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2271章 入山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394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9

长白山脉,这座中华名山,乃是华夏族群中满族一支的发祥地,并且被其视为圣山。长白山脉四字出现在华夏文字中的时间,可以推演到四千年之前,在山海经之中,将其称为不咸山,咸取自《易经》中的咸卦,取咸,感也,柔上而刚下,二气感应以相与之意。

长白山脉风光秀丽,景色迷人,不但是华夏不多见的原始森林之外,更是有东北第一山之称,而后世之所以将其从不咸山改为长白山,则是因其主峰长白山山顶多白色浮石与积雪坚冰而得名,素有‘千年积雪为年松,直上人间第一峰’的美誉。

而但凡是到过长白山的人,除却沉醉于天池的风光和水怪的传说外,更是会被宏伟壮观、奔腾不息的长白山瀑布所迷恋!那银流如从九天银河而降,落地声如雷贯耳,似万马奔腾,水流迸溅,更是有几丈高的飞浪形成,如天女散花,水汽弥漫如雾,着实当得起‘银河落下千堆雪,瀑布飞流万缕烟’的美誉!

但往昔游人如织的长白瀑布,如今却是稀罕的没有一个人迹靠近,在整片深山中,除却瀑布自高空坠降的声音外,再没有任何声音,极为安静,这种安静,静的叫人心中发麻。

而在这瀑布坠降形成的冲积湖旁,正有一行三人盘膝而坐,只是他们那瘦削的身影,和那乘槎河奔腾一千二百余米后,飞流直下,形成的七十米高的长白瀑布相比起来就像是两枚小小的草芥一样,远远望去,实在是微不足道的紧。

而盘膝在此处的这三人,便正是程武癫和老骗子这对活宝兄弟和格物门的那位三当家。他们三人在此处等待林白,已是等待了一周有余,而他们所要与林白一道探寻的埋骨之地,便正是跟这长白瀑布有着解不开的干系,更准确的说,就是在这瀑布之后。

虽说这对活宝兄弟和三当家,此前已经进入过一次埋骨之地,但如今重回故地,虽然还没有遇到任何危险,但仍是免不了有一种心惊肉跳之感。尤其是程武癫,总觉得自己的眼皮狂跳不止,内心更是忐忑无比,总觉得是要有什么事情发生。

作为一个能够凝聚出先天真罡的华夏古武强者,他不认为自己的这种感觉会是无的放矢的出现,这定然是一种事出有因的,类似于第六感的警兆。

“算上林道友的话,此番探寻这埋骨之地,就是有四人,只要不进入埋骨之地太靠近核心的区域,应该不会遇到什么危险吧……”虽然不明白自己心中的这警兆,到底是从何而来,但越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的不安就越强烈,为了宽心,他不禁开始暗暗宽慰自己。

但心中虽然不断的宽慰着自己,可是眼角的余光只要碰触到不远处的那长白瀑布,他内心的惶恐便增多一分,甚至有一种头脑眩晕的感觉,不禁回想起之前在埋骨之地的所见。

虽说当初他已是笃定了主意,要与林白一道进入这埋骨之地,但为了保密起见,有关埋骨之地的一些隐情,他并没有跟林白交底。

吼!而就在此时,顺着山峦间,却是突然有一声如雷鸣般的怒吼,陡然打破了这宁静,甚至于这嘶吼声,就像滚雷一样,还力压了那瀑布飞流直下的喧嚣声一头。

诸人闻声望去,只见顺着山峦间,却是有一头身躯狰狞,披覆鳞甲的巨兽出现,而在那巨兽的背上,正有一名面带笑意的年轻人乘坐,而此人,除却林白外,又能是哪个。

“让三位久等了,教廷那边的事情耽误了些时间,还望三位能够见谅则个!”看到程武癫三人后,林白自阴精水兽上一跃而下,而后面带笑意拱手道。

“不妨事,不过是稍微耽搁了些时间罢了,并没有超过当初我与林道友你的约定期限。”程武癫闻言起身,眼中有喜色露出,而后长舒了一口气,拱了拱手,寒暄一句后,目光扫过阴精水兽,不禁慨叹道:“好神骏的灵兽!”

