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2192章 妖女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396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9

“妖女,我们你拼了,还我儿子的命来!”

而就在林白心中微微慨叹之际,那中年女子却是突然从地上爬起,如一头被激怒了的母兽,愤怒嘶吼出声,眼带血泪,向着姑射神女就扑了过去!

“不知死活的东西!”但还未等到那中年女子逼近姑射神女的近前,沙人途却是冷然出声,指尖轻摇,又是一股风刃陡然生出,直接便把中年女子的身躯荡回原处!

砰!沙人途的手段何其犀利,而那中年女子因为忧思过度,身子本就已经虚弱委顿到了极点,被风刃一击,人就如断了线的风筝般,竟然直接朝后倒飞而起,而后重重跌落在地,甚至于这一跌之下,顺着她的嘴角,更是有鲜血溢出。

但即便是如此,那中年女子就像是完全感觉不到疼痛,完全感觉不到身体的虚弱一样,竟然又是挣扎着起身,发丝凌乱,嘴角带血,眼眸中满是怨毒的神情,向着姑射神女重又扑了过去,那模样就像是一只明知前方是焚身的火焰,却依旧前往的飞蛾。

一步步,一句句,那拳拳的护犊之情,可谓是彰显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甚至在这一刻,望着那中年女子的模样,林白心中都开始有一种错觉生出,只觉得似乎从那中年女子的身上,看到了刘蕙芸的影子。在自己年幼的时候,受到了那些欺负的时候,自己的母亲,是不是也如这中年女子一般,不管前方是什么,都无畏抵挡?!

“姑射神女已说的很清楚了,冯会波之事,与她并无牵连!”望着中年女子扑来的身影,沙人途面上陡然露出不耐烦的神情,脚下步伐陡然变动,身躯陡然朝前,手臂抬起,五指陡然掐住了那中年女子的喉咙,淡淡道:“识相的速速退下,再往前半步,便是死路!”

说话间,沙人途五指更是陡然收紧,顺着关节处,更是有森然的白色露出。而被他五指并拢的紧捏之下,那中年女子只觉得就像是被一把铁锁锁住了喉咙,连呼吸在这一刻,都已变得艰难了无数倍,但就算是如此,她的双手双脚,仍旧在不断挣扎,似乎还要往前!

望着眼前这一幕,场内观望态势的诸人,均是忍不住有低低的叹息声发出。不过叹息归叹息,但却并没有任何人胆敢上前半步。

如今的局势,实际上冯会波的下落,与姑射神女有没有关联都已没有任何意义,最重要的关键,还是在于这中年女子,根本没有资格和实力去追查这件事情。

就算冯会波是他们的血亲骨肉,就算冯会波真是丧命在了姑射神女的手中,但正如姑射神女所言,没有足够实力的她,又能奈姑射神女何?就算是他的遭遇,叫人心生同情,但那又能如何,总不能因此就去撩拨姑射神女,以及她的那一干拥泵吧?!

而就在诸人连连慨叹之时,那中年女子恍若是完全疯癫了一样,竟然陡然低头,朝着沙人途的手面就重重的咬下,一口咬下,竟有鲜血溢出。

“不知死活的东西,自己找死!”吃痛之下,沙人途陡然撒手,而后左手微微捏动,一道风刃骤然在他的手心处成型,而后向着那中年女子的脖颈处便划了下去!

该死,这王八蛋要杀了这中年女子!看到眼前这一幕,林白心中骤然一凛,没有任何迟疑,手上印诀轻轻摆动,便要调动先天真罡,解决掉眼前这一幕!

林白的速度足够快,但场内有人的速度却是要比他还要更快,还未等到沙人途手中捏着的那道风刃成形,已是有一道凛冽的劲气骤然出现,而后直接便把他掌心的风刃击碎!

而且那劲气的锋锐力度,更是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在一击洞穿了沙人途掌心的风刃之后,更是激射入地面,竟是在坚石地面上留下了一道深深的印痕!

不仅如此,在那气劲穿破了风刃之后,沙人途更是觉得掌心虎口之处,均是麻痛无比,就像是手掌间的骨骼,都被那凛冽的劲气划伤了一样。

好强的劲气,好锋锐的气息,几乎都能跟剑气相媲美了!望着这一击,即便是正准备出手的林白,都忍不住暗暗倒抽了口冷气,而在看到发出劲气之人后,眸中又多了些喜色。

“够了,不要再难为此人,放他离去!”而就在此时,诸人却是发现,原本盘膝坐在不远处擂台上,鼻观口口观心,仿若对场外态势恍若未觉的徐掠帆,却是缓缓起身,淡淡道。

“徐掠帆,你想要替他们出头吗?”轻轻抖了抖掌心后,沙人途眼眸中突然多了几分桀骜不驯之色,抬手在嘴角处拭去了手掌间的血痕后,淡漠无比道:“虽然有人说你是年轻一代中的第一人,还说你是什么林白第二,但这不代表你就有资格管我的事情。”

“徐某不愿意管任何人的事情,只是看不惯你们如此难为一个寻找儿子的母亲罢了!”徐掠帆淡漠开腔,面容沉寂,对沙人途话语中的敌意恍若未觉,而后转身向着姑射神女拱了拱手,淡淡道:“姑射神女,不知可否能给在下个面子,让沙道友高抬贵手?”

