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2277章 九阳换天木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370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9

这么多年来,有关李天元的死,始终是一个林白解不开的心结。虽说经过此前许多事情后,李天元仙逝的内情,他已了解了许多内情,知晓这是天意所定,人力根本无法更改,但他每每仍是懊恼自己当初手段不济,如果不然的话,何至于如今师徒天人相隔。

李天元的事情已是定数,就算林白实力再怎样提升,都完全无法改变。但老骗子不同,他还有一线挽回的希望,虽然这希望密布千难万险,但终究有一线曙光。

如今程武癫为了这一线曙光,宁肯冒着生命的危险,都要一试,这不禁让林白想起了当初的自己,如果那时自己也有一线希望的话,应该也会如程武癫一般拼命吧……

所以此番林白在得知了前往这埋骨之地的内情和凶险后,依旧慨然允诺程武癫,愿意与他们同闯这白虎衔尸凶地,与其说是帮助程武癫,倒不如说是他想解开自己的心结。

“六脉逆心,这是死劫,我想问句不当问的,不知道程前辈你为何如此笃定能够化解此疾的灵药,就是在这埋骨之地中?”虽然心中主意已定,但有些事情林白却必须要问清楚,是以对程武癫问道:“退一万步讲,如果我们此行竹篮打水一场空的话,那该怎么办?”

“没有万一!”程武癫闻言缓缓摇头,沉声道:“我可以确定,在这埋骨之地之中,一定有能够化解六脉逆心痼疾的灵药,就算是掘地三尺,我都要将其找到!”

“你可有什么凭证?”虽然对程武癫说话时透露出的决心颇为感怀,但林白却还是忍不住向程武癫泼了盆冷水,白虎衔尸之地的凶险程度,与风水学说中,已是到了凶不可言的地步,虽然自己同情程武癫兄弟,但不意味着他可以盲目的跟从他们去做一件不切实际的事情,化开心结虽然重要,可是万一出现意外,那又该如何珍惜所在意的眼前人。

“埋骨之地有能够化解这六脉逆心痼疾灵药的事情,我还是有一百二十个信心的!”程武癫闻言,并没有觉得林白这询问有什么不对,这样重大的事情,本就该郑重以对才是,林白这样询问,才叫他觉得放心,当即接着道:

“不瞒林老弟你说,当初进入这埋骨之地的我那位程门老祖,和我这老弟一样,都是生有六脉逆心之疾的人,也正是出于这个原因,所以他才有胆气不顾生死的深入其中。而正是从这埋骨之地出去后,他才打破了这痼疾的诅咒,终年七十有四!”

此言一出,林白不禁倒抽了一口冷气,眼中更是有不可置信神情露出。

需知道此前程武癫已是说过,罹患这六脉逆心痼疾之人,他生命中的每一天,都相当于寻常人的两天。这也就意味着,假定那位程门老祖是在他四十岁之前进入埋骨之地的话,那他当时的身体状况,怕是都已经类似于凡俗人等的八十岁高龄。

可是就是在这样生命衰微的情况下,他竟然又延寿了三十余年,这也就意味着,他的实际寿元,已是达到了超过百余岁的这个骇人地步。

需知道古代的生活和医疗条件,比之现在,相差的实在是太远了,再加上连年战祸的颠沛流离,正是因为这个缘故,所以一代诗圣杜甫,才会发出‘人生七十古来稀’的感慨。

在当时的那个时代,除却修习有一些秘术的奇人异士之外,寻常人家有能够年过七十之人,已是世所罕见,更不用说是如那位程门老祖这样,从某种意义而言,实际年龄已是超过百余岁的老人,在那个时代,说成是人瑞都不为过。

在身有痼疾的情况下,却是能延寿如此之多,足见他在埋骨之地的收获,是何等的神异!不得不说,程武癫的这句话一出,即便是林白,在这一刻,内心都是有些渴盼,甚至隐隐还有攫取之念生出,想要取得此药,来反哺自己的家人,为他们延寿。

虽说刘老爷子如今春秋康健,更是有陈白庵以养生之术为他调养,但老人家年岁已是过百,谁也不知道,哪一天就会撒手人寰。若是能够有当初被程门老祖服食的那种灵药为其延寿,以老人家的身子底,也许还能再活个几十载也没问题。

一寸光阴一寸金,这句话不但对年轻人适用,对老人其实更为适用。就算是没有几十年,哪怕是能够延寿几年,甚至几个月,对老人来说,都是莫大的宽慰。

在这一刻,林白已是完全笃定了主意,不管这埋骨之地的白虎衔尸风水,到底是有怎样的凶不可言,也不管其中藏了多少危机,自己都一定要好好的闯一番!

