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2283章 巫、葬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244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9

我靠,这是怎么回事儿?程武癫不是说这泥棺里面有不少尸骸留存下来的遗物吗,怎么着如今自己面前的这泥棺,看起来就像是个随时都可能爆炸的炸药包一样?!

别人能从泥棺里面探寻到奇物和武技秘术,可到了自己这里,却是只能落到一个被棺材炸一下的下场,什么时候,小爷的运势差到这种地步了?!

望着那泥棺的异动,林白顿时心中一阵发毛,没有任何迟疑,直接朝后退却开来,而后青莲和河图洛书庇护周身,封锁一切力量侵袭!

嗡!但出乎林白的意料,在泥棺颤动了许久,就像是已经到了即将爆炸的边缘后,竟然突然又变得安静了下来!不过顺着泥棺的周遭,却是突然又无数诡谲的符纹生出,如什么古老的符号,包裹了泥棺左右,使泥棺变得愈发玄奥起来。

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泥棺的异动这才算是平静了下来,再没有先前的诡谲态势。

虽然心中还有所疑虑,但林白思忖许久后,还是向着那泥棺缓缓靠近过去。这泥棺的异变实在是太过诡异,这不能不让他怀疑,这泥棺之内,是否有什么不得了的事物存在,不过虽然心中跌宕起伏,林白却是不敢分毫轻视,法则领域依然牢牢的庇护周身。

开什么玩笑,就刚才泥棺的那种强横震荡态势,这玩意儿就跟个炸药包一样,要是万一现在恢复了平静,等自己一靠近,这个哑炮就突然炸了,虽说这种程度上的炸裂能力,不见得就能伤害到自己,但万一一个不小心,毁了容,自己去哪里哭去!

自己这张脸虽然说不上帅气,但也是自己吃饭的本钱,可不能有分毫的损伤。

但等到林白走近泥棺后,向着泥棺内张望了一番,整个人却是不禁如泄了气的皮球一样,神情都是变得委顿了许多,嘴角更是有苦笑露出。

看着林白这模样,程武癫也是忍不住心中的好奇,缓缓走到了泥棺之前,向着那泥棺中张望过去,想要看看到底是发生了什么,才会让林白有此种神态露出。

空的!这泥棺刚才发生了那样不可思议的悸动,可如今竟然居然是空的!只是一眼望去,程武癫的神情顿时也变得如林白那般精彩,也是连连苦笑摇头不止。

娘的,这未免也太欺负人了一些吧,小爷是有哪里做的不好,值当你这么玩弄我!望着那空空如的泥棺,林白不禁有些吹鼻子瞪眼。

凭什么程武癫能从泥棺里面弄到虎豹雷音秘术和奇物,可自己打开一个泥棺,里面却是连任何东西都不存在,只是空空如也!小爷的气运,那可不是一般的逆天,怎么到了这鬼地方,却是一蹶不振,再没有以前的威势!

这一定是一个意外,一定是个意外,一定还有更好的东西在其他泥棺里面等着自己!望着这空空如也的泥棺,林白虽然哭笑不得,但心中却是安慰自己连连。

“林老弟你这运气真是……”程武癫见状,也是不禁咂吧咂吧嘴,苦笑着摇了摇头后,接着道:“不过此处泥棺甚多,也许等会儿会有什么意想不到的收获在等待你。”

“等个毛线,这小子拥有的东西之多,已是远远超过咱们的想象!我看这老天还是公平的,就是不想看这小子的运气这么逆天,所以才故意要平衡一下!”老骗子嬉笑连连,一幅唯恐天下不乱的神态,对着林白戏谑不已。

“你这憨货……”程武癫闻言,不禁眉头皱起,对着老骗子狠狠的训斥了一句,不过话虽如此,但他心里却是也有些怀疑一切真是如老骗子说的那样,老天知道林白身家太厚,不想他太过逆天,所以才做出了这种平衡之举。

如若不然的话,又怎么会让泥棺出现了这么巨大的异变之后,却是没有分毫的事物留存,这不是摆明了是在天意弄人,故意要玩弄林白一番嘛。

就算小爷东西多,但也不能这么玩我吧!林白苦笑连连,但双眼却是依旧不死心的绕着泥棺打量连连,想要看看这自己是否有什么遗漏之处。

但可惜的是,即便是他的双手,如最熟练的摸金校尉一样,绕着那泥棺里面摸了一个圆圈,但除却些许因岁月之力积攒的浮尘之外,手上再没有多余的事物存留。

老天啊老天,你这真是铁了心在玩弄小爷啊!此时此刻,林白心中那种欲哭无泪的感觉,顿时也越来越深重起来,不禁如个老头子般,长吁短叹起来,更是恨不能直接朝老天竖起个中指,对他这小气的举动,做个鄙视。

