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2189章 祸从口出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340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9

轰!只是简简单单的一拳之威,却已是叫天地几欲崩坏,什么都难以抵抗!

而且在这一刻,不单单是石当,就连围在擂台下观战的群人,心中也都有一种错觉生出!只觉得此时此刻,林白挥出的拳影,已不再是血肉之躯,而是一头张牙舞爪的蛮龙现世,扭头摆尾,拳影横击虚空,可以镇压天地,叫万物化为乌有!

这是一种难以形容的恐怖威势,在这样诡异的威压之下,直叫场内诸人觉得,这气息根本无法抵挡,唯有头颅低垂,双膝跪倒在地,向其臣服!

逃,要逃!在这一刻,石当心中再没有任何的托大之念,脑海中只剩下了一个想法!

但在这重重的拳影威压下,他哪里还有半点儿逃离的可能,双腿犹如灌铅了一般呆滞在地面之上,根本无法挪动分毫,只能眼睁睁的望着拳影向自己奔袭而来!

咔嚓!一切的发生,只是在电光石火之间,还未等石当从那叫人窒息的威压中清醒过来,拳影已是重重的锤击到了他的胸前,而且在拳影碰触到肌肤的同一瞬间,他的双耳,更是清晰无比的听到了无数声沉闷的碎裂声响!

那种声响,就像是朽木被巨力折断一样!而这样的声音,从人体中发出,就只有一个可能,那便是由骨骼的碎裂而带出这声音!

是自己的骨骼被这拳影击碎了吗?!还未等石当想清楚这声音的源头究竟是什么,他突然觉得胸腹间骤然一紧,藏匿于体内的一应气息,此时就像是一个正在被人不断用巨力紧捏的气球一样,所有的气体,开始不受控制的朝外逸散而出!

而伴随着那气息的逸散,一阵阵剧烈的刺痛更是骤然生出,在这一刻,石当只觉得自己的体内,就像是被人扔进了一根刺猬一样,那一根根锋锐的利刺,正在不断的戳动着自己的五脏六腑,即便是每一次的呼吸,都有难以名状的痛楚生出!

呼吸,已不能!喘息,已不能!呼痛,已不能!而今石当唯一能做的,只有双膝跪倒在地,双手紧紧抱着如被一辆疾驰而过的火车头撞击过的胸口,然后惊慌失措的望着林白!

他不明白,自己如今面前站着的,究竟是什么人,而自己又究竟是做错了什么,会让身前的这人,对自己施展出如此暴戾的手段,只是一击,便夺去了自己的大半条性命!

他是什么人?怎么会有如此刚猛的手段?!不仅仅是石当,此时此刻,场内的所有人都已经趋向于了静默,所有人都完全被震撼了,几乎无法相信眼前所看到的一切!

只是轻描淡写的一拳,便将一名已经无限靠近大道第一重境界的天人,直接击溃,这是何等的手段,而这世间,又究竟是什么人,才能够做到这一步?!

可怕,实在是太可怕了!这样的人物,绝对不是等闲之人,绝对不能轻易跟他对上,否则的话,恐怕就要落得跟这石当一般的下场!而且在这一刻,场内那些观战的人群,心中更是瞬息间便做下了决断,觉得除非形势所迫,否则决不能与林白争锋!

“现在,你可还觉得你有探寻我姓名的资格吗?”对于场下的态势,林白恍若未觉,淡漠一笑,而后手轻轻挥出,仿若是驱赶一只苍蝇般,淡淡道:“给我滚下去!以后记住,管好你自己的嘴,记住,不该说的话,千万不要乱讲,否则的话,后果比此惨烈百倍!”

话音落下,还未等石当明悟过来,林白这话里究竟是个什么意思,便已觉得自己的身躯,犹如是一片被秋风吹起的落叶般,竟然直接横飞而起,重重的跌落在了擂台之下!

“是他!果然是他!他当初果然没有说错,七日之后,他果然前来参加钟山大比了!”

而就在此时此刻,场内已是有人陡然醒悟过来,为何此前他们听到林白说出的话之后,会感觉那样的熟悉,因为在不久之前,他们就曾听过这话语!

而就在此人话语一说出的瞬间,原本还略微有些喧嚣的场内,已是彻底陷入了静寂之中,所有人的目光都死死的望着擂台之上的林白,连呼吸几乎都快要静止!

“没错,七日灭清徽的就是我!”林白神情漠然,眼眸中的神光虽然没有任何变动,但人却是露出一种坚毅和冷寂神情,直叫人觉得如临深渊!

