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2214章 颠覆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2820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9

一字一顿,恍若万鬼噬心,莫名中便带着一种阴冷气息,叫人神魂颤栗!

没了飞剑,你拿什么跟我斗!此言一出,场内观战之人,也均是慨叹连连,望向林白的目光也是变得有些复杂。诚如姑射神女所言,飞剑之与林白,可说是一门极为凌厉的攻袭手段,将飞剑赠予徐掠帆,林柏此举无疑是自断双臂。

不过让诸人有些好奇的是,听姑射神女这话中的意思,那森冷的语调,似乎跟林白有着什么深的解不开的仇怨,是以才会如此阴寒。可是就诸人所知,似乎林白与姑射神女两者之间,并没有什么太多的交集,又是哪来的仇怨。

难不成是什么如狗血剧中所演的始乱终弃的桥段,因爱生恨,所以这姑射神女才会对林白有如此深重的怨憎之念,才想要除之而后快不成?!

“在你控制冯会波的残骸,偷袭我的时候,我就已跟你说过,我是相师,不是剑修,即便是没了飞剑,我也一样可以送你去见阎王!”林白闻言漠然发笑,脸上没有任何惧色。

“好大的口气,我倒是要看看,你这相师,又是有什么惊人的手段!”姑射神女闻言,犹如是听到了什么笑话,冷笑一声后,淡淡道:“动手吧!”

什么,冯会波竟然真是姑射神女杀的?!姑射神女此言一出,场内观战之人,脸上顿时露出惊愕莫名之色!虽然此前冯会波母亲苦苦追问的时候,场内诸人就已经开始怀疑,冯会波的突然消失,绝对是跟姑射神女有着什么摆脱不了的关系。

但任凭是何人,都没有想到,冯会波居然是丧命在了姑射神女的手中。任凭是谁,都无法将双手沾满鲜血的刽子手形象,和这个被无数人爱慕的娇女子联系在一起!

可是如今林白抛出了此语,而姑射神女却是连辩驳都没有辩驳一句,显然是默认了这个事实。这个突如其来的惊变,不能不叫诸人觉得心寒,他们不敢想象,往昔被他们如此爱慕而崇拜的姑射神女,竟然会是这样一个蛇蝎心肠的女子!

知人知面不知心,此语用到此处,还真是合适到了不能再合适的地步!

而在这一刻,冯会波的母亲,已是完全泣不成声,凄厉的一声嘶吼后,人更是直接昏厥倒地。虽然此前寻找不到冯会波,在她的心中,已是觉得自己的儿子怕是凶多吉少,但心中还是存着一丝幻想,可而今这个事实得到了证实,还是叫她无法接受!

但对于台下的异象,姑射神女却是恍如未觉,神情冷漠如冰,指尖微微抬起,向着林白便直接点了下去!一指伸出,刹那间,陡然放大开来,犹如是一根搅动天地风云的定天神针一样,瞬时间便叫场内的气氛,变得古怪起来!

只是瞬息间,场内的温度骤然便开始坠降下来,跌落到了冰点之下!而且原本在天穹上存在着的那一点儿骄阳光辉,此时更是完全消散不见,尽数被乌云所遮盖!

无数股诡谲的狂风,犹如狂澜一样,在天地四下狂浪冲袭不断,那狂风刚开始的时候,搅动沙尘,还只是土黄色,但只是短短片刻之后,却是有人在其中泼了盆墨汁一样,变成了赤黑之色,甚至在那风声中,诸人更是听到了一声声犹如是鬼哭狼嚎般的凄厉之音。

声声入耳,犹如是被万千根银针同时向着大脑内疯狂搅动一样,直叫人觉得头痛欲裂!

啪嗒!啪嗒!啪嗒!但即便是这画面已是慑人到了极致,但还是远没到结束的时刻,还未等诸人从呼啸的阴风中反应过来,天地四方却是突然传来暴雨倾盆之音!

