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2196章 复仇的滋味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2938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9

“杀狗?杀我?痴心妄想!给我跪下臣服,好好伺候老夫,我可饶你们不死!”柴构闻言,神情愈发阴骘,眼中满是淫邪光芒,双手扬起,灰雾遮天盖地而起!

嗤!柴构双手一扬,灰雾登时铺天盖地而是,顺着他那干瘪的身躯,更是陡然有一股强横的气势生出,四野巨震不止,气温骤降,犹如季节瞬间转至寒冬!

灰雾一起,笼罩四下,直叫人觉得顺着耳畔,骤然间有无数的鬼哭狼嚎之声响起,一声声都如婴儿的夜啼,就像是一根根针一样,扎入人的耳膜之中,深入到了神魂之内,叫人被那些惨厉的呼嚎声所吞没,要被那些叫声扯入万丈深渊之下!

“美人儿们,你们看看,老夫的手段如何?收服你们,是不是不费吹灰之力?!”一击发出,直叫天上的明月光辉,都黯淡了许多,直叫柴构心中觉得愈发得意,一边双手操纵灰雾向冷展颜席卷而去,一边狞笑道:“既然你想杀狗,那我就让你看看疯狗的本事!”

“雕虫小技!你以为如今的我,还会畏惧你这只老狗的这些三脚猫手段吗?”但对于柴构的狂言悖语,冷展颜只觉得可谓是可笑到了极致,神念紧持本心,手指紧紧握住了符笔,口中轻轻吟哦道:“五行为符,符动鬼神,符出而天下惊!”

话音乍一落下,顺着冷展颜手中所持的符笔之上,陡然有五色光华开始缭绕生出,不断顺着符笔盘旋转动不止,每一次的转动,都有诡异的符纹骤然顺着笔尖生出,那一丝一缕,似乎都在阐述着世间的大道至理,叫人觉得纷繁难解!

而且在这一刻,冷展颜的气质更是发生了一种无比诡异的蜕变,叫人觉得她就像是已跟手中所持的符笔完全融汇成了一体,透露出一种玄之又玄的气势,犹如是掌控着五行之力的神女,心念一动,便可让释放出惊人的五行之力!

即便是林白的符箓之术,也是从冷展颜手中所获得的。虽说冷展颜当初只是空掌符箓之术,却并不明白符箓的真理,可是若论起对此种符术的熟悉,除却林白之外,普天之下,她若是说自己是第二的话,那绝对没有谁敢称第一!

尤其是被林白带入俗世,在见识了张三疯和陈白庵等人在获得了符笔和符术后,所引发的惊人蜕变后,在惊愕之余,她更是完全沉下心来,开始潜心向张三疯等人求教。

张三疯和陈白庵可说是相术中的泰斗人物,虽然对符箓至理的理解,不如林白,但也可说是当世的佼佼者。有他们的指引,冷展颜在符箓一道的进境,说成是突飞猛进,都毫不为过,甚至如今的她,所勾勒出的符箓威力,相较于张三疯,都只是相差一线!

如今的冷展颜,早已不是当初丹符宗覆灭之时的冷展颜,在遇到了林白之后,她的命运已是发生了前所未有的蜕变,走向了一个惊人的转折点!

如果换做未遇到林白之时,碰到柴构,她就算是心中再有愤恨,也绝不敢与这老狗争锋;但今时今日,她心中对这老狗,又哪还有半点儿畏惧,而且仇人相见,分外眼红,今日若是不能诛杀这老狗,她又以何来告慰丹符宗的一应在天之灵?!

光华缭绕,符箓正在迅疾的成型,而顺着符箓之上散发出的强烈威压,已是生生将柴构所散发出的那些灰雾,悉数阻拦在外,叫其根本无法侵入分毫!

甚至于那种强绝的威压,都叫柴构觉得,自己的灰雾如今正在这威压下,不断的崩解!