此言一出,原本就已经趋向于静默的场内,所有观战之人,甚至于连其他擂台上正在比拼的人,都是瞬时停下了交战的手段,更是情不自禁的及灵灵打了个冷战,甚至于在这一刻,有不少人都已经觉得,在这一刻,他们的灵魂都在不断的颤抖!

原来是他,果然是他!怨不得这一击会如此恐怖,也怨不得这石当会被如此轻而易举的击败,千不该,万不该,这石当最不该的就是招惹上这煞星!

清徽宗的覆灭,如今已如狂潮般,席卷了世间,不管是世间的任何人,都在不断的交谈着此事!那样的一个庞然大物,竟然在七日之内,就直接宣告了覆灭,甚至于连一个稍大些的浪花都没有泛起,就直接宣告结束,没有一人能够幸免,这是一件何其恐怖的事情!

而在低语着这些事的同时,所有人也都在暗暗等待,等待那七日之期结束之后,覆灭了清徽宗的林白,出现在钟山大比之上!而之前诸人未发现林白的影踪,还以为是在覆灭了清徽宗之后,林白受到了什么创伤,前去潜心调养,再无力应对此番大比!

但就如今所见,看林白如今这模样,哪里像是遭受过什么重创的人,甚至于这气势,要比此前在化作火场的酒店时,还要强盛几分!

覆灭了清徽宗那样的庞然大物,而且还未曾受到半点儿损伤,此人究竟是什么身份,他的修为又究竟是到了一个怎样恐怖的地步?!

此时此刻,所有人都只觉得脚下的地面似乎都在不断的颤抖!顺着山峦间呼啸而过的山风吹过他们的鼻翼后,他们更是觉得,似乎在那原本裹挟着泥土芬芳和青草香气的风声中,又凭空多了几分化不开的血腥气机,叫人心神烦闷,几欲呕吐!

而望着擂台上林白那削瘦的身躯,场内诸人更是觉得,犹如是在面对着一座高耸入了云霄之中的山脉般沉重,那种近在咫尺,叫人觉得都要窒息,都要喘不过气来!

但和那些心惊胆战之人所不同的是,在听闻击败了石当之人,乃是覆灭了清徽宗之人后!原本盘膝坐在擂台之上的凌自在、徐掠帆竟是陡然睁开双眼,而后缓缓起身,眸光中带着一种难以名状的渴盼之色,向着林白望了过来,神情中满是战意!

不仅是他们,原本还在擂台上与那名老者争斗,以拔掉那老者胡须为乐的小魔女古魅儿,似乎也厌烦了自己的这举动,抬手将那老者从擂台上击飞后,转头向着林白望去,眼珠滴溜溜转动不迭,在林白与徐掠帆之间徘徊不定,似乎是在思忖着什么!

是他,自己惹上的人,竟然会是他?!而在这一刻,石当的面上也满是苦涩笑意。虽然身上痛楚依旧,但他心中却是莫名多了一种侥幸之感。能够在这谈笑间,只手覆灭了清徽宗的煞星手中,还保存住一条命,这事儿似乎不管怎么说,都是一件幸事吧!

可让石当无论如何都想不通的是,他实在是想不明白,自己究竟是什么时候招惹上了这煞星,会让他拿自己当鸡来杀了儆猴!什么祸从口出,似乎自己从进入钟山之后,除了抱着看笑话的心态,对贺嘉尔和夏小青他们腹诽了几句后,就再没说过其他的话了吧?!

难道……?!而就在这念想乍一出现的瞬间,石当的心中更是骤然一寒,突然想到了某种不可思议的可能,然后眼眸惊惧万分的向林白望去!

但等到他目光抬起时,却是发现,林白仿佛是早已料到了自己会抬头向他张望一样,竟然也是正面带漠然笑容在望着自己,不过那笑意虽然淡漠,但石当还是能很清楚的感知到,在那淡漠眼神的最深处,明显是有一丝告诫之意,还有一抹凛冽的杀机!

必须要尽快从这里离开,这里绝不是自己这种修为的人,所能触及的地方!望着林白的眼神,石当的半截身子,直接都麻了,整个人更是如同被人兜头泼了盆冷水一样,大脑只觉得前所未有的清醒,所有的一切,在他脑海中,都已经完全变得明了起来!

为了口舌之快,惹上这煞星,是自己活该!而且还能留住一条命,已是他对自己的恩慈了,若是再多说什么,等待自己的,除却死无葬身之外,怕再无第二选择!

“这头筹,今日我拔定了!”轻笑一声后,林白眸光乍寒,向四下沉寂的人群扫了一眼后,冷漠无比道:“若有想与我抢夺者,尽管来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