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2212章 走你的道,莫要回首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303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9

身躯如剑,气冲云霄,有凌云之势!

这不能不让林白以飞剑来与徐掠帆相抗,而且从一开始的时候,他就已经做好了打算,等到与徐掠帆一战的时候,一定要以飞剑来与他相抗!

而之所以如此,原因很简单,因为他能够感受到徐掠帆身上的那种气机,那种恍若宝剑出鞘般的锋锐之感!所以从根本上而言,这是两名剑客的对决,如果不以剑来向对方迎敌的话,那是对对手的不尊重,是对手中剑的侮辱!

剑气蜂拥而出,恍若是跗骨之蛆,缠绕于徐掠帆的身周,任他如何变动身形,都根本无法摆脱那剑气的缠绕!但他也并没有想要躲开这些剑气的念想,他身躯鼓荡,战意冲霄,以一双肉拳,对着那剑气狂击不止,似要以双拳之力,破开那漫天剑气!

而且明明是血肉之躯,但在与飞剑释放出的剑气相碰撞之后,竟然是传出了如两柄剑相击般的清越铮然之声!不得不说,这画面实在是太叫人震撼了,尤其是顺着林白和徐掠帆身上散发出的那种气息,更是叫场内观战之人觉得心潮热血澎湃,有加入战团的冲动!

但心中虽然有这冲动,但却是没有人胆敢深入其中半步,原因很简单,战意可以有,但他们的实力,却不容许他们做出这样的举动。

此时此刻,以他们这些人的修为,若是强行冲入林白和徐掠帆的战团之中,怕是难免要被那凛冽的气息所损毁身躯的根本,恐怕连数息都坚持不了,就要丢掉性命!

剑气肆虐长空,席卷天地,大气澎湃,铮然鸣音,不绝于耳!这是最为简单的相争手段,比的不仅仅是术法的高低,更是看谁心中的战意更锋锐,看谁的脊椎更挺直!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这一战才会有着跟林白此前与凌自在一战时的不同,才会叫场内观战之人,心中生不起惊惧,而是燃烧起战意!

短短瞬息之间,两人已是不知道过了有多少招!虽然那血肉双拳,在与飞剑相抗之后,已是开始有破损出现,鲜血糊满了双手,但徐掠帆却像是完全感觉不到痛楚一样,甚至他眼眸中的神光要比刚开战的时候更为湛然,战意也更加炽烈!

“痛快!痛快!能与前辈一战,已是不虚此生!”激战之下,徐掠帆只觉得心中所有的桎梏,似乎都已跟随着这剧烈的对抗,而烟消云散,心神前所未有的空明,整个人就觉得像是摆脱了压在身上的枷锁一样,有着说不出的空明之感!

“你看出来没有……”而与此同时,场外含笑望着场内战局的张三疯,嘴角露出玩味笑容,对身边的陈白庵轻笑道:“小师弟好像是极为看好这叫做徐掠帆的年轻人,这场比拼,与其说是比拼,倒不如说是小师弟在亲自为这年轻人喂招,在提点他!”

以陈白庵的修为,又如何看不出其中的蹊跷,也是含笑点头。不过在他的眼中,却是有些疑惑,他不明白,林白如今这样做,究竟是有什么深意!

铿!一道剑光激射而来,徐掠帆身躯变动,双拳挥起,如千钧重锤般,向着那剑光便重重砸下!但徐掠帆的动作凌厉,那剑光却是更为凛冽,两者乍一相触,那剑光中蕴藏的不屈剑意,更是陡然变得恢弘了许多,迎击而上,直接震开徐掠帆的双拳!

这是林白自剑阁之中领会到的剑之大道!剑经千锤百炼而生,从凡铁化作精金,其中种种艰辛,不足为外人道也,剑生而艰难,是故一旦出鞘,便要百折而不挠,哪怕前方的强敌再为凶悍,也绝不能低头分毫,唯有如此,方可不辜负剑之一生!

不过虽然击开了徐掠帆的双拳,那剑光却是没有再继续追击徐掠帆,而是直接涣散!

剑气纵横云霄,交叉不绝,战意直冲霄汉之间,但战意固然浓厚,却无杀机存在!

因为这是林白对徐掠帆的提点,他从这个年轻人的身上,看到了剑的影子,不过在徐掠帆心中存着的这柄剑,如今只是一个雏形,还远未到铸成的时刻!

只有这柄剑真正铸成的时候,徐掠帆才是真正的徐掠帆,才能摆脱人们加在他身上的林白第二的影子,才能走出属于自己的道,才能真正的如众人料想的那样冠绝天下!

