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2213章 点拨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358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9

青天在上,男儿应有凌云之志,走你的道,莫要回首,等你大成之日,你我再战!

一席话说出,场内已是陷入了彻底的静默之中,台下那些观战之人,望向徐掠帆的眼神中,既有惋惜,但更多的却还是艳羡的神情!

飞剑,那是什么,那是在林白手中,显露出赫赫威名的神物,在飞剑的锋锐之下,一不知道是有多少人杰丧命!但如今这柄神物,却是被林白拱手送给了徐掠帆。

虽说这一场鏖战,最终是以徐掠帆落败而告终,可说是折尽了这名年轻一代英杰的锐气,但能够得到这柄飞剑,却已是足够弥补他的所有损失。甚至在这一刻,场内都有不少人,都在暗暗后悔自己为何没有徐掠帆那样的勇气,能够入林白法眼,得到此种秘器!

但所有人更清楚的是,在这世上,徐掠帆只有一个,再没有第二人,所以能入林白法眼的,也就只有他一个,这是一件无法取代的事情。

“前辈大恩,晚辈铭记于心,我定会善待此剑,让它在我手中,不堕了前辈的威名!”言至于此,徐掠帆很清楚,如果自己再推辞,那就是辜负林白的好意,当即向着林白缓缓拱手,如执弟子礼般,一揖及地,旋即眸光直视林白,沉声道:“假以时日,等晚辈真正领悟了此剑的威力,走出了属于我自己的道,我一定会与前辈再倾情一战!”

面对徐掠帆这样的大礼,林白并没有拦阻,因为他明白,且不说自己赠剑的恩情,但就是自己为徐掠帆喂招,给他感悟剑道的机会,就当得起这个年轻人这样的弟子之礼!

铮!而就在徐掠帆话音落下的一瞬间,被他恭敬无比捧在手中的飞剑,仿若是感受到了林白对它的安排一样,不受任何控制的陡然自鞘中冲出,化作一道流光,盘旋于林白身周,虽然光华璀璨,飞舞不断,但谁都看得出其中的眷念之意!

望着这一幕,场内之人更是慨叹不已。灵剑有情,眷恋旧主,而这一幕不但动人,更是足以说明这飞剑的不俗,若是寻常之物,又怎会有如此之强的灵性!

“我不是剑修,你跟随我,只会让长剑蒙尘,如今我为你挑选了一位更好的主人,跟他去吧,在他的手中,绽放出该属于你的荣光!”望着如眷恋亲长般,在自己身畔盘旋的飞剑,林白心中也是充满了慨叹之意,眼角更是忍不住有些湿润。

此时此刻,从获得飞剑开始的一幕幕,如电影般,开始在他的脑海中缓缓回荡。从凌云将此剑托付给自己开始,它在自己的手中,可说是经历过南征北战,更是为了自己的安危,而立下过无数的汗马功劳,没有此剑,怕是就没有自己的威名。

此剑之于林白,从某种意义上而言,已可说是他身体的一部分。如今他赠剑与他人,无异于自断双臂,但此举虽然无奈,也叫人难以割舍,但林白知道,这是最好的安排。

之所以将飞剑赠予徐掠帆,除却为了完成当初凌云对自己的托付,以及这徐掠帆身上所带着的气质,和剑修不谋而合,而且心性的坚韧,胸腹间豪气的澎湃,更是与此剑极为相合之外,更多的,其实还是林白为了这柄飞剑自身的考虑。

因为不管怎么说,也不管这飞剑在林白的手中,究竟是发挥过再多的功效,但林白终究都只是一名相师,而不是一名剑修。这柄飞剑,固然可以为他所用,可以为他挥洒汗马功劳,但以林白自身的束缚,却是永远无法叫此剑拥有独属于它的荣光!

对于一柄经过千锤百炼,经过风霜雨雪侵袭,才终于绽放出璀璨光华的飞剑而言,这世间再没有任何事情,比一柄飞剑,无法真正释放出自己的锋锐更惋惜的事情了。

林白不能让这枚明珠暗投,所以他必须要将此剑交付与,更适合此剑的人手中!

而且正如此前与姑射神女交手之时,从姑射神女口中所述的一样,这柄飞剑,虽然能为林白所用,但终究不是他的剑,既然不是他的剑,就无法发挥出最强大的效力!

越是将此剑留在身边,林白以后便越是无法割舍此剑,而这样,只会耽误自己,也只会耽误这柄飞剑,所以长痛不如短痛,而且如徐掠帆这样适合此柄飞剑的人,更是万中无一,若是此番错过了,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出现第二个!

