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2337章 投鼠忌器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352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9

李虎的动作虽然足够快,但终究是临危发出,和那老者比起来,还是慢上了一线。

就在李虎释放出的无边火元,以燎原之势,即将冲袭到卢青山身前,环绕他身周形成防卫之势前,那老者的顶上银花,已是到了卢青山头颅之前不足三寸之处。

这老者的术法极为诡异,似乎是将顶上银花修习得犹如金铁一般坚硬,释放出来的时候,自然而然的就带着一股如神兵出鞘般的锋锐气息。

那冷冽的气息,叫人毫不怀疑,假若这银花碰触到卢青山脑袋的话,会直接穿过卢青山的脑门而过,将他的一颗大好头颅削成两半。

“不!”李虎怒吼出声,双眼已是完全成了血红之色,怒火都快要把他脑袋烧炸了。他不忍再去看眼前的一幕,因为他怕看到卢青山血溅三尺,脑浆迸裂的场面。

所有的前尘往事,此时皆如电影般,开始在李虎的心中不断回放。卢青山是国之柱石成员中,年纪最小的一个,平常之时都是如个跟屁虫般,跟在李虎的身后,一口一个‘虎哥’的叫他,而在李虎的心中,也早是把卢青山当成了自己的小兄弟。

如果不是为此的话,李虎也不会让卢青山去采撷这枚紫芝。但他怎么都没有想到,自己的这个决定,竟然会给这个小兄弟带来如此之大的灾厄。

而且在此时,他更是恨透了这老者。这些人在鏖战之时,如缩头乌龟般藏头缩尾,不知道是躲在那个老鼠洞里,如今瓜分战利品,不但冲在最前,而且还敢对他们这些付出了生死血战之人,下这样狠戾的辣手,这种人的心性,已远不是歹毒二字所能概括。

但事情到了如今这样的地步,对于李虎而言,不管他心中有多少愤懑,有多少不平,似乎都已经无法改变任何态势,等待卢青山的,似乎只有死路一条。

“滚!”但就在这电光石火间,天地间却是有如春雷初绽般的声音乍然响起,轰然在诸人的耳畔炸响,带着一种不容抗拒的钧令之感。

而且在这话语发出的一瞬间,时间就像是骤然凝滞在了这一刻般。一股璀璨到了无法言喻的神异光芒,倏然而现,犹如在天地间扯开了一道帷幕,抢在那银花席卷而来之前,倏然间便在卢青山的身前,形成了一道无物可破的光墙。

砰!说时迟,那时快,一切不过都是在电光石火间。就在那光幕乍然成型之际,老者发出的顶上银花,顿时便直接轰击在了光幕之上,两者相触,顿时爆发出惊天动地之音。

虽然银花攻势犀利无比,拥有着无边锐气,似乎有着摧枯拉朽般的效力;而那光幕却是轻盈透亮如水波,似乎只要轻轻触碰就会碎裂。但偏偏诡异的是,就是这轻巧如水波般的光幕,虽然不断的颤动,似乎随时都会碎裂,但还是将银花拦阻在前,不得寸进。

但即便是如此,那银花发出的凛冽气息,在光幕未曾组接成功前,还是有些许余波冲击到了卢青山的面颊上,顺着他的左侧面颊上,留下了一道如小孩子翻开嘴唇般的血口子,淋漓的鲜血,已是将他的面颊完全涂满,看上去宛若血人。

“林前辈……”望着眼前这一幕,李虎不禁紧捏着拳头,轻轻啜泣出声。

如今在这电光石火的瞬间,还能拦阻下这一切的,除却了林白之外,又能有何人?!

李虎不敢想象,如果不是林白及时赶到此处,出手相援,而是任由卢青山来面对这一切的话,如今会是怎样的局面,恐怕现在的卢青山已经变成一个身首异处的死人了吧……

人的名,树的影,林白之前在世间早已有了赫赫威名,而在此役后,天资纵横,控龙出世,血战至今,更是叫人只能仰视。如今他只是静默的站在那里,顿时便叫场内的气息陡然一滞,而那来自峨眉金顶的老者和他身后的一干人,更是唯唯诺诺,面露尴尬之色。

“林道友,这是一个误会,我以为他是地狱的余孽,这才出手的。”那老者见势不妙,眼珠子骨碌碌一转后,向着林白拱了拱手,陪笑道。

“不要哭,男儿有泪不轻弹!难道你们沈教官就没有告诉过你们,遇到这样的情况该怎么去做吗?想要帮助身边的手足同袍,最好的办法,就是要替他诛杀了身前的敌人。血淋淋的复仇,才是男儿宣泄悲伤的最好办法,我希望你以后能够记住这一点!”

