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2303章 以命养身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309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9

心魔迷障,尘劳关锁,双眼已被业障所蒙蔽,即便回头,也已无路可走,而这就意味着姚广孝想要破开心中迷障,就只能不管前路是对是错,不回头的一路往前。

这是一种无奈的选择,但却也没有任何值得叫人为他而同情的必要。因为这魔障,本就是他自己种下的,路是他从一开始的时候选好的。

在可以回头的时候,他没有回头,而现在他已经没有任何可以回头的机会。所以他就必须去承受这一切,因为这是他种下的因,他就要去承受结出的果!

“就算你已不能回头,但如今你已经不能施展斩仙飞刀,你又要如何来与我相抗,又怎么去打开这祭坛,进入那所谓的仙界,成就那所谓的仙?”沉默许久后,林白的嘴角渐有淡漠笑容出现,双眼直视姚广孝,淡淡道。

“不错,我的确不能再调动斩仙飞刀了,但你觉得,我会天真到以为自己只凭借斩仙飞刀,就敢出现在你面前吗……”姚广孝冷笑出声,漠然望着林白,淡淡道:“我无法调动斩仙飞刀,你也无力操纵钉头箭,如果我还有后招,你如何拦我?”

如姚广孝所言,在刚才的一番比拼之后,不管是林白,还是姚广孝,实际上如今都已是到了一种油尽灯枯的地步。在那两件大巫神器的抽取下,他们体内的血气,都已经干涸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以他们如今的状况,再没有任何调动那两件利器的本钱。

听着姚广孝的话,林白的心中,突然开始有一种不好的预感生出,他的内心更是骤然变得忐忑不安起来。以他对姚广孝的了解,以及这数次三番的搏杀,一切的确是如姚广孝所说的一样,如果没有完全的把握,他是绝对不会出现在自己面前的。

如今姚广孝虽然如自己一样,再无力操纵斩仙飞刀,但谁又知道,这心机叵测,双眼都已被魔障笼罩的老太监,到底是不是还有什么后手留存。

“你以为我费尽千辛万苦,一手缔造出地狱,就是为了让那些人能如苍蝇一样扰乱你的视线吗,如果只是那样的话,岂不是有千万种办法,要比缔造这样一个组织更轻松省力?”仿若是已经洞悉了林白心中的疑惑一样,姚广孝冷笑出声。

而且在话语落下的同时,他的双手更是轻轻挥动,顺着他的掌心之处,陡然有一点儿如血般嫣红的事物,缓缓出现在了掌心处,朝外弥散出万千诡谲气息。

这是什么东西?!望着那如鲜血般殷红的一点,林白心中的不安越来越强烈起来,冥冥之中,他觉得那殷红一点,在其内里似乎是有着一股无比诡谲的力量,那种力量,既像是人体血气的力量,又像是神魂的力量,两者交错,不一而足。

“林白,你别忘了,不管我们拥有多少手段,但我们自始至终,都还是相师!而相师,最能够把握的,不是其他的东西,就是人的命数!”姚广孝双眼直视掌心中如血般的殷红一点,而后如向林白解惑般,轻笑道:“而这些,便是地狱中人的命!”

命?!在这一刻,林白的心中突然有一种明悟感生出,此前他在跟那些地狱杀手,以及凌自在、凌逍遥兄弟交手的时候,都觉得这些地狱中人的身体里面,似乎是缺失了一些什么东西,但可惜的是,那种缺失太过细微,是以无法被他仔细剖析。

但如今他终于明白了,地狱中人所缺失的是什么东西!他们所缺失的,便是属于他们命理中的一部分,正是因为命理的瞬息万变,所以才不好被人察觉。

而如今被姚广孝捏在掌心的,便正是那些地狱中人所缺失的那一部分命。他们缺失的命被捏在了姚广孝的手中,自然便要为姚广孝马首是瞻,不折不扣的完成他的命令。

只是林白有些不明白,姚广孝如今在这一刻,拿出这东西,究竟是为了什么。难道他觉得,用这些人的命理,就可以击败自己不成?!