所以,不管是从大义,还是从私心,抑或是为了飞剑,林白都必须做出此举。

“去吧,跟随你真正的主人,绽放出即便是我,都要为之而恻目的荣光吧!”心念变动之下,林白轻轻慨叹出声,而后指尖轻扬,触击与飞剑之上,将自己本命精血与此剑中的烙印完全抹去,然后运转先天真罡,便将飞剑送入徐掠帆手中的鞘内。

“定不负前辈所托!”长剑入鞘,徐掠帆又恭恭敬敬了施了一礼,旋即从擂台之上跃下,而后恭声对着林白道:“这一战,是晚辈败了,还望前辈您能再接再厉,拔得头筹!”

而就在徐掠帆这话发出的一瞬间,场内观战的诸人,这才算是发现,原来此番钟山大比,到了此时此刻,已是到了角逐出最终胜负的关键点所在!

那名如小公鸡般好斗的年轻人,已是跟李虎拼了个两败俱伤,如何能是姑射神女的对手,只是一个照面,那年轻人就被姑射神女轻飘飘的送下了擂台!

而这也就意味着,此番钟山大比最终胜利者的角逐,将会在林白与姑射神女两人之间,取出一个,但最终的获胜者会是谁,对于诸人而言,却是一个无法解开的谜题。

姑射神女风姿绰约,世间拥泵无数,而修为也是极为不凡,可说是女子异人中的翘楚人物,虽说她能一路走到现在,难免有因为身份取巧的成份,但许多时候,无法捉摸的运气,实际上也是运气的一种体现,没有足够的实力,你就算是有运气也没有用!

林白,那是什么人?那是不折不扣,并且被无数人所公认的当世之第一人,尤其是在得悉了以一己之力,覆灭了整个清徽宗的,也是林白之后,诸人对林白的评价,除了震惊之余,更是多了许多惊惧和恐慌,将其视为如煞星般的存在。

而今玉人遇到了煞星,谁也不知道,最终的结果,究竟是煞星辣手摧花,还是玉人叫煞星拜倒在石榴裙下,成为她那牡丹群下死掉的风流鬼。

除此之外,诸人更为期盼的,除却了那高额的奖励最终的归属之外,还有就是姑射神女之前立下的条件,那就是只要有人能够取得此番钟山大比的头筹,她便要摘下自己面上的面纱,将真容在世间露出。

对于姑射神女在轻薄面纱下隐藏着的那张容颜,世间之人,可说已是翘首以盼多时,如今终于叫他们等到了这个机会,这如何能不叫诸人激动。

“我记得之前这姑射神女好像说过,只要有人能够拔得此番大比的头筹,她便要委身与此人,难不成,这一番,小师弟又要多给我添一名弟妹?”望着场内的局面,张三疯嘴角突然有玩味笑容露出,看了看场内的林白,再看看贺嘉尔和夏小青,不怀好意道。

陈白庵闻言,先是一愣,旋即不禁苦笑摇头。虽说认识林白已有多年,对于这小子的桃花运,也早是到了见怪不怪的地步,但即便如此,还是难免叫人心生慨叹。

“悟道艰辛,最后的终点固然叫人期盼,但是却莫忘了沿途的风景,尤其是那些带刺的玫瑰,虽然摸起来扎手,但味道却要比温室的玫瑰更为馨香,也要多加珍惜!”而就在此时,林白嘴角也有促狭笑容露出,向着徐掠帆看看,然后目光落到了一旁的古魅儿身上。

虽然林白这话说得含蓄,但世人对古魅儿和徐掠帆之间的那点儿事情,可说早已是心知肚明,如何能不明白林白这含糊之言的所指是何!

一言发出,擂台下早已习惯了沉默寡言的徐掠帆,显然是没料到林白竟然会玩这么一出,脸皮一阵发红,耳根子更是滚烫,头急忙垂下,紧紧的盯着脚下的地面,连正眼都不敢向一旁的古魅儿多看一眼,仿佛一眼扫过,就会要了他的那条小命!

倒是古魅儿,听得林白这话后,虽然脸皮微红,但却是如计谋得逞的小狐狸般,趾高气扬的抬着头,如黑宝石般的眼睛紧紧盯着徐掠帆,似乎在向世人宣告徐掠帆的归属权!

这小子,哪都好,就是这一点儿,实在是太不像自己了!望着两人的这幅模样,林白不禁轻笑摇头,面上更是有玩味之色,不过他也明白,也正是如此,徐掠帆才是徐掠帆!

“你倒是有闲情雅致,到了如今这地步,不但将飞剑拱手让人,还牵线做起媒来……”而就在此时,场内突然有阴冷声发出,道:“我倒是要看看,没了飞剑,你拿什么跟我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