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2299章 斩仙飞刀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342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9

“你们两个,给我远远的退开!放心,我之前给你们的保证绝对有效,只要拾掇了这个老太监,九阳换天木上的东西,谁也拿不走!”

缓缓抬手,释放出一道先天真罡,将程武癫和老骗子远远的推开后,林白淡淡道。

“事隔经年,你还是跟以前一样……”看到林白这动作,姚广孝并没有拦阻,只是嘴角露出嘲讽笑意,淡淡道:“还是如你那位祖师一般,假惺惺的假仁假义,即便是到了这种性命悬于一线的边缘,还在想着他人!愚蠢,你们真是愚不可及,你觉得,就算你真的这么做了,别人就会对你感恩戴德吗,而他们的感恩戴德,又能给你带来什么?”

“这就是你我之间的区别!”林白冷冷回应,并没有跟姚广孝解释太多,如姚广孝这样的人,就算是林白将自己帮扶他人的缘由说出来,对他而言,怕是也不会有什么感触。

林白帮扶他人,从来就不是为了他人能够对自己有什么回报,就是干干净净的帮助罢了,不含任何的私心。这是他与生俱来,以及天相派门人与生俱来的一种品德,而在如今的社会,这种品德越来越不受人重视,而像姚广孝这样只为自己的人也越来越多,但正是因为稀缺,所以这品德才更加弥足珍贵,才更要身体力行的去做。

只要还有一个人在做一些旁人眼中愚不可及的事情,那就证明一切还有希望,而有一个人坚持,就会带来更多的人坚持,而一切也将会向着更美好的地步发展。

“姚广孝,今日我绝不会再给你任何逃离的机会,你必定要葬身于此处!”等到程武癫和老骗子远离战团后,林白眼眸中杀机凛然,手指微微翻动,黝黑箭头陡然出现于身前,箭头锋芒遥指姚广孝,漠然道:“我要你的性命,葬在这钉头箭下!”

究林白一身的术法,若以术法威猛刚烈计的话,绝对无出钉头箭其右者。

姚广孝的实力如何,当初在钟山之时,林白已是早有领教,他很清楚,这老太监当初在钟山之时虽然遭受重创,但如今既然胆敢在出现在自己的面前,必然是已有了什么依仗,否则的话,以他的为人,绝对还会狗苟蝇营下去,不肯暴露真身。

而且两人之间的仇怨,说成是不共戴天都丝毫不为过。钟山之事,地狱之仇,前仇新恨交织在一起,如何叫林白会对姚广孝有半分留情,所以一出手便是这绝杀手段!

周身血气牵引之下,钉头箭倏然而动,震颤不止,顺着林白的身前,陡然开始扩散开来,冥冥中,似乎有一双眼睛从钉头箭上生出,牢牢的盯着前方的姚广孝,要与他的身躯生出感应,在箭前交织出姚广孝虚影,而后将其钉死!

钉头箭乃是以透支人体作为代价施展,而如今林白全力施展,而所面对的更是姚广孝这样的生死大敌,钉头箭只是运转片刻,林白已是满头淋漓的大汗,整个人就像是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就连脸上的神情都变得疲惫了许多。

但唯一不变的,是他的双眼,他双眼的神情如今依旧清明,眼眸深处更是如有两团熊熊燃烧的火焰一样,直直的盯着姚广孝,似要将其焚烧在这火焰之下。

“钉头箭?”望着林白的动作,姚广孝先是一愣,旋即嘴角有些讶异笑容出现,片刻之后,更是仰头笑道:“没想到此物竟然落在了你的手里,不过你且看看,这是什么!”

话音落下,姚广孝手轻轻扬起,顺着他的手掌心,陡然有一个葫芦生出,那葫芦高约三寸上下,通体翠绿,宛若是用碧玉雕成,通透无暇,周身笼罩着诡异的符纹。

而且更为诡异的是,在那葫芦出现的瞬间,场内周遭的空气,就像是瞬息间冻结了一样,到处都散发出一股冷冽的杀机,叫人有毛骨悚然之感。

不知为何,甚至在此时此刻,不管是林白,还是远处观战的程武癫和老骗子,都觉得在姚广孝手中所持的那葫芦里,似乎是有什么活物存在一样,正有一双冷冽阴狠如毒蛇般的眼睛,正在牢牢的盯着他们的罩门,只要一击,便要致命!

这是?!眼望着葫芦,林白眉头不禁微微皱起,心中更是想到了一种不可思议的可能。

“宝贝,请现身!”而就在此时,姚广孝嘴角神秘莫测一笑,双手突然拱立在额头直前,向着已然盘须与他身前虚空中的葫芦,浅浅一躬拜下。

嗤!话音乍一落下,顺着那翠绿葫芦中,陡然有利刃破空之声传出,而后一线白光倏然间自葫芦嘴处,出现在了诸人的眼前!