而更为叫诸人所无法理解的是,在那雨滴落入地面之后,一股股浓烈的腥气,更是瞬息间就弥散开来,向着诸人的鼻翼间冲袭不断,叫人直觉得恶心欲呕!

而就在这充满了腥味的雨滴,滴落到诸人的身上和地上之后,场内观战的那些人,才惊愕莫名的发现,这从天穹上坠下的,竟然不是寻常雨滴,而是血雨!

而且那血雨,色泽更是赤黑相间,不像是新鲜的血液,倒像是从腐尸体内涌出的液体。甚至观战的诸人只是碰触到这液体分毫,便开始觉得体内的气机开始游走不畅起来,冥冥之中,就像是体内突然多了无数的桎梏,叫人无法摆脱!

阴风怒号,血雨滂沱,这是一种恐怖到了极致的异象,叫人只觉得瘆人无比,甚至在这一刻,在这阴风血雨下,原本就破碎的钟山,落入诸人眼中,更觉得就像是地狱敞开了大门,天地到了濒临破碎的边缘,而世界也到了毁灭的边缘!

“怎么会这样?为什么会这样?姑射神女使出的手段,为何会是这样的瘆人?”

望着这一幕幕,众生颤栗莫名,没有一个人心中不颤栗发毛,甚至有不少人连大腿都在不断的颤抖,这诡异的场景,可说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虽然此前就已经确定了,冯会波是死在了姑射神女的手中,也算是证明了此女的心性。但就诸人而言,一个人的死亡,还不能证明这姑射神女的本性,毕竟谁也不知道,会不会是冯会波突然犯了登徒浪子的性子,才会被姑射神女痛下杀手!

但就如今看来,一切恐怕真是没那么简单,能够使出这样阴戾手段的,就算是再貌美如花,又岂能是善类?!难道自己这些人之前真是看走眼了,这姑射神女就是那种以外表来蒙蔽世人,掩盖其本心之阴戾的妖女不成?!

所有人都在不断的后退,不敢接近那血雨分毫,只能远观,而不敢近前!

“你们看,那是什么?那风中飘舞着的,好像是阴魂,而且好像是冯会波!”而就在此时,场内更是有人突然战战兢兢的惊呼出声,言语中满是不可置信之意。

场内诸人闻声望去,只见果然如那人所言,在那墨黑色的阴风之中,赫然有无数个影影绰绰的人影开始出现,而其中一个,无论是身形模样,都与冯会波无比相似,只是却没有半点儿活人的生机,那张面颊无比惨白,带着阴骘之情!

“波儿……”望着那飘忽不定的诡异阴魂,冯会波的母亲没有任何迟疑,蹒跚着便要向那阴魂冲去,想要将其揽入怀中!

还未等到她的步伐迈出,神情淡漠的道一,却是淡淡抬手,拂在了她的后脑勺上,让她陷入了沉眠之中。虽然如今出现的这阴魂,的确是与冯会波一般无二,但却已不是冯会波,而且以道一的修为,如何看不出,这阴魂,只是冯会波煞念的集合体。

母亲认得儿子,但冯会波却已是认不得她,若是如今贸贸然的就冲过去,而以这老妇人的修为和体质,恐怕只是三两下,就要被阴魂戾念撕成碎片!

但面对着这重重诡异之象,姑射神女却是突然娇滴滴的嘿笑出声,她那只宛若是通透白玉雕成的手掌,更是微微抬起,任由漫天血雨落在手掌之上!

血雨滴落掌面,登时便消散无形,而叫她的气息却是变得空前强大起来,似乎叫她充满了力量!那诡异的画面,叫场内之人,无一不是寒毛倒竖!

甚至这一幕,直叫人觉得,此时此刻的姑射神女,就像一株往昔在常人看来温和无害的白莲花,但这株白莲花,却是只能远观,而不可靠近,因为一旦靠近的话,这株白莲就会暴露出她的本相,露出那鲜血淋漓的獠牙,毫不留情的将人撕成碎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