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2257章 染血的圣衣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415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9

“没错。”伯特兰闻言缓缓点头,但没有直接回答安东尼奥的问题,而是转开话题,向他淡淡道:“枢机主教,你有没有发现,这些圣衣并没有如传说中那样圣光闪耀,而且已经变得腐朽了很多,甚至说成是一堆破铜烂铁都毫不为过?”

安东尼奥闻言沉默以对,虽然他没有开口,但脸上的表情,却是表明他心中的确抱有伯特兰提出的疑问。如今展露在他面前的这些圣衣,虽然充满了古朴和沧桑的气息,但的确如伯特兰说的一样,叫人看不出任何异常的地方,说得好听点儿,这些东西就像是博物馆里充满了历史意义的珍藏品,说得难听点儿,这些东西的确是和破铜烂铁没有任何差别。

而这也是最让安东尼奥疑惑不解的地方,他不相信,以伯特兰的为人,会打算拿这些看起来只要指头戳一下,就会戳出无数个大洞的破铜烂铁来对付林白,如果真是那样的话,伯特兰绝对走不到今时今日的地步,也不会有今日的地位。

但他不明白,伯特兰对自己发出这个疑问是为了什么,尤其是之前伯特兰还说过需要自己以及其他红衣主教身上的一些东西,前面的这个问题,以及圣衣的疑惑加在一起,虽然叫他有些不明其所以然,但心中却是有种不妙的预感生出。

“虽然我不明白,在过往的岁月之中,这圣衣到底是经历过了什么,但我可以确定的是,在岁月的侵袭,以及当初的损耗之下,这圣衣所拥有的灵性,如今已是尽数消亡,现在的它们,才没有往昔的荣光,除了历史意义外,和破铜烂铁没有任何区别……”

“而想要凭借这样的东西,去对林白那个华夏异端进行征讨,毫无疑问是在拿我圣殿骑士团成员们的性命冒险,而且就我看来,恐怕如果我属下的这些士兵们,如果真的穿着这样的圣衣去为了主的荣耀而战的话,那等待他们的,必然是唯有升入天国一途!”

仿若是为了验证安东尼奥心中所想一样,伯特兰嘴角渐渐有笑意生出,伸手拍了拍安东尼奥的肩膀,而后如闲庭信步般,在一应红衣主教身旁缓缓行走。

细碎的脚步声,在静谧的大厅内不断的回荡,一声一响,都如同是鼓点般,重重的敲击在安东尼奥,以及其他一应红衣主教的心上,叫他们为之而感到惶恐难安。

“说吧,你到底把我们拘禁与此处是为了做什么?”持久的静默,叫安东尼奥的内心越来越不平静起来,心底深处的那种危机感更是越来越深重。

但安东尼奥很清楚,在如今这样的状况之下,自己在伯特兰和他那些圣殿骑士团成员的面前,和砧板上的鱼肉,根本没有任何区别。不管伯特兰到底是想要让自己,以及这些红衣主教们做什么,他们都只有去屈从的资格,没有任何其他选择的机会。

横竖都是当头一刀,早砍下来也是砍,晚砍下来还是砍,与其这么提心吊胆的等着,还不如直截了当的来面对接下来的局面,也省了内心的忐忑和不安!

“果然是枢机主教,这份胆识和气魄,的确是凡俗人等所无法企及的!”伯特兰闻言,如赞许般的抚掌大笑,而后面上的神情陡然一凛,变得郑重其事了许多,走到安东尼奥面前,施了一个古代圣殿骑士团成员的骑士礼之后,语气中带上了一种神圣的气息,一字一顿道:“枢机主教,为了我主和教廷的荣光,请问您做过牺牲自己的准备吗?”

“你要尽心、尽性、尽意的爱主你的上帝,这是诫命中的第一,且是最大的。其次也相仿,就是要爱人如己。这两条诫命是律法和先知一切道理的总纲!”

安东尼奥闻言,缓缓抬起头来,直视教堂穹顶之上的耶稣基督受难图,朗声念诵出《马太福音·二十一章》的一段教义后,一字一顿道:“圣父圣子圣灵在上,我身入教廷之时,便是我终生奉献与我主之时!只要我主荣光能够普撒世间,即便残躯焚毁,又能如何?我的灵魂必得主的救赎,在上帝的国,在天国里得到永福!”

“好!很好!”伯特兰双手重重鼓响,面上满是赞许神情,直视安东尼奥的双眼,沉声道:“我果然没有看错人,既然枢机主教您已做好了为教廷牺牲的准备,那就请奉献出您的生命,我相信,您必将蒙受主的眷恋和恩荣,在天国里得到永福!”

