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2315章 令起幕落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292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9

那是一种无法言喻,无法形容的声音,那声音浩大神圣的叫人不容置疑,却又带着一种悲天悯人的怜惜之感,叫人闻之,不由自主的便想有一种热泪盈眶的感觉。

而就在这诡异的不知道是幻觉,还是真实的声音,陡然出现的瞬间,埋骨之地内原本喧嚣汹涌的气机,在这一刻,已是完全归于了宁静之中,时间在这一刻,更是如同凝滞了一般,似乎永停在了这一秒钟,所有的一切,都终止在了这一刻。

气息仍在翻涌,但却是连一分一毫的涟漪波浪都无法掀起;地面的龟裂,在这一刻,更是突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陡然停滞,最终归于寂灭。

嗡!但这种停顿,只是持续了短短数息的时间,所有的一切,便又汹涌无比的开始沸腾起来,气息依旧,爆裂的波澜依旧,杀机也是依旧!

发生了什么,为什么我有一种恍然如梦般的感觉,刚才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而就在这一切,突然从平静,重归于沸腾的一刹那,姚广孝的内心突然开始变得颤栗不安起来。

冥冥之中,他觉得一切似乎是发生了什么不可思议的转变,似乎所有似乎都已经既定好的路线,在这一刻,开始向着一个不可知的方向扭转而去!但诡异的是,这种扭转,却是叫他根本无法察觉分毫,也无法明悟分毫,如同发生,却又似什么都没有发生!

到底是什么样的力量,为什么可以改变正在发生的这一切?!愈是思忖,姚广孝的内心便越是颤栗难安,虽然他无法断定刚才的一切,但他可以确定,刚才的确是有什么事情发生过,但能够在这一刻,还让一切发生如此剧变的力量,那该是何等的恐怖!

但就在这一瞬,还未等姚广孝从惊讶之中醒悟过来,他却是突然又有一个不可思议的发现,只见此时此刻,就在那短短的瞬息时间里,原本缠绕于自己身周,拦阻了自己前行的那地脉虬龙,竟已是完全化作了烟消云散,就如凭空蒸发了一样!

这不是梦吧?!感触着重归自由的身躯,姚广孝无法置信的揉了揉眼睛,几乎都不敢相信眼前的这一幕,是真真切切的发生在自己的眼前!

那道地脉虬龙到底是去了哪里,为什么只是瞬息的时间,它就突然消逝不见?!在断定了眼前的一切,并不是自己的幻象,而是真切发生之后,姚广孝竟是一时间顾不得去在最快的时间奔赴五色祭坛,而是向着虚空望去,想要找寻地脉虬龙的下落!

天,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刚才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一切突然会变成这个样子?!

就在姚广孝眼角的余光,突然扫视到林白所在的位置时,他的眼角突然忍不住的开始剧烈颤抖起来,就像是大白日见了鬼一样,充满了无法相信的神情。

只见就在这一刻,那突然不再拦阻姚广孝的地脉虬龙,竟然是毫无征兆的出现在了林白的身前,正在与只差林白身躯一线的天道杀劫,牢牢的迎击在一处,难舍难分!

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局势突然会变成这样?!在这一刻,望着眼前的这一切,姚广孝的心中,突然开始有一种难以名状的感觉,就像是之前发生的一切,不过是自己的一场黄粱大梦,那种种诡谲的态势,似乎从来就没有出现在过世间一样!

不过他可以断定,刚才的一切,并不是没有发生,而是被什么不可思议的力量,扭转了现在的局面!因为如今龟裂的地面,以及喧嚣的气浪和元气波动,都在证明着,刚才的一切,并不是他的幻梦,而是真真切切的在此处发生过。

实际上不仅是姚广孝,就连林白,在这一刻,都有一种如坠迷雾般的错觉。

前一瞬间,他的身躯在天道杀劫的威压下,已是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再无法抵挡这恐怖的威压分毫,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狂暴的气息降下,将自己压成粉尘!

但就在那至关紧要的一瞬间,他突然觉得就像是有一种力量,突然充斥在了自己的身躯中一样,叫自己原本混沌的内心,骤然变得清明了起来。

不仅如此,他甚至还觉得,在自己的内心最深处,在此时此刻,似乎还有一个声音在低低的呼唤着自己,那声音如梦如幻,叫人无法明悟,但正是因为这声音的存在,所以才让自己从那种浑浑噩噩的状态中摆脱了出来,重归于清明!

