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2280章 巫尸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322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9

这是什么玩意儿?到底是特么的人,还是特么的尸体,抑或是怪物?!

望着那自烟尘之间缓缓挺直了腰杆的人影,林白眉头紧皱,照见本源之力不断运转,想要洞穿那些浮尘的遮蔽,看清灰尘掩映下的人影究竟为何物!

但可惜的是,照见本源之力虽然神异,但那人影周遭,就像是有一股无形之力庇护一样,无论照见本源之力如何探寻,都根本无法看清其内里的分毫!

“林老弟小心一些,我当时可是在这玩意儿的手下吃了不少的亏!我身上的那些伤痕,有八成都是被这东西留下的!”而与此同时,程武癫也是警惕无比的盯着那人影,一字一句的沉声道:“要不要你我联手,一同应对此物?”

“不必,先让我和他对上一局,看看他究竟是人是鬼!”虽然知晓程武癫此言乃是好意,但林白还是缓缓摇头,谢绝了程武癫的提议。

这古怪人影的出现,着实是有些出乎林白的意料,对于这诡异人影的究竟,他实在是有些好奇,想要看看这玩意儿究竟是人是鬼,又是有什么手段。

而且更为让林白无法理解的是,在眼前这人影出现之后,他的鼻翼间更是捕捉到了一丝诡异无比的馨香!那馨香虽然袅淡,但是之却叫人有一种身躯轻盈,似要举霞飞升之感。

这种诡异的感觉,林白只在一些极为珍稀的灵药,以及上品灵石和药娃娃的身上感触到过的。而如今这种诡异的气息,从这人影上面传递而出,这愈发叫他觉得自己之前恐怕真是小觑了此地,而此地的存在,也要比他所想象的更为神秘和强横!

烟尘散却之后,那人影的形象终于缓缓出现在了林白的面前!只见那人影的衣着打扮,竟然是与上古先民无比相似,除却腰腹间裹了一圈兽皮之外,身体四分之三的部位都是暴露在外的,而且在那些暴露出的肌肤上,更是描绘了无数的刺青。

而且这人影还无比的苍老,须发都是如雪般的白色,可以看出怕已是到了身体衰微之年,可是面颊却是如同婴童一般,稚嫩无比,甚至还有一丝红润留存。

如果不是从眼前这人影的身躯之中,感触不到半点儿的生机流转,恐怕林白说不准还真要以为眼前出现的这人影,是什么鹤发童颜的神仙人物。

不过若是仔细去端详的话,就会发现,和活人相比,这人影的双眼要呆滞的多,眼神几乎没有任何转动的迹象,浑然不似寻常人那样灵动。而且更为古怪的是,此人双眼中的颜色,并不是黑白相间,而是纯粹如血的红色,并且在那红色深处,更有一抹奇异之光!

红色眼珠!满身图腾!望着眼前的这一幕,林白不自禁的想起了此前在昆仑圣地之时,自己遇到的,以及那毁灭了整个昆仑圣地的血巫!

眼前这人影的形象,和当初暴走之时的血巫,是何其的相像!

难不成昆仑圣地的覆灭,和此地还有什么缘由不成?!望着那人影,林白心中不禁暗暗思忖连连,而且与此同时,他更是隐隐有一种感觉,就像是在此时此刻,在自己打量这人影的同时,这人影的双眼虽然呆滞,似乎也是在打量自己。

一个死人,而且是一个不知道死了多少年的死人,居然在打量自己,这是何其诡异的事情!可就是这样说出去,怕是任何人都不会相信的事情,如今却在真真切切的发生!

吼!仿佛那人影已是失去了言语的本能一般,死寂了许久之后,口中突然有戾啸发出,而后五指张开,向着林白就狂扑而来,身躯前行的速度之快,说成是流光都毫不为过!

而且林白更是发现,在这人影奔行之际,他双手十指前端的指甲,竟是开始以匪夷所思的速度,陡然开始暴涨起来,最后竟是变得犹如野兽的爪子的尖刺般瘆人!

若是凡俗人等,看到如今这人影的异变,定然会将此物与传说之中的僵尸联系起来。

但林白明白,之所以出现此种异象,不过是煞气养尸,尸气不泄,是以能使发丝和指甲能以常人的速度滋生,而这具尸骸沉寂于悬棺之中已是有不知道多少年之久,更是在白虎衔尸这种凶不可言的风水地之中,是以指甲和毛发达到此种地步,却也不算古怪!