不好!这小娘们儿绝对是得到了什么奇遇,根本无法与她相抗!感触着那强绝的威压,虽然柴构不断鼓荡灰雾,却是根本连半分效力都无法起到。

在这一刻,柴构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机感,只觉得自己这一次,怕是遇到了有生以来的最大危机,死亡的阴影,怕已是真的笼罩在了自己这老狗的头上。

逃命,此处绝对不能再待了,这小妮子手中的符笔不是凡物,不是自己所能对抗的,若是那劳什子符箓成型,绝没有自己的好果子吃!没有任何迟疑,柴构心中顿时做出了决断,再没有恋战之心,没有任何迟疑,便想要从战团中抽身,尽早离去。

只是身负血海深仇的夙敌当前,柴构就算是想逃,冷展颜又如何会给他逃命的机会!还未等到柴构脚下的步伐迈出,冷展颜符笔勾勒出的符箓,已是完全成型!

光华璀璨,一道道符纹交织于一处,那奇绝的模样,就像是上苍勾勒出的天道文书,就像是什么仙人所勾勒出的钧令,散发着难以名状的恐怖气息,恍若是一轮皎洁的大星般,以摧枯拉朽之势,向着柴构便横击而去!

轰!符箓飞出,只是沾到柴构的衣袂,登时便轰然爆裂开来,一股恐怖到了难以名状的气浪,顿时便爆发开来!

一声恍若是山呼海啸般的轰隆巨响之后,笼罩在此处的那些灰雾,悉数都被震得直接溃散!那种雄浑到了无以复加的力量,直叫人觉得,就像是可以毁掉整个世界!

而伴随着这轰鸣之声,柴构更是觉得,他的双耳,已经完全被剧烈的声响所占据,那声音如天地崩塌般,震耳欲聋,叫他的心神几乎都要化作碎块!

不仅声响逼人,符箓爆裂后,散发出的气机,更是要比声响恐怖千万倍不止!一股股诡异的力量,就像是一柄柄摧枯拉朽的利刃一样,如利刃切豆腐一样,不费吹灰之力的就直接刺入了柴构的身躯之内,叫他的每一条经脉,都寸寸断裂开来!

噗!声浪气波之下,柴构的身躯犹如是被世界级的球星,一脚开出的皮球,直接向着高耸的天幕直接弹起,而且顺着他的口中,那已经被震得完全碎裂的脏腑碎片,更是顺着他的口腔,犹如喷泉一般,直接悉数喷涌而出!

“饶了我,饶我一命,我愿意给你当奴隶,只要是你的吩咐,我绝不敢违背半句!”身躯跌落在地,只觉得全身已失去了任何法力的柴构,内心感到前所未有的惶恐不安,望着一步步向他逼近的冷展颜,气息奄奄的颤声哀求连连。

这是柴构从来都没有过的体验,在他的有生之年,也从来没有想到过,有朝一日,自己竟然会体味到,那些曾经跪伏在他面前,被他施以种种残暴行径的人一样的心情和感受。

“曾经有多少人这样哀求过你,可是你给过他们这样的机会没有?”望着柴构那已经完全没有任何血色的面容,冷展颜嘴角满是冷冽笑容,眸中写满了漠然之色,淡淡道:“难道你不觉得,你这只老狗,也落得一个和往日死在你手下的人一样的下场,非常可笑吗?”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们小方诸山不但能够施展引神之术,应该还能够掌控一些野兽的神念吧?”冷眼向着柴构望了眼后,冷展颜厌恶的转过头去,向着神情已经完全陷入了呆滞的那名小方诸山女弟子,淡漠无比道。

那女弟子闻言,先是错愕的摇头,然后突然想到了冷展颜这话的意思,眼中喜色一闪而过,而后没有任何迟疑,双唇嘬起,开始陡然吹动口哨!

而随着她这口哨声的响起,顺着荒林间,渐渐有凄冷的狼嚎声缓缓响起!

身后的惨嚎声,冷展颜已无心去关注,在这一刻,她的双眼,只是紧紧的凝视着掌心的符笔!这便是复仇的滋味吗?!师尊你赐我了这支生死之笔,我便要用这支符笔来行生死之事,那些曾经覆灭了丹符宗的人,你们等着,复仇之日,不远了!

“现在,到你了!”沉默片刻后,冷展颜缓缓抬头,向着那趋向于呆滞的小方诸山女弟子望去,淡淡道:“把你所知的一切,小方诸山正在发生的一切,悉数告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