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2289章 心路未断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282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9

“程前辈,你不是要替三当家的复仇吗,就是现在!”

而就在看到巫尸已是露出颓势,周身血煞气机已尽数被天地元气所篆刻出的《度人经》度人之力所化解后,林白眼中精光闪烁,对着程武癫沉声道。

“好!”程武癫闻言,周身血气登时蒸腾而起,衍化先天真罡,虎豹雷音呼啸而起,向着那巫尸便生生冲袭而去,其势状若海潮,浩浩汤汤,叫人震颤!

在度人之力下,巫尸的血煞已尽数被化解,等同于他的生机已被林白斩断!三煞合一,其势无匹,而三煞缺其一,那种微妙的平衡态势便被打破。如今的巫尸,已是只剩下招架之力,而且就其体现出的实力,跟寻常人已是没有分毫区别。

程武癫心中已是愤恨夹杂,如今暴怒出手之下,只是一击,先天真罡登时便完全包裹了巫尸的身躯,而后就如同是一柄摧枯拉朽的大锯般,自上而下,直接将巫尸的身躯,自头顶到脚心,活生生的撕扯成了两半!

血雨喷溅而出,如一场暴雨,溅落一地,洒在诸人身躯之上,景象可怕无比!

“噗!”但就在这一击发出之后,程武癫面色也是青白变幻不定,而后顺着口中陡然有一口赤黑色的鲜血喷出,整个人的态势都变得委顿了许多。

刚才为了将《度人经》的效力发挥到最极致,是以林白只能让程武癫一人独挡巫尸。虽说程武癫如今的修为,已是到了先天之境,更有虎豹雷音秘术,而巫尸还在承受度人之力的侵袭,但两者相较起来,终究还是程武癫略逊一筹。

刚才因为三当家的悲惨遭遇,所以程武癫心中憋闷着一口怨气和怒气,固然实力略有不如,但还是拼死而战,心中一口气不绝,便绝不轻易服输。

但而今巫尸已亡,随着他的亡故,程武癫心中的那口气自然也就泄了。而伴随着这股气息的泻出,之前与巫尸鏖战之下所受的损伤,以及鱼死网破的厮杀手段带来的后遗症,也是一股脑的侵袭到了程武癫的身躯之上,叫他口吐鲜血。

实际上也亏得林白见机反应得快,而对《度人经》的调度更是无比精准,否则的话,若是世间再耽搁得久一些。程武癫就绝不止是吐一口血这么简单,怕是连半条小命,都要被交代在这埋骨之地,让此处变成他的葬身之地。

不过饶是如此,林白对于这个结果还是比较不满意,尤其在看到程武癫口吐鲜血后,眉头更是不禁皱起。多一个人多一份力,这可说是自古以来颠扑不破的至理,虽说程武癫的修为实力并不如自己,但有他在,却也能为自己分摊不少压力。

可是如今程武癫受了这样的创伤,三当家断去了一臂,这无疑是给他的负担加重了百倍!而事情到眼下这一步,不过是刚刚开了个头罢了,若是想要继续走下去,天晓得还会遇到什么,会不会有比这巫尸更强大的存在,而到那时,形势才更为恶劣!

而事情之所以到了这样的地步,说一千道一万,症结不是出在他们这些人实力不行的问题上,还是因为赶在他们之前进入埋骨之地的那些人身上。

如果不是那些人提前进入此地的话,又怎么会惊扰此处安息的魂灵,又怎么会让他们此行的危险程度,增加到了这样的地步,让他们蒙受这样的无妄之灾!

到底是什么人,要比他们还早进入此处?而在此时此刻,这也是林白心中最大的疑惑!

“二爷,这回算是如了您的愿了,等咱们从这地方出去,您就可以给咱们格物门换个新的三当家了,不用再让我这臭小子碍您的眼!”而就在此时,被老骗子一股脑不知道灌进去了多少灵药的三当家,也悠悠醒转了过来。

感触着右臂处空荡荡的触感,三当家想哭想怒吼,但百般情绪到了嘴边,却是变成了嬉笑,对着双眼赤红的蹲在自己身边的老骗子,强颜欢笑道。

“说的什么疯话,你是我老骗子的救命恩人,咱们格物门这三当家的位置,永远都是你的!不对,你不能当三当家了,我的位置以后给你了,你就是格物门的二爷了!”老骗子见状,眼眶愈发热了起来,伸手揉了揉眼睛,道。

“二爷,没有你们,就没有我的今天,我这算什么恩情!”三当家苦笑摇头,挣扎着抬起右半边身子晃了晃,喃喃苦笑道:“这位置,我不能做了,您瞅瞅,这世上哪个宗门当家的会是个残疾,会是个废物,我要是还赖在这位置上,那是丢咱们格物门的人!”

