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2329章 跳梁者,虽强必戮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285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9

这是一幅鲜血染成的画面,这是残酷的场景,生命在哀嚎,杀之花在绽放。

在陈白庵、张三疯和沈凌风的感染下,那些原本打算着来此浑水摸鱼的奇门中人,也是将心中的戾气完全释放了出来,对着地狱杀手冲杀连连。

这座地狱的核心之地,在这种种冲杀下,如今彻底成了名副其实的地狱。数名天人联袂而行,精妙无比的配合着彼此的动作,大开大阖的攻势下,释放出种种精妙的杀机,直接将那些地狱杀手的头颅斩断,然后小心的取掉他们的一块头皮,收入囊中。

这是林白交代下来的规矩,是按照当初美国西进运动时,对付那些印第安人时候,所采用的方针。这一块块满含着血腥气味的头皮,只要累积到足够的数量,便可以用它们向格物门换取提升他们实力的,弥足珍贵的资源。

在林白这个指派下,这些地狱杀手的脑袋,在这些奇门中人的眼中,已经不再是血肉之躯,而是一个个冒着金光的金羊毛。

而那些奇门中人,就如同是草原上的牧羊者一样,正在不断的疯狂收割着生命,让这往昔的地狱圣地,鬼哭狼嚎,血气冲入云霄,无人可以逃离。

曾几何时,地狱杀手之名,响彻世间,他们在黑暗中行走,杀遍天下,听到他们之名者,无一不是闻风丧胆,但到了现在,他们却是进行了身份转换,变成了待宰的羔羊。

而相较于陈白庵、张三疯、沈凌风和奇门中人的大军团交战,林白的存在,则更像是一队奇兵,不过这并不是一个军团,而是只有林白一人。

不过就算是只有他一人,这已经足够了。撇下了这些正在交战的杂鱼,林白在不断的往地狱的最为核心之处深入,路上虽然后拦阻之人,但都被他以摧枯拉朽般的虎豹雷音秘术,直接击成了一团血雾,身躯崩裂,化成齑粉,消散在人世间。

“入地狱者,杀无赦!”而就在林白的脚步,行进到小岛上的某个山谷谷底时,一个冷冽的声音陡然响起,更有可怕的杀气陡然席卷而来,冷然道:“什么人,还不退后?”

“退后?杀你们的人,还用得着退后吗?”林白冷笑出声,没有如这些蝇营狗苟的地狱杀手般隐藏身形,而是光明正大的向着声音传来的地方走去,一边回应着那人的问话,手轻轻扬起,一道先天真罡,向着那声音传来的方向,便击杀而去!

噗!只是一击,那发出冷叱的人声,顿时便戛然而止,身躯直接崩裂开来,结束了他沾满了鲜血的一生,在黑暗和血液中诞生,又在血液和黑暗中灭亡。

惨叫声迭起不止,没有姚广孝坐镇,这些杂鱼如何能是林白的对手,如何能阻拦住他的脚步。他虽然只是孑然一人,但却是如入无人之境般,但凡是他双脚所迈过去的地方,无一处不是血流长河,无一处不是尸骸堆积!

这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流血的月夜,在这狂暴的杀戮下,似乎天穹之上的星辰月华,都不忍再继续观望下去,被乌云所掩映,让黑暗彻底笼罩了此处。

哀嚎声不断响起,鲜血不断的迸溅,这是如同用鲜血染成的画面。一具接着一具的尸骸,在不断地倒下,屠杀在不断的进行,根本没有谁能阻拦林白的脚步。

望着血流遍野,尸骨堆积如山的画面,林白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他的心中更是没有分毫的同情,只是漠然的如死神般,带走一条条鲜活的人命,看着那些地狱杀手,在他的手下,渐渐的消散生命,所有的生机,被死神所剥夺。

这是一场复仇,这是一场为身边最亲近的人,斩除掉所有变数毒瘤的战斗,为了他们,他心中没有半点儿愧疚之感,只有无情的杀戮,结束一处的战斗,便向着另一处进发。

而且他很清楚,自己如今加诸在这些地狱杀手身上的屠杀,根本无法与他们所造成的杀孽相比。这些人如今的下场虽然惨,但在地狱强盛之时,死在他们手下的那些人,下场才是更惨,如地狱的箴言般,他们这些人所过之处,的确是如流沙般,寸草不生。

