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2342章 风暴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229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9

“师尊,你终于来了……”

和陈白庵、张三疯,以及贺嘉尔、夏小青他们的忐忑不同,如今的冷展颜心中,正充满了欢欣鼓舞,直觉得自己是前所未有的开心,甚至隐隐还有那么一丝忐忑。

而在看到林白真真切切出现在她面前的时候,她更是没来由的一阵眩晕,直觉得整个人都有一种头晕目眩的感觉,似乎随时都可能晕倒。

她等待这一刻,已经等待了太久太久,在收到了林白要前来隐世的消息后,她整夜都未曾入眠,就像终于等到新衣服的小女孩一样,傻乎乎的坐在镜子前面,任凭脸上的红晕,悄悄把耳根都浸染得通红一片,都完全未曾察觉。

林白的存在,对于她而言,已不是用简简单单的一个师尊就能概括。在她的心中,早已把林白当成了如师如父如兄般的存在,甚至在某些程度上,她的一颗芳心,也已是半懵懂半是自然而然的,完全系在了林白的身上。

当初与林白的偶遇,已经完全改变了她的命运,叫她在那个节点上,踏上了一条和往昔完全不同的道路,让她的生命完全摆脱了黑暗,彻底出现在了光明的辉映下。

这种前所未有的蜕变,叫她每时每刻,都在惦念林白的恩情和厚赐,也让她每时每刻都在幻想,想让自己能够报答林白给予她的一切的十之一二。

但在往昔,她始终等不到这个机会,可如今这个机会却是出现在了她的面前。也正是因为如此,所以她觉得自己肩上的担子前所未有的沉重,心也前所未有的忐忑。

“我肯定是要来的……”冷展颜心中的这些小女孩儿情愫,林白哪里知晓,闻言之后,轻笑摇头,向着冷展颜打量了一番后,笑眯眯道:“一段时间没见,小妮子你倒是清瘦了不少,看起来隐世的事情,是没少叫你担心,不过显得更漂亮了。”

林白这倒不是在恭维冷展颜,而是由心而发。冷展颜的容貌,虽然无法和贺嘉尔、夏小青几女相比,但也算得上清丽。以前稍稍有些圆润,如今清减了一些,却是显得愈发清丽出尘,站在那里,自然有一股气质,如不沾染红尘的仙子。

也亏得是见惯了几女美貌,和道一那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气质,若是换做旁人的话,只要看到冷展颜,必然要被她身上的气质所吸引。

最重要的是,林白如今更是发现,如今的冷展颜,和自己初识之时,已是有了许多的不同。相较于那时,那个时时刻刻都像是一只受惊的小兔子般不安,唯恐有人对她有不轨念头的小丫头,如今已是多了许多自信的气质,这就叫她更为吸引世人的目光。

这种蜕变,是实力的提升所带来的。林白也很清楚,这种蜕变,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他所一手缔造出来的,所以这个蜕变,让他感到很满意。

此言一出,冷展颜顿时将头低垂下来,俏脸绯红一片,耳根子都是有些发烫,甚至隐隐然间,都有一种口干舌燥的感觉,只敢用眼角的余光打量林白。

如林白一般,在面对现在的林白时,冷展颜也有一种陌生的感觉。她能够感觉得到,林白身上的气质,和自己相识时,也发生了某种蜕变。虽然他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却像是完全跳出了这方空间一般,遗世而独立,带着一种叫人仰视的威严。

这种威严,是一种心灵和神魂上的压迫,虽然肉眼无法分辨,但却真实存在。甚至都叫她有一种感觉,觉得林白就像已跟她不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物,而是位于一个更高的层面,所以才会在举手投足间,给人心神震颤的异样感觉。

而且不知为何,他总觉得现在的林白,眉眼之间,似乎还带着一种浓的化不开的疲惫和忧愁,就像是身上担负了什么沉重得几乎要把他脊背压弯的使命;就像是在他的心中,有着什么,不管是什么人,都无法解开的心结,才让他变得这么忧愁……

到底是经历了什么,发生了什么,才让师尊变成了如今这幅模样,才让他重来隐世?