阴精水兽本就是个好面子的主儿,如今听到程武癫的这夸赞,更是恨不得把鼻孔仰到天上去,蹄子在地上虚刨了两下,鼻孔出了口粗气,而后周身鳞甲铿然嗡鸣,顺着身躯陡然有纯粹无比的水元之力弥散开来,和瀑布的水汽裹挟与一处,端的是神异非常。

“林道友真是好大的威风,这一番西行,不知道吓破了多少人的胆子,能与林道友身为一族,我也是觉得面上有光!”慨叹完阴精水兽后,程武癫更是由衷的恭维了林白一句。

这倒不是他有求于林白,所以才来拍林白的马屁,而是他发自内心的话语。实际上不仅仅是程武癫,不少华夏奇门中的人,都是有着与他一样的心思。

西方教廷够牛掰吧,够强大吧,还说什么要十字军东征,要让我华夏人等都沐浴在他们那劳什子主的荣光下,要让他们的主来洗净华夏人身上的尘埃。

可是现在怎么样,你们这群白皮猴子,还不是要被我们华夏人拾掇,而且我们只不过是去了一个人,就把你们的老窝拆了个干干净净,什么叫牛掰,这不声不响的才叫真牛掰!

所以这段时日,华夏奇门中人哪个不是觉得扬眉吐气,脸面有光,尤其是在一些接洽的老外面前,更是把脑袋仰到了天上,存心想看这些洋鬼子的笑话。

“小子,你平白无故的让我们在这等了这么久,不拿出来点儿东西补偿补偿,你觉得对得起老骗子我在这喝山风吗?”看到这幅异象,老骗子的眼珠子都快直了,哈喇子也是掉了一地,嘿笑着凑到阴精水兽跟前,笑吟吟道:“不如你来这灵兽一刀,放点儿血出来,好让我好好的研究一下,看对炼制丹药有没有裨益之处。”

原本阴精水兽还以为老骗子靠近,也是要如程武癫般夸赞自己几句,但没成想到老骗子竟然是打的这个主意,眼瞅着这老货那贼兮兮的眼神,激灵灵打了个冷战后,急忙将神通尽收,而后满含敌意的望着老骗子,沉声嘶吼道:“别惹兽爷,不然兽爷放你的血!”

“口吐人言,灵兽果然是灵兽,非同凡响!”但没成想,阴精水兽这话一出,老骗子眼更是完全直了,哈喇子都快流的跟瀑布有一拼,那枯瘦的双手在阴精水兽厮磨不止,犹如是触碰情人的肌肤般沉醉,喃喃道:“这血肉,绝对是炼制大补丹药的极品啊!”

“憨货,休得胡闹,还不给我退下,这灵兽是你能打主意的吗?!”眼瞅着阴精水兽已是快要到了暴走的边缘,程武癫顿时对着老骗子怒骂出声,但旋即却是用只有自己才能听到的声音,低低道:“亏得你是炼丹的人,放血炼丹,这不是暴殄天物是什么,此种英俊神武的灵兽,就算是放出血来,那也得趁热吞服,才能强壮气血,炼了丹,就没灵性了!”

阴精水兽简直快要抓狂了,它着实没想到这对活宝兄弟,竟是一个比一个无耻,一个想要打自己的主意拿去炼丹;另一个更好,竟然是想吞服自己的鲜血,来强壮己身生机!这一家子,都特么是什么人啊,还真是应了那句老话,不是一路人,不进一家门!

“两位前辈说笑了,这憨货是吃腐肉长大的,这一身血肉若真是进了炼丹炉,怕是要玷污了一炉的丹药!”林白见状,笑眯眯的打着圆场,也跟着寒碜了阴精水兽一句后,笑眯眯的向四下扫视了一圈,皱眉道:“不知道前辈邀我至此,那埋骨之地又是在何处?”

“那位道一姑娘人呢?”程武癫并没有直接回答林白的问题,向着林白身后扫了一圈后,又向着山峦间打量了一番,见着实没人跟着后,这才疑惑发问道。

“没跟过来。”林白闻言,不禁苦笑摇头。原本按着他的意思,既然道一知晓赤红铁片的隐秘,就该让道一一同前往此处,也许能够从道一口中挖到更多有关赤红铁片的秘辛。

但可惜的是,无论林白怎样好说歹说,道一却是根本连半点儿回寰的余地都没有的直接拒绝了,而且用的理由更是无比强大,说自己太累了,不想瞎晃悠。

道一会累?这话说出来,就算是打死林白,林白都不相信这个单手就能击碎那巨大光影组成的手掌的娘们儿,会有疲惫的一天。可是人家话已经扔在那了,林白自然也不好意思在强行把人揪过来,且不说他有没有那个本事,只是强扭的瓜不甜这道理就够了。

“原来如此……”听完林白的解释,程武癫脸上不禁有失望之色露出。虽然到一之前并没有在他面前展露什么手段,但他也不是没见到林白,以及无支祁和野人老爷子对道一的恭谨态度,单从这些方面上,都能看出道一的实力之强大。

埋骨之地九死一生,若是能有道一这么位强援,自然是能多几分胜算。

心中感慨片刻后,程武癫突然觉得自己这番作态,难免让林白觉得自己在小觑他,旋即急忙改口道:“不过道一姑娘不来也罢,有林道友你,我们这一趟也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