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2194章 柴构,豺狗!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327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9

重新进入隐世,虽然只是相隔了不过短短数个月的时间而已,但对于冷展颜来说,却像是过去了一生一样漫长,甚至都让她有一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若是换做往日,自己进入隐世,必然是要谨小慎微,处处俯仰他人的鼻息,在别人的苛责下委曲求全,连半点儿大气都不敢出一口,生怕一言不合,惹怒了什么不该惹的人,会出手如捏死一只蚂蚁一样,将自己这个微不足道的小蚂蚁捏死!

但如今再进入隐世,冷展颜却是觉得,往日的那种感觉,如今似乎已经完全从她的体内脱离了。就像是在这短短数个月的时间里,已有一种无形的东西在她的体内生根发芽,让她拥有了前所未有的勇气和信心,来应对所面对的一切。

实际上不单单是在隐世,就算是在俗世中,冷展颜都意识到了在自己身上发生的这种变化。甚至有时候在照镜子的时候,冷展颜都觉得,似乎镜子里已经是又换了个人一样,镜中的那个自己,已经再不是从前的自己。

冷展颜明白,自己之所以会有这种变化,说穿了,便是实力上的变化!正是因为实力的提升,才让自己有了这样的不同,才让现在的自己,和以前的自己相比,就如换了个人。

而之所以给自己带来了这样不同的缘由,不是旁人,便是自己当初为了进入小方诸山,参加拍卖会所认下的师尊林白。如果不是林白帮扶的话,自己怎么可能会知晓符术的真正的秘辛,又怎么可能会有一支能够引来无数人垂涎的符笔!

毫不含糊的说,从遇见林白的那一刻开始,冷展颜的命运,就像是和过往发生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折,过往和现在,已是走上了一条全然不同的道路。

对于林白,冷展颜很难去形容自己内心的感觉,林白与她,与其说是师尊,倒不如说是如父如兄来得更为恰当!从当初家破人亡之后,在遇到林白之前,冷展颜已经有不知道多少年,没有体味到这种有亲人在身边陪伴的感觉。

而且冷展颜更是觉得,自己对林白除却了感激之外,内心其实还有着其他不能言说的感情。只是她明白,有些事情,不过是自己的一厢情愿罢了,一切根本不会发生。

但即便是如此,冷展颜还是无比固执的,将林白视作了自己生命之中最重要的人,并且笃定了心思,不管以后世事如何变迁,这个最重要人的地位,都不会发生任何改变。

可是如今,这个被自己视作生命中最重要的人,却是突然失去了音讯,这不能不叫冷展颜心乱如麻,尤其是如今看到这熟悉的环境,更是叫冷展颜心中缅怀难当。

当初正是在这座小山谷中,林白从花头陀的手下,救出了自己的性命,并且给自己的人生,带来了前所未有的转变,让自己拥有了如今的实力!

山谷中的一草一木,并没有太多的改变,似乎哪怕是时间如何侵袭,都不会改变它的风貌,但曾经发生在这里的事情,如今却已都是被岁月所消弭殆尽。

只是一切未变,可是师尊你又是在何处?!望着头顶那轮向着大地散发出淡淡清辉的圆月,冷展颜心中充满了慨叹,甚至在这一刻,她都有一种错觉,似乎只要自己一转身,就会看到林白那熟悉的模样,听到他熟悉的声音。

“站住,不要再让我说第二遍,否则的话,你的命,就去地下陪你的那些同伴吧!”而就在冷展颜神游物外之际,耳畔却是陡然传来了一阵低沉的阴恻恻声音!

有人跟上了自己?!听到这声音,冷展颜心念一动,紧持符笔,正想要出手,却是发现远处正有人朝着此处奔逃而至,当下便明白发出声音这人,并不是奔着自己来的,当即便没有任何犹疑,向着不远处的一株古树上跃去,以枝叶隐藏了身形!

不过让冷展颜有些想不通的是,这小山谷乃是距离小方诸山极为靠近的地方,而如今又不是小方诸山之内举行拍卖会的时机,怎么着还会有追杀的事情发生在此处!而且这人竟然胆敢在小方诸山的眼皮子底下动手,难道就不怕小方诸山的诸多手段吗?!

“我小方诸山一脉已经到了覆灭的边缘,宗门之内的东西大把,你又何必对我穷追不舍,你转头进入山门,所能得到的,岂不是要比从我身上得到的,多出千百倍有余?!”

