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2226章 幕落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347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9

姑射就这样死了,他的一切,他所有的雄心壮志,他所有的野心抱负,他所有的落寞和遗憾,就在这一拳之下,化作漫天光雨,如他所说,在灿烂中死去,葬于天地之间!

不管这个人曾经给这世间带来过什么,也不管这个人曾经叫这世间为他做过什么改变,但他就这样彻底消散于虚无之中,唯留下有关他的一切,叫世人去慨叹。

没有人知道,在姑射临终之前,说出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也不会有人知晓,在临终之前,他是否会后悔自己之前作出的决定!

而这便是所有求道者的夙命,为了最终的唯一,付出了一切,虽然看似斩断了一切,却是将那些思绪和真情,埋葬在了内心的最深处,在一切消散之后,什么都没有留下,只留下有关于他的一切传言,飘零在世间,叫世人慢慢咀嚼,回味其中的乐与痛。

光雨在慢慢的消散,最终和山风混在一处,飘落在了钟山的各处!而就在光雨散尽之时,天际那如血的晚霞也已告罄,天色渐渐昏暗下来,初春的寒风凄冷的吹过天地各处,叫世间万物愈发冰寒,一切在这一刻,彻底拉下了帷幕。

虽然这一战,最终还是以林白取胜而告终,但在这一刻,他但心中,却没有任何应有的快意和喜悦。姑射临终之前的低语,以及徒劳无功的伸出双手,向着一望无际的虚空虚抓的画面,牢牢的刻在了他的眼眸之中,那画面和那些语句,深深的触动了他。

为了心中的野望,抛却了在意的一切,然而到头来,却只是一场虚妄之梦!虽然如今在灿烂中死去,叫无数人为之而慨叹,但林白明白,恐怕要不了半年,有关姑射的一切,就要被世人用新的话题所取代,甚至怕是都不会有人记得,这世上曾有过一个姑射存在。

人世间有多少的人都是这样,曾奋斗过,曾努力过,曾悲欢离合过,曾落寞郁郁过,但最终都是一场镜花水月的泡影,一切都要以无果而告终。

可以说每一个人,都是自己人生中的唯一主演,都有独属于自己,不为他人所知的故事。姑射不可谓不强大,但因立场的不同,但因所追求的一切的不同,所以与林白倾力而战,以生死来论决,他们两人间的一切,和之前的凯德和凌自在不同。他们两人之间,从来就没有过对与错的说法,而姑射最终也化作了一蓬光雨,洒落在这时间,故事告终!

这就是想要谋求大道的路上无数人的归宿,这是一条无情的道路,在这条路上,有无数人为了目标而舍弃一切,抛下亲人和真情,或是为了亲人和真情,而抛下其他的一切。

但即便是做出了这样的牺牲,最终所得到的结果,可能也是徒劳无功,什么都无法获得,只能用自己的血肉和骨骸,铸成他人的垫脚石,空余一声慨叹。

此情此景之下,不能叫林白不去担心,虽然如今的他取胜了,赢得了该得到的一切,获得了守卫自己亲人和在意一切的资格,但谁知道,他是否又能继续坚持下去。

但一切无言,只有寂寥残破的钟山,静默的注视着此间发生的一切!钟山,注定是一个不平凡的地方,不管是之前的封印仙门,还是而今的大比,在这里发生的一切,都终将成为被世人心口相传的传说,所散发出的光辉,必将影响无数世人。

此时此刻,所有观战之人,都已鸦雀无声,人们在目送那光雨的散落,目送那光雨的飘零。也不知道其间是谁发出了一声叹息,便引起了无数人的跟随。

姑射做的事情,虽然的确是有许多错的地方,但不能不说,他也算得上是一个真性情的人,尤其是最后的那一幕,更是触动了无数人的内心。

可就是这样一个人,而今却这样黯然收场,这不能不让有着与姑射同样追求的人神伤。

战局已告落幕,而伴随着这一切的结束,所有人都明白,林白的崛起,已不是他们所能拦阻的,只要不出意外,他这当世第一人的位置,不会有任何的改变!

而且他必将成为,悬挂于如今这世间所有人头顶的一柄利剑,不管是你做什么事情,也不管是你心中有任何思绪,都必须去考虑,你所做的一切,是否会触动到这柄剑的底线,要去思忖,你所做的一切,是否会让那柄利剑,毫不容情的斩下!

