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2231章 铁片隐秘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257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9

赤红铁片的获得,对于林白来说,可谓是一个极致的隐秘,除却此前伴随林白身周的阴精水兽之外,旁人对赤红铁片的事情,再无任何知晓。

而且赤红铁片的神秘程度,就算是林白,都完全不知道在这些铁片之中,究竟是隐藏了什么秘辛,而这些铁片又是有什么效力存在!

可就是这样神异的事物,如今却是被道一一语道破,而且看道一那态度,似乎她对这些赤红铁片的了解程度,要远远超过世间的任何人。

难道这些铁片,和道一之间,还有什么关联不成?!望着道一那漠然无色的面容,林白眉头不禁皱起,心中虽然满是疑惑,却完全看不透道一心中究竟是在作何想。

沉吟许久后,林白再没有任何其他的心思,也顾不得理会如果继续将世间耽搁下去,会引起几女的误解,而是抬起手臂,运转法力,将河图洛书从体内释出!

河图洛书乍一出现,室内登时被黯淡的幽光所占据,那星星点点的光华,将整个房间映衬得犹如拥有着无尽繁星闪烁的夜空一样,带着一种莫测的神秘感。

嗡!而就在河图洛书出现不久,向着河图洛书端详了片刻后,道一缓缓抬手,只是轻轻一招,河图洛书竟然直接就脱离了林白的控制,向她手中飞去。

我靠!眼望着这一幕,林白已是彻底陷入了无语之中。河图洛书与自己性命相通,血脉相融,除却当日在方丈洲被青莲借用过之外,其他人根本无法对其操纵分毫,可是而今道一竟然能够将其召之即来,这如何能不叫人惊讶。

而且就林白所见,河图洛书在落入道一手中后,竟是全然没了往昔在自己手中时候的那种灵动性子,变得无比乖顺。这个异象,更是叫林白慨叹连连,明明是自己的东西,可现在倒好,竟然对道一要比对自己还要敬畏一些。

而河图洛书之所以会有如此异动,就林白看来,除却道一对其施展了绝对的术法威压之外,再无它法,而能够达到此种地步,也足见道一实力之深不可测!

就在林白为之而感慨之际,场内却是陡然又有异变生出,只见道一的指尖只是对着河图洛书轻轻一触,顺着河图洛书之上,陡然便有无数如水波般的纹路开始出现,而且整个河图洛书还在不断的颤动,似乎在其内部,正有什么惊天异变在发生一样。

嗡!还不等林白反应过来,只听得顺着河图洛书之中陡然有一阵嗡鸣声响起,旋即自河图洛书的内里,登时有两团闪烁着淡淡赤红色光华的铁片生出。

而那铁片从河图洛书中冲出后,登时洒下一片赤霞,无数神奥莫测的纹路弥散开来,叫人为之而目醉神迷。紧接着,两块铁片化作流光,倏然间便坠落在了道一的掌心。

赤红铁块脱离控制,落入道一之手,河图洛书登时在虚空之间徘徊不定,震颤不止,但却是根本不敢向道一靠近分毫,就像是察觉到了什么不可测的危机一样。

我嘞个去!眼瞅着这一幕,林白眼珠子都快掉到地上去了。当初在这两块赤红铁片出现后,河图洛书所表现出的贪念,他可说是记忆犹新。那个时候,河图洛书就像是恨不能掘地三尺,也要把这两块赤红铁片给吞入体内,融归己身。

可是现在倒好,这赤红铁片在落入道一的手中后,河图洛书虽然贪念依旧,可是竟然根本不敢靠近道一分毫,这种强悍的威势,实在是叫人觉得匪夷所思。

“果然是此物……竟然连这东西也出现在世间了……”望着那赤红铁片,道一面宇之上虽然没有任何神情波动,但眼眸中的色彩却是分明有些复杂,轻轻慨叹片刻后,旋即接着道:“看来你没有说错,所有的一切,果然是要在这一世做一个了结了!”

“我可没说过这话……”听到道一这话,林白眉头不禁皱起,有些纳闷道一这没头没尾的话究竟是个什么意思,而且实在是想不起自己什么时候说过这样的话,但旋即便明白,道一这话并不是在说给自己听,而是她自己发出的感慨。

而且就林白看来,道一口中的那个‘你’,应该是非青莲莫属!

