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2227章 惊喜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305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9

虽然分别并不算太久,但因为所有人都清楚林白之前一行,必然是生与死边缘的徘徊,所以如今再次相遇,仍是叫人止不住有恍若隔世之感,就像已有半生未见!

“小子,说好了去接药爷爷的,怎么药爷重新化形的时候,你小子连个影儿都没露!”但还未等到林白将几女揽在怀中,好好的亲昵一番,已是有一道璀璨光影倏然冲了上来,然后紧抱住林白的脑袋,朝着他头上的发丝猛揪不止!

能够与林白如此亲昵,而且还对林白说出此种话语的,除却药娃娃外,又有何物。

听着药娃娃的话语,林白无言以对,只能咧着嘴傻笑。对药娃娃,他心中始终有歉疚之情,当初封印仙门一役,如果不是药娃娃牺牲己身,他如何会有命存在。

这份恩德,说成是再造,都毫不为过。而且如药娃娃所说,自己当初从那小山村离开的时候,的确是向它立下过保证,要在他化形时赶到,观看那惊天一幕。但可惜的是,因为种种事宜的拦阻,却是叫他失去了这次观看的机会。

而且让林白有些想不通的是,按照他之前的推算,药娃娃化形似乎还需要数年的时间,即便是能够有灵泉和月华露之类灵药的滋润,也不该提前如此之久,其中怕是另有隐情。

“你小子身上这味道是?”但还未等到林白向药娃娃发问,骑在林白脖颈上的药娃娃却是连连抽动鼻翼,脸上满是不可思议神情,一双滴溜溜乱转的眼睛在林白身上四下扫视不止,带着疑惑和欣喜,道:“老实交代,你小子身上藏了什么东西?”

“一个专门为你准备的惊喜!”林白闻言,轻笑出声,旋即缓缓释放出一缕神念,向着藏匿于自己口袋中的老参安抚了一阵后,低语道:“出来让它瞧瞧!”

听到林白的话语,此前被药娃娃惊人灵气逼迫的有些心悸,又有些自卑的老参,这才算是含羞带俏的从林白脑袋里伸出来一个头,然后向着药娃娃望去。

“我靠,鬼啊!”一眼望到老参那皱巴巴的面颊,药娃娃瞬间便打了个踉跄,只差那么一点儿,就一头从林白的身上栽下,但惊呼出声后,脸上旋即却是有狂喜之色露出,如猴子攀树般,爬到林白的腰间,一双眼紧紧盯着老参,喃喃道:“即将化形的灵参?”

“见过不死药大人!”被药娃娃这么紧盯着,感触着药娃娃身上散发出的强烈灵药气机,老参只觉得心旷神怡,甚至都有些头晕目眩之感,低低出声。

“果然没错,是即将化形的灵参!小子,你是怎么做到的,竟然能让凡俗草药,也能够有进阶化形的这一天!”药娃娃闻言,不禁倒抽了口冷气,旋即眉开眼笑,乐不可支的咧着嘴,犹如个猪哥般,喃喃道:“而且还是个小萝莉,太妙了,实在是太妙了,小子,药爷爷我大人大量,看在小萝莉的面子上,就勉为其难的原谅你了!”

“美丽的小姐,请问我能有荣幸邀请你去一览这美妙的夜景吗?”而就在这话说出后,药娃娃更是贱兮兮的伸出白嫩嫩的小手,学着电视里看来的那些西方绅士的模样,摆出一副文绉绉的架势,对老参微笑着发出了邀请。

老参闻言,向着林白望了望,然后那满是皱纹的面颊微微有些发烫,心中经过了一段小小的挣扎后,终于将如手臂般的触须伸到了药娃娃的小手中。

没有任何迟疑,药娃娃直接握紧了老参的触须,然后仰头狂笑不止,扯着老参就开始往夜色弥漫的钟山深处赶去,一边走,还一边昂首挺胸的讲述着当初封印仙门一役之时,自己不畏艰险,为了挽救林白与水火之中,牺牲自己,成全他人的壮举!

不过在大言不惭的同时,诸人更是分明听到,这贼玩意儿,还在那狂笑不止,低低念叨:“小萝莉,小萝莉,药爷爷我也有把萝莉养成的一天,老天与我,果然不薄!”

眼瞅着老参那没皮没脸的模样,就算是林白,都着实有些为它汗颜。尤其是看着几女那什么主人,就有什么灵物的眼神,更是忍不住老脸有些发红。

“我就知道,你小子肯定不会出事的,一定会回来与我们相见的!”朗笑数声后,陈白庵和张三疯那两张满是皱纹的面颊,已是笑的如春花般的灿烂,用力的捶了捶林白的胸口!