所有人都无语,所有人都开始退却!钟山大比所发生的一切,必须要他们去重新考虑自己之前定下的计划,要给他们一个缓冲的时间,来面对世间这新的格局。

“你也想走,得到林前辈的允许了吗?”而在退却的人群中,赫然便有此前与江方云一道的那名年轻灵泉宗弟子,如今的他,眼眸已红,眉眼间满是凄楚和仇恨。但可惜的是,还没等他混入离去的人群,就被李虎迎头拦住,淡漠开腔质问道。

“你算什么,也敢拦我江宏的路?!”那年轻人闻言,眸中杀机迸发,但如今的他,此前与李虎拼了个两败俱伤,哪里还有嚣张的本钱,心知此番怕是绝难离开此地,心一横,望着林白,冷笑道:“就算今日你侥幸能赢了此番大比,但你莫要忘了,我灵泉宗宗主还未到来,隐世中的高手还没有聚集与此处,假以时日,你和你的家人,必然要命丧此间!”

“你觉得隐世,还有资格在我面前嚣张吗?你觉得你们灵泉宗,有胜过我的资本吗?”林白闻言,冷漠发笑,言语之中,满是漠然之色。

江宏闻言沉默,不管他愿不愿意接受,他都知道,自己刚才的威胁,对林白而言,实在是太无力了!当初在小方诸山的时候,林白已是大出风头,昆仑一行,顾太虚更是丧命在他手中,而今又有姑射这样的强者倒在他的脚下,就算是灵泉宗的实力再雄浑,却也绝对没有到那种能够说一不二,就直接把林白吞下的威势!

这是一个叫他沉默的事实,也是一个叫他为之而无力的现状!他愤恨,他怨憎,但无法改变一切,不得不接受,仅凭灵泉宗,根本无法拦阻林白的事实。

“而且,这一战,不过是我小试身手罢了,我的手段,还未用完!”仿若是笃定了主意,要将江宏置于无尽的黑暗之中一样,林白冷笑之下,又淡淡出声。

如他所言,这与姑射的一战,虽然其中叫他施展了不少的手段,还用上了照见本源之力,但他自昆仑所得的最大的收获,也即控龙之术,却根本未曾施展。

虽说之所以将此术保留下来,是因为当初在昆仑之内,他可以不受天地束缚,若是而今施展此法,必然要受到天地干涉,打破桎梏之后,才能施展的原因在。

但更多的,还是林白有心藏拙,不愿在此时此刻,就把最终的底蕴释放出来,想要寻找一个更合适的时机,再将这控龙之术,酣畅淋漓的在世人面前施展。

而且林白相信,等到那时,天下众生,不管是俗世还是隐世,都必将为此而瞩目!

还有手段没有施展出来?!一言发出,直叫江宏觉得就像是被人兜头泼了一盆冷水般冰凉,他无法想象,如果林白没有隐瞒,真有后手未曾施展的话,那该是何其恐怖的秘术!

若是还有那样神异的秘术存在,灵泉宗又该何去何从?!

“去追寻你前人的脚步,归于无尽的黑暗之中吧!”轻笑数声后,林白的神情变得愈发冷漠,指尖微微挥动,破灭之力伴随先天真罡,倏然便冲到了江宏的跟前,瞬息之间,便将他完全吞没,叫他带着未了的遗憾和憎恨,步入了无尽的归墟之中!

世间寂寥,犹如是从未有江宏这个人存在过一样!

“前辈,我也要告辞了!”而就在此时,徐掠帆捧剑走到林白跟前,向着林白毕恭毕敬的施了一礼后,缓声道:“前辈赠剑之恩,我必铭记于心,假以时日,若是前辈有所差遣,我定当竭尽全力!也请前辈莫要忘记,我剑成之日,还望前辈与我倾力一战!”

“放心,我定会满足你的心愿!”看到徐掠帆,林白脸上登时有笑意生出,伸手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后,眼珠子一转,突然有促狭笑意生出,而后缓缓道:“带上你的小魔女,有时间的话,去神农架那边转转,也许在那里,你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神农架有什么,那里自然是有剑阁的存在!而徐掠帆到了那里,他手中之剑散发出的剑气,必然会被剑阁得悉,林白很好奇,若是等到泰阿感触到这股剑气,并且看到捧剑而往的徐掠帆之时,在这两人间,会有怎样的火花擦出。

徐掠帆哪知其中内情,茫然点头,但林白却已舍他而去,缓步向几女赶去,望着那一张张娇艳欲滴,柔美如花的面颊,言语间突然有温意划过,缓缓道:“我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