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2193章 插曲终了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334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9

血!自己脸上淌着的绝对是血!

虽然手并没有触及到面颊上那黏糊糊的事物,但沙人途已经完全可以断定那是什么东西!而且在这一瞬间,他掌心捏出的风刃,更是嗤然一声,尽数化作乌有!

在这一刻,他的心里,已是没有任何再胆敢与林白缨锋,再跟林白探讨该不该给林白一个面子的事宜了!他很清楚,刚才那道风刃激射的速度,相较于自己风刃的速度而言,绝对是超出了数倍有余,这样的手段,已根本不是自己所能与之相抗的!

而且沙人途很清楚,现在他之所以只是脸上多了道伤口破相,人还能好端端的站在这里,并不是林白刚才弹出那道风刃的准头偏了。

以能够将风刃射出如此恐怖速度的手段看来,这人的准头如何会偏,之所以会擦着面颊而过,而不是穿透自己的咽喉,这原因就只有一个,那便是林白不想要自己的这条小命,否则的话,那道风刃带起的血痕,就不是在面颊上,而是在自己的咽喉间!

该死的,这个煞星到底是什么人,到底是什么身份,为何手段会如此恐怖?!感触着如蚯蚓般,正在面颊上淌下的血痕,沙人途心中满是惊惧,双腿都在忍不住打颤。

“现在我挣到了自己的面子吧?”恍若是未曾感触到沙人途心中的惊惧,林白漠然向他扫了眼后,淡淡接着道:“她的性命归属,现在可以让我来做抉择了吧?”

“一切都由前辈夺定!”沙人途闻言咬了咬牙,头颅低垂,再不敢与林白对视,颤声道。在姑射神女面前挣面子固然重要,但自己的小命却是更重要,而且依着这煞星覆灭清徽宗的性子,鬼知道若是自己再拂逆他的意思,会不会再有什么东西不再偏差准头,而是直接从自己的咽喉处洞穿,把自己的这条小命,带入到九幽之下!

林白轻笑一声,没再多言,他很清楚,自己这一手露出之后,沙人途根本没有做其他选择的可能,沙人途不是傻子,他自然不会为了一个女人,而拿他自己的小命开玩笑。

“你先休息一会儿,这边的事情先交给我。你放心,我会给你儿子讨一个公道!”伸手搀住被这一系列变故,早已惊扰的面如土色的中年女人,林白温声宽慰了她一句,而后手指轻轻变动,指尖拂过了中年女子脑后的穴道,使其陷入了沉眠之中。

而且在使其昏睡过去之后,林白更是调用了一丝法力,向着中年女子体内没入而去。这一系列的变动之后,中年女子的心神已是委顿到了极致,尤其是大悲之后,更是会叫人心神几近崩溃,如果没有这一丝法力庇护,谁也不知道这女子陷入沉眠后,是否还会醒来。

“你要替冯会波讨一个公道?”而就在此时,擂台之上的姑射神女却是陡然开腔,言语间更是带着一股淡淡的嘲讽笑意。旁人不知曾经发生过什么,但作为始作俑者的她,却是再清楚不过,而今林白要替曾追杀过他的冯会波讨公道,这如何不叫姑射神女觉得可笑。

“没错,我是要替讨一个公道!”但林白却像是完全没有听到姑射神女言语中的嘲讽一般,静默抬眼,直视姑射神女,淡淡道:“同时,我也想为自己讨个公道!”

虽然林白有心想要此时就与姑射神女斗个你死我活,但他很清楚,如今并不是与姑射神女掀起战端的时机!而今大比不过是刚刚开启,而且自己已经占据了一个擂台,若是去向姑射神女进行挑战,那无疑就等于是破坏了这大比的规矩。

而且战端一旦掀起,自己的手段必然是要暴露,到时候自己所有的隐藏,都要被诸人洞悉,自己的身份也再不是什么秘密。这样的话,和自己想要借助大比,来看看前来参加大比之人,究竟哪些是龙,哪些是蛇的初衷就有所矛盾。

所以,如今就只能等待下去,反正既然姑射神女也踏上了擂台,只要大比继续下去,不愁没有与这妖女碰上的时机,等到那时,在于她一较高下便是!不过等到那个时候,这个女人就不能再像现在这样张狂,等待她的,唯有死路!

