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2346章 壁中真意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388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9

“来得好!”神情一凛,林白没有任何迟疑,手掌陡然如闪电般,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着山门绝壁便按了下去,想要撑住身躯,使自己一跃到那绝壁的巅峰。

虎豹雷音秘术运转,剑之大道在心中不断体悟,逆道之心明确无比,林白周身神辉闪耀,散发出一阵阵如雷鸣般的声响,叫人目瞪口呆。

不可思议,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他的修为竟然又有了这样大幅度的提升!在场之人,哪个也不是有眼无珠之辈,他们自然看得出来,而今林白的修为,相距他上一次前来剑阁之时,已是有了极大的提升,这种提升,说成是天翻地覆都毫不为过。

然而,就在林白的手掌,乍一碰触到山门绝壁之时,那山门绝壁陡然开始剧烈颤动起来。冥冥中,直叫林白觉得,就像是有一道无形的剑光,散发出阵阵剑之大道的波动,向着自己就冲袭而来,无坚不摧,恍若是要将人体碾压成碎片。

不仅如此,整个剑阁,竟然都开始不断的颤动起来,就像是这大好山河都在不断的轰鸣作响,发出阵阵剧烈的颤音,就像是在和这山门绝壁,起着某种共鸣。

没有任何迟疑,林白直接运转河图洛书和青莲,凝聚出法则领域,环绕周身,阻挡那慑人心魄的剑意的侵袭,手指毅然而然的向着山门绝壁重又按下。

但就在指尖距离山门绝壁的山体,只剩下一线时,他觉得自己的指尖再难往前挪移分毫,就像是有千万柄飞剑,同时指住了他,即便有法则领域守护,依旧难以支撑。

这是一种无比好大的剑意,无与伦比,堪称绝伦,当世所有的剑修,即便是曾经体悟过剑之大道的林白,都无法施展出这种惊艳的一剑。一缕缕剑之大道弥散开来,虽然已经洗尽了杀伐气机,但依旧叫人难以抵抗,无法接近。

“若是这山门绝壁的杀机还在,恐怕就算是我,如今也要重创在了石壁之前了。”林白心中喃喃自语,眼眸中满是惊愕神情。历经岁月的侵袭和磨砺,但剑气却是依旧横贯古今,流传到了这一世,锋芒不减分毫,这创制者的手段,叫人敬仰而又震颤。

但就算是如此,我即为逆道之人,这世间没有任何事情,是可以拦阻我脚步的!但即便是如此,林白神情一凛,没有任何迟疑,便想要一鼓作气,强行顶着这股剑意,冲到山门绝壁之上,将这宛若屏障般拦阻在自己之前的山门绝壁,踩踏在脚下。

嗤!电光石火间,林白的手指骤然伸出,指尖轻轻的落在了石壁粗糙的岩面之上。

难道真要让他成了?望着眼前这一幕,玉具长老和泰阿面上顿时有异色露出,这山门绝壁挺立在剑阁已有无数载,传承到了他们这一代,他们这些剑修往日只能对其进行瞻仰,根本无法靠近其分毫,但如今,林白却是将指尖碰触到了绝壁之上,这已堪称奇迹。

而这一切,更是叫他们的心中不自禁的生出了一种挫败感。他们身为剑修,本该是他们这些剑修迎难而上,逆流直击,完成这一堪称奇迹的事情才对。但如今,他们却只能作为一个旁观者,目睹一名相师用叫他们艳羡的剑之大道,达成了眼前这一切。

嗡!就在这电光石火间,顺着山门绝壁之上