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2215章 四正天雷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310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9

所有人都觉得眼前看到的这一切,实在是太诡异了!而且毫无疑问,这是一个拥有着极致颠覆性的画面,一个原本被万千人拥泵的神女,施展出的手段,却是这样的阴戾无情,这不能不叫诸人慨叹,他们之前真是瞎了眼,被猪油蒙了心!

尤其是那些往昔姑射神女的拥泵们,更是一个个不寒而栗,庆幸自己之前没有与姑射神女有太多的接洽,否则的话,他们如今恐怕也要变成那阴风中的戾念之一了吧?!

“此女的手段太恐怖了,而且实在是太阴毒,攫取人死之时的戾念为用,实在是太过有伤天和!”望着这一幕,即便是陈白庵,都是忍不住连连摇头,然后皱眉对张三疯道:“不过看她似乎是与林白有着什么血海深仇,你此前可曾听过此人?”

“闻所未闻……”张三疯闻言苦笑摇头,面上满是迷惘之色,缓缓道:“我也不明白,她对小师弟哪来的那么大的杀心,总不会真如那些人说的,是因爱生恨吧?!”

陈白庵苦笑摇头,局势如此,他如何听不出来,张三疯这话只是一个玩笑话而已。虽然林白这小子是花了点儿,但与他有过深交的女子,本性却是都不差,这姑射神女手段如此狠戾,林白如何会被此种心性的人所吸引,其中绝对是另有隐情。

实际上别说是他们,就连林白,都实在是想不明白,这姑射神女和自己究竟是有着怎样的冤仇,才会叫她如此不择手段的来阴自己。

先是用那劳什子只要夺得此番大比头筹,就可让她委身的幌子来鼓动世人,然后又是以诡谲秘术,暗中对自己进行追杀,而今又是表现出这样强烈的杀意!

如此种种,都已是说明此人和自己之间的仇怨,绝非寻常!

“杀!”而就在此时,姑射神女那宛若春葱般的指尖,却是又轻轻扬起,指尖如剑,向着林白便遥遥指去,那动作虽然看似漫不经心,却是带着股子凌厉气势!

而且随着这一指伸出,那漫天呼啸的阴风,和滂沱的血雨,以及所有在风中沉浮不定的阴魂戾念,都开始如同受到了某种指派一样,开始向着林白逼去!

三种气息裹挟与一处,散发出的气息,叫人不寒而栗,就像是在面对着打开了大门的地狱一样,就连呼吸到的空气中,都带着浓的化不开的寒意。

而且最为可怕的是,这三者结合后,威力更是无与伦比,而且因戾念的存在,在其中更是蕴藏着极为诡谲的因果之力!只要将这些气息沾染到身上,便会在人体内制造出无数的桎梏,叫人被那些桎梏所包围,禁锢身躯神魂,而后使其毁灭!

但在这威势下,林白却是毫无畏惧,催动河图洛书和青莲,撑起法则领域,而后符笔盘旋于身前,一手相持,在身前勾画不止,而另一手则是催动先天真罡,以澎湃血气,震开束缚于身躯之内的那些阴冷寒意,磨灭体内的一切桎梏!

“符惊世,以道之精气,布之简墨,会物之精气,符无正形,以气而灵!”震散体内因那些逸散开来的森寒气息铸就的桎梏后,林白整个人焕发出强大的生机,犹如焕然一新般,某种精光闪烁,沉声道:“天得一以清,地得一以宁,神得一以灵,五行动,惊雷现世!”

话音落下,只见符笔开始急剧的颤动,而且在虚空之间涂抹出的那些诡异纹路,开始骤然变得浩然大气起来,一笔笔,一道道,都蕴藏着极为中正的强烈阳气!

这和此前的云篆不同,乃是最为精纯的雷纹,是以五行之力,勾动天地,取道之一灵,运转气息,牵引天雷垂降,爆发出最为强烈的雷元之力!

从当初与冯会波一战之后,林白便一直在思忖,若是自己再与姑射神女对上,等到那时,该以何种手段,来破开姑射神女的这诡谲手段。

而经过一番思忖之后,他还是将自己的破局之法,放到了这雷纹符箓之上!虽说姑射神女所施展的这术法手段,因为其中有因果之力的缘故,是以对雷元有着某种抗性,但即便是这抗性的存在,但还是无法改变这术法手段属阴的本质!

天雷是什么,那是天地间的罡气!何为罡?四正为罡!心有四正:道正、德正、法正、智正;身有四正:体正、气正、精正、神正;言有四正:语正、韵正、声正、音正……

而天雷所代表的罡气的四正,则为子、午、卯、酉!这四时乃是天地之间,阳气最为鼎盛之时,而在这四时的罡雷,更是天生一股浩瀚正气,可驱逐百邪!

