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2195章 我要杀狗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2365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9

“识时务者为俊杰,小方诸山已是再没有任何可能恢复之前的声望,良禽择木而栖,你若是识相的话,就自己乖点儿,若是惹恼了我,休怪我下手无情了!”

说着话,柴构陡然又朝前迈出了几步,在那熹微月光的照耀下,他那张干枯如柴的老脸,以及那双绿油油如野狗般的眼眸,愈发狰狞,尤其是那幅嘴脸,看上去都叫人欲呕!

“我就算是死,也绝对不会让你这只老狗糟蹋的!”听到柴构的话语,那小方诸山的女弟子不自禁的朝后退了几步,不过眼眸中却是陡然有决绝之色生出,而后死死的盯着柴构,寒声道:“总有一日,你会遭到报应的,你的尸首,会被无数野狗分食的!”

说话间,那女弟子更是双手连连掐动,开始施展小方诸山的独门引神秘技,想要调动神异之力,跟柴构拼个鱼死网破!

这小丫头倒也算得上刚烈!看到这女弟子此举,冷展颜不禁微微颔首。此种危急局势下,若是换做了有的苟且偷生的人,怕是早已臣服在了柴构的淫威之下,但这女子还能有宁为玉碎,也不愿瓦全的心思,着实叫人慨叹。

“给脸不要脸的臭娘们儿,不给你点儿颜色瞧瞧,我看你还真不知道自己是谁了,难道你还以为现在的你,还是曾经高高在上的小方诸山仙子吗?臭婊子,等着吧,老子骑了你之后,就把你送给我的那些老友们尝尝鲜,也让他们品鉴品鉴这小方诸山弟子的滋味,和那些庸脂俗粉,究竟是有多少不同,会不会更嫩一些!”

看到这女弟子的举动,柴构冷然一笑,双手陡然轻扬,顺着他的双手间,陡然有一股灰蒙蒙的雾气,向着那小方诸山女弟子便席卷而去!

那灰雾阴冷无比,其中就像是拥有着什么阴寒的力量,只是乍一出现,登时便叫周遭静谧丛林间的温度,骤然降低了许多,更是叫人不禁有种魂飞魄散的恐惧感生出。

这老狗果然又施展出了祸乱人心神的独门手段!看到柴构的这动作,冷展颜眼眸中的寒意陡然变得凛冽了数分,怒火几乎都快要变成实质!

此术可说是柴构的看家本事,虽说术法效力并不见得多高强,但对人心神的冲击,却是极为强烈!当初在冷展颜家破人亡之时,这老狗就曾不止一次的对她的家人,以及那些疼她爱她的一应门人,施展过此种手段,不知道夺取了多少人的性命!

而就在此术施展开来的那一刹那,原本还在施展引神之术的小方诸山女弟子,瞳孔骤然涣散,原本提起的一应法力,随着心神的变动,更是直接告一结束。

不仅如此,那女弟子原本紧护着胸口的双手,更是不受控制的突然垂落在身畔,根本再无法挣扎,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奸笑着的柴构,如豺狗般一步步向自己逼近。

“小美人儿,我早劝过你了,不要惹怒了老子,你也不想想,就你这三脚猫的手段,能对我起到什么作用!现在倒好,你这一身白肉,还不是要便宜老夫我!你放心,老夫一定会温柔对待你的,只要你把我伺候舒坦了,以后有你的好日子过!”

望着那女弟子惊慌失措的双眼,柴构只觉得一股邪火陡然从小腹直冲脑瓜门,再想到往日高高在上的小方诸山女弟子,就要被自己压在身下婉转承欢,更是忍不住浑身滚烫,脸上的笑意也是变得越来越淫邪,眼眸中的戾色也越来越重!

此情此景,落入冷展颜眼中,直叫她觉得浑身都在忍不住的不断颤抖!这一幕,和当初她落入花头陀手下的时候,是何其的相像,如果当初不是林白出现的话,如果不是林白从花头陀手下把自己救出,那等待自己的,会不会是如这女弟子一般的屈辱?!

“老狗,找死!”忍无可忍,已是无需再忍,没有任何迟疑,冷展颜一跃从树上蹿下,而后手中符笔轻摆,冷然望着柴构,寒声道:“明年今日,便是你这条老狗的周年;此处,便是你这条老狗的葬身之所,你的血肉,都将饲喂此山中的群兽!”

“老天果然待我不薄,先给我一个小美人儿,如今竟然又给我送来一个大美人儿,这一遭真是不虚此行!怎么着,大美人儿你莫非是看小美人儿一个人承欢老夫,觉得心里痒痒了,也打算找老夫我给你止止痒不成?”

看到冷展颜从树上跃下,柴构先是一愣,朝后退出一步后,看清了冷展颜的面容,脸上淫笑陡然加重了几分,污言秽语说了一通后,目光却是不禁落在了冷展颜手中所持的符笔上,眼中贪色更是加重了许多,嘿笑道:“不但有美人,竟然还有奇物相送,实在划算!”

“老狗,你还认得我吗?”对于柴构的污言秽语,冷展颜恍若未觉,冷然一笑,道。

“认得你?莫非你还是老夫的老相好,见识过老夫的金枪,迷恋上它了不成?”柴构闻言眉头一皱,向着冷展颜打量过去,但一番探查,却是觉得有些不对劲起来,疑声道:“你……你是,你是丹符宗逃走的那名小家伙,你居然还活着?”

“不错,我正是丹符宗的人,如今我正是为了当初我的那些亲人们,复仇而来!”冷展颜凄厉一笑,向着柴构扫了一眼,寒声道:“那些年的事情,如今也该有个结果了!”

“复仇?!就凭你这个女娃娃,我看是给老夫我送上一具玉躯,再送些宝贝而来吧!”柴构闻言不禁捧腹大笑,虽然眸光中依旧有些诧异之色,但没有分毫畏惧。

“你,你是……”而就在此时,那小方诸山的女弟子,也借着熹微的月光,看清了冷展颜的面容,惊愕之下,忍不住颤声道:“你是跟随那位前辈的……”

“我管你是什么人,今天既然来了,就别想走了!一个够本,两个就是赚的!天公待我柴构不薄,今日我就来了一龙二凤,好好的陪陪你们这两位美人儿!”但还未等那女弟子把话说完,柴构却已是张狂大笑出声,而后双手疾挥,灰雾瞬息而起!

“往日之怨,至此而终!”柴构张狂,但冷展颜的神情却是更为冷冽,言语间杀机毕露,漠然以对,望向柴构的眼神,犹如望向一只疯狗般,淡淡道:“今日,我要杀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