不过眼前这尸骸,似乎和寻常养尸地导致的尸骸异变还有许多的不同。寻常养尸地养出的尸骸,毛发和指甲虽然也会生长,但却是无法收回到体内。可是眼前这具尸骸,那指甲却是犹如能收发由心一样,可以通过某种身体的本能来进行调整。

而且那尖刺通体雪白,挥动之时,更是隐隐有寒光闪烁,犹如金铁划过天际!

虽然并没有和那指甲接触,但林白可以想象,此物的锋锐程度,该是何等的恐怖!而此前程武癫身上那些如蛛网般的伤口,便是绝对的力证!

嘶!指甲划过虚空,有阵阵如铁丝划过锐器般的尖利之声传出,一声一声,传入耳中,直叫人觉得脑仁疼得就像是要炸开了一样,耳膜也像是要被穿孔。甚至在这一刻,几人中修为最低的老骗子,在这声音侵袭下,面颊更是苍白如纸,不见半点儿血色。

而且就林白所见,在那指甲划过虚空之际,似乎还有一股若隐若现的血色雾气存在,在虚空中勾起诡谲的波纹,如有不可思议的神力潜藏于其中!

这种种诡谲的迹象,越来越叫林白怀疑,眼前这具诡异的尸骸,跟昆仑圣地之中的血巫,是不是有着什么联结,如若不然的话,两者怎会如此的相似?!

是与不是,试上一试,便能见分晓!念及此处,林白没有任何迟疑,符笔陡然出现在手中,陡然盘旋开始,而后开始勾动四下的水元之力!

阴精水兽曾与林白共赴过昆仑圣地,林白能看出这尸骸的诡异,它又如何看不出来,如今看到林白这动静,更是没有任何迟疑,抖动周身鳞甲,释放出海量的水元气息!

符笔勾动之下,水元气息如受到某种不可知的牵引般,陡然便出现在了林白的身前,犹如是形成了一方轻盈的水幕般,清亮无比,又带着某种神异的气息!

而紧接着,顺着林白的眼眸中,开始有一道道照见本源之力,如丝线般,汇入到了水元之力中,犹如是抽丝剥茧般,开始改换着水元的组成,使其向弱水变幻!

只不过是短短瞬息的时间,那一应水元之力,在林白精妙入微的操纵之下,悉数都已化作了弱水,水色虽然未变,但气息却是和此前产生了巨大的变化,水波轻盈依旧,但望之却叫人有一种神魂都似要被其吞噬的感觉,似乎能包容这世间的万事万物!

这是什么术法?眼望着林白这一手,程武癫和三当家脸上登时有匪夷所思神情出现,虽然他们无法辨别出那水元之力究竟发生了何种蜕变,但能够感知到弱水的强大吸纳之力。

“疾!”弱水既成,林白没有任何迟疑,手上印诀陡然掐动,操纵着那股弱水,向着甲刃森寒,已是逼到了自己身前三尺之地的尸骸迎击而去!

嗡!弱水既出,润上之力陡然迸溅,犹如一团团的云雾般,倏然间便弥散在了尸骸的周遭,将其牢牢包裹在其中,吸纳种种力量,对其攻势进行克制!

被这弱水一包裹,那原本张牙舞爪的尸骸,登时就如同是被放入了蚕茧中的虫子一样,开始百般挣扎,但无论他如何挥舞甲刃,却是根本无法撕开弱水分毫。

但弱水的拦阻虽然起效,可是林白想象中的弱水对血巫的克制之力,却是并没有出现在眼前,而且恰恰相反,这种被包裹其中,处处受制的感觉,似乎使那尸骸陷入到了某种暴怒中,他指尖甲刃的挥舞,变得愈发森然冷冽起来,口中如野兽般的嘶吼也越来越凄厉。

这玩意儿莫不是跟血巫没有什么关联,只是气息和术法之上略有相似?!望着那尸骸的模样,林白眉头不禁微微皱起,心中觉得疑惑莫名。

他有些不能明白,这尸骸的态势,和当初血巫的相似程度,可说已到了至少有八成相似的地步,可是为什么在昆仑之地中,可以克制血巫的弱水,到了这埋骨之地,却是对这具尸骸造不成任何的制约,相反还使他的凶相,变得加深了许多?

轰!而就在林白心中思绪变动之际,顺着那正在弱水之中挣扎的尸骸方位,陡然有剧烈的声响爆发开来,犹如是什么人在虚空中点燃了巨大的炮仗一样!

而且随着那剧烈的声响发出,片片水纹更是乍泄开来,而生生以甲刃之力,打破弱水润上特性的尸骸,更是如一头饥肠辘辘,下山捕食的猛虎般,向着林白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