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2187章 态度大变的道一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337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9

奖励既然定下来,那接下来的事情就更简单了。

而且叫所有人惊讶的是,张三疯和贺嘉尔他们,显然是没打算让这场钟山大比变得有多么复杂,他们定下来的规则,可谓是简单到了极致,只是最为简单的淘汰赛,前来参加之人两两对决,赢得进入下一轮,输了的人,直接就淘汰。

这种规则,虽然是简单到了极致,但却也是残酷到了极致。因为这种赛制,没有任何的境界划分,只是最为简单的比拼。这也就意味着,如果你运气不好的话,也许会刚站到台上,就会遇到一名饱负盛名的强者,直接被淘汰出局。

但规则虽然残酷,却是没有任何人提出异议。原因很简单,因为所有人都明白,张三疯和贺嘉尔他们拿出来的那高额奖励,可不是摆在那玩的,那样高额的奖励,不管是什么人,都绝对会无比动心,想不动声色的获得,那绝对是异想天开!

“钟山之上的比斗场,都已经准备妥当,还请诸位进山!”而就在场内诸人,已是摩拳擦掌,恨不能现在就开始掀起纷争之时,贺嘉尔却是淡淡开腔,伸手向着山腹之处指了一下后,缓声道:“一应奖励,都已准备妥当,还望各位尽力争取!”

话都说到了这份上,那还犹豫什么,并肩子上吧!贺嘉尔话音乍一落下,场内诸人登时没有任何犹豫,按照贺嘉尔的指示,如鱼涌般,向着钟山内便疾步而去!

虽然所有人都知道,如今天地间的这些异变,一切都是因两年之前这钟山上曾发生的一切所改变的。但真正在异变之后,来过钟山的人,却是屈指可数。

而今等到这些人真正的踏足进入钟山之后,他们才算真正明白了世间流传的有关林白的那些事迹,实际上并非是什么虚言妄语,而是真切无比的存在。

那一道道崩塌的山峦,那遍布着裂痕的大地,那一道道干涸的水流,无一不是在证实着两年前那一战的恐怖!这是一种恐怖的气象,甚至在看到钟山内的这一切后,已是有不少人在暗暗心生侥幸,侥幸林白的未曾出现,如若不然,谁也不知结果究竟会是如何。

“山河未变,但人却未现……”望着这熟悉的山峦,贺嘉尔臻首微低,轻轻叹息出声。

和场内这些天人和炼气士不同,当初为了寻找到封印仙门后失踪的林白,她和夏小青几女的脚步,可谓是踏遍了这钟山的每一寸角落。在这里的每一寸土壤上,都有着她们所留下的脚印,但所幸的是,她们的寻觅最终没有白费,她们还是找到了林白。

可如今的局势,和一年前的时候,却是又有什么不同?!如今的林白,又已是如当初一般,音讯全无,生死未卜,谁也不知道,他究竟是在何处!也正是因为如此,所以贺嘉尔才会发出这样的慨叹,感怀林白的不知所踪。

“嘉尔,放心吧,我猜那小滑头肯定不会有事的,说不好现在他就正躲在下面,偷看我们的模样呢!”听到贺嘉尔的感怀之语,夏小青轻轻握紧了她的手,然后温声宽慰道:“而且我们都很清楚,他之所以如此奔波,是为了什么!因为了解,我们更不能怪他!”

贺嘉尔闻言苦笑摇头,但却是终究没再感慨什么。诚如夏小青所言,她的确是在盼望林白的出现,但盼望归盼望,对林白的迟迟未现,她并没有分毫的怨憎。

因为她很明白,林白的这些奔波是为了什么,他所为的,不是别的,正是为了守护她们这些他所在意的人,他所做的一切,其实说穿了,不过是想给她们换一个安宁的家罢了!

一个男人,为了女人,可以不顾生死去拼搏奋斗,那女人又能去埋怨什么?!虽然如今林白的未曾出现,的确是让她们平添了许多麻烦和担忧,但也正是她们向林白证明,她们不是林白的累赘,她们也如林白一样,也在为这那个目标,而正在努力!

但贺嘉尔和夏小青所不知道的是,正如此前夏小青所说的一样,而今的林白,的确正是在人群之中,紧紧的注视着她们,眼眸中满是渴盼的神情。

如夏小青所说,他所做的一切,他所经历的一切,那些刀山火海的考验,那些生死一线的危机,其实说穿了,不过都是为了给这些女人一个安定的家罢了!