“林老弟,你看这些符纹,似乎是组成了什么字迹!”而就在林白垂头丧气,甚至都有些一蹶不振之际,似乎连老天对他的这模样都有些看不过眼了,终于舍得让这泥棺出现一丝不寻常的地方,借着程武癫的嘴,讲了出来。

话音一落,林白的双眼顿时就亮了!泥棺之前出现了那样诡异的剧变,如果说那些符纹能够组成字迹的话,又怎么可能会是凡俗之物。

就算从这泥棺之中,得不到什么如奇物那样的神异存在,但若是能够得到一些了不得的传承秘术,那也算是得能偿失,也不枉此前鏖战一场。

没有任何迟疑,林白的双眼顿时便按照程武癫的所指,向着泥棺上那些出现的符纹望去。一眼望去,果然诚如程武癫所言,泥棺外层覆盖着的那些符纹,似乎的确是有组合成某些字迹的态势,不过叫林白大泄气的是,就他所见,那些符纹,似乎只组成了两个字!

两个字能是什么秘术?虽然还没看清这两个字迹究竟是何物,但林白的心中却是不禁有些犯嘀咕起来,但旋即他又宽慰自己,俗话说得好,大道至繁却又至简,有时候越是简单的东西,便越是有着意想不到的奥秘,也许这泥棺符纹组成的字迹就是如此!

那些符纹诡异无比,仿佛是有着鸟兽虫鱼之变,即便是林白和程武癫等人,都有着极为深厚的华夏古文学造诣,但在一时间,竟也是完全看不出那究竟是什么字。

巫,这第一个符纹所组成的似乎是巫字!揣摩许久后,林白才算是终于看出了一丝头绪,那些符纹所组成的第一个字,上下均有两横,中间繁复多变,就像是中间的事物,是在沟通上下两者一样,而这恰恰契合汉字中对巫的释义。

上下两横为天地,巫居中间,意为能够沟通天地之人!

如果第一个字是巫的话,那意味着什么,难道真如自己之前所揣测的一样,刚才与自己交手的那具尸骸,在生前,乃是一个拥有着强横实力的大巫不成?!

越是思忖,林白心中的好奇便越是深重,越来越想要弄懂符纹所组成的第二个字究竟是何物!但这些符纹,和华夏有史以来记载的甲骨文、金石篆文都不同,似乎是上古先民们以拟物而创,这种古老的艰涩,叫人一时间难以体悟。

但好在林白终究非比常人,在耗费了巨大的心力之后,通过一番认真琢磨,终于还是弄明白了泥棺出现的那些诡异符纹,所组成的第二个字,是何意!

葬!符纹所组成的第二个字,那是一个葬字!符纹如草,人形居于其中,取人死之后,裹上草席,埋葬于荒草丛生之地之意,这便是葬之解释!

而这符纹组成的文字,上下结合起来,便是两个词汇:巫葬!或者是葬巫!

但不管这些符纹所组成的文字,连接起来,究竟取得是哪一个意思,都有着无比惊人的涵义!即便是林白,在这一刻,都是不禁有一种毛骨悚然之感。

无论是巫葬,抑或是葬巫,这两个字都传递出来一个意思,而这个意思,便是说在这埋骨之地中,那些高悬于悬崖峭壁之上的泥棺之中,很有可能都是曾经存在于这世间的巫!

而这两个词汇,所拥有的不同意味,便是如果它们所组成的是巫葬的话,那就意味着这里是巫的埋葬之地;而如果是葬巫的话,那就意味着这里是葬巫的所在,也就是说,巫要死在此处,要在此处决断生机,被不可知的存在,磨灭生机,尘封入泥棺之中!

越是想,林白便越是觉得,冥冥之中,有一股寒意在不断的从自己后背滋生,而后浸透到身躯血肉的每一处所在,叫自己为之而颤栗难安!

而望着身前悬崖上那密密麻麻的悬棺,林白更是不禁有一种眼晕之感!

如果泥棺中,均是巫,那该是一件何其惊天的秘辛,又如何不叫人觉得荒诞而难自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