“这是一种神术,是我从凌云子的记忆中获取的!以自己的身躯,吸纳他人的命理,用他们命理的养分,来温养自己的身躯,可以让整个人焕发出崭新的生机!”仿若是洞悉了林白心中的疑惑一般,姚广孝淡淡开腔,话语虽然漠然,却是有一种残酷的味道。

什么,吸纳他人的命理,来当做养分,滋养自身?!听到姚广孝这话,林白的瞳孔不禁骤然一凛,他不敢想象,这是一种何其残忍的手段,而被姚广孝剥离了命理的那些人,又该要承受怎样痛苦的折磨,这种手段,说成是世间最严苛的刑罚,怕是都毫不为过。

“疯了,你彻底疯了,竟然连这种手段都用得出来!”心中思忖之下,林白倒抽冷气连连,犹如望向一个怪物般望着姚广孝,虽然他早就知道姚广孝为了达成目的,可以不惜一切手段,可以漠视他人的性命,却还是没想到姚广孝竟然毒辣到了这种地步。

“没错,我的确是疯了!只要能破开我心中的魔障,就算是疯了,又能如何?”

姚广孝听到林白的话,非但没有半点儿羞愧,反倒是如觉得受到了某种夸奖一样,高高扬起掌心的那一点嫣红,嘿笑道:

“那些被我剥离了命理的人,便是我给你在这世间留下的一份礼物,没有了命理,他们便是我的行尸走肉。我想此时此刻,他们也许已经开始行动了,你的家人,你所在意的一切,如今也许已经在承受他们带来的灾厄了!你不要忘了,我为他们定下的地狱的准则是什么,地狱所过,宛若流沙,寸草不生!哈哈哈,林白,你现在可畏惧了?”

该死的!此言一出,林白的神情骤然变得愈发冷冽起来,望向姚广孝的双眼中所存的杀机,也变得愈发浓烈起来!他知道,姚广孝所言绝对不是在刻意的扰乱自己的心神,这种以他人命理温养己身的术法,的确是可以操纵他人如行尸走肉!

也许在这一刻,远在千里之外的贺嘉尔、夏小青和张三疯他们,已经陷入到了那些被姚广孝剥离了命理的地狱杀手的包抄之中,正在苦苦厮杀。

“你还有一个机会,现在抽身离去,一切也许还为时未晚!”姚广孝轻笑出声,如同达成了什么小阴谋的小孩子一样,脸上满是说不出的开心和得意。

“我不会离去,一切也不会晚!”林白轻轻叹息出声,双眼平视姚广孝,缓缓道:“我相信他们,就算是你们地狱杀手倾巢而出,也奈何不了他们!”

要知道如今的张三疯和陈白庵他们,已非昔日吴下阿蒙,士别三日,就当刮目相看。有符术为助力,地狱杀手想要奈何他们,绝没有往昔那般轻易。

而且自己在钟山立威,搅动天下群雄内心忐忑不安,就算是地狱杀手倾巢而出,其他别有用心之人,也要仔细掂量掂量自己的威势,才敢决定趟不趟这趟混水。

也许这过程中会有苦难,但地狱中人想要对他们痛下杀手,绝对没那么容易!

“回头吧,了结了一切,不要再坚持了!你坚持了那么多年,最后还是失败,既然明知道就算是成功了,也不是什么好结果,为什么不放弃呢?”沉默许久后,林白抬头望着姚广孝,轻轻叹息出声,眸光中充满了悲悯。

不得不说,对于姚广孝,除却憎恨之外,林白更是有一种悲悯。因为单以天资而论的话, 姚广孝绝对称得上历来相师之中最为惊采绝艳的人物,就算是六代祖师刘伯温,在天份之上,都未必有姚广孝这样出色,如果他没有被魔障蒙蔽双眼,必然会有极大的成就。

这样一个天资惊采绝艳的人物,却是被一个错误的魔障蒙蔽了双眼,原本借助这天资,可以成就无数叫世人景仰推崇的事情,但如今却要被人唾弃,这如何不叫人叹息。

如果姚广孝能够回头,他绝对能称得上是一代人杰,但可惜的是,他的心却是走了一条错路,选择了错误的道,所以他的一生,注定要让人觉得唏嘘与遗憾。

“晚了!一切都晚了!我回不了头,只能走下去!”姚广孝轻笑出声,笑容无比复杂,而后缓缓扬起手,那一点儿如血般的殷红,骤然垂降,如一粒流星,落入了他的眉心。

嗡然之声不绝于耳,无数诡谲的血气骤然弥散开来,顺着姚广孝的身躯不断盘旋冲刷!他一步步向前走来,浑身上下都在释放出无量的血光,而面颊上渐渐也消解了一切复杂的神情,渐渐变成了纯粹的宁静,双眼直视林白,充满杀意。

每一步的踏出,天地都在不断的颤鸣,而那光华也变得越发璀璨,而且他的身躯更是不断有如江河冲刷之声发出,那是血液流动的声音,如长河澎湃,似汪洋冲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