而就在冷展颜思忖之际,一个娇滴滴的女子声音陡然传出,而且那声音中更是充满了惶恐不安,每一句的说出,都带着剧烈的颤音,似乎心中的恐惧已到了极致。

不仅如此,冷展颜更是从这话语声中,判断出说出这话的女子,体内的法力怕是已经到了告罄的边缘,如若不然的话,绝对不会如此有气无力。

只是这女子话语声中,所说什么‘小方诸山到了覆灭边缘’之句,实在是叫冷展颜无法理解。小方诸山乃是隐世中数一数二的大宗门,而且在获得了灵石的底蕴后,更是隐隐有凌驾于所有宗门之上的态势,怎么着如今会陷入到此种危机的边缘!

就在冷展颜思忖之际,顺着不远处的密林间奔逃出的人,已是距离她越来越近,大致能看清那人的容貌。只见此时逃来的,赫然乃是一名娇媚女子,瓜子脸,柳叶眉,丹凤眼,虽然说不上是花容月貌,但也称得上是有几分姿色。

而且冷展颜还赫然发现,这女子对自己而言,其实还并不算陌生,曾经还有过一面之缘。当初林白带她参加小方诸山拍卖会的时候,正是由这女子将他们引入包间的。

不过当初这女子面容间满是高傲冷艳之态,犹如是高高盘踞于梧桐树顶端的金凤凰一样,叫自己望向她便觉得有几分自卑。可是而今这女子头上发丝凌乱,面容惨白,那双原本水汪汪的大眼睛里,如今更是神光涣散,写满了恐惧,哪里还有以往的高傲姿态。

小方诸山到底是发生了什么,怎么门下弟子,会落得如此境遇?!

“小方诸山里的东西的确是多,可是那里面的东西,自然有那些大宗门来分润,哪里轮得到我,妄加探寻,说不好还要把小命交代在里面,岂不是得不偿失!”

而就在此时,从密林中却是又有一名面容阴鸷,留着山羊胡子,脸色干枯如朽木,但双眼却是闪烁着如野兽般神情的老人从密林中冲出,紧盯着那女子,猩红的舌头舔了舔嘴角,桀桀怪笑道:“而且去了那里面,又怎么会有你这般的可人儿相陪!”

柴构!看到这老人面容之后,冷展颜心中不禁一凛。紧追这女子的老人,对冷展颜而言,也不是什么陌生人,而且此人在隐世中,更是有几分薄命。

不过这名声,却不是什么善名,而是不折不扣的恶名!此人人如其名,和动物界那种堪称是食腐动物的豺狗,几乎没有任何的差别!

只要是隐世中起争斗的地方,没有一处找不到这豺狗的身姿。不过此人由于手段有限,大的场面他自然是当不起,只会习惯跟着那些强大势力的身后,捡些残羹冷炙吃。

不过相较于那些大宗门而言,柴构这种如豺狗般的食腐动物,要更为叫人生厌,而且他们的手段,要比那些大宗门更为狠辣。哪怕只是为了一口微不足道的食物,他们都会不择手段的对人进行逼迫,不达目的,决不罢休,什么惨绝人寰的事情,都能干出来!

在这种人的心中,根本就没有道义二字,他们所追求的,唯有利益!

冷展颜清楚记得,当初自己惨遭灭门的时候,那些趁火打劫的人群中,赫然就有柴构此人,而且他还是那些闻风而动之人中,叫嚣得最凶的那一个!

不过若是换做往日,如柴构这样的人,是绝对连小方诸山山门的半步都不敢靠近,可是如今他竟然追踪这女子到了此处,足见小方诸山的形势,到了何种地步!

“我小方诸山虽然到了危机关头,但我宗门内的长老还在,他们终究是会重振山门的,你若是识相的话,还是速速退下,不然的话,等到那时,你就算追悔也晚了!”望着那面带淫邪笑容,正在一步步向着逼近的老人,那年轻女子眼眸中的不安越来越重,颤声道。

“还长老?!你们小方诸山的那些长老,如今要么成了亡魂,要么就倒戈相向了!还重振山门,重振个鬼!”老人闻言,满不在乎一笑,然后淫笑一声,向那女子道:

“小美人儿,听我一句劝,交出你的东西,从了老夫,只要你把我伺候舒坦了,我未尝不能饶你一名!而且你这么逃出去,终究是个孤魂野鬼,还不如与我一块,也能让我照应着你。不然的话,若是你流落与孤魂野鬼中,不知道要被多少人骑在胯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