对于他如今的情况,三当家自己可谓是心知肚明到了极点。右臂被废,再没有任何被接上的希望,也就意味着,今生今世,再没有任何恢复往日修为的可能,可说是成了一个不折不扣的废人,这样的人,若是还忝居着位置不放,那才真是贻笑大方!

而且他知道,实际上就算是那只右臂没有被巫尸直接被巨力夷成了碎片,就算还能够接上。但断臂重接,终究也不可能再如往日般自由,也没有任何复原如今修为的可能。

这一番鏖战,对他而言,可谓是失去了以往处世立身的资格!

但即便是如此,他不后悔,就算是时光能够反溯,重新回到刚才的那一刻,他还是会一如既往的那样做,不因为其他,就因为他是古武中人,就因为他要对得起信义二字!

“是二爷我没用,要不是为了我,你怎么会这样!”三当家越是说得轻描淡写,越是说得自嘲,老骗子便越是觉得脸上火辣辣的刺痛,甩手给了自己一耳光后,哽咽道。

他实在是恨,恨自己的无能,恨自己身为二爷,却是没办法帮小字辈,相反还要让小字辈来照拂,甚至为他还付出了这样的牺牲;他更恨这天道的不公,既然让他生存在了这人世间,为何又要让他承受这样莫名的灾劫,才导致了如今一切的发生。

“老三,安心挑衅,不要说胡话!不管是什么时候,你都还是我格物门的三爷,过去是这样,现在是这样,以后还是如此!谁若是敢有半点儿疑问,大爷我跟他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你的后半辈子,咱们格物门管定了,我一定找法子让你复原!”

程武癫抬手揉了揉眼,如斩钉截铁般,对三当家做出了保证!

三当家为了‘信义’二字,豁出了性命,来帮扶老骗子,甚至不惜牺牲掉右臂!女为悦己者容,士为知己者死,三当家不负他的栽培,他自然也不能负了三当家!

“大爷和二爷的好意,我心领了。你们继续往前吧,我就从这里出去,等到出去之后,我去寻一处宁静之地,了却了这残生!若是咱们今生还有情义未尽的话,自然还有见面之时!”虽然三当家不怀疑程武癫的保证,但他却不能让自己成为程武癫的累赘,是以听着这些话,虽然心中颇为感怀,但还是苦笑摇头,谢绝了程武癫的好意。

“老三……”程武癫闻言,登时便要发作,但他如何又能不知道三当家心中所思所想,埋怨的话到了嘴边,却是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

“婆婆妈妈!”而就在此时,一直静默观望着场内态势的林白,却是突然开腔,眼神冷然扫视过三人,淡淡道:“如今我们还未到这埋骨之地的核心之处,你们却已是斗志尽失!若只是如此的话,我劝你们还是尽快退出,前番的损耗,也莫要再提!”

话语乍一出口,登时便将程武癫和老骗子臊了个老脸通红。诚如林白所言,经历过这一场鏖战之后,他们心中的斗志的确是消亡了不止一星半点儿,更是对后面的路,完全没有了任何的信念,只觉得此行怕是注定要以失败告终。

直到如今林白出言提点,他们才算是醒悟过来!行走到了此处,牺牲固然是多,可若是就在此处退却的话,那之前的牺牲岂不是就要前功尽弃!

“还有你!断了一臂又能怎样?世间断臂之人不计其数,难道个个都如你这样丧失信心?有多少断臂之后,虽然只有一臂,但凭着那一只臂膀,却还是闯下了偌大的身家,不敢叫人轻视分毫!”紧接着,林白更是老实不客气的望着三当家,沉声道:

“只要命未绝,断了一臂,又当得了什么!阔步向前,自然别有洞天!若是你真想走走散散心的话,那你不妨去神农架走走,那里也有一个如你一样的断臂之人,而且还是一名剑修!但他的臂膀断了,心中的剑却还未断,难道你心中的剑,也断了吗?!”

一言一顿,如锋芒在侧,直指三人本心,叫他们沉默不语,但眼眸光华却渐璀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