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2267章 恶业害身如火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389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9

林白周身血气沸腾如海啸,通体绽放无上光辉,口中喃喃念诵咒诀,心中空明,强忍着那种恍若泰山临于头顶的强大压迫所带来的刺痛,勉力抵挡着信仰愿力的束缚!

他想要从这如泥沼般的困顿之境中冲出,但可惜的是,无论他如何挣扎,就算是先天真罡自每个毛孔中溢出,守卫周遭;就算是法则领域环顾周身,阻挡外力侵袭,但依旧是无法改变如今他所在经历的画面,甚至那压力,都叫他的骨骼发出阵阵脆响。

一个人的力量,也许很微弱,很渺小,也许会被一些拥有着强大神通的人视为蝼蚁,但若是成千上万,乃至于上亿,那就是一股很恐怖的力量了,而如今林白所面对着的,便是这亿万人信仰的投射,这种信仰愿力压身的痛楚,堪称绝境!

“暂时先不要挣扎,这信仰愿力固然可怕,但是却没有凝聚成一束,化作利剑般将我穿透的效力,还是稍待片刻,思忖出解决的办法!”

久久不能脱身,若是换做寻常人,此时怕早已是三神失守,但对于久经生与死边缘徘徊的林白来说,只是短暂的不安后,他的内心很快就恢复了平静。

而且在平静下来后,他还发现了这信仰愿力极为有趣的一个特性,这些信仰愿力的压力固然可怕,数量固然惊人,但却是千丝万缕组成,是以没有凝聚成一股的可能,这也就意味着,这信仰愿力只能缓慢的将人磨灭其中,而且需要足够的时间!

而林白现在最缺少的东西,便正是时间!所以在想通了这关节之后,他变得愈发冷静起来,心中也渐渐恢复了斗志,心中再无半点儿畏惧,将此时所面对的一切,都当成了往昔所面对的生与死的历练,历练固然可怕,但只要能从其中脱颖而出,便是破茧成蝶之时!

照见本源之力自然而然的顺着他的眼眸逸散而出,在周遭的信仰愿力中不断的穿行,如抽丝剥茧般,不断的探寻着其中的隐秘,想要找出这秘术的缺憾所在。

不得不说,教廷在积聚信仰愿力一道上的布置,的确是要远远超过凡俗间的其他教派。这些信仰愿力已不知道在梵蒂冈中积聚了多少年,一缕缕的信仰愿力,就像是银白色的蚕丝一样,围绕着林白的身周,就像是冥冥中有一只看不见的蚕,正在织茧一样,将那些如丝线般的信仰愿力,一缕接着一缕的挥洒开来,笼罩了林白的身周。

而且林白更是发现,他如今所承受的信仰愿力威压,也正是通过信仰愿力的这种诡异变动所产生的!虽然单单是一缕信仰愿力所能产生的威压,几乎到了可以叫人忽略不计的地步,但千万缕夹杂起来,却是达到了一种慑人的地步。

甚至在林白看来,这种压迫,就像是点燃的篝火一样,一根木材燃烧发出的火焰,极其渺小,散发出的热力也极其有限,但如果千百根木材堆积在一起,它们的火焰累积起来,便可以将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驱逐,便可以将寒意从天地间剥离。

火焰?!业火?!恶业害身如火!而就在思绪刚想到火焰这一点上的时候,林白的心中突然生出了一种明悟,而随着这明悟,他内心重归平静,再没有分毫畏惧。

此时此刻,他终于明白了为何自己在这信仰愿力之下,会如此的难以脱离,又怎地会承受这样沉重的压迫,之所以如此,原因很简单。因为他没有信仰,准确的说,他不是西方教义的信徒,所以对这些西方信众组成的信仰愿力而言,他就是一个异教徒,是一个异端!而这样的异端,自然身上充满不被这些信仰愿力容纳的存在。

对于西方教义来说,林白是异端,可对于林白来说,这西方教义又何尝不是异端,这信仰愿力,又何尝不是异端的集合!这些看似纯净的信仰愿力,对于林白来说,可谓是不折不扣的污垢存在,对于林白来说,就像是将自己置身在了熊熊燃烧的业火中一样。

而在俗世间的教义中,对于业火之说,记载最为详尽的,便要当属佛家莫属。在佛家的经义之中,将业火称为了世间最为可怕的存在,号称是地狱焚烧罪人之火!

所谓业火,便是由众生身上所生长带来的业力组成的火焰,这种火焰,可以将世间任何事物的肉身和躯壳都尽数焚毁,即便是神灵,都无法阻拦。

世间诸多罪恶汇聚在一处,便形成了业火,而林白与西方信众汇聚的信仰愿力,可谓是水火无法相容,所以他和那些信仰愿力,就变成了彼此的业火!

