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2266章 弃子的杀招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354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9

等待现在的这一刻?!难道伯特兰还以为,如今性命悬于一线,生机在不断溃散的他,还能够做到什么对自己有所威胁的事情吗?!

听到伯特兰的话,林白不禁有一种听到了笑话般的感觉,但不知为何,在这一刻,他却是有些笑不出来,尤其是经过了之前和伯特兰的交手之后,他更是觉得,伯特兰如今的话语,绝不可能是无的放矢,他很有可能的确是从一开始就在谋划着什么。

而且林白更清楚的是,教廷既然宁肯让他们那所谓荣光支柱的整个圣殿骑士团,都作为弃子来将他拖入死亡之中,又怎么可能会考虑不到,仅凭圣殿骑士团和伯特兰的手段,根本没有太大的可能让自己烟消云散,而这样的话,又怎么可能不留有后手。

弃子,什么是弃子?弃子是被遗弃的棋子,是为了某种计划,可以拿出来牺牲的棋子!而这些圣殿骑士和伯特兰既然成了弃子,那他们又怎么可能没有击敌制胜的手段!

“把手杖放进河里,把所有的河水都变成血,使河里的鱼全部死掉发出腥臭,使异端再无法饮用洁净的水源……”

“让河里滋生青蛙,让青蛙爬满异端的住宅、床上,甚至身上、饭盆里……”

“让跳蚤爬满异端的身上;让苍蝇爬满异端的身上、房间、地面以及所有的地方……”

“让瘟疫在异端,以及异端的家人间传播,让异端所有的亲人都尽数死去……”

“降下冰雹,打坏异端在意的所有一切!让黑暗降临在异端的白天,让他永远陷入黑暗之中,无论用什么洗刷,都洗不掉身上的黑暗,让他沉沦其中,永世无法自拔!”

“你要尽心、尽性、尽意的爱主你的上帝,这是诫命中的第一。圣父圣子圣灵在上,我身入教廷之时,便是奉献与我主之时!只要我主荣光能够普撒世间,即便残躯焚毁,又能如何?我的灵魂必得主的救赎,在上帝的国,在天国里得到永福!”

而就在林白在为伯特兰的依仗而感到迷惘之际,顺着伯特兰那张笑得已是有些扭曲了的脸上,却是突然有声音发出,一声一声,盘亘在天空中,如乌鸦凄厉的嘶吼!

不仅仅是伯特兰,在他发出第一句话的瞬间,那些圣殿骑士们也开始跟随着他的话语,开始不断的大声吟哦,一起发出最神圣的祷告,以及最古老和恶毒的诅咒!

他们这些人所发出的的诅咒,是源自《圣经·出埃及记》之中的一段话语,不过在他们的口中,此时却是把被受到了耶和华诅咒的埃及,换成了被他们视为异端的林白!

这些声音合在一起,变得宏大无比,一声一声,就像是在发出生命中最为虔诚的声音一样,引动着整个梵蒂冈,直叫天地四合都在不断的颤动!

嗡!冥冥之中,突然有如同是天风一般的声音在缓缓的响起,而后渐渐有如同雾气般的事物,从各处坍塌的教堂之中缓缓溢出,铺天盖地,席卷天下,浩瀚如汪洋狂潮一般,在天穹之上滚动不止,连星月的光芒,都被其所完全遮挡!

这个景象,神圣之中,又带着一丝恐怖,浩瀚莫名,叫人觉得天地都似要倾覆!

在这一刻,林白的神情陡然变得凝重起来,他心中对伯特兰原本仅存着的那一丝惺惺相惜之感,在这一刻,也是完全化作了乌有!不仅是林白,甚至于一直静默旁观的道一,神情都是变得凝重了许多,不过诡异的是,在她的眼眸中,却是隐隐有期盼之色。

此时此刻,林白焉能看不出来伯特兰和那些圣殿骑士们是要做什么,又如何能不知道如今所发生的这一切,就是伯特兰他们这些弃子所隐藏的后手!

而这后手,便是借用他们的牺牲,以及那些神职人员的丧命,来将梵蒂冈的信仰愿力,汇聚到一个前所未有的地步,并且用这种信仰愿力来对林白发出最后的致命一击!

可以说,从一开始的时候,伯特兰就在等待这一刻,等待着林白击败他,等待着梵蒂冈中这些挺立在世间无数年的神圣教堂坍塌,因为只有此处的一切坍塌,只有将梵蒂冈彻底逼到了绝境之中,这些自梵蒂冈创制至今的信仰愿力,才会完完全全的爆发!

自梵蒂冈确立到如今,无论岁月如何变迁,他都是整个西方世界教义的核心之地,都是所有教徒信众心中的神圣所在,是他们祈福的源泉,是他们信仰愿力的聚集之处!