但让林白更为好奇的是,从道一的态度来看,她对这赤红铁片似乎极其了解,而且这赤红铁片的来历好像还极为不凡,和青莲以及道一,都有着极大的关联。

“这是什么东西?”思来想去,林白也实在是无法从道一的神情上,发现这赤红铁片的秘辛所在,当即便有些按捺不住心中的好奇,低声向道一询问道。

“这是什么东西?”道一闻言嘴角登时有轻笑露出,不过那笑容看上去极为古怪,似乎有缅怀,又似有激动,还像是略有仇怨之色一样,低低的笑了半晌后,捏紧了手中的铁片,淡淡道:“这就是命……”

此时此刻,林白实在是彻底无语了。自己在听到道一的话之后,诚心诚意的将赤红铁片拿了出来,可说是毫不吝啬,可道一却好,明明知道这赤红铁片的玄机,却是连分毫都不跟自己透露,甚至还跟自己打起了禅机。

这就是命?!鬼知道这赤红铁片究竟跟命是有什么关系,总不能说,这劳什子玩意儿,就是什么命的化身,是掌控一切的天意吧!

“娘们儿,咱们还能不能好好说话了,这玩意儿到底是个什么,你好好跟我说说。”林白眉头紧皱,直视道一,沉声道:“为了这东西,你搅合了我的好事儿,可现在又连个交代都不想跟我说,还打这劳什子禅机,你到底知道些什么?”

“这东西到你手里,就是你的命!”道一漠然一笑,旋即指尖轻弹,将那赤红铁片弹到河图洛书跟前,等到河图洛书将其吞没之后,淡淡道:“此物事关紧要,将它好好收起,切莫要被旁人看到,若是被有心人发现,那就不是你的运气,而是你的祸患了!”

一言发出,登时叫林白心中一颤,双眼紧紧的盯着道一的面容,想要从她最细微的神情波动上,看出道一此话到底是在咋呼自己,还是说的实情。

但一番查看之后,林白却是发现,道一那云淡风轻的面容之上,却是根本看不到任何作伪的神情,似乎她所说的事情,并没有半分隐瞒,就是板上钉钉的事实。

可让林白想不通的是,这赤红铁片虽然神秘,可是此前不管是自己,还是格物门的人,都不是没有试验过,此物除却了水火不侵,刀枪不入之外,似乎再没有其他任何的特异之处,这样的东西,为何会被道一说的这样珍而重之,这实在是叫人无法明了。

“娘们儿,能不能说明白点儿,我脑筋转不过来,别跟我打机锋,我是个粗人,喜欢直来直去。”思忖良久,林白也没弄明白道一话里的意思,便又出言询问道。

“我已说了,这就是你的命,你改不了!守护好这东西,它可以救你,也能把你置入万丈深渊之下!”道一漠然轻笑出声,向着林白扫视了一言后,接着道:“我想你应该比我还要清楚,有些话,有些东西,就算是知道,也不能说出来吧!”

话音落下,道一突然掩住嘴剧烈咳嗽起来,一声接着一声,呼吸也变得急促了许多,就跟一扇老风箱一般,甚至在剧烈的喘息之后,她那张原本没有半分血色的面庞,在这一刻更是突然多出了许多的红晕,额头也有细密的热汗,看上去颇为病态。

“我收好这东西便是,也不再追问你了,不用这么激动!”看着道一的模样,林白不禁微微摇头,旋即将河图洛书收入体内,而后颇为关切的望着道一,皱眉道:“不就是一个感冒吗,怎么把你折腾到这幅模样,要不让我搭搭脉,帮你看看?”

林白很清楚道一的性格,这娘们儿不管是说话,还是做事,都绝对是那种说一不二的人。如今她只愿跟自己透露这么多讯息,那自己就只能知道这么多,如果她不愿意说,那不管自己究竟是用什么手段,都绝对无法从她的嘴里再多知道一言半句。

“不用!”但林白的好心,到了道一这里,却是分明变成了驴肝肺,还不等林白手伸出,道一已是断然拒绝,而后漠然望着林白,言语更是恢复了往昔的云淡风轻,不带分毫感情波动的淡淡道:“我的事情已经办完了,床也暖和了,你现在可以走了!”

一言发出,林白完全呆滞了,眼睛直勾勾的望着道一,心中实在是欲哭无泪。折腾了这么久,却还是要自己来暖床,难道在这娘们儿的心里,自己真是暖床大丫头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