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2258章 黑暗动乱的时代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328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9

这是一场没有任何悬念的屠杀!

在伯特兰开腔,那一应圣殿骑士团成员们开始绽放出身躯拥有的圣光之时,安东尼奥以及其他的红衣主教,都已明白,今时今日已是在劫难逃!

如他们所料想的一样,在圣光弥散开来之后,顺着他们的身躯登时有无数道鲜血喷涌而出,刺目的鲜血,在教堂内划出道道耀眼的血线,泼洒在那些青铜圣衣之上。

“我主在天之灵,与这一刻开始,彻底毁灭,我教廷往日的荣光和光明,在这一刻,彻底陷入黑暗,从此便是黑暗与动乱的世代,我将于天国之中,日日诅咒尔等,要让尔等承受神之裁决!”在生命的最后一瞬,安东尼奥缓缓开腔,愤怒发出了垂死的诅咒。

但不管他如何诅咒,却是终究抵挡不住屠刀所向,他的鲜血,还是在第一时间之内,就泼洒到了站立在他身前不远处的一名圣殿骑士团成员的圣衣之上。嫣红的鲜血,顺着坑坑洼洼,破旧不堪的圣衣淌淌留下,夺目和陈旧的两种色泽,映衬在一起,无比扎眼。

如安东尼奥所言,从他身躯之中鲜血淌下的那一刻开始,不管是教廷,抑或是他们所信奉的主在世间的教统,都已完全陷入了黑暗动乱的时代之中。

原因很简单,因为在教廷的教义之中,十诫之内,已是无比明了的告诫信徒不可杀人。而如今教廷为了能够存在于世,已是重新开始破坏十诫,甚至不惜向自己人动手,来维护教廷的存在,这不能不说是一个莫大的讽刺。

而如今从他鲜血的喷溅这一刻开始,也意味着从现在开始,教廷开始从光明坠入黑暗,从此以后对教廷,对于教义再没有任何遵从的必要,而所谓爱与仁慈的教义,也要成为存活于教廷中人在强者为尊的内核之下,披着的一层华丽的裘衣。

而等到有人将这层华丽的裘衣扯下的那一刻,那肮脏的内核,便将完全暴露在世间,要将那鲜血淋淋,而又肮脏丑陋的一切,被世人所唾弃。

“我早已说过,如今的教廷,想要从风雨飘摇中摆脱,我们就必须完全服从与教皇和大宗师这样的强者之下。为了教廷的荣誉,和我主的荣光,能够让你牺牲掉身躯的鲜血,也是你的荣幸和自豪,我祝福你能够升入天国,永受我主赐予的福乐!阿门!”

望着体内鲜血渐渐淌干,身躯也渐渐开始变得冰冷和僵硬的安东尼奥,顺着若望的嘴角,渐渐露出一抹残酷而又冷冽的微笑,虽然从他口中说出的话,乍一听起来,像是在为死去的安东尼奥祈福,但那种幸灾乐祸和居心叵测的看好戏心态,却是无法掩饰。

甚至在这一刻,若望的内心更是充满了渴盼,他的双眼就像是天上的星子一样明亮,紧紧的盯着伯特兰,想要等待伯特兰对自己做出新的安排。

如今在伯特兰的杀伐决断之下,教廷内的所有红衣主教都已死亡,甚至连安东尼奥这样的枢机主教也陨落,也就意味着教廷的神职人员,将要陷入群龙无首的境遇中。而这个时候,他若望便是唯一的红衣主教,便是伯特兰唯一能够借助他手操纵教廷的存在。

也许等到教皇大人亡故之后,自己也会有机会坐上教皇的宝座吧?!甚至于在这一刻,若望的双眼更是不受控制的向着圣彼得宝座望去,似乎已经看到了在若干年之后,在这场黑暗的动乱和灾祸后,自己顺利加冕,成为上帝在人间执牧人的那一日!

但就在所有的幻想和贪念,完全占据了若望的内心之时,他突然感觉到,有一种莫名的冰冷,突然冲进了自己的身躯之内,那种冰寒刺骨的感觉,直叫他觉得,就像是在冬日之中,身穿着羽绒服的他,被人抽冷子往肚子里扔了一枚冰块一样。

而且在那种寒意出现之后,他更是感觉到,自己身体之内的温度,竟然都如涓涓细流般,在不断的往外流淌,不仅仅是身体的温度,似乎生机和力气,也在不断的流逝!

茫然无措的低下头后,若望无力的发现,在他的心窝子处,此时此刻,正有一把锈迹斑斑的青铜利剑被插入了其中,而他体内那热乎乎的鲜血,如今已把利剑完全包裹!

