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2302章 心中魔障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337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9

轰!万千缕神辉在向着四下纷飞不绝,似乎要将此间的一切,都尽数化作碎片!而在这诡异的碎片之中,更是有点点血痕闪烁,划出道道如血雨般的轨迹!

这些血痕,是林白和姚广孝身躯上的伤痕,所迸溅出来的血液。斩仙飞刀和钉头箭,这两者都可说是不折不扣的大杀器,尤其是在如今针锋相对,针尖对麦芒的态势下,更是把两者的那种锋锐特性,发挥到了淋漓尽致的地步。

每一缕气息的释放,都让两者的身躯,有数道伤痕崩裂开来!那密密麻麻如蛛网般的血痕,看上去叫人惊心动魄。甚至在这一刻,观战的程武癫和老骗子,已是完全看不出林白和姚广孝的本来面目,他们的面容,已尽数都被血污所覆盖沾染。

他们不敢想象,在此时此刻,林白和姚广孝,是在承受着怎样的痛苦和折磨。而且他们明白,这两件利器的攻袭,实际上还远不止对他们的身躯造成了这样巨大的创伤这么简单,他们的神魂在这一刻,恐怕要比身躯还更为破碎。

肉身的损毁,疼痛固然深重,但只要达到一个临界点,就会使人陷入到麻木的状态下,对外界传递来的疼痛而不自知,这也是为何在许多的刑罚拷打时,在把人折磨到几近昏迷的状态后,会泼上一盆冷水,或者是盐水的缘故所在。

因为借助冷水和盐水,会让人的心神变得清明起来,而一旦心神清明,就会将感知到的痛楚,百万倍的扩大起来,让疼痛如跗骨之蛆般,缠绕在任何的心神之中。

而如今的林白和姚广孝,自然是没有人给他们泼凉水,所以他们如今的模样虽然惨烈,但实际上已是感触不到肉身的痛楚,只剩下麻木的交战。

但和肉身不同的是,神魂并没有麻木之说,这也就是说,神魂所受多少折磨,你就要承受多少折磨,而且神魂所受的痛楚,更是要比肉身的痛楚,强盛出百倍不止。

他们不敢想象,在此时此刻,林白和姚广孝所承受的痛苦究竟是到了怎样恐怖的地步。这种痛楚,恐怕绝对不在老骗子所承受的六脉逆心痼疾,所带来的痛楚之下,甚至要比那种痛楚更为剧烈!他们更不明白,在这样的痛楚之下,这两人究竟是怎么坚持下来的!

也许正是因为这种即便是在撕心裂肺的疼痛下,他们依旧能够体现出的坚忍,才是支撑着这两人,能够走到如今这一步,成就这样恐怖修为的原因所在吧?!

针尖对麦芒,这是殊死的一战,而这一刻所发生的一切,从林白知晓了在此处等待着自己的不是旁人,而是姚广孝的那一刻,就已经开始注定了!

斩仙飞刀和钉头箭对他们神魂所造成的创伤,已经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虽然他们的忍耐力已是远远超出与常人,但依旧是无法承担的痛苦。

但即便是如此,这两人依旧没有任何要停手的打算,也没有任何要躲避对方锋芒的打算!他们在倾力出击,竭尽可能的燃烧己身,试图让对方在自己的熊熊火焰中燃烧成灰烬!

甚至在这一刻,在这些狂暴的气机下,他们两人所碰撞在一起的战团,几乎都快形成了一方黑洞,似乎是要将此处的一切,尽皆吞噬入内!

轰!最终的最终,他们身躯的精血都已是到了几近干涸的地步,而钉头箭和斩仙飞刀也再没有任何能够支撑它们继续碰撞下去的力量,在数息之后,他们两人均是踉跄着朝后退去,血雨纷飞之下,斩仙飞刀和钉头箭也是光华黯淡,显然是被对方消弭了许多灵性。

虽然血污已经涂抹满了面颊,虽然在那浓艳的红色之下,已经看不清他们面上的神情,但他们的双眼,却是前所未有的澄澈,眼眸深处的战意,也是前所未有的炽热!

“不得不说,你比我所见过的所有人都能忍耐!”倒退出数步,抹去嘴角喷吐出的精血后,姚广孝嘴角渐有冷冽笑容出现,寒声道:“我在黑狱之中承受了无尽的折磨,才让我能够承受这神魂受创的痛楚,而你又是因为什么,才能承受这一切?!”

这是此时此刻的姚广孝心中最大的疑惑,他想不明白,林白究竟是如何从斩仙飞刀对神魂那极尽恐怖的削弱力下支撑下来的!他可以笃定,斩仙飞刀所带给林白的痛苦,绝对不在林白释放出的钉头箭给自己造成的创伤之下!

