寒蝉,尤其是之前那几个叫嚣得凶的,更是差点儿没把脑袋埋在裤裆里,连根古魅儿正眼都不敢对视一下,就赶紧挤进了人群里面,似乎那古灵精怪的少女是什么洪水猛兽,只要招惹,不死也要脱张皮。

看着人群的这模样,林白不禁轻笑摇头不止,不过眼眸中却是满带感慨神情。虽然时间距离当初自己封印仙门,只不过是过去了短短不到两年的时间,但这世间,却是已叫他觉得有些陌生,不管是凌自在,还是古魅儿,这些崛起的新人,都是他所未曾闻过的!

总不会,后浪拍前浪,自己这个前浪,有朝一日,也会被他们这些后浪给拍在沙滩上吧?!望着那一张张年轻的面庞,甚至于在这一刻,都叫林白有一种觉得自己恍然已是老朽的感觉,只觉得时不我待,一切过去的都是如此迅疾。

“来了!徐掠帆居然也来了!此人可说是年轻一代中最为生猛的一人了,一身修为,绝对不在那些成名耆宿,甚至是某些大宗门的宗主之下!甚至有人都说,这年轻人很有可能是既林白之后,世间出现的第二个不可思议的天才!”

“此子的身份来历神秘无比,谁也不知道他的一身修为,究竟是什么人调教出来的弟子,还是凭着自己的一己之力得来的!你们看看他那模样,什么叫深不可测,这就是深不可测,即便是未来成为如今这世间年轻一代的第一人,怕是也相差仿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