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2268章 业火证我心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255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9

“这业火焚烧的不是我的身躯,而是我的道,而是我的内心,而是我内心的各种念!更准确的说,这业火所焚烧的,是我心中所在坚持的那一切!”

“业火,业火,恶业害身如火!可是我林白有何恶业存在?只是因为我所坚持的东西,与你这教义不同,你便要用业火来烧我吗?我犯了什么错,我有什么罪过,值得你用这种熊熊业火来裁决我?难道,就是只因为我守卫了我最在意的事物,只因为我想让我爱的人活得更加自由和幸福一些吗?这些坚持,何错之有?以你之火,如何能焚烧我心?”

业火熊熊燃烧,林白的内心越来越澄澈,越来越觉得自己弄清了这也获得本质!虽然他的肉身在信仰愿力所组成的业火威压下,出现了无数的伤痕,但借助于他从药娃娃那里得到的强大生机,那些损伤在不断的复原!

更重要的是,在这业火的焚烧下,他的内心变得越来越坚定,他的意志越来越不屈!

业火的焚烧,和往昔的天劫不同,也和往昔生死之敌的仇杀不同,这是对于内心的一种拷打,对于心中所坚持的信仰,对心意的一种拷问!

心为人之根,意为人之本,没有了这个根本,人便无法称之为人!所以这种业火的焚烧,固然不会叫人的修为得到提升,但能够叫人的内心更加的坚毅!

走到林白这一步,身上所背负的东西,已经远远超过了寻常人的想象。而他本心的复杂,也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在这样纷繁复杂的情况下,能否坚持本心,能否还能如之前说的那样,心之所向,便是我之所往,是摆在林白面前最大的难题。

而如今这业火的焚烧,便等于是给了林白一个机会,一个验证自己本心,拷问如今的自己,是否还能坚持过往所坚持的一切的机会!

就林白如今的体悟,他觉得释迦牟尼和老子那样的古之圣贤,之所以会选择用业火焚烧己身,恐怕也不是为了证得正果,而是也如自己一样,在用业火拷问自己的本心!

业火熊熊,拷问不止,但越是拷问,林白越是发现,自己的本心,以及自己所坚持的那些并没有任何错误,过去与现在,也没有任何的改变!

勘透本心,林白觉得自己前所未有的通透,甚至在这一刻,他都有一种感觉,觉得自己的周身,就像是完完全全的变成了一块无暇的璞玉般,在朝外散发万丈光辉!

实际上,这并不是林白内心想象出的一种画面,而是真真切切的存在于伯特兰以及那一应圣殿骑士的面前!业火之中,林白的身躯浮浮沉沉,身躯释放出万丈华光,犹如是成就了永恒之体一样,与那无边业火相融一体,亘古不变,犹如初衷难改!

绝望,在这一刻已经完全占据了伯特兰和那些圣殿骑士的内心,他们无法明白,为何这滔天的信仰愿力,这能够制裁一切异端的圣辉,在如今的这一刻,竟然变成了被林白拿来锤炼他己身的事物,这是一种他们无法想象的画面!

弃子,自己和其他坚持的人,果然都是成了弃子!在这一刻,伯特兰心中的无力感越来越强盛,而他嘴角挂着的苦笑,也越来越无奈。

他知道,到了如今这一步,自己这些弃子谋划的最后杀招,对林白已是起不到任何的作用!不管是他,还是其他的圣殿骑士,抑或是梵蒂冈这些教堂的毁灭,都已是成为了不折不扣的弃子,成了没有任何价值的牺牲品。

我主,您的荣光,已经抛弃了教廷,抛弃了我们这些人了吗?!

轰!就在伯特兰心中发出此种质问时,林白浑身开始绽放出无量光华,他的身躯似乎已经洗净了所有的尘埃和污垢,似乎所有繁琐的外物,都已被他摆脱,这一刻的他,就像是一个初生的婴儿一样,拥有着最为原始和根本的干净!

那漫天熊熊燃烧的信仰愿力,在这一刻,似乎再无法靠近林白的身躯分毫,似乎在它们的眼中,林白已不是被它们裁决和审判的存在,而是要它们仰视的存在!

最后,林白长身而起,手如轻描淡写般,朝外轻轻一拨,那如汪洋浩瀚般存在的信仰愿力,在他双手的轻抚下,就像是一缕轻云,直接被他推开,向着四下溃散!