不知道有多少原本平和的家庭,都因为这些地狱杀手的缘故,直接消散成云烟;也不知道有多少鲜活的生命,甚至是娇滴滴的花朵,被他们辣手摧花,消散尘世。

如今林白所作为的,不过是把这些地狱杀手往昔所做的事情,加诸到这些地狱杀手的头上罢了,说的简单点,便是叫他们这些人自食恶果。

杀!杀!杀!喊杀声遮天蔽日,震耳欲聋,血光冲天而起,没有任何地狱杀手可以从此处逃走,这是一种毁灭性的屠杀,如地狱往昔所做的一样,所过之处,寸草不生。

鲜血在蔓延,烈火在燃烧,地面开始渐渐变得就像是传说中的炼狱一样。惨叫声接连成片,奇门中人冲杀连连,对这些他们往昔敬畏的存在,不断的无情出手。

不对,还是不对!冲杀连连,虽然一切超乎寻常的顺利,但林白的眉头,却是不禁微微皱起。这一切实在是太顺利了,顺利的有些反常,他们如今到达的是地狱的圣地,虽然如今姚广孝不在了,但林白不相信,姚广孝布置下的后手,只会是这些杂鱼。

“为什么地狱的实力这么弱小,为什么连拥有着一战之力的人都不存在,不过都是些虾兵蟹将,游魂野鬼,最强大的不过是些触摸到了大道门槛之辈,地狱真正的强者呢?”

不仅仅是林白,在连番顺利的反常的厮杀后,张三疯和陈白庵,以及那些奇门中人,都感觉到了反常的地方,他们也发现,在这残酷的厮杀下,地狱杀手中的佼佼者们,并没有出现,就像是已经隐去了身形,躲藏在了暗处,在观摩这一切。

“不好,不对劲,我们可能中了埋伏了。这些杂鱼,恐怕是地狱杀手布置下的诱饵,在引诱我们前来此处,要把我们一鼓歼灭!”

而与此同时,诸人更是发现,在经过了连番的冲杀后,原本散开的人群,如今竟然随着地狱杀手的溃散,渐渐的集中在了海岛上的一处山谷谷底之内。

而且越是观察,他们便越是觉得如今所在的这谷地有些不对劲,谷地周围的两座山峦上,到处都是人力施为的痕迹,就像是有人在上面布置了什么。

这个发现,叫场内诸人的内心不禁一沉,有一种毛骨悚然之感,只觉得自己这些人,如今恐怕是步入到了地狱杀手所布置下来的某个如口袋般的圈套中。

“退后,快退出这山谷!”没有任何迟疑,人群中顿时有阵阵剧烈的嘶吼声响起,更是有人想要挤出人群,向着山谷之后退却。

但可惜的是,如今聚集在这谷地中的人实在是太多太多了,而且之前的厮杀又太过顺利,所以诸人都已经失去了防备,如今想要撤离,却已是来不及了。

“擅闯地狱圣地者,杀无赦!你们既然来了此地,就要完全沉沦在此地,永世沉沦在地狱,不见天日,无法超生,与孤魂野鬼作伴吧。”与此同时,一个阴恻恻的声音突然响起,那声音无比干涩,就像是两块经过无情曝晒后的干木头,在进行这摩擦一样。

“地狱所过,宛若流沙,寸草不生。”紧接着,又一个如出一辙的声音,骤然响起,漠然无情道:“既然你们来了此处,那就留下吧,有这么多人作伴,你们做鬼应该也不寂寞。”

“放你娘的狗臭屁!你们都被我们杀到了这鬼地方,还想要挟我们,你以为现在的地狱,还是以前的地狱吗,你们不过是一群乌合之众罢了,破灭死亡在即,居然还敢威胁我们。”张三疯冷笑出声,对这威胁的话语,嗤之以鼻。

“我要用你们的鲜血,来洗刷我那些手足同袍们所承受的屈辱,要把你们的头颅,当成贡品,来祭奠他们。”沈凌风也是大喝出声,杀机直冲九霄,一字一顿,冷然道:“不要再痴心妄想,我劝你们还是乖乖把脖颈洗干净,等我们来杀。”

“主人,您果然没有说错,一切都如同是您的料想般,这一幕幕都已经开始了,棋子都已经牺牲,鲜血都已经灌注满了这座海岛的每一个角落,祭品都已经为您献祭成功了。现在,就请让我们享用您留在世间的最后一道美餐吧……”

一个阴恻恻的声音骤然发出,音调古怪无比,冷冽入骨,叫人莫名便觉得心惊肉跳。

“义武奋扬,跳梁者,虽强必戮!”林白闻言冷叱出声,漠然直视前方,淡淡道:“别再装神弄鬼,有什么手段,尽管使出来吧,有我在,今日便是你们地狱覆灭之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