而林白现在所做的,便是在帮助徐掠帆心中的这柄剑成型,将他从剑阁中所领悟的一切剑之大道,通过这种喂招的形式,传递给这个年轻人!

至于此役之后,徐掠帆能够领会多少,却不是林白所关心的问题!因为从某种意义上而言,林白只是徐掠帆的领路人而已,自己可以给他指出来路在何方,却不必告诉他路该怎么去走,因为只有自己披荆斩棘趟出来的路,走着才最踏实,才最平坦!

“天外飞仙!”一击接着一击,许久之后,林白眼眸之中陡然有寒光绽放,而与此同时,被他持在手中的飞剑,也开始剧烈颤抖起来,就像是蕴藏在这飞剑之内的神魂,在这一刻完全苏醒了一样,要释放出最为耀眼而璀璨的光华!

轰隆!冥冥之中,像是有什么东西被炸碎了一样,天地四合都在不断的颤栗,甚至连带着周遭的擂台,都开始簌簌瓦解,似已无法承受这凌厉之意!

剑威惊世,若万丈碧波汹涌而起,向着四面八方扩散开来,而在那剑威之下,普天之下,无人不要低头,不敢与其直视,天上地下,唯有一人能够独尊!

甚至在这一刻,在场内所有观战之人的眼中,只觉得这一刻的林白,和之前似乎已有了截然的不同,他的身躯似要与剑腾飞而起,仿佛要成飞仙之势!

这是剑阁之中所蕴藏的最极致的道,是飞剑最为凌厉的攻势!送佛送到西,既然已笃定了主意,要将剑阁中的剑之大道,展现在徐掠帆之前,林白又如何会藏私!

只是,在这汹涌剑气生出的那一瞬间,徐掠帆只觉得自己全身上下的所有气机,都已经被锁定了一般,那皮开肉绽,已露出了森然白骨的双手,更是无法抬起分毫!

这是一种摧枯拉朽的折服感,是最为强大的凌厉手段,准确的说,已是到了某种极境!长剑所向,无不披靡,天外飞仙,无一能与其相抗!

败了,自己这一次,败了!但今生能有一战,纵然是死,也没有任何遗憾!望着那呼啸而至的剑气,徐掠帆的嘴角有笑意出现,而后缓缓闭上双眼,等那极致一击的到来!

“完了,徐掠帆也要完了!这年青一代的天才人物,难道要被他斩杀殆尽吗?”

“何苦来哉?既然已经知道了他的身份,徐掠帆为何还要来这一战……”

望着这一幕,场内诸人均是连连慨叹出声,望向徐掠帆的眼神中,更是多有悲悯之色。

铿!剑光铮然,掠过虚空,犹如流光,毫不拖泥带水!但叫所有人惊诧的是,这一剑虽然极尽升华,但却并没有带走徐掠帆的性命,恰恰相反,这一击只是贴着徐掠帆头顶而过,虽然外泄的剑气,在他的身躯上,带出了数道伤痕,却没有毁却他的根本分毫!

“我不杀你!你的路,还在前方,你要好好的走下去!终有一日,也许你会走到我的前面!”林白长笑出声,眸中精光恍如闪电,直视满脸不解之色的徐掠帆,心中思绪变动之下,右手却是陡然轻扬,而后沉声道:“接剑!”

话音落下,一道流光,倏然便向着徐掠帆奔去,茫然之下,徐掠帆急忙抬手,但等到握住手中的事物之后,面上的惊愕之色却是愈发深重!

只见此时被他握在手中的,不是它物,正是此前在林白手中,披荆斩棘,震慑天下的那柄飞剑,剑若韭叶,光华自内里流转不止,隐隐战栗,犹如是感受到了什么!

什么?!不仅是徐掠帆,就连场内观战的诸人,甚至于连张三疯和陈白庵,此时都已是有一种眼镜跌落一地的感觉!他们实在是想不明白,林白为何会做出此举!

这飞剑之珍贵,可说是世人皆知,而且还是林白的惊世手段之一!可是而今,林白却是将这柄剑扔给了徐掠帆,而且看他那态度,似乎是要将其赠予徐掠帆!他们想不明白,林白这宛如自断一臂的举动,究竟是有何意!

“此剑名曰凌云,乃是我从一名我极为敬佩的对手手中取得!经我祭炼,威势更是不同往常,那对手托我替他寻一名当得此剑之人,如今,我找到了!”

但对于场内诸人的异色,林白却如未觉,眸光直视徐掠帆,朗声笑道:“莫要辜负此剑之名,青天在上,男儿当有凌云之志,走你的道,莫要回首,等你大成之日,你我再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