虽然分别不久,但一番大起大落,却是有千般滋味在诸人的心头!此时虽然诸人都在大笑,但在眼角,却是有泪花闪烁,能够活着重聚,实在是太不容易了!

即便是林白,在这一刻,眼角都是不禁有些湿润。有这么多的人,因他而或忧或悲或喜,甚至连话语都在微微发颤,生怕这是大梦一场,这如何能不叫他感动,又如何能不叫他为了这些人的安危,而去奋力拼搏,为这些人撑起一片蓝天!

突然之间,林白突然觉得身上像是有什么东西在蠕动,回头望去,只见小黑猫正如一个幽灵一样,在他的身周四下不断徘徊,正在用独属于它的特殊方式在问候林白。不过它那模样,怎么看,都怎么像是一个在进行盗窃的小贼!

“东西都藏哪儿去了,怎么连一点儿见面礼都没有准备,不会是你小子这次白跑了一趟吧!”见林白盯着自己,这万恶之源,带坏了所有灵物的源头,一撇嘴不屑发声,但旋即眼珠子一转,又露出一副热切身亲,嘿笑道:“昆仑圣地一行,以你小子的性格,绝对要刮地三尺,贼不跑空!俗话说得好,见一面分一半,你我相交一场,不要隐藏了!”

林白闻言,登时一头黑线,只觉得恨得牙都是痒的。看起来一定得抽个机会,好好的拾掇拾掇这小黑猫一顿,不然的话,不仅是带坏了药娃娃一个,就连自己身边的其他灵物,也要跟着这贼东西学坏,变成这种没羞没臊的玩意儿。

小黑猫的脸皮早已厚到了刀枪不入的境界,对林白那愤怒的眼神,犹如无睹,一双猫爪如无数虚影般,在林白身上的每个口袋搜刮不止,一幅不见宝物,誓不罢休的架势!

甚至于这家伙还把藏在林白口袋的阴精水兽都给扒拉了出来,踩在脚下,呲着獠牙,一幅要是阴精水兽不老实交代此行所获,就把它给吞下去的模样!

“滚一边去吧,一点儿力不出,有什么东西都瞒着小爷,什么好东西都给你留一份,你当小爷是什么,给你天生的冤大头吗?我告诉你,以后按劳分配,谁出力出的多,谁拿到的东西就多,偷奸耍滑,还想不劳而获的,一点门儿都没有!”

林白眉毛倒竖,登时怒斥出声,眼眸中满是愤怒神情!

“你小子这是什么话!”小黑猫闻言,神情一变,登时觉得有些不大对味,但想着自己不管怎么说,也是元老功臣,便摆出一幅倚老卖老的样子,嘿笑道;“小子,你出力,我分赃,这是咱们早就定好的规矩,规矩就是规矩,可不能乱改啊!”

“小爷我今儿就把这规矩改了,你还能吃了我不成?”林白闻言,登时苦笑连连,只觉得小黑猫这没羞没臊的玩意儿,实在是连一点儿脸皮都没有,心一横,先天真罡透体而出,直接将小黑猫包住,然后朝着远方便扔了过去!

“小子,猫爷我跟你没完!”身躯虽在高速飞行,但小黑猫口中的叫嚣却是分毫未减,嘴上嘶吼道:“你要是觉得猫爷我拿得多,咱们以后打商量还不成,十份东西,猫爷我就抽出来一份收入囊中,我都退到这份儿上了,总该没问题了吧!”

树不修不成材,玉不琢不成器,听着小黑猫的话,林白连连摇头,一咬牙,先天真罡又加重了几分,直接便把这聒噪的玩意儿,丢到了远处的一条地面裂缝之中!

从跟在林白身边开始,小黑猫哪里受过这样的待遇,虽然坠入裂缝,吃了满嘴的灰,但嘴上却是不依不饶,对着林白问候连连,显然仍是死心不改。

看着此情此景,张三疯和陈白庵不禁摇头苦笑连连,旋即两人相视一眼,抬手又拍了拍林白的肩膀,便没再多言,快意大笑着向山下赶去。

他们明白,林白此番回来,绝对有与他们把酒言欢的日子,如今这样久别重逢的欢欣,对他们这些老人家实在是可有可无,还是留给这些年轻人,让他们好生甜蜜吧!

“怎么样,我这一次是不是给了你们一个惊喜!”林白焉能不知陈白庵和张三疯的用意,等两人离去后,缓缓抬手,抚摸几女的面颊,温声笑道。

“惊倒是真有,不过这喜嘛……”几女眼波流转,面上渐有促狭神情露出,缓缓落在了道一的身上,而后似笑非笑道:“不知道那位妹妹是什么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