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2300章 五色祭坛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343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9

越是端详那五色祭坛,林白便越是觉得,自己所思所想的可能性之大!

那五色祭坛,初看起来并没有什么特异之处,即便是光华流转间,也不过是叫人觉得,只是寻常宝石光华的流转罢了。但若是以照见本源之力去端详的话,却是能够看出,在那祭坛之上,似乎有什么诡谲的空间之力在不断流转。

不仅如此,林白甚至还发现,在那五色祭坛的光华流转下,似乎组接成了什么诡异的符纹,而那些符纹连接在一起,就像是要化成一个黑洞一样,要打开一个从此处连接到另外一个世间的甬道,只要步入那甬道之上,便可进入另一个世界。

空间之力,符纹衍化的黑洞!越是思忖,林白便越是觉得自己心中这个想法的可能性之大,就他对姚广孝的了解,此人可以说是把整个人生,都压在了开启仙门,进入仙界之上,如果不是探寻到了什么机会,他怕是绝不会出现在此处。

该死的老太监,到了如今这一步,居然还贼心不死的贪恋着这一步,难道到了今时今日,在曾经与那仙人共占一体后,他还没有看清楚仙门之后那些仙人的面目吗?!

念及此处,林白心中的愤恨越来越深重,而同时也愈发觉得事情棘手起来。如果姚广孝没有斩仙飞刀的话,那以钉头箭之力,自己还能将他诛杀,尽可能迅速的解决掉五色祭坛这诡异的事物,但如今斩仙飞刀锋刃所指下,却是容不得自己有分毫异动。

“你终于看出来了?”而在此时此刻,姚广孝脸上的嘲讽笑意也变得越来越深重起来,望着林白,轻笑道:“钟山之事,你断送了我的一个机会,但却是等于又送我了一个机会。如果不是因为你,让我与那仙人神魂融成一体的话,我又怎么会知道这世间如此之多的秘辛,又怎能找到这个连接仙门的去处!我倒是要看看,这一次,你要怎么拦我!”

一字一顿,话语声中满是蔑视之意,这不是看不起,而是一切都被尽数都掌握在了手中之后,自然而然产生的强大自信,自信到了任何世人,都无法改变眼前的一切。

“钟山一役,你苟且偷生,有命苟存世间,但上一次你没有成功,这一次,无论你布置了多久,结果也不会有任何的改变!就算是死,我也要让你付出代价,不让你打开这恶魔之门!“林白声音冷漠,他知道如今自己已是退无可退,唯有倾力一战!

“这是我听到过的最好笑的笑话了!”姚广孝闻言冷笑出声,面上满是促狭之色,淡淡道:“斩仙飞刀之下,你居然也敢口出如此狂言,难道你不觉得自己这是在螳臂当车吗?一粒小小的顽石,也想阻拦巨人的脚步,你不觉得这很可悲吗?”

一步向前,姚广孝双手变动,周身法力倾巢而出,直接灌注到了那翠绿葫芦之上,而随着他法力的灌入,那原本色泽翠绿如玉的葫芦,竟然渐渐开始向着嫣红色转变,就像是什么神祗的血液所汇聚而成的一样,散发出浓烈的血腥气机。

尽管他如今能够感受得到,钉头箭对神魂的封锁和针对,但他仍旧是笃定了主意,要在这一役中,将林白诛杀与此处,将前尘往事所受的屈辱,尽数用鲜血来洗刷。

大局已定,五色祭坛已经开始运转,只要自己能够给五色祭坛争取到足够开启的时间,等到那扇通往仙界的大门打开之际,一切自然就要落幕,接下来就是自己大展拳脚的时间,只要自己能够进入那方世界,管它仙门之外的苍生是洪水滔天,还是烈火焚世!

林白已没有了怒意,也没有了多余的思绪,他的心神完全沉浸入了滔天的战意之中!他知道局势到了如今,除却倾力一战之外,在没有任何办法,可以改写眼前的这一切。

河图洛书和青莲开始缓缓出现在林白的身前,交织而成法则领域,尽可能的阻挡着斩仙飞刀的攻势!但可惜的是,虽然法则领域神异非常,但斩仙飞刀的气机却是更为诡异,犹如可以无视法则领域,逼人的寒意,直冲林白神魂的最深之处!

既然不能有任何的拦阻,那就倾力去战吧!更何况,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拼死的战斗,才是最好的防御,只有拼死一战,才能够消弭眼前的这一切!

轰!林白的身躯陡然开始有无尽的血气蒸腾而出,与他的法力交织在一起,在天地间交织出无数诡谲的纹络,那是他的命纹,是他不屈于世间一切安排的信念和命理!

