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2191章 你能如何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380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9

当初雪夜之中,冯会波对自己的那一场追杀,林白至今仍然是记忆犹新。尤其是冯会波被不可思议之手段,化作了拥有着诡异活性的尸骸的那一幕,更是叫林白记忆深刻。

而在经历了那一役之后,对于姑射神女的身份,林白就已经有了一个判断,认为此人十成有九是隐世中人,而且很有可能是丹霞宗、灵泉宗和小方诸山这三个宗门中的一个,但具体是哪一个,从姑射神女的手段上,林白却是无法判断出。

不过林白唯一可以断定的是,这姑射神女与自己而言,绝对是敌非友。且不说她之前就向前来参加钟山大比的天下群雄,抛出的那劳什子取得头筹,便可以一亲芳泽的筹码,单就是她调遣冯会波对自己进行雪夜追杀,就足以证明她对自己的态度!

当初在解决了冯会波之后,林白本想的是第一时间赶去搜捕姑射神女,看看这娘们儿究竟是何方神圣,为何会对自己有着那样强烈的杀心。

但可惜的是,还未等到他探寻出姑射神女的真面目,却是半道上杀出了羽抱真在酒店纵火的事情,为了从火海中救出道一,他才舍弃了寻找姑射神女的事宜。而后来为了覆灭清徽宗,在不得已之下,他更是只好暂时把姑射神女的事情,放到了一边。

只是在清徽宗覆灭,他再度回到金陵后,却是发现姑射神女犹如人间蒸发了一样,竟然不见分毫音讯,他原以为会在进入钟山前遇到此女,却是没想到,这念想最终还是落了一场空,此女还是未曾现身。而如今他本已失去希望,可此女却是又出现了。

“神女,你是前来参加大比的吗?在下虽然不才,但却愿意为神女效犬马之劳,只要神女一声令下,我一定会为你抢夺一座擂台!”姑射神女乍一现身,登时便有一群狂蜂浪蝶陡然围了过去,其中更是有那想博取好感的,已是将胸脯拍得震天响,开始大打包票!

“神女何种身份,还要你这种人来讨好?!”此人话音一出,当即便有人不乐意了,生怕这人抢在他们之前博取了姑射神女的好感,有那已经占据了一方擂台的人,弯腰俯身,手往前屈屈一伸,拿出了那劳什子绅士派头,道:“神女,我这方擂台就是为你而占下的,我的东西,就是你的,你不必出手,就看我来为你会会这天下群雄便是!”

“姑射何德何能,能当得起诸位如此抬爱……”姑射神女闻言轻笑开腔,虽然薄纱笼罩,看不清她的面庞,但那声音却是优美如天籁,动听如雨丝,浸入人之心扉,喃喃低声道:“我来钟山,也是想要参加大比,看看究竟谁能够摘下我面上之纱,进我心门!”

说话的同时,这姑射神女更是向着此前开腔的几人轻轻施了一礼,清风缭绕,裙裾飘摇,那满头青丝更是如水波般不断招摇,柔顺光华,泛出丝丝缕缕的光华!

而顺着她的身体,更是散发出阵阵馥郁芳香,就像是无形中有什么花雨在她身畔飘摇一样,那种如兰似麝的香气,嗅入鼻中,便叫人觉得骨头都酥了一半。

更不用说,随着她这轻轻一礼,她全身上下的窈窕身段更是尽数凸显,那纤细的腰肢,并不是干巴巴的紧窄,而是浑圆细润,变动间,犹如美女蛇的腰肢在扭动,分外旖旎动人。

那妖娆而妩媚的模样,顿时叫场内的一应狂蜂浪蝶,顿时忍不住连连吞咽唾沫不止,而那一双双眼睛,更像是钩子般,犹如是在姑射神女的上下三路扎了根一样,片刻不移,就像是在此时此刻,哪怕是眨眨眼睛,都是一种天大的错过。

而等到姑射神女礼毕身子直起后,人群里更是响起了一阵阵的叹息声,不少人更是无意识的在那巴咂嘴连连,一脸意犹未尽之色,似乎恨不能时间停止在这一刻。

“既然神女愿意亲自上场,那我就送神女一程,我这座擂台,就拱手让给神女了!而我也情愿为神女做个护法,想挑战神女的,就先过我沙人途这一关!”