“很好,那我们就看看,公道最后究竟会站在谁那一边!”姑射神女淡淡一笑,而后抬脚便向擂台之上踩踏而去,脚步变动间,顺着她的脚下似乎是有无限光华生出,裙摆摇曳间,更是微微有春光乍现,那雪白的双腿,风情无限,叫人心脏狂跳。

望着眼前这一幕,场内围观的诸人均是低低慨叹不止。虽然这姑射神女仙容不显,面貌半隐,但绝对搅动红尘的浊世红颜,可就是这样的一个女子,却是跟一个煞星起了纠纷,谁也不知道,最后究竟是红颜化作白骨,还是煞星回归天际。

“明知事不可为,但也要尽力谋求一试,如果没试过,谁又能知道会不会成功呢?”但对于场内之人的慨叹,林白恍若未觉,抬手以先天真罡将那中年女子推到一处平稳之地后,如漫不经心般,向着擂台上屏气凝神的徐掠帆轻扫一眼,意有所指道。

即便明知是不可为,也要全力一试,如果没试过,又怎知会不会成功?!这话听入场内其他人的耳中,只觉得云笼雾罩,全然不明白林白这话是何意。

但听入徐掠帆的耳中,却是叫他觉得身躯忍不住一颤,初品味的时候,还只觉得这话似乎是对自己刚才所为的评判,但越是仔细思忖,徐掠帆便越是觉得,林白这话,似乎还不止是只有这么一层意思,其中的深意,似乎还直指自己的本心和修为之上!

难道,只不过是刚才的那一眼,他就看出了自己的症结所在?!而在默然品味着林白这话的一瞬间,徐掠帆脸上的讶异之色越来越深重,望向林白的眸光,也越来越澄澈!

“多谢前辈教诲!”心中品味许久后,徐掠帆缓缓起身,向着林白那正在向着擂台走去的背影一揖及地,而后眸中光华明亮,沉声道:“等下若是相逢,还请前辈不吝赐教!”

“放心,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虽然林白没有回头,但却仿若是能够感受得到徐掠帆双眼中燃烧着的那股雄浑战意,当即朗声发笑,豪气干云,直冲云霄!

插曲终究只是插曲,就算这插曲来得再匪夷所思,再波涛涌熊,但终究也还是插曲,根本无法影响到故事的发展!随着这场插曲的结束,大比的赛制,又渐渐回到了正途。

不过经过了这一场插曲之后,场内之人,对于如今已经占据了擂台的这些人的手段,也算是有了一个大致的了解。原本还对林白和徐掠帆所在的擂台,抱有着观望态度的诸人,已是再不敢打任何主意,而是把所有注意力都放到争夺剩下的几张擂台之上。

此番大比,贺嘉尔、夏小青和张三疯他们,总共是为这场大比,设置了十张擂台,谁能够在这十张擂台站到最后,谁便是最终争夺头筹的前十名人选!

如今徐掠帆、凌自在、古魅儿、西方老外、神秘中年男子、林白和姑射神女这几人,已是占据了七个擂台,所剩下的,便仅有三张席位。

而为了这三张席位,场内的争夺,可说是已到了水深火热的地步!那三张擂台上的人,已是如走马灯一样,只不过是短短几个呼吸的功夫,已是换了无数家。

不过期间还是有人为了谋求捷径,硬着头皮去向那西方老外和神秘中年男子,以及凌自在、徐掠帆和古魅儿这仨小字辈发起挑战,但可惜的是,他们的这些行为,不过都是不知死活的螳臂当车罢了,最后均是以失败而告终。

“你说最后的决胜者,会是他们之中的哪一个?”而就在此时,忧心忡忡的望着擂台上诸人的陈白庵,眉头也是皱的越来越深,而后向着张三疯缓缓出言问道。

“这几人怕是势均力敌,我也不知道最后究竟是谁能拔得头筹!”张三疯闻言苦笑摇头,沉默许久后,目光缓缓落到了静默站在擂台,观望着周遭局势的林白身上,而后缓缓道:“但是我希望,最终的获胜者,能够是他,而不是旁人?”

“你希望这个煞星赢?!”听到张三疯这话,陈白庵的眸子不禁一凛,而后悉数被迷惘之色所占据,疑声道:“你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

“我也不知道,我只是觉得,这个人给我一种很熟悉的感觉。而且就我这一路观察过来,和前来参加大比的其他人比起来,也许只有他获胜,对我们的好处才最大!”眼瞅着陈白庵的模样,张三疯不禁愕然发笑,而后不自禁的缓缓摇头。

陈白庵闻言顿时苦笑连连,脸上挂满了落寞神情,曾几何时,事态会到此种态势!

叮铃铃……,但就在此时,张三疯口袋中的手机,却是骤然嗡鸣大作,声声如催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