而让他更无法理解的是,他明明用来拦阻姚广孝的地脉虬龙,如今竟然已是舍弃了姚广孝所在的位置,而是跟这最后一道天道杀劫迎击在了一起,嘶吼阵阵,战得难分难解!

在刚才的那一瞬间,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一切为何会变成现在这幅模样?!在这一刻,林白只觉得自己就像是被伸手不见五指的迷雾所包裹住了一样,所有的一切,都开始向着不受自己控制,不受自己安排的轨迹开始缓缓进发!

但此时此刻,正在发生的一切,却是根本没有留给他太多的思考时间!没有他的操纵,如今的地脉虬龙,正在以一种本能的灵性,在跟天道杀劫作战!虽然能够不落下风,但若是世间继续推移,这种灵性,迟早要被天道杀劫的破灭之意,侵袭成齑粉!

而且就他所知,地脉虬龙发生了这种诡异的偏离,想要再重新抽调它,去拦阻姚广孝,也已是变得完全不现实了,地脉虬龙的速度,根本无法抵得上姚广孝进入仙门的速度!

既然一切都已无法改变,既然一切都已因为某种力量而偏离了轨迹,那就让这一切,尽情的发生吧,就让一切,按照现在的轨迹,发展下去吧!

没有任何迟疑,林白眼眸中的精光突然开始大作,原本已经变得衰败的身躯,重又被滔天的战意所笼罩,犹如是一柄孤傲的利剑般,直冲九天而去!

“战!战!战!既然一切发生了这样的蜕变,那就以我之血,铸就逆道之路!”心中思绪变动之下,林白眼眸骤然一凛,而后没有任何迟疑,手掌陡然抬起,向着虚空扬起!

一掌抬起,命纹登时由掌而生,一道道的纹路,在蔓延开来之后,就像是一柄柄的利剑般,直接融汇入了地脉虬龙的身躯之中,与其彻底相合!

吼!而就在命纹融入的那一刹那,原本在连番厮杀后,身躯摇动已是略显呆滞的地脉虬龙,突然昂首摇尾,爆发出了一声惊天嘶吼,声波如雷,直冲九霄!

不仅如此,在嘶吼声发出的同时,地脉虬龙更是一改此前浑浑噩噩的态势,就如是突然间充满了妖异的灵性般,身躯摇摆变动之间,充满了灵动的美感!

仿佛是感触到了这种诡异的变动般,天道劫杀似乎也是突然从沉眠中被惊醒,呼啸的风雷之音越来越狂暴,声声直入云霄,震得人神魂震颤!

铿!原本无形之杀意,在这一刻,竟像是变成了有形之物般,那璀璨的天道杀劫,在这一刻,倏然凝聚,而后骤然变成了一柄如利剑般的事物,向着地脉虬龙迎头斩下,似乎是要以这地脉虬龙之血,来洗刷天道心中对逆道之人的愤恨和怒火!

而随着这异动,锋利的锐气开始呼啸而降,地面上的裂痕,就如同是蛛网般,开始疯狂的蔓延开来,在一阵阵叫人牙酸的咔嚓声中,以林白的身躯为中心,大地开始溃灭,化作无数的碎片,四下纷飞散开,似乎随时都要被无情的磨灭成碎末尘土!

但就在此时,在这滔天的威势之下,林白非但没有任何退却的念想,反倒是双眼的神情愈加湛然,就像是大梦初醒般,双眼怒睁,直视天道杀劫,漠然道:“灭劫,逆道!”

在这一刻,林白的身躯,就像是突然生出了一种无法言说的诡谲之力般,他的身躯竟然突然陡然直冲而起,而随着他的动作,盘亘于他身前的地脉虬龙,而是死后连连,环绕在他身前,向着那天道杀劫便迎击而去!

龙口怒张,如有无尽的浩瀚波澜生出,似乎是要将那天道杀劫,进入都吞噬到龙腹之中,让这狂暴的杀意,在他的腹中,转换成纯粹的地气养分!

犹如是察觉到了林白的打算一样,天道杀劫怒吼阵阵,威压不断垂降,一股如环形般的波浪,疯狂的蔓延开来,直上直下,如大浪淘沙般,牢牢的束缚林白左右,想要将地脉虬龙和林白的身躯,直接从高空拍下,让他们低入尘埃之中!

轰!但可惜的是,天道杀劫的速度快,而地脉虬龙和林白的速度却是更快,倏然间,地脉虬龙已是龙躯翻转,直接将天道杀劫吞入腹中!

嗝!一个饱嗝后,杀劫四散,一切归于正常,天地重归清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