“为什么?”茫然无措的抬头,若望赫然发现,此时将青铜利剑插进自己身躯之内的,不是旁人,正是被他给予了全部希望和寄托的伯特兰。

他不明白,为什么伯特兰会这样对待自己,从一开始到现在,他都对伯特兰马首是瞻,惟命是从,而且如果连他也终结了的话,那伯特兰要如何掌控教廷的神职人员?!

“没有为什么,只因为你也是红衣主教,而我的利剑,需要鲜血来灌溉!”伯特兰淡漠开腔,犹如看向一枚草芥般望着若望,淡淡接着道:“而且相较于安东尼奥枢机主教而言,杀了他那样尊崇的人,要比杀你这样的小人,带给我的负罪感更多!而且我记得你自己也说了,能够为教廷和我主的荣光奉献生命,是一件无比荣幸的事情,我赐予你这种荣幸!”

“而且我看得出你内心的贪婪和欲望,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我主的荣光,和我教廷的荣誉!但你这样的人,心中根本就没有任何荣光和荣誉,你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自己,倘若有一日,我阻拦了你的路,你也会毫不容情的将我杀死!与其等到那一天,我何不现在就带走你的性命,而且即便是没有你,你觉得以我的实力,还掌握不了教廷吗?”

若望没有回应伯特兰的话语,因为他已经完全听不到伯特兰的话语了,因为死神在这一刻,已经眷顾了他的身躯,将他的生命带入了无边的幽暗之中。

而且若望很清楚,倘若天堂真的存在的话,那如他这样的人,即便他曾是替主执牧人世间羔羊的一员,但在死亡之后,等待他的,也不会是天堂,而是地狱!

但相对于若望如今的境遇而言,此时此刻的教堂,如果不是因为躺倒在地面上的冰冷尸骸,以及顺着洁白大理石地板流淌的鲜血,却是真如天堂般璀璨!

自安东尼奥和一应红衣主教的鲜血,淌入到那些圣殿骑士团成员身上所着的圣衣之后,那些原本坑坑洼洼,残破不堪如破铜烂铁般的圣衣,就如同是渐渐开始苏醒了一样,在不断贪婪的吸吮着沐浴在圣衣之上的那些鲜血,攫取着其中的灵性!

鲜血碰触到圣衣,便如泥牛没入到了大海之中,瞬息间便消散不见,而紧接着,圣衣之上的那些坑坑洼洼,那些往昔因为战争而出现的残缺,竟然开始以一种诡谲的速度,迅速修补起来,只不过是短短瞬息的时间,便洗净了尘埃,开始朝外流淌出冰冷的金属光泽!

不仅如此,随着鲜血的不断灌注,顺着那些圣衣之上,更是开始有无数诡谲的符纹在不断的变动,那一个个符纹,就像是一个个复苏的图腾一样,不断的在圣衣上弥散开来,然后在虚空中,交织出万道圣光,散发出一阵阵无比迫人的气势!

甚至在那圣光达到了最为璀璨的地步之后,顺着场内身披圣衣的那一应圣殿骑士团成员的背后,更是渐渐有作飞天状的双翅展开的天使虚影出现!

那一幅幅圣灵的画像,神圣非凡,在圣光间起伏不定,就如同是圣灵真的坠降到了人世间一样,璀璨的光芒,就像是一轮耀眼的金色骄阳在人世间沸腾,无数圣光如火焰般在熊熊燃烧,气势犹如是高山大岳,难以攀登!

教堂在的不断的颤抖,大地在不断的颤栗,甚至连穹顶之上那些往昔在教廷敕令下,被无数艺术大家们,用彩色玻璃或油彩勾勒成的壁画,在这气息的冲撞之下,也在不断簌簌的剥落,一点点的追降到地面之上,开始展现出其中黑曜石的内里!

光明和黑暗,在这一刻,完全占据了整座教堂!

轰!而与此同时,伯特兰陡然跨步向前,走到了教堂中央的圣彼得宝座之前,而后缓缓转身,面对台下的圣殿骑士团成员,身躯圣光万丈,双拳紧握,骤然一撑,巨响之下,万千圣光,骤然弥散开来,在他的身后,汇聚成了羽翼的形状!

无数如飞洒在世间的羽毛般的光芒,不断地在伯特兰身周飘摇,甚至于在这一刻,已是有不少人都感觉,如今的伯特兰,就像是一头苏醒的蛮龙一样,只要爪牙所向,便是尸山血海,不管是人,抑或是神,都无法拦阻他向前的脚步!

“神的旨意,赐予我们荣光,我主,赐予我们光荣!这光荣,非为了我们!我主,是为了您的名字,以及您普撒与这世间的荣光!为我主的荣光而战,为教廷的荣誉而战!”

环视四周,伯特兰淡漠道:“让我们来终结异端,结束这被黑暗与动乱控制的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