白光如线,盘亘不定,通体璀璨晶莹,为七寸五分之长,寒芒凛然,有眼有翅,在给人一种诡异的灵动感之余,更是散发出一种直入人神魂深处的威压感。

斩仙飞刀!姚广孝竟然获得了斩仙飞刀!此时此刻,林白已是完全坐实了自己心中之前的那个猜想,眼眸中有不可置信之色,向着那斩仙飞刀望去。

所谓斩仙飞刀,乃是与钉头箭一般,都是传说之中属于陆压的神器。而且相较于钉头七箭,斩仙飞刀的效力似乎还要更胜一筹,它在《封神演义》之中,总共出现了五次,但不管是哪一次,都是无往而不利,飞刀过处,便有一人丧命!

传说之中,斩仙飞刀此宝,乃是用铁精锻铸而成,采集日月精华,夺天地灵秀,颠倒五行,至功夫圆满后,如黄牙白雪,结成此宝,形如飞刀。此物有头有眼,眼有两道白光,专能钉人仙妖魅泥丸宫之中的元神,纵然变化多端,也无法逃离它的掌控;而在飞刀发出之后,更是犹如风转轮一般,只是略微一转,便要人人头落地,血溅三尺!

此前林白在黄泥棺中获得了钉头箭后,便曾在那泥棺中搜检过斩仙飞刀的下落,但可惜的是,当时他的并未从泥棺中获得,却是没想到此物竟然落在了姚广孝手中。

如此神器,竟然落入了这贼子手中,真是明珠暗投!望着散发出森然气息的斩仙飞刀,在这一刻,林白的心中更是不禁有一丝艳羡感生出,不过他也真是有些慨叹,这姚广孝的气运倒也真是不俗,当初钟山一役,他已是到了形神俱灭的边缘,竟然还能够保住性命,而如今到了这埋骨之地,竟然还能收获斩仙飞刀……

不知为何,在这一刻,林白心中更是有一种荒谬感生出,只觉得姚广孝的历程,和自己似乎还有那么几分相像,就像是两个不同路线的投影一样。难道所有的一切,真会是如他说的一般,都是夙命的纠葛,是冥冥中有一只大手在摆布,让自己和他成了夙敌不成?!

嗡!而就在林白心中思绪变动之际,那寒光变动不定的斩仙飞刀陡然变了,就像是蛰伏于飞刀之中的灵识,突然睁开了双眼一样,有两股气息骤然向着林白的身躯降下。

只是被斩仙飞刀的气息,乍一接触到肌肤,林白登时觉得冥冥中有一股诡异的寒意,骤然间开始顺着自己肌肤血肉以及骨骼的每一处,开始迅速扩散起来,最终更是直接深入到了神魂之中,直叫他的神魂都开始颤栗不安,如感知到了什么致命的危险。

而且最为要命的是,这种犹如是身体各处,都倏然间多了无数冰丝般的诡异寒意,更是如跗骨之蛆般,只要碰触到肌肤,就紧紧粘住不放,无论如何努力,都无法撕扯开分毫。

不过林白可以笃定的是,自己如今有这样的感觉,姚广孝铁定也跑不了这种感知。就他所感,钉头箭和斩仙飞刀,应该都是大巫所施展的咒杀法器,而且这两宝威力在伯仲之间,没有来由,自己如今处处受制,而姚广孝能够无虞。

“你有钉头箭,我有斩仙飞刀,且要看看,这旗鼓相当的两样宝贝,落入你我之手,到底孰优孰劣!”仿若是察觉到了林白心中的异动一样,姚广孝冷笑连连,眼眸森然直视林白,淡淡道:“就让你的鲜血为我献祭,让我重登彼岸,证得无量道果吧!”

该死的,这老太监居然还贼心不死,想要进入仙门?!听得此言,林白心神不禁一凛,但旋即心中却是有些疑惑莫名,如今建木已然消亡,通往仙门的大道已经被自己斩断,姚广孝就算是有通天之能,又如何能够制造出可以取代建木这种神物的手段。

不对,这老太监这次依仗的恐怕不是建木,而是其他的东西!而就在思虑及此,林白的目光骤然落在了姚广孝身躯下方那如用五色宝石构建出的祭坛。

刚开始的时候,他还以为这祭坛乃是埋骨之地的什么祭祀之处,但如今却是发现,这祭坛中竟然有幽幽光辉在不断的闪烁,似乎有某种诡异威能在运转。

难道这祭坛,是通往仙界的第二个大门不成?此景之下,林白突然开始变得不安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