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2190章 再见姑射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335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9

一言发出,天下皆惊,直叫前来参加此番钟山大比的天下群雄,战战兢兢,惶恐不安。

如今站在擂台上放出豪言的是什么人,他不是石当那样不知死活的跳梁小丑,也不是嘴炮震天响,手上本事实际稀松平常的狂徒,而是一名真正拥有着小觑天下群雄资格的人!

七日之内,不费吹灰之力,便将清徽宗那样的庞然大物覆灭,举手投足间,清徽宗门人死伤殆尽。一个往昔凌驾于无数宗门之上的当权者,直接被他扫落到了尘埃之下,甚至于还叫清徽宗到了再没有任何复兴希望的地步。

这样一个一手缔造了这样不可思议事情的强者,他所说出的话语,如何能不叫场内观战的天下群雄,为之感到惊叹,为之而感到惶恐不安?!

试,怎么去试?试了之后,又是否会有作用?难道真就这样不知死活的蹦跶上去,去跟他比拼,可是那样做的话,下场比清徽宗的诸人和石当,又能有什么区别?!

“三疯师兄,你确定此人不是林白吗?”望着擂台上傲视群雄的林白,贺嘉尔和夏小青不禁轻轻叹息出声,甚至于连眼神在这一刻都有些恍惚,在她们的眼中,仿佛此时此刻站在擂台上的不是其他人,而就是她们正在朝思暮想的林白!

“应该不是,我见过他的面貌,和小师弟截然不同,而且不像是戴了什么面具来遮挡真容。”张三疯闻言也是轻轻慨叹出声,如几女一般,他如何不盼望如今站在台上的就是林白,可是当日的所见,却是叫他无法相信台上之人会是林白,叹息片刻后,他面色变得沉重了许多,缓缓道:“以我之见,此人恐怕很有可能会是小师弟所说的隐世中人!”

隐世中人,如果隐世中人也来了钟山大比,而且还是能够覆灭清徽宗的强者的话,那此番大比的最终结果,究竟会走向一个怎样叫人匪夷所思的局面?!张三疯的话音乍一落下,和嘉尔和夏小青几女登时陷入了强烈的沉默中,眼眸中的担忧更是不禁加深了许多。

“一切还远没到无法收拾的地步,就算他真是隐世中的强者,也不代表我们不能战胜他!就算是洒干了这腔老血,我张三疯也绝不会让旁人夺去这头筹!”

“而且之前我已经跟野人老爷子和无支祁前辈做过交代,如果小师弟最终不出现的话,一切就让他们两位老人家来力挽狂澜,虽然他们两位不愿干扰世事,但我想这个忙,应该还是会帮的!展颜也被我派去了隐世,打探有关小方诸山的消息,应该很快就会有回音。”

看着几女面上的神情,张三疯自嘲一笑,旋即温声对几女宽慰道。不过话虽然这样说,但在张三疯的眼眸深处,那份隐隐的忧虑,却是没有消减分毫。

甚至于就连他自己,都觉得自己的话实在是没有底气到了极致。自己的确是跟野人老爷子和无支祁交代过不假,但他们两位老人家同意出手的底线只有一个,那便是局势到了无法解决的地步,哪怕是事情还有一线转圜的机会,他们都绝不会贸然出手。

所以把这两者当成是依靠,说穿了,不过是张三疯自己一厢情愿的事情罢了,胜利的天平最终会倒向哪一方,谁又会取得最后的胜利,只能靠他自己来争取!

可是仅凭自己,如何能够做到这一步,小师弟,你现在究竟是在哪里,到底是已经到了此处,还是仍然被困顿与那昆仑圣地之中,无法脱身?!

念及此处,张三疯那忧心忡忡的目光,重又缓缓向着场内投去。双眼中的神情虽然古井无波,但嘴角却是又缓缓翘起,重新恢复了往昔的玩世不恭模样,似乎信念满满,胜券在握。但唯有熟悉的人,才看得出,在而今这样的局势下,他一旦一改常态,反而嬉皮笑脸,那是意味着什么,那是意味着他已经做好了搏命的准备!

而就在他们交谈的这么会儿功夫,场内的第一轮大比,已是到了白热化的地步。不过这些比试,都是集中在了寥寥几个擂台之上。无论是凌自在,还是徐掠帆,还是古魅儿,抑或是林白所在的擂台,都根本是无人胆敢问津,只能遥遥观望。

所有人都清楚,最终的比试结果,势必要从这几人,以及还在隐藏手段的强者中抉择出一个,而和这些强者的手段相比,他们的实力根本就不是在一个层级上的!如今这么早的就去招惹这些强者,只不过是平白无故的给自己找死路罢了!