阴阳相生,却又相克!想要破开姑射神女所施展这手段的阴,就要用最为刚猛的阳来对抗,固然这手段中有对雷元的抗性,但世间的一切抗性,都是有极限存在,只要你释放出的罡雷足够强烈,便可以无视这种抗性!

如林白所料,符笔勾勒出的符纹乍一现世,顺着林白头顶之上,登时便有阵阵浓墨重彩的云朵倏然而现,而那些云朵的边缘,更是都镶嵌着金边,自其中更是不断有滚滚的轰鸣之音响彻大地,振聋发聩,叫人神魂颤栗,似要从体内惊出!

咔嚓!乌云只是出现瞬息,云朵之中的闷响,骤然便被清越之音所取代,而后顺着其中,陡然有无数条恍若金蛇般的神异华光迸发,向着天地四方席卷开来!

那是一幅无比震撼性的画面,在这一刻,天穹之上,似乎已都被这耀眼的电光所占据,那夺目的光华,甚至要比骄阳还要耀眼,甚至整个钟山,都像是要化作汹涌的雷池!

“天,怨不得他不害怕劫雷的劈砍,要是我也能够调动这样的天雷为用,老子就也不怕那劳什子天雷了!”望着这一幕,观战之人震颤开腔,尤其是那识货的炼气士,更是喃喃道:“无量个天尊,这煞星的手段怎地如此犀利,就算是传言中由天师爷施展出来的五雷正法,恐怕威力也不过是如此了吧,这修为到底是怎么炼出来的?!”

“什么是当世第一人,这就是当世第一人,有这么个怪胎拦在前面,谁能逾越过去?”

但不等诸人心中的慨叹落下,天穹上的那滚滚惊雷,已是如一柄柄锋锐的利剑般,带着摧枯拉朽般的态势,向着地面横扫而来,雷波滚滚,电光如狱!

一条条金蛇在漫天阴风血雨中搅动不止,一道道滚雷在那凄厉的哭嚎声中盘旋不定!两者相触,就像是烈火烹油,神圣之中带着阴森,而在阴森之中,却是又带着神圣莫测,这种感觉,直叫人觉得是矛盾到了极致!

嗤!嗤!嗤!电光所至,所向披靡,那些阴风血雨中的阴魂戾念固然古怪,固然是对雷元之力有着抗性,但那种抗性,却是根本无法跟这四正天雷相抗,那至阳至刚的气息只是一碰触到那些戾念,便叫那一应气息,迅速化作青烟,扶摇而上,消散于无形!

四正天雷!正心、正神、正魂、正道,可说是这些阴魂戾念的天然克制之物,只是倏然间,便叫寰宇恢复了清明,叫那阴风血雨,到了岌岌可危的边缘!

“是我小瞧了你,没有了飞剑,你的确还是与我有一战的实力!”但似乎早已是料到了如今这样的局面一样,虽然阴风血雨被林白几乎完全消弭,但从姑射神女的音调上,却是听不出任何的异样,而且言语更是笃定到了极致,就像是吃定了林白一样,淡淡道:“不过就算是这样,你今天还是逃不出我的手掌心,等待你的,唯有死路一条!”

“我早已说过,我是相师,不是剑修!剑修无剑,便没了一战之力,可相师无剑,心中却有无形之剑,一样可以将你这妖女斩入万丈深渊之中!”林白闻言冷笑出声。

虽然言语恬淡,但林白的心中却是颇为异样。他能感觉得到,姑射神女如今还远未拿出他的真正实力,而且不知为何,在这一刻,他心中还是有一种不妙的感觉,只觉得似乎姑射神女为了对付自己,手心似乎还握得有其他的王牌!

只是林白却是想不通,姑射神女手中如今捏着的王牌究竟是什么!并且他最想不通的是,虽然可以断定姑射神女有很大的可能是隐世中人,可是她到底是什么身份,又是跟自己有过怎样的过往,才会总是这么一幅与自己有着不共戴天仇怨的模样!

“想要倾情一战吗,我不管你是谁,我一定奉陪到底!”虽然心中惊疑,但林白嘴角的笑容却是依旧淡定,身躯如岳,战意如鼓,一字一顿,冷漠无情道!

这是绝对的自信,这是对自身实力的绝对相信,也是对自身决心的绝对自信,因为林白相信,在当今之世,无论是谁,都不能动摇自己守卫在意一切的心念!但请来战,无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