没有去理会那老者的话语,林白转头向着一旁眼露泪光的李虎瞪了一眼,沉声呵斥道。

“是!我一定记住您的教诲!”听到林白这话,李虎双臂顿时紧贴大腿内侧,强忍住眼眶的热泪,如虎狼咆哮般,嘶吼出声。而他的双眼,更是死死的盯着一侧的那名老者和他身后的一干人,眼眸中满是无法掩饰的杀机,似乎在他眼中,他们已成死人。

“记住就好……”林白淡淡开口,摆手示意李虎不必如此,而后严厉道:“我希望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如果以后还有这样的事情,我会先杀你,再替你复仇!”

好狠戾的话语!这样调教出来的人,岂不是一队虎狼之师!听着林白对李虎的训斥,那老者心中愈发忐忑不安起来,觉得自己似乎是做了一件天大的错事。

“既然林道友不予追求,这又只是一个误会,这株紫芝就当是我给你们赔罪了,我们先告辞了。”见势不妙,老者嘴角赔笑,对着林白拱了拱手,没有任何犹豫,便想要带着他身后的那一干徒子徒孙,尽快从这虎狼之地离开。

“我什么时候说过让你走了吗?”但还不等这老者脚步迈出,林白却是缓缓转身,双眸冷然直视群人,淡淡道:“你们是什么人?”

一言发出,莫名中一股无形的压力,倏然席卷场内。那恐怖的压力,叫这老者以及他身后的诸人,都觉得几乎都快要窒息,而且脚步更是如陷入泥沼般,寸步难离。

“我是峨眉金顶的炼气士,道号隗吉子,曾在钟山大比的时候,与林道友有过一面之缘。如今林道友振臂高呼,要为世间剪除地狱余孽,我便率领我门下弟子,前来此处,共襄林道友的盛举,没成想与这位小兄弟发生了些误会,还望林道友看在我们远来是客,而且还是林道友你亲自把我们邀请过来的份上,能够莫要怪罪,了却此事。”

虽然心中的不妙感越来越强,隗吉子嘴角还是强挤出一丝笑容,缓缓道。

而且他这一席话看似在向林白赔罪,但实际上其中却是不乏威胁意味。而他所威胁林白的,便是在拿自己是配合林白袭击此处的奇门中人这个身份说话。

不得不说,这个隗吉子是个很聪明的人物。从一开始的时候,他就已经看出来,林白绝对不可能只此一次会号令天下群雄,以后定然还会有类似的事情出现。

而他所依仗的,便正是这一点。他要用自己的身份,来要挟林白,要林白就算是心中已动杀机,也要投鼠忌器的了解此事。因为他是被林白邀请来的奇门中人的一员,如果林白事情结束,却杀了此前邀请的盟友,那以后又会有什么人再听从林白的调遣。

不得不说,隗吉子的这席话,的确是很有效用。在他话音落下之后,李虎的双眼虽然杀意依旧滔天,但眉头却是紧皱在一起,颇为无奈的向林白望去。他不知道,林白究竟是会如之前训斥他那般,对隗吉子痛下杀手,还是投鼠忌器的,饶恕了这些人。

如果是后者的话,那这个结果,未免也太叫人失望,也实在是无法抵消卢青山所受的创伤。而且如果发生这样的事情,整个国之柱石成员们的心,怕都是要凉了。他们以死相报,拼命冲杀,但遇到了危机,却是无处申诉,无人相扶,这怎不叫人心寒。

假如林前辈真善了此事的话,就算是拼出去这条命,我都要把这隗吉子杀了!就算事后林前辈怪罪,我也情愿一人承担!沉思片刻,李虎心中顿时做出决断。

看着林白沉默的面容,隗吉子的嘴角渐渐有得意的笑容露出。他知道自己的话奏效了,他要的就是这个投鼠忌器的效果,也正是因此,他才敢如此胡作非为。

道爷就是爱抢你们的东西,不但抢了,还要打你们的人,可你们能把我怎么样,最后还不是要老老实实的把道爷放了!越是想,隗吉子心中便越是觉得得意,只觉得自己是捏住了林白的七寸,叫他无可奈何,只能乖乖送自己离开。

至于李虎,他根本没往心里放,区区一个走卒罢了,能翻起什么波浪。

“你好像搞错了一件事……”但出乎他的意料,沉默许久后,林白但嘴角突然有笑意绽放,而且那笑容更是说不出的阴冷,一字一顿道:“我似乎从来都没有邀请过你们来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