对于自己这一席话之后,引发的态势,林白并不觉得有什么奇怪。普天之下惜命的人多得是,没有几个有胆在自己覆灭了清徽宗之后,还敢来撩拨自己。

而且最重要的是,如今的大比,只不过是进行到了第一个阶段而已,距离真正属于强者间的比拼,还早着呢。就算是有那有心想要挑战自己的,也不会在这个阶段向自己出手,而是会尽可能的保全实力,等到最关键的时刻,再完全爆发出来!

不过这番闲暇,却是正好给了林白看看如今天人和炼气士的平均水准,以及自己接下来有可能会对上的对手实力高低的机会。

天人和炼气士之间的比拼,实际上都只不过是大同小异罢了,拼的除了境界修为的高低之外,就是看彼此之间,谁的积累更为雄厚。

一番探查下来,顿时叫林白觉得有些兴致索然,只觉得实在是无味的很。不过他也明白,这才是大比刚刚开始的时候,一应人群自然都是跟自己一样,会把最重要的手段,刻意隐藏下来,等到最后决战的时候,再突然使出,起到奇兵之效。

不过索然无味归索然无味,这一番查看,还是叫林白看到了几个颇为有趣的参赛者。

第一个引起林白注意的,乃是一名金发碧眼的老外。钟山大比虽然表面上说的是邀请天下群雄前来参赛,但实际上更多的还是局限于华夏,以及邻近与华夏的范围之内,这么个老外突兀的出现在此处,若说是不扎眼,那是瞎话。

不过之所以让林白恻目的,还不是这老外和周围诸人格格不入的面容,更多的还是因为这老外施展出的手段,着实是有两把刷子。也不知道他究竟炼的是什么法门,施展开来后,竟然周身上下金光闪烁,犹如天神下凡般威猛,遇人相逢,可说是所向披靡。

这种诡异的神通,即便是林白都有些看不出端倪,只觉得顺着老外身体散发出的那金光,着实是有些诡异,而且更是有着一种难以言说的韵味,隐隐还有些熟悉。

第二个吸引到林白注意力的,乃是一名中年男子,那中年男子所施展的手段,有些类似于精通水元掌控之力的天人,但却是又略有不同,更像是炼气士的手段。

而且就林白所见,这中年男子对水道的感悟,怕是已经超出了这世间一应天人太多太多,那种精妙入微的操纵手段,即便是比起阴精水兽这玩水的祖宗,都是相差仿佛。

第三个吸引到林白注意力的,不是旁人,正是被誉为自己第二的那个徐掠帆。虽说这小子如今并没有与人起什么争斗,而是盘膝坐在擂台上调息,但散发出的那种气息,却是无法不叫林白为之而恻目,甚至于相较前两者,他的注意力更多的还是在徐掠帆身上。

锐气!就林白所见,在这徐掠帆的身上,有着一股摧枯拉朽,迎难而上的锐气,那种锐气之凛冽,直叫人觉得徐掠帆就像是一柄千锤百炼,乍露寒光的利剑一样!

而且那种锐气,还不是如泰阿一样只知往前,不知变通的锐气,在百折不挠之余,更是有着一种极为灵动的气机,就像是天上的云朵一样,如果云朵汇聚,便会散发出盖世之威,如果云朵散开,便是风轻云淡,大开大阖,潇洒自在!

这个发现,叫林白不禁开始好奇起来,这徐掠帆究竟是师从何人,又究竟是从哪里修炼到的这种锐气!甚至于在看着徐掠帆的时候,林白心中都有一个念头在情不自禁的转动,只觉得苦恼自己很久的一件事情,如今似乎已经找到了解决的对象。

“姑射神女来了!”而就在林白思绪变动之际,人群之中却是陡然传来了一阵剧烈的喧哗之声,甚至在不少人的声音中,更是带着一股子无法掩饰的狂喜之意。

林白闻声望去,只见出现在人群外围的,赫然是一名一袭妖娆裙装,头带轻纱的女子!而那女子在行走间,步伐如不胜微风之蒲柳,每一步迈出,都叫人心生一种伸手搀扶住那纤细柳腰的旖念!步履间,便有如此态势的,除却姑射神女外,又能有何人!

姑射神女,她竟然还敢出现在钟山大比?!而就在笃定来人正是姑射神女后,林白那原本若有所思的双眸中,突然有一股无比强烈的寒意和杀机骤然迸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