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2338章 制定规则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325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9

林百字字铿锵有力,掷地有声,充满了嘲讽的口吻,目光中更满是促狭神色,犹如他眼中看到的,不是一群炼气士,而是手段低劣的跳梁小丑。

但正是林白这淡漠的话,却是叫隗吉子的心彻底陷入到了谷底之下,更是觉得一股寒意,倏然间便席卷了自己全身,叫他莫名有一种惶恐感生出。

他突然间,开始意识到自己弄错了一个问题,实际上不仅仅是他,有许多前来此处浑水摸鱼的天人和炼气士,都弄错了一个问题。

而这个问题便是,他们都一厢情愿的认为,他们前来此处,是林白把他们邀请过来的,是看在林白的面子上来这里的,理应受到林白的尊崇和优待。

但实际上,林白却从来都没有邀请过他们前来此处,更没有像他们想的那样低声下气。林白用得手段很干脆,很直接,就是把海量的叫人心动的报酬直接拿出来,叫他们毋庸置疑的跟随林白前来此处。甚至从某种意义上而言,是他们有求于林白,才来了此处。

而不管是他们的牺牲和付出,实际上都是他们为了所得到的利益,所付出的代价。世界上从来都没有白吃的午餐,这种牺牲和付出,从他们前来此处的时候,就已经注定了。

但可笑的是,他们这些人里面,却是有不少人,把这种牺牲和付出,甚至于把他们能够来到这里,都当成是是对林白的天大恩赐,甚至还想借助这些,来要挟林白。

不得不说,这实在是一种很可笑的心态。林白不是傻子,他不可能平白无故的给这些人好处,对于那些牺牲和付出,和回报不成比例的人,出于善心,也许他会有所表示;但对于隗吉子这样,从一开始就在浑水摸鱼,如今跳出来的小丑,他怎么可能会有好脸色看?

你们付出了,拿到应有的东西,这是本分;我觉得你们的付出和回报不成比例,再多给你们一些,这是对你们的情分。可是你既没有付出,又想要多得到,世上哪有这么便宜的事情,而且你还想用一个无谓的借口来要挟我,世上有这么白痴的人吗?

而在弄清楚自己的这个失误后,再想到林白往昔的作为,隗吉子的脸顿时变得青白不定起来,瞬间就把自己的姿态埋到了谷底,向着林白连连拱手,道:“林道友,这真的只是一个误会,我可以发誓,我没有恶意。只要你能高抬贵手,就此为止,我愿意把我从这里获得的一切,都拿出来,补偿这位小友的损失。”

“误会?如果我现在一掌把你杀了,是不是也可以说是一个误会?”不等林白开腔,李虎冷笑出声,伸手指着卢青山,恨声接着道:“一出手,就想把人置于死地,有你这样的误会吗?要不要我也误会一个,叫你看看?”

如今在林白这话发出后,李虎如何还能看不出林白的立场。这个发现,叫他心中充满了狂喜,而眼中林白的背影,也变得愈发高大起来,心中充满了感激。

有这样的领袖,有这样的靠山,有什么理由,可以不去誓死为他效劳的?!

“你算什么东西,不过是一个走卒罢了,也敢如此与我说话?!”隗吉子卖林白面子,不代表他就会把李虎放到眼里,对着李虎冷叱一声后,转头望着林白,微微一笑,道:“林道友,你若杀我,便是与此处之人为敌,天下以后可就再无你的容身之所了!”

“狗一般的东西,也敢大呼小叫!他是什么东西?那你又是什么东西?”林白嘲讽,眼中满是蔑视的神情,淡淡道:“就凭你,也敢代表此处的这些人?也敢对我林白说以后天下再无我容身之所,就算真没有,我便打出来一个,那又如何?”

如果说林白的前几句话,还是对隗吉子针锋相对,进行责问,那么后面的这一席话,就是无法掩饰的嘲讽和看不起了。而且这话不单单是在怒斥隗吉子,更是在提醒前来此处的奇门中人,叫他们不要忘记了自己的身份和实力。

一语震天下,话音落下,场内顿时寂静下来。任凭是谁,都没有想到,林白竟然会是如此的强势,没有我的容身之所,那我便打出一个容身之所,这是何其的霸气!

而且在所有人仔细思忖一番后,更是不自禁的倒抽了一口冷气,发现林白的这话,并不是气急之时的威胁之语,而是可以真真切切发生的事情。就已他那一手控龙之术的功夫,就算是天下奇门群起而攻之,又能讨到什么便宜,不过是如地狱般,覆灭罢了!