那种程度的痛苦,要比万千虫蚁噬咬身躯都更为难受,那是一种全身上下酸楚疼痛,就像是要块块断裂开来,却又被某种力量强行牵在一起,不使其散开的诡异感受。

甚至在有一个瞬间,在那难以名状的痛楚之下,姚广孝几乎都要放弃抵抗,让自己的身躯彻底被那撕扯之力分开,但在他当年在黑狱之中沉沦了无数个岁月,磨练出的对孤寂的忍耐,磨练出的对痛苦的忽视,磨练出的心神的麻木,才使他坚持了下来!

他不明白,自己经历过黑狱,可是林白却是从来没有承受过那样暗无天日的痛苦,可是为什么明明没有承受过这一切的林白,却是也能够撑到现在。

“为什么?你觉得如果我说了,你会懂吗?姚广孝,你已不是人了,你没有了人性,自然不知道支撑着我走下来的是什么东西!”林白冷酷发笑,眼眸中满是讥讽神情。

如他所言,姚广孝不明白林白是如何从那痛苦中坚持下来的,可是林白自己却是对此心知肚明!他并非是感受不到那种神魂撕裂的痛苦,恰恰相反,没有经历过黑狱折磨的他,对那种痛楚的体悟,要比姚广孝更为清晰千百万倍,那种痛苦对他的折磨,也要比对姚广孝的折磨恐怖千百万倍,但即便是如此,他还是坚持下来,而之所以如此,原因只有一个!

而那原因,便是一颗不甘的心!

正是因为心有不甘,知晓不能放任姚广孝去做,不能让他去给苍生酿下无边的业火!

正是因为心有不甘,不甘心抛下自己所在意的一切,所守护的一切!

正是因为心有不甘,不甘那些对自己给予了谆谆希望的人失望,不希望他们的眼泪,沾湿了地面,不希望他们再如当初一般,血泪撒于河山万处,沉浸痛楚中不能自拔!

正是因为这些种种的不甘心,正是因为这种种的不忍,所以林白才会变得如此坚忍,所以才能到了如姚广孝一般,在斩仙飞刀的恐怖攻势下,支撑到这一刻!

“姚广孝,回头吧!”沉默许久之后,林白缓缓开腔,目光中多了些悲悯之色,望着姚广孝,缓缓道:“既然你曾与凌云子神魂相融,我想你应该很清楚那边的世界,并不是如你所想的那么完美!既然你明白这一切,为何还要这么执迷不悟的坚持下去,我可以保证,如果你能够回头的话,过往的一切,我可以既往不咎!”

“回头?!”姚广孝闻言错愕仰头大笑,笑着笑着,眼角却是突然有泪落了下来,喃喃道:“我不是你,你可以回头,但我已经回不了头了!”

林白闻言沉默,他突然醒悟过来,自己刚才对姚广孝的话,实际上愚蠢到了极点。

姚广孝能布置出这么多的局,来等他走,能够耗费这么多的机心,那个堪称是愚蠢的凌云子,最后更是被他借着林白的手诛杀的凌云子心中的东西,如何能瞒得了他。

恐怕如今的姚广孝,对于那所谓的仙界的一切,要比自己更为清楚明了。

但即便是如此,姚广孝还在坚持,坚持着想要进入那仙门,进入那方世界!实际上并不是姚广孝不清楚仙界彼岸的情况,而是如他所言,他已经回不了头了!

为了仙门的开启,他不惜背弃了一切,甚至不惜将身为一个男人的根本斩下,所为的,不过就是想要看看仙门彼岸的风景,甚至为了这么目标,他连曾经最亲密的朋友,都可以背弃,甚至为了逼迫他的那个朋友现身,不惜诛灭他的家人!

而他被刘伯温惩戒,尘封于黑狱之中,却苟活了数百年,所为的也已不是要给自己争取到一线生机,而是为了心中的那个目标,为了能够进入到仙界之中,成为所谓的仙!

而他在经历了钟山一役之后,神魂到了将近覆灭的程度,依旧贼心不死,还是坚持着他往昔所坚持的一切,即便是已经知晓了所谓仙的内情,却还是依旧在为了那个目标而费尽一切心机,不是说他对成仙有多么的渴盼,而是已经回不了头了!

打开仙门,走上通往彼岸的路,成为那所谓的仙,在经历了这么多的世事变迁后,实际上已经不再是姚广孝所要坚持的心愿,而是成了他心中的魔障!

心魔已经遮住了他的双眼,已经笼罩了他的内心,魔障不除,他如何回头,怎能回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