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2217章 婊子配狗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305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9

姑射神女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拥泵?!除却了她妖娆的风姿之外,其实更为吸引人的,还是遮挡住了她面容的那张朦胧薄纱!

正是因为那神秘薄纱的遮掩,叫人无法看到她的容颜,所以才会叫人更加想知道在那薄纱下面,藏着的究竟是一幅怎样叫人惊艳的面容,甚至有不少人都在脑海中幻想着那张面纱下隐藏着的面容,会是怎样的倾国倾城,天香国色。

有句俗话说得好,得不到的东西,才是最好的。因为得到了,就会不珍惜。而姑射神女的这种状况,也是恰恰符合此种情况。因为薄纱的遮掩,你无法知道在那薄纱下的面容会是什么模样,所以便会在心中幻想,而幻想中的一切,自然是最美好的!

可是如今林白的手,却是碰触到了那薄纱的一角,那轻薄的面纱,似乎只要被林白的手指轻轻一扯,便从他的指尖扯落,将姑射神女的面容彻底暴露在世人眼前!

期待了那么久,渴盼了那么久,终于等到了今时今日,这如何能不叫场内之人激动,尤其是那些姑射神女的拥泵,虽然如今他们已是为姑射神女施展出的妖异手段,而感到震颤,但在这一刻,却还是忍不住心神荡漾,神魂飘摇!

在这一刻,所有人都已屏住了呼吸,甚至连眼睛都不敢眨一下,生怕即便是一眨眼的功夫,就会让自己失去了这个一睹芳容,见证那倾国倾城容颜的机会。

一时间,场内鸦雀无声,整个钟山,在这一刻,就像是化成了一方死地!

即便是林白,此时都是隐隐有些期待,虽说是敌人,但他也着实想看看,在这张面纱之下,姑射神女的面容究竟如何!而且唯有面纱揭开,此女的真面目才会暴露在自己眼前,而自己才能知道她的身份,才知道那如不共戴天般的仇怨,究竟是从何而来!

嗤!而就在这群情期待的千钧一发之际,林白手指上的力量陡然增加,那面宇之上的薄纱,瞬息间便被直接撕裂下来!薄纱撕裂的声音,虽然微弱,但此时在静谧的钟山之中,这寂寥的一声,却如惊雷般,传入诸人耳中,登时便叫他们精神为之一震!

所有人都在翘首以盼,所有人都在期待,期待等到这张面纱揭开之后,面纱下的面容,是否会如他们这些人心中所幻象的那样,是不是完美到了不可方物的地步!

但唯一与场内这些人神情不同的,则是如鹤立鸡群般,站立于人群中的道一!在她那张素来都如冰霜般的面颊上,此时则是有一抹淡淡的笑意露出,而且那笑意中更是满带着不可言说的嘲讽意味,仿佛已预见到了什么充满讽刺性的事物。

“我的天,怎么会这样,为什么会是这样,难道是我的眼睛瞎了吗?”

“我的眼睛!我的眼睛!难道我的眼睛是被狗屎糊住了吗,为什么会这样?”

“我嘞个大艹,老天爷啊,你为什么要这样玩弄我们,你的心为什么会这么狠?难道你觉得我们这些人就是一群可以被你随意戏弄的小丑吗?!”

而就在道一这笑容出现的那一瞬间,那张轻薄的面纱,也已顺着林白的指尖被扯下,而就在面纱飘落的那一刻,场内先是一阵倒抽冷气的声音,然后所有人面上都表情均是变得无比精彩,一个个都犹如是吞了只苍蝇般恶心!

即便是林白,在这一刻,都已经完全呆愣住了,脸上满是苦涩的笑意。饶是他怎么算计,觉得事情怎么不对劲,但都没想到,他们最后所看到的一切,竟是如此的荒谬!

肌肤娇媚如初生婴儿,光滑细嫩,腰肢窈窕纤细,浑圆细润,恍若美女蛇一般旖旎动人,修长的双腿笔直如春葱,胸间的高耸如果冻,轻轻弹动!

这一切的一切,似乎都是造物主最为呕心沥血的杰作,摇摆之间,便有倾国倾城的姿态,即便是万花到了这身躯的跟前,都要失去颜色!

可偏偏老天似乎是笃定了主意要给人开一个莫大的玩笑一样,就是这样妖媚众生的身段,却是偏偏在上面安了一颗男人的脑袋,而且还是那种长满了络腮胡子,五大三粗,满脸肉疙瘩,眼角耷拉,怎么看怎么猥琐,怎么像抠脚大汉的脑袋!