“抱歉,这是沙道友的事情,与我而言,没有任何干系,所有一切,都要由沙道友自己来做决断。”姑射神女闻言之后,莞尔一笑,而后风情万种的扭动腰肢,向着沙人途望去,淡淡道:“他们的生死都在沙道友你的手里,还请你自己做谋划。”

自己让出擂台,果然是个明智之举,如今姑射神女对自己果然是多了几分青眼!听得此言,沙人途的心突然开始怦怦狂跳起来。而与此同时,他更是拿定了主意,即便是徐掠帆出面求情,他也绝不会轻易善罢甘休,这中年女子想要为难姑射神女,这可是上天为自己掉下的馅饼,若是能把握住这机会,未尝不能让姑射神女再高看自己一眼。

“徐掠帆,你的面子,我这次不能给了!她的命,我要定了!”冷笑一声后,沙人途眸中光华一寒,右手迅疾无比的陡然抬起,一道风刃骤然在掌心成型,而后以迅疾到了极致,恍若是流星划过天际般的速度,向着那中年女子便横击而去!

沙人途出手之迅疾,而且翻脸如此之快,可说是已经远远超过了徐掠帆的想象,还未等到他反应过来,那风刃已是到了中年女子脖颈前不足三寸之处,如何救援,都已晚了!

怕是难免要血溅三尺之地了,这沙人途,好狠毒的心肠,好歹辣的手段!望着眼前这一幕,徐掠帆轻叹一声,没再多言,便想要闭上双眼,重新调息。

虽说他看不惯眼前之事,想要管上一管,但如今事情已经到了无可挽回的地步,如果自己再跟沙人途升起纠纷,那最终不利的还是自己,毕竟自己还要参加接下来的大比。

哗!但还未等到他的双眼闭上,却是陡然听到场内猛地有一阵哗声响起,似乎是周围正在围观态势的诸人,是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画面一样!

“你不给徐道友面子,不知道能不能给我这个面子?!”惊疑之下,徐掠帆睁眼望去,只见林白竟然不知什么时候,已是到了那中年女子的身前,而且左手微举,中食两指竟是紧紧的将那风刃夹在了指间,正带着满脸促狭的笑意,向着沙人途淡淡开腔。

而且此时此刻,更叫沙人途惊愕莫名的是,在他放出的那风刃,在被林白夹在指间之后,竟然是犹如沾上了黏性极强的鱼皮胶一样,无论自己怎样催动,都无法撼动其分毫。

只是让沙人途想不明白的是,林白这个因为些许小事,就覆灭了清徽宗的煞星,怎么着如今会为了这个中年女子出头!而且和徐掠帆不同,徐掠帆虽有声名,可不是那种狠戾的人,但如今眼前的这家伙,可是敢覆灭一个宗门的主儿,若是自己不给他面子,那……

想到此节,沙人途忍不住有些犹疑不定的向着姑射神女望去,但姑射神女的面容却是被面纱笼罩,哪里能叫他看到分毫,不过那身躯在瑟瑟山风吹拂下,却是平添了几分娇柔无力之感,叫人忍不住便心生怜惜之感,想要把她揽在怀里,好生呵护一番!

“若是我不给你这个面子,那又如何?!”就让我来守护你吧,看到姑射神女那弱不禁风的模样,沙人途心一横,冷笑着向林白望去,寒声道,而悬于身前的双手,更是不为人察觉的开始缓缓捏动起来,想要重新调动风刃,一旦言语不和,就杀林白个措手不及!

“不给我面子,那我就自己挣面子!”林白漠然一笑,突然说了句没头没脑的话,还未等沙人途反应过来,林白的双手已是轻弹而出,被他捏在指间的那道风刃,竟然陡然变动方向,带着呼啸的劲气,向着沙人途的面皮就激射而去!

嗤!那风刃的速度,可谓迅疾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前一眼还在林白指间,但下一瞬,却已到了沙人途的面皮之上,一声薄纸撕烂的声音后,沙人途骤觉面上有湿热滑腻流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