“小小年纪,怎么不知道爱惜身体,晚上睡得太晚了,都有黑眼圈了……”对于自己这第一名女弟子,林白还是颇为爱护的,向着冷展颜又打量一番后,笑吟吟道。

冷展颜闻言,哪里敢回应半个字,难道告诉自己这位年轻的师尊,自己之所以有黑眼圈,是因为在得悉了他要前来后,激动的晚上睡不着觉,所以才会如此的不成?

不过心中虽然羞涩,但冷展颜心里还是有些窃喜。师尊既然能够发现这些问题,就说明他对自己还是很在意和爱护的,不然的话,也不会察觉到这些小细节。

看着冷展颜的模样,林白心里也开始渐渐有些不对味起来,反应过来,自己刚才的那些话,似乎不像是为人师长所说的,当即轻轻清了清嗓子,扫去心中的尴尬后,笑吟吟道:“既然见面了,那就赶快去剑阁吧,一路上你跟我说说如今隐世的状况。”

“是啊,玉具长老和泰阿师兄也都翘首以盼,在等着师尊再次驾临剑阁,剑指隐世!”冷展颜闻言略带羞涩的点了点头,回应林白一句后,便一边走在林白前面,替他引导路线,一边低声向林白诉说着如今隐世发生的种种异变。

顾太虚的死亡,就像是在隐世点燃了一颗深水炸弹,震起了无边巨波;而有关小方诸山遗留下的利益的争夺,更是把隐世这些年来积攒下,位于深海之中的矛盾,彻底炸出海面,完全暴露在了所有隐世之人面前。

在纷争刚一开始的时候,所有的矛头指向,还是直接针对在顾太虚亡故之后,留下的有关小方诸山的珍藏和底蕴之上。无数宗门,以及隐世里闻风而动的孤魂野鬼,都在不断的针对小方诸山的成员,进行着屠杀和劫掠。

在最开始的时候,所有人都认为,这场纷争,在小方诸山完全破灭,所有的底蕴和积累被各大宗门搜刮一空后,就会就此落下帷幕,一切重归于原状。

但谁也没有想到,事情却是远远没有这么简单。小方诸山的确是被各大宗门掳掠一空,但厮杀的战火,却是并没有因此而停止,而是向着各处弥散开来。

之所以如此,原因很简单,那便是因为战利品分割的不平均。所有的宗门,都想在小方诸山遗留下的产业中,取走最为肥美的一块蛋糕。但可惜的是,蛋糕只有那么大,僧多粥却少,最后的分配,自然就有所不公。

而这不公,便把所有宗门的矛盾,从最开始的台面之下,直接放到了台面之上,甚至连无数年之前积累下来的旧日恩怨,都被人往事重提,要讨回公道。

但在隐世之间,什么时候有过公道可言,这里一直所有的,除却了弱肉强食之外,再没有其他任何。你想要要公道,想要要结果,想要分润更多的战利品,很简单,那就用彼此的拳头来说话吧,谁的拳头大,谁就是有道理的一方。

一言不合,利益谈不拢,战火便彻底弥散开来。除却几个如剑阁般,素来与其他宗门没有什么利益纠葛的门派,其他的宗门,都完全被搅入了战团之中。

虽然这些人嘴上喊着的,都是为了求一个正义和道理。但谁不知道,在他们披着的这袭看似华美的皮裘之下,掩饰着的,是一个怎样如婊、子般肮脏的躯体。

这些所作所为,从一开始,就根本不是为了他们嘴上所追求的一切,而是为了能够让自己获得更大的利益,能够分润到更多的东西。

战火蔓延开来,无一处不是血与火的较量,无一处不是尸山血海。隐世的战斗,要比俗世的鏖战,惨烈数以百倍计算,这些人的神通之恐怖,更是俗世之人难以想象。

这场大战最后演变的就像是在滚雪球一样,将所有的宗门,都完全的搅入到了其中,没有任何人能独善其身。就冷展颜所言,即便是封闭了山门的剑阁,在这些时日,都受到了不少人的挑战和邀约,也亏得玉具长老一力主持,才算是没有乱了阵脚。

看起来自己还真是来对时候了,如今隐世之局,恍若一场摧枯拉朽般的风暴,而风暴固然可以毁灭一切,但却也可以缔造崭新的一切,乱局之下,正是新生开始的象征。

“其实就算师尊你不来,这几日玉具长老也要做出决断了。”就在林白微微慨叹之际,冷展颜的神情却是变得肃穆了几分,如语不惊人死不休般,一字一顿沉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