美女的身段,丑陋猥琐到了极点的男人的脑袋,这样格格不入的两者组合在一起,如何能不叫世人觉得震惊,又如何能不叫他们觉得,这是对眼睛的极大伤害!

而相较于肉体上的这种折磨,诸人内心的痛苦显然更为深重,甚至到了几乎心碎的地步。尤其是那些往昔将姑射神女,准确的说,是‘姑射大汉’视为仙子存在的那些拥泵们,此时的心更是已摔成了八瓣,就算是世间再巧夺天工的妙手,都无法将其修复!

甚至于在这一刻,他们都已经到了几乎无法相信双眼所看到的一切的地步。他们无法想象,那个往昔被他们众星拱月般捧在天上的仙子,那个他们甚至可以为了她而抛头颅洒热血,只为了一睹芳容的神女,她的本来面目,竟然会是这般模样!

尤其是那些之前曾为了姑射神女争风吃醋,甚至不殆与跟最好的朋友翻脸的那些人,此时更是有一种深深的上当受骗之感,只觉得姑射神女欺骗了他们的幼小心灵。

不少人在此刻,都觉得自己就像是一个傻逼一样。亏得他们心心念念,但实际上却是被个人妖玩弄了一番,若不是今日面纱扯下,还不知道他们要被迷惑到何时。

“该死的妖人,弥补我们的损失,弥补我们的亏欠!我们昔日对你用情如此深重,你却是如此欺瞒坑骗我们,难道你是铁石心肠不成,还是把我们当成了傻子来玩弄?!”

爱之深,到了翻脸的时候,责必然也是极切!所以没有任何疑问,就在姑射神女的这幅真容暴露在一应拥泵面前的那一刻,场内已是有不少人怒斥连连,似乎恨不能冲上擂台,好好跟姑射来做过一场,好发泄一下心中的失望和愤怒。

“我何尝与你们说过我是一个女人,又何尝向你们索取过什么!一切的一切,都是你们自己甘心情愿为我奉上的,既然是心甘情愿,那又能怨得了什么人?如果你们想要与我来过一场,那便走上擂台,来跟我比过一场,看看你们有没有那个资格!”

虽然姑射人妖的面上满是愠色,但说出来的话语却依旧是莺莺燕燕,婉转如三月莺啼。只是这如潺潺清泉般的声音,配着他那张抠脚大汉的面容,却是怎么看怎么叫人觉得恶心。

诸人心中虽然群情愤慨,但姑射人妖这一语落下,却是叫场内登时陷入了静谧之中,所有人面上虽然都满是愠色,却是没有一人,敢真正上前,与她一战!

刚才这人妖和林白的比拼,他们已是尽收眼底,这人妖的手段,绝非凡俗,若是这样贸贸然冲上去,恐怕等待他们的,就只有死路一条!

啪!啪!啪!而就在此时,场内却是突然传来一阵清脆的响声,诸人闻声望去,却是发现之前被林白削了一顿的沙人途,而今正面色涨红的猛抽自己耳光,然后向着林白一拱手,道:“多谢前辈恩义,若不然的话,晚辈还要被这人妖蒙蔽,想到此前因他而与前辈动手,真是我姓沙的瞎了这双招子,狗眼不识好歹,才惹怒了前辈!”

“人妖,我沙某人今日与你恩断义绝,以后江湖再见,休怪我不客气!”向着林白致歉之后,沙人途便对姑射人妖怒骂出声,骂完之后,尚嫌有些不过瘾,朝着地上更是猛啐唾沫不止,似乎是打算用这种侮辱手段,来发泄心中的怒火。

有了沙人途打头阵,那些敢怒不敢言的诸人,也是有样学样,种种污言秽语,登时便如潮水般,向着姑射人妖就洒了过去,将他的祖宗十八代直接问候了个遍!

污言秽语层出不绝,场内闹哄哄一片,那些往日看似英武的人物,却都是如泼妇骂街般,再不顾及半分形象。这可笑的一幕幕,和那些扎堆狂吠的野狗,是何其的相似!

往日面纱未曾摘下的时候,这些疯狗们均是如众星拱月般对待着姑射人妖,而今面容暴露,这些人心中便再无半点儿往日的情分,只恨不能将姑射人妖撕成两半!

这些人只以为是姑射人妖在刻意欺瞒他们,却是忘了,他们如今之所以落得这样一个地步,除却了姑射人妖隐藏太深之外,实际上却还是他们的贪念在作怪!

若不是他们心中有那痴心妄想,有那些龌龊的想法,哪怕内心聪慧一点儿,哪怕是再多考虑一点点,又怎么会这么轻易的就被人玩弄于股掌之中!

婊、子配狗,天长地久,这世间之事真是诚不欺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