“你到底要做什么?”此时此刻,安东尼奥终于明白了伯特兰是要做什么,实际上,早在之前安东尼奥问他是否做好了为教廷牺牲的准备的时候,他就已经猜到了一些,但仍然没有得到确认,直到此时此刻,伯特兰彻底暴露出内心,他才完全确认下来。

而与此同时,他也终于明白,自己内心的那些惶恐和难安到底是源于何处!

只是他不明白,伯特兰到底是为了什么,要让自己和那些红衣主教们,奉献出生命!他不明白,自己的生命,对于伯特兰,以及对于教廷如今所蒙受的灾难,究竟有何裨益?!

他可以牺牲,但只能是为了主而牺牲,不能是为了伯特兰抑或教皇的野心而牺牲!

不仅是安东尼奥,其他的红衣主教在这一刻,也是完全陷入了惊悚之中,惊骇莫名的紧紧盯着伯特兰,想要看出伯特兰如今的话语,究竟是在威吓他们,还是真要行此事!

但可惜的是,伯特兰如今面上的表情冷静无比,甚至还带有决绝之色,显然是已经笃定了主意,要在此处剥夺他们的性命,而不是只是用性命的威胁,来威吓他们,为他所用。

“教廷如今已经到了最为风雨飘摇的地步,而我主在世间的传承,也遭受到了最严峻的挑战,如果异端不除,那我主的荣光,便要彻底陷入黑暗之中!不管是我梵蒂冈教廷,抑或是世间其他的教统,都必将坠入万丈深渊之中,不再见天日!”

伯特兰没有直面安东尼奥的质问,而是重又阐述了一番如今的局面,而后眼眸骤然一凛,眼中精光四射,沉声道:“为了捍卫我主的荣誉,我圣殿骑士团也已如枢机主教一样,做好了牺牲的决心!但要对付异端,我们仅仅有这份决心还不够,必须要有足够强大的手段,而圣衣,就是如今我们唯一的希望所在,是唯一能够阻拦他的本钱!”

“可是枢机主教你也看到了,如今的圣衣,早已繁华散却,唯留残缺!所以我必须要借助一些东西,来洗刷掉圣衣之上的尘埃,让圣衣重绽往日的光彩!”伯特兰的语气在不断的加重,话语声越来越逼人,而后寒意四射道:“而能够洗刷掉圣衣所蒙尘埃的,就只有这世间至神至圣,至纯至爱,笃信我主之人的鲜血!所以,我需要你们,奉献出你们的鲜血!”

一言一句,虽然充满了神圣的气息,但传入安东尼奥和一应红衣主教的耳中,却像是骤然间有一阵刺骨寒风刮起,叫他们的内心充满了寒意。

“伯特兰,你疯了!我可以为了我主奉献出我的性命,但无法为你的痴心妄想而奉献出我的鲜血!”安东尼奥已是完全无法掩饰自己内心的愤怒和惊惧,往后退出一步后,伸手直指伯特兰的鼻尖,寒声道:“圣父圣子圣灵的天位在上,你今日的所作所为,都将落入我主的眼中,如果你敢将刀兵加诸我们的身上,等待你的必然是神的裁决!”

“我为主而战,为了我主的光明,我已将我身永远的奉献与了黑暗之中,我自黑暗中行走,从不敢奢望天国之光明!只要是我认为这一切是值得的,就算是接受神的裁决又如何,我为教廷而战,我为我主荣光而战,即便身陷黑暗,我心依旧光明!”

伯特兰冷漠出言,淡然望着安东尼奥的双眼,一字一顿,冷冷道。此时此刻,他双眼的黑色瞳仁已是彻底弥散开来,整个眼眸都化作了黑色,就如黑洞般,慑人心魂。

“枢机主教,大宗师刚才已问过你是否愿为我主和教廷的荣光而奉献生命,你也亲口说出了自愿之语,难道你现在想反悔不成?”不等安东尼奥出言,若望主教已是冷冽开腔,言语间更是带着一抹无法掩饰的看好戏神情,淡淡道:“难道在你眼中,能够为挽救如今深陷风雨飘摇中的教廷而做出贡献,还不足以让你在天国中享受永福吗?”

“我愿为我主牺牲掉我的全部,但不愿为了你们的野心而牺牲这些,如果不是你们痴心妄想,想要重复错误的十字军东征,我教廷何至于此?!圣父圣子圣灵在上,如果你们胆敢做出任何错误的行为,我主必定要让你们的行为付出代价,必要接受神的裁决!”

安东尼奥闻言,冷然开腔,而后面带憎恶之色,直视若望主教,寒声道:“还有你若望,我诅咒你,你的灵魂必将在万丈深渊陨落,永世承受火刑之苦!”

“抱歉,枢机主教,我已没有时间等待你的决定了!”不等若望出言相讥,伯特兰已冷冷开腔,而后手微微抬起,漠然道:“送枢机主教们升入天国,以神圣之血,沐浴圣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