命纹乍一出现,犹如是受到了某种诡异的感召般,开始向着钉头箭灌注而去,和钉头箭之上的那些诡谲纹络,尽数融汇成了一体,两者紧紧契合,不分彼此。

而在命纹的加持之下,钉头箭变得愈发神异,顺着箭头释放出的凛冽寒芒,已然变成了实质,犹如是喷涂不定的银光般,在虚空中勾动不止,演化出姚广孝的虚影!

“命纹!果然如凌云子所说的一样,你踏上了逆道之途!逆道,逆天而行,逆道而行,你觉得,以逆为命,真的就能逆过这世间的大势所趋吗?”望着周天弥漫的命纹,姚广孝嘴角有森然冷笑露出,一字一顿的淡淡道,似乎早已洞悉了林白的一切。

对于姚广孝的话语,林白并不觉得有什么奇怪,如果说姚广孝不知道逆道之名,那才真是出了邪了!甚至他都有些怀疑,以姚广孝的算计之能,恐怕自己的每一步,自己所做的每一件事情,在背后都有他的影子存在,也未可知。

但如今的局势之下,却已是容不得林白去思索和验证那么多!一手操纵钉头箭,另一手直接调动符笔生出,在天地间勾动出符箓大道,调动周遭五行之力,在虚空中衍化出一张张神奥非常的符箓,如纷飞的蝴蝶般,向着姚广孝轰击而去!

符纹惊世,一符而动天地鬼神,数重符箓叠加在一起,堪称有灭世之威!

“雕虫小技,你以为这些手段,能对我有效果吗?我玩符箓的时候,怕是你的爷爷,都还在玩尿泥呢!”面对符箓连接与一处后,散发出的惊天之威,姚广孝冷笑连连,如漫不经心般,向着那一应符箓,轻轻弹指,如同驱逐什么苍蝇一样!

虽然姚广孝这话说得颇为不堪,但实际上却也正是如他说的一样,这老太监的生命悠长,可追溯到明初之时,那时候别说是林白的爷爷,就连他的祖爷爷,降生没降生在这世间,恐怕都是一个问题!单从浸淫符箓一道的时间而言,世间绝无出姚广孝其右者!

指尖纷飞之下,登时有无数股锐气迸发而出,在虚空衍化成符箓!这是一种与林白施展出的符箓,针锋相对的符箓大道,是姚广孝对符箓一道的体味。

轰隆!符纹惊世,两者相触,林白释放出的那些符箓,登时便炸裂开来,化作飞灰。

“再试试这个!”对于符箓的失利,林白并不觉得奇怪,姚广孝胆敢出现在自己的眼前,就说明他对自己的手段早已是到了洞若观火的地步,而且也早就做好了应对的准备,所以符箓散开后,林白右手轻轻摆动,震荡先天真罡呼啸而出!

真罡如拳,贯穿了天上地下,而且在呼啸间,更是如与天地发生了某种共鸣一样,不断有种种异样的声音响起,叫人闻之便心神颤栗!

这是虎豹雷音,而且如今的虎豹雷音,更是与林白从程武癫那里学来的时候有了许多不同,被他改进了许多!这威势,已经跟林白的命纹融合了起来,拥有着一股不可磨灭的逆道之力,拳风所向,即便是千山万水阻隔,都要将其洞穿,永不言弃!

咚!如战鼓在虚空敲响,诸人血液都在不断的跟随轰鸣震颤!浩瀚气息,犹如是要洞穿虚空,如今的林白,已是倾力而出,先天真罡呼啸间,堪称是打到了癫狂,每一丝先天真罡的释放,都在透支他身躯的血气,爆发出最强大的力量!

此时此刻的林白,先天真罡弥漫之下,就像是战神重生!这不是什么俗世之人看中的战斗经验,而是一种不屈的信心,一种本能的体现,这一切,所为的,就是杀敌!

杀!林白怒吼连连,双眼都是变得有些血红,因为血气的透支,甚至在这一刻,他整个人变得都有些沧桑衰老,就像是瞬息间老却了许多岁一样。

但无论如何,这虎豹雷音还是起到了效力,恐怖巨威下,姚广孝身躯直接被击飞,甚至那狂暴的雷音,还将他震得耳膜处有鲜血涌出,身躯更是多了无数斑驳血痕。

但可惜的是,虎豹雷音这种术法,对身躯损耗过大,而且所针对的也是同样的古武之人,虽然一击奏效,但对姚广孝还是没造成太重要的损耗。

“看来真是留不得你了!宝贝请转身!”大口喋血下,姚广孝双眼森寒,冷叱出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