“据老祖所言,他在这埋骨之地,是被仙人赠予了一枚九阳换天木所结的果子,正是因为那果子的缘故,所以才成为我程族历史上,第一位打破痼疾的诅咒的人!”似乎早已想到林白会是这样的反应,程武癫又加重语气,重重的加了一句。

按照程门老祖的记载,那九阳换天木是一种变化多端的神药,在其树上,可以结出九种果子,每一种果实都在不断的进行着轮回生长,只要采下服用,便有换天之能!

九阳换天木!这个名字实在是太霸气了!听着程武癫的描述,林白不禁暗暗咋舌,愈发觉得这九阳换天木不凡。虽然他知道,此种言语,很有可能是那位程门老祖的夸大之言,但从那九阳换天木的果子,可以消弭六脉逆心这种痼疾的奇效而言,已是不能不说逆天!

甚至在这一刻,林白都在暗暗怀疑,这所谓的九阳换天木,会不会跟逆道之说有什么关联的地方,如果不是逆道而行的话,怎么会取这样一个大逆不道的名字。

“程前辈,你能确定那九阳换天木,在经过了这么多年后,还在这埋骨之地吗?”沉吟许久后,虽然心中有所意动,但林白还是不放心的问了一句。

要知道从那位程门老祖到而今,已是过去了将近千年的光景,前前后后千余年的时间,说成是沧海桑田都不为过,谁能知道千年的时间会有多少事情发生,而那九阳换天木,又是否会在这沧海桑田般的剧变中,依旧留存在这埋骨之地中。

“可以确定。我此前前来的时候,就探寻过此地的变化,除却一些简单的地形变化之外,其他方面和当初老祖留下的讯息没有任何偏差。”程武癫笃定的点了点头,接着道:“而且就老祖所言,这埋骨之地的各种凶险,都是为了守卫那九阳换天木而存在的。如今这些凶险既然存在,那也就说明,九阳换天木应该还存在与其中。”

程武癫的这话,用个学术名词来解释,就叫逆向思维。埋骨之地之所以会有所凶险,自然是因为其中所隐藏着的诸多隐秘,这些凶险可说是守卫这隐秘的依仗。

既然这些依仗如今没有消散,那就意味着九阳换天木并没出现变化,因为如果九阳换天木在沧海桑田的变化中,已经枯萎或是消亡,那这些凶险,自然也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既然如此,那就甚好!事不宜迟,我们共入此间,看看此地到底是有什么凶险吧!”林白闻言缓缓颔首,眸中精光闪烁,沉声道:“以你我之力,与这白虎衔尸的凶险,与这病,与这命好生的斗一斗,看看到底是这命硬实一些,还是我们的手段更硬实一些!”

“林老弟的好意,我程门上下和格物门都必当铭记在心,林老弟你也放心,等到见到那九阳换天木之后,若是医治好我这老弟之后,还有所剩余的话,那些剩余的部分,就悉听林老弟尊便,由你来安排归属!”程武癫也是个爽快人,知道林白帮扶自己虽然也是好心,但也不能让他白袍一趟,当即便把后续的安排,直接说出。

“程前辈的好意,晚辈心领了。”林白闻言点了点头,轻笑一声后,摇头道:“不过以我之见,若是有所剩余的话,还是以出力大小,来按劳分配,这样的话,再为公允不过。”

虽然林白很想一口将那九阳换天木吞下,但他也知道,事情是不能这样做的。虽说这是自己在帮程武癫的忙,但如果不是程武癫提供的讯息,自己也不可能知道埋骨之地的存在,自然也就不会有见证九阳换天木的机会。

程武癫可以说把剩余的部分都交给自己分配,但如果自己真的那么做了,却是难免会叫人小觑一眼,只以为是利字当头,才进行此行,还不如按劳分配来得公允!而起林白相信,以这埋骨之地的凶险,自己占到大头,应该也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还没见到东西呢,就开始坐地分赃了,你们还真是乐天!”而就在此时,一旁的阴精水兽却是吧咂着嘴腹诽了一句,而后不甘心的加了一句道:“也得有兽爷我的一份!”

一言发出,场内顿时满是哄笑之声,不过笑声下,诸人的眼眸深处却都有隐忧存在!白虎衔尸,凶不可言,谁又能笃定此行万无一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