姑射神女此言乍一说出,此前那说要替姑射神女在擂台一战的中年男子,登时朗笑出声,身躯轻展,便从擂台之上跃下,而后缓步走到姑射神女跟前,做了个请的动作。

“阁下美意,那姑射就只好却之不恭了。”看到沙人途的动作,姑射神女温婉一笑,然后缓步便朝着擂台行去,不过步伐变动间,却是距离沙人途略略靠近了几分。

虽然隔着轻纱,依旧看不到姑射神女的容颜,但即便是这般的玉容不显,却依旧是魅力无穷,尤其是擦肩而过时,从姑射神女身躯散发出的香气,更叫沙人途心神摇荡。

这还是他第一次与姑射神女如此近距离的接触,口鼻间的那阵阵沁人肺腑的幽香,直叫他觉得芬芳醉人到了极致,更叫他觉得,自己对擂台的舍弃,实在是划算到了极点!

一群不知死活的登徒浪子,若是等你们知道了这姑射神女虽然模样如美人,但心肠却如吃人不吐骨头的蛇蝎时,不知道你们这些人会心作何感!望着这你发骚我发贱的一幕,再想到姑射神女此前的举动,林白嘴角忍不住有冷笑露出,只觉得这狂蜂浪蝶着实可笑。

“姑射,冯会波在哪里?我儿被你弄去了哪里?!”而就在姑射神女即将登上擂台的那一瞬间,场内却是突然有一个惶急的声音响起,而后从人群中冲出一名中年女子,紧张无比的望着姑射神女,沉声道:“他到底是被你弄到了何处?!”

冯会波的亲人找上来了?!听到这声音,林白转头望去,只见那中年女子的面容,赫然与冯会波是有几分相似,显而易见,恐怕这人就是他的母亲。

看这中年女人的打扮,衣着华贵,显然都非寻常之人。不过而今在这原本养尊处优的那中年女子眼眶处,却是缭绕着无法掩饰的青黑之色,双眼更是密布红丝,那是无数个日夜不眠不寐之人才有的模样,而她虚弱的声音也证实了她已是身心俱疲到了极致。

“冯会波,他是什么人?”听到这中年女子的问话,姑射神女缓缓停步,然后面带笑意向着这对中年女子扫视了一眼,淡淡道:“你们的孩子找不到了,自然去找警察,让他们去寻找,来找我有什么作用,难不成我还能给你变出来个活人不成?!”

“姑射,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普天之下何人不知,何人不晓,我儿的失踪,就是把酒店房间让给你之后才发生的。如今你想要把这些事情尽数摆脱,哪有那么容易!你到底是把我儿弄到了哪里?!”姑射神女此言一出,那中年女子面上顿时多了几分惶急之色,言语间更是饱含着浓烈的恨意,向着姑射神女就扑了过去。

“给我闪开!”但还未等到这中年女子靠近姑射神女,那沙人途却已是淡然抬手,一道风元陡然迸发,便将中年女子直接荡开,而后淡漠无比道:“你们儿子的下落,和姑射神女有什么相干,他的死活,又跟神女有什么牵连,想找神女的麻烦,活腻歪了吗?”

“生要见人,死要见尸!我儿子到底是被你弄到了何处?”被风刃拨开之后,中年女子直接瘫软在地,但即便是如此,她仍是对着姑射神女逼问连连。

望着这中年女子的模样,林白眉头不禁微微皱起,脸上更是有不忍之色露出。冯会波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儿,他可谓是再清楚不过,当初再雪夜追杀那一役之后,是他一手以破灭之力,直接将冯会波的尸骸,化为了灰烬,散落在天地之间!

不过虽然如此,但这却并不代表冯会波就是死在了他的手下。而更为准确的说,在雪夜追杀发生之前,冯会波就已是被姑射神女以歹毒秘术诛杀,如若不然的话,又怎么可能会如指臂使的操纵冯会波,并且让他的身躯拥有海量的尸气!

可如今冯会波的母亲找上门来,姑射神女不透露其中的原委倒也罢了,但还要把冯会波与她相关的事情,洗刷个干干净净,这事儿,如何能叫人看得过眼。

“冤有头,债有主,你的儿子丢了,你们自然去寻找他便是,与我何干!这世上与我见过面的人,可谓是数不胜数,难道这些人消失了,都要我来负责吗?”

姑射神女冷眼向着那对中年女子扫了眼后,神情冷漠,一边缓步向着擂台走去,一边带着淡漠的笑意,接着冷然道:“而且就算你们的猜测是真,冯会波的失踪真的与我有关,是我把他怎样了,你们又能拿我如何?你觉得就凭你,够资格要挟我吗?”

一言一语,冰冷无情,恍若是一根根锋锐的利刃,直接向着那对中年女子的心中狠狠戳去。而在这话语之下,那对中年女子的神情,更是彻底灰败了下去,就像是瞬息间苍老了无数岁一样,带着一股子难以言说的没落。

弱肉强食,颠扑不破,如姑射神女所言,就算是姑射神女所为,她,又能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