无数年的累积,教廷的不懈传播,此处堆聚的信仰愿力,早已是到了一个浩瀚无垠的地步,这样恐怖的手段,仅凭一个人,可说是根本无法对抗!

即便是林白,都没有任何能够战胜这股信仰愿力的信心存在!

天穹在这一刻,似乎都被压得沉降下来了许多,天幕之上,到处都是信仰愿力所化的皎洁圣光海洋,那耀眼的圣光,圣洁纯净的就像是月光一样无暇,但在那神圣无暇之中,却是又存在着一种残酷和冷漠的气息,叫人望之便心生畏惧!

“抱歉,这是我的夙命,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我主的荣光,以及教廷的荣耀!”而就在此时,伯特兰缓缓开腔,望着林白,眼中有惋惜之色露出,缓缓道:“如果没有这一切,也许我会和你变成朋友,但可惜的是,现在,你我都必将要丧命在此处!”

话音落下的一瞬间,伯特兰的手轻轻挥动,如同一心赴死之人般决绝!

而随着他手势动作的变动,天穹之上的那些信仰愿力,就像是无数水银从银瓶中乍泄了一样,如倒灌的九天银河,俯冲而下,向着林白浩浩汤汤的压了下来!

毫无疑问,这股信仰愿力,必然是世间最为纯粹和圣洁的力量,对于信仰着西方教义的人来说,能够沐浴在这无尽的圣辉之中,便是一生的追求!

但是这种信仰愿力,对于林白这样完全不信奉西方教义,甚至堪称是西方教义死敌的人来说,哪怕是一丝一毫的信仰愿力,对他来说,都像是世间最可怕的毒药,只要沾到一星半点儿,就会承受这信仰愿力的冲击,身躯将在这圣辉中焚烧殆尽!

林白如何能有西方教义的信仰,甚至他还是教廷的死敌,更不用说,而今这些铺天盖地席卷而下的信仰愿力,还是伯特兰以及圣殿骑士们发出的诅咒,这更是无比致命!

铺天盖地的信仰愿力在不断的垂降,只是短短瞬息间,便笼罩了林白的前后左右,如同一枚大茧般,将他牢牢的包裹在了其中!

“我主是万能的,所有的人,不管是谁,都要臣服于我主的脚下,若是不信仰我主的,便将要受到我主的惩戒,葬身于熊熊火焰中!”伯特兰喃喃开口,他的气息越来越微弱,但在这漫天信仰愿力下,却是变得愈发神圣,缓缓道:“林白,这是你无法摆脱的夙命!”

诸多圣殿骑士都在不断的吟咏着圣经中记载的福音诗,一字一顿,就像是天籁之音,他们周身沐浴着信仰愿力散发出的祥和光华,他们的面容更是恬静淡然,每一个都可说是超凡脱俗,就像是在这漫天的信仰愿力下,要化归成天国中的神灵!

而他们的双眼,则是紧紧的聚集在了林白的身上,眼眸中充满了渴盼!这是一种弃子的绝杀,借助林白来将梵蒂冈逼迫到极致的边缘,释放出它千百年漫长岁月的积累,用这种浩浩翰翰的信仰愿力,来磨灭异端,也许是他们仅剩下的最后希望了。

但和这些人的恬淡不同,此时此刻的林白,神情变得分外狰狞,那是疼痛所带来的痛苦!在这信仰愿力的灌注下,他觉得就像是浩瀚天穹都被压在了身上一样,全身的血肉和骨骼,甚至于每一个细胞,都承受着无以复加的威压,似要崩裂开来!

人力终究有穷尽之时,虽然林白在某种意义上来说,已经凌驾于无数人之上,甚至被人称为当世第一强者,但他终究还是一个有着血肉之躯的人!而只要是人,就无法摆脱这种信仰愿力的灌注和压迫,这是一种堪比天威的存在!

该死的,看起来自己到头来还是大意了,小觑了这梵蒂冈的底蕴,不过那方济教宗和伯特兰怎么会如此舍得,难道这一战过后,他们就不过日子了吗?!

林白紧紧咬牙,他知道,自己面对着的,已不是伯特兰抑或教廷,而是整个西方教义的压迫,他实在没想到,这信仰愿力竟然如此磅礴,超乎他的想象!这是千万人的信仰,一个人的信仰也许很渺小,但成千上万,乃至亿万,涓流汇成大海,那该何其恐怖?!

甚至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一刻的他, 已经不再是与伯特兰以及那些圣殿骑士们在发生鏖战,而是在以一人之力,与整个西方道统进行着对抗,所承受的困苦磨难,超乎想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