“你……你……”隗吉子脸色铁青,连道两个你字后,却是变得语结起来,一时间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回应林白的这席话,半晌后,才色厉内荏道:“你若杀我,必然要追悔一生。而且你不要如此自大,以为这天下无人可以制你,天下之大,你还不够看!”

“我自大不自大不要紧,只要我的实力能够杀你就够了!”林白冷笑出声,目光蔑视隗吉子,淡淡道:“说实话,我很佩服你的勇气,我实在是没想到,在如今这般的境遇之下,竟然还会有如你这般的傻掰,对我进行挑战。既然你这么有勇气,那我就送你去地下,和以往有勇气站在我面前的那些人高谈阔论吧,我相信你们一定很有共同话题!”

话音乍一落下,林白脚下步伐变动,缓缓抬脚,向前一步逼去。

威压如山,血气如海,倏然间膨胀开来,如铺天盖地的狂潮般,向着隗吉子便压了过去。那沉重的感觉,叫人都几乎要窒息,隗吉子身后的那一干徒子徒孙中,修为略低一些的,已是哀鸣不止,跪伏在了地面,头颅低垂到裤裆里,不敢与林白对视。

同一时间,隗吉子的面色也瞬间变得惨白如雪,浑身就像是筛糠般抖动不止,骨节在恐怖的威压下,更是噼里啪啦狂响不止,似乎双膝都要折断,要跪在林白面前。

这些人都在剧烈的挣扎不止,想要脱离林白的束缚,但可惜的是,在这威压下,他们的身体已是不受控制,完全无法抵挡这威势,浑身瘫软,犹如是直面神明。

“师尊,师祖,快救救我们,我们快要撑不住了……”一时间,惨呼声接连不绝,威压之下,隗吉子身后的徒子徒孙,已是有多人身躯崩裂,鲜血溢出,血迹斑驳的跪倒在地。

逆道之后,林白的修为,早已是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高度,甚至他自忖,就算是与仙界的一些人一战,都未必会落入下风。这种战力,对俗世之人来说,说成是神仙都不为过。

如今他为了立威,气息外放,自然叫隗吉子这些人觉得就像是面对昊海,如临高山般的压迫感觉,在他面前,只能跪拜,不能仰视。

“你会后悔的,你一定会后悔的!”身躯不能动弹,内心的惶恐更是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隗吉子心中懊悔连连,嘴上却是对林白怒斥连连,而且更是不断催动体内的法力,将其运转到百会穴出,重新凝聚出银花,要与林白拼个鱼死网破。

“我一定会有后悔的时候,但绝不会是因为杀你这个杂碎!”林白不留情面,怒斥出声。

嗡!银花乍现,登时迸溅出千万道神异光华,开始向着林白释放出的威压疯狂席卷不止,试图将这威压撕开一个角落,好让隗吉子从其中逃离。

如今到了这地步,他如何感受不到林白的杀心,他已是顾不得自己的那些徒子徒孙了,和自己的命比起来,这些往昔溜须拍马家伙的命,比大白菜还要贱。

“想逃,你觉得既然已经落到了我的手里,你还有逃走的机会吗?”林白冷笑出声,回应隗吉子这垂死挣扎的,是他倏然抬起的一只右手。

血气鼓荡,先天真罡轰然汇聚,散发出强盛如天雷怒吼的虎豹雷音,如滚滚波涛,向着隗吉子的银花便掩杀而去,其势惊天!这是林白最为冷漠无情的回应,要镇压隗吉子,要让他为自身的愚蠢举动付出惨烈的代价,化作掌下幽魂。

雷音滚滚,先天真罡无坚不摧,虚空之中凝汇出一只巨掌,生生将那正在不断挣扎的银花紧紧捏在手中,只是轻轻一搓,比金铁还要坚硬的银花,竟然顿时就化作无数细碎的粉末,就像是一场璀璨耀眼的光雨般,洒落天地,宛若群星。

当星辉飘落,银花粉尘彻底消散于虚空之中后,人们发现,隗吉子如今虽然还站在那里,但他的身躯之上已是出现了无数道肉眼可见的血痕。只要再有一阵清风吹袭过来,便会让他的身躯,直接块块崩裂,和光同尘,化作乌有。

“不劳而获者,杀!擅夺他人所得者,杀!蛮不讲理,不知死活者,杀!”死寂般的沉默中,林白双眼缓缓扫过此间汇聚的奇门中人面庞,声如雷霆,锋芒毕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