在佛家经义之中,曾记载过这样的一段传言,说曾经释迦牟尼在成佛之际,就曾经将所有信众身上承纳的罪,加诸在了他一人之身,引动业火降下,与他悟道的那一株菩提树,一道抵挡住这诸般业火的焚烧,火焰弥漫九天九夜,终证不朽,得成正果!

而在道家中,曾经也有过这样的记载,在《道德经》中,曾说老子乘青牛西出函谷关之际,有关守尹喜见有紫气自东而来,浩浩汤汤三万里,遮天蔽日,笼罩了整个函谷关七天七夜,虽然紫气东来,在华夏传说中是贵气,但未尝也不是没有老子以业火炼身的可能!

越是如此想,林白心中便越是平静,甚至隐隐然有渴盼之感生出,战意更是顺着身躯弥漫生出!虽说前人之言,多有夸大,不敢尽信,但总归是有出处存在。

就像曾经被华夏人一度当做志怪传说的《山海经》,在大航海时代开启后,却是发现其中许多记载,都与海外风貌如出一辙,这也就意味着,古人也许并不是姑妄言之,而是有真实依据存在,既然古人都敢这样去做,并且能成功,那他林白又有什么理由不去试一试?

而且如此之多的信仰愿力缠绕于身周的画面,更可说是千载难逢的机会,若是一旦错过,想要再度遇到,怕就只能依靠机缘了。这信仰愿力的确是危机,但又何尝不是一次机遇,如果能够如古之先贤们那样功成,谁又知道会达成怎样的成就!

林白本就是胆大包天之人,尤其是在想到了这些可能后,更是完全将经受信仰愿力锤炼的可能遇到的危险,抛在了脑后,只将此番境遇,当成了一场新的磨砺。

最重要的是,林白之所以有胆气如此去做,更多的还是因为这些信仰愿力单丝不成线,而且信仰愿力经过梵蒂冈多年的积淀,变得无比纯净,而且只是环绕与自己的身周,释放出沉重的压力,并没有直接攻袭杀伐,这就留给他了足够多的应对风险的时间。

既然如此,一切都是如天造地设一般,那林白又有什么辜负教廷这番好意的理由?!

是以没有任何迟疑,林白便开始闭目凝神,彻底放开所有的术法拦阻,直接将身躯暴露在了这漫天的信仰愿力之下,开始让身躯承受这信仰愿力的焚烧!

时间点滴而过,在这一刻,每一分每一秒的时间,都变得像是一生般漫长,勉力控制着自己生机的流逝,伯特兰以及那一应圣殿骑士,都紧张莫名的望着信仰愿力中央的林白!

此时此刻正在发生着的这一切,是他们把自己当成弃子所要谋求的目的,如果能够起到功效,那他们这些弃子就等于完成了使命,若是没有起效,那他们的牺牲就白费了!

但随着漫长时间的流逝,伯特兰以及那些圣殿骑士的心中,都开始渐渐有无力感生出,眼眸中渐渐有绝望之色露出!只见信仰愿力虽然依旧纯净如水银迸溅,缭绕与林白的身周,使得林白的身躯就像是在汪洋中起伏一样,但固然如此,林白的身躯却是根本没有半点儿损毁的迹象出现,相反他的身躯正在有华光生出,如要形成不朽!

眼前的这一幕,叫伯特兰心中越来越无力,顺着他的嘴角更是有苦笑露出。难道主真的已经抛却了他在地上的这些羔羊,天国的大门,已经将他们封堵在外了吗?!

信仰愿力,这是梵蒂冈千百年来的积聚,不到最为不得已的时刻,这些信仰愿力根本不会释放而出!就算是曾经最为黑暗和动乱的时代,这些信仰愿力都没有爆发过,所有的教廷之人,都坚信着,如果等到了让这些信仰愿力自梵蒂冈冲出的一日,不管是什么异教徒,也不管是什么邪恶的异端,都要在这熊熊圣辉下,化为灰烬!

这是整个西土信仰的汇聚之地,这是所有西方信众的人心所在,但就是这样神圣不可侵犯的事物,却是对林白起不到任何的作用,甚至被他当做了锤炼己身的磨刀石。如今这一幅幅的画面,不能不叫人觉得讽刺到了极点,又如何能不叫伯特兰心生无力!

而在这信仰愿力,准确的说是这些熊熊业火的焚烧下,林白虽然在承受着无上的磨难,但他的内心却是如千锤百炼的石灰般,越来越澄澈明了,而且对坚持此法的决定,也越来越坚毅,因为唯有千锤百炼,生命之火才能完全绽放,只要不死,便会更加璀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