而如今他所看到的这一切,已是无比明了的向他证实了,这一切,不单单是他一个人在努力,这些女人也如他一样,正在孜孜不倦的追求着这些。

这世上还有什么事情,能比情投意合的人,追求同一个梦想,更为有爱的事情?!

“你还真够能忍的,到了现在,居然还不向你的这些女人们说出你的身份,情愿让她们提心吊胆。”而就在林白心念变动之际,顺着他的耳畔,却是突然响起了一个低低的声音。

林白闻声愕然转头,只见竟然是道一不知道什么时候到了他的身边,而在道一的身畔,还跟着带着满脸尴尬笑容的萧老板,显然是道一的话再传入萧老板的耳中后,让他觉得道一的这些话里面,多多少少是有那么一丝醋味儿。

“等待得越久,惊喜就越大,而且她们不会等太久了。”对于道一的调侃话语,林白恍若未觉,淡淡回应了一句后,向着道一的面容上一扫,眉头却是忍不住皱了起来,沉声道:“你是怎么搞得?怎么看上去还是这么虚弱,难道一个劳什子感冒就这么严重吗?”

只是短短七日未见,林白只觉得如今的道一,已是犹如换了一个人一样。那张原本就煞白的面颊,而今更是变得苍白了几分,甚至都有青色的毛细血管露出,就像是那种许多年没有见过阳光的人一样,甚至连道一身上透出的气机,都比往日微弱了许多。

说着话,林白抬手便想要向道一的额头伸去,手掌还未碰触到道一的额头,登时便感触到一股惊人的热量,直叫他觉得,自己正在靠近的,就像是一盆滚水一样。

但还未等到林白的手碰触到道一的额头,道一却是陡然抬手,直接阻止了他的举动,而后淡淡道:“我的事情,不用你操心,我自己有分寸。”

不识好歹的娘们儿,白救你一场了!听到道一的话,林白不禁撇了撇嘴,不过经过一番接触,如今的他, 对道一这时而冰冷时而炽热的态度,早已是习以为常了,当下也不以为意,而是转头向萧老板问道:“老萧,你没带她去医院看看吗?”

“道一姑娘不让,我也没办法……”萧老板闻言顿时苦笑摇头,见林白面有不悦之色露出,急忙接着道:“不过我给道一姑娘拿了些治疗感冒的特效药,但是她这感冒实在是顽固的厉害,虽然药是吃了,可是情况却是没有半点儿好转。”

区区一个感冒,对道一这种强人来说,怎么会顽固到此种境地?!听到萧老板的话,林白的眉头不禁又皱了几分,心里更是觉得这事情颇有些蹊跷。

“还是要去医院看看,不行的话,让我给你把把脉也成,一个劳什子感冒,怎么会让你变成这模样!”虽然道一的态度不冷不热,但林白却是不能就这么冷眼旁观,若是道一真出个什么好歹,昆仑圣地里的开明灵兽和陆吾,如何会轻饶了自己!

“我已说了,我的事情,不需要你来担心!”但道一却像是铁了心要拿林白的好心,当成驴肝肺一样,淡然摆手,脚步更是往后撤了一步,而后眼眸中的神情更是变得冷冽了几分,淡淡道:“若是你再多言的话,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

这娘们儿,怎么几日不见,火气比之前还要重上几分?!道一此言一出,林白登时都有些要愣住了。且不说当初自己从火海中把她救出,单就是自己覆灭清徽宗的壮举,如今天下不知道有多少人已是认为自己的举动,是冲冠一怒为红颜。

可自己做了这么多事情,却怎地非但没让道一对自己多半点儿好感,反倒是让她对待自己的态度,要比往日还要更冰冷几分。甚至在这一刻,林白都开始怀疑,当初自己从火海里抱出来的那个道一,和眼前的这个道一,究竟是不是同一人!

但林白却是不知道,这世间最难猜的,不是旁人设下的密码,而是女人的心事!有时候,态度突然的冰冷,并不是说这个女人对你生出了什么芥蒂,而是在她的心里,有了些其他的事情,让她不得不去这么做!这世间,最为难的,便是一颗玲珑人心!

“不要再多言了,我不会有什么事情!只要过几日,我便不会有事了!”仿若是感觉到了自己的态度,实在是有些太过冰冷了一样,道一撤步之后,语调稍稍转缓了一些,然后转头向着大比现场望去,淡淡接着道:“如果你想出其不意,还是先把心思放在正事上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