而自那漫天圣辉中摆脱而出的他,浑身沐浴着璀璨的不朽光芒,整个人就像是圣子临尘,不沾染红尘俗世的半点儿尘埃,通透无暇!

“多谢你们教廷的信仰愿力,如果不是你们,我还没有看透我本心的机会!”缓缓舒了下身躯,林白嘴角渐有笑容生出,向着伯特兰扫了眼,缓声道。

他的声音无比干净,不掺杂半点儿嘲讽的感情,就像是由心而发,带着最本质的感谢。

诚如他所言,如果没有教廷布下的这杀招,如果没有这漫天的信仰愿力,林白又如何能看透自己的本心所在,又如何能直指本心,无牵无挂,无纷无扰的走接下来的路!

但就是他这不含任何嘲讽的话语,落入伯特兰和那些圣殿骑士的耳中,却是要比嘲讽的话语更为叫他们觉得失落。浩瀚的信仰愿力,穷尽教廷的积累,都无法将林白铲除,反倒是被他当成了磨刀石,这世间,还有什么,是能拦阻他脚步的?!

“你们的存在,都已没有了任何存在的意义,就让我替你们的上帝,赐予你们解脱吧,我衷心的希望,在你们死后,可以升入天国,可以当面去问问你们的那位主,看看他究竟会如何评说你们所做的一切,看到底在他的眼中,你我谁才是异端!”

话音落下,林白面宇恢复了此前的冷漠,手掌朝前平平的摊开,轻扫而去,先天真罡透体而出,如秋风扫枯叶般,向着伯特兰和那些圣殿骑士扫去!

虎豹雷音,破灭之力,在内心恢复了空明之后,林白的手段比此前达到了一个几何倍数的提升,只是一掌拍出,恍若天风过境,只是转瞬间,伯特兰和那一应圣殿骑士,都化为了飞灰,带着他们的遗憾和质问,消散在了这天地中,化为乌有!

“这座教堂,存在的时间太久了,也是时候该毁掉,或是与破灭中新生,或是化作一对被人遗忘的破烂!”荡平了伯特兰和圣殿骑士后,林白并没有停下自己的脚步,而是一步步向着那已经自中间开裂,变得岌岌可危的圣彼得大教堂走去!

就在走到了圣彼得大教堂之前时,他的手平平举起,朝前轻轻一推!正是这看似漫不经心的一击,无数剧烈的风声陡然响起,而后灌注到了那教堂左右!

轰隆!轰隆!一时间,坍塌之声不绝于耳,那座被西方教义视作圣地存在,被无数信众认为是光明之地的存在,在这一掌下,完全崩裂,一寸寸的坠落,那些华美的建筑,那些充满了神圣和奥秘的存在,尽数都化为了尘埃!

这一日,毫无疑问,是教廷前所未有的暗黑之日!守卫教廷的圣殿骑士和神职人员尽数惨死,就连光明之地的象征,也被异端所毁却,让他们那所谓的光明,遭受了最惨不忍睹的亵渎!但这种亵渎,却是任何人都无法去改变和改写的!

即便是千百年过去,即便是万年过去之后,世间存在着的那些西方信仰之人,每每想到如今这一日,都会进行默哀,并且不禁打个寒颤!

沉默许久后,林白缓缓摆手,淡淡望着那些信仰愿力道:“你们也散却吧!”

“你不觉得,自己的所作所为,太过分了一些吗?异端,你要接受你的判决!”而就在此时,天穹之上却是陡然有光华洒落,顺着那辉煌的光辉中,有一个人声骤然出现,那声音浩瀚无比,就像是滚雷席卷天宇,带着叫人无法仰视的压迫。

而随着这声音的落下,一只恍若是无数璀璨光华组成的大手,向着正静默望着已化作了残垣断壁的圣彼得大教堂的林白抓了过去!

这一掌无比迅疾,那种速度,那种威势,堪称是林白所见之最,甚至这一掌,都隐隐叫他觉得,似乎自己又重归了方丈洲,看到了青莲与那不可知存在抗争的一刻!

这到底是什么力量?这种力量绝对不该存在于人世间!难道在覆灭了教廷后,我也要交待在这里了吗?!望着那呼啸而来的大手,林白只觉得避无可避,心中更是充满了讽刺!

他覆灭了教廷,他毁掉了西方世界亿万人的信仰,将这些雄伟的建筑踩踏在了脚下,但就在如今这一刻,他却是又要被这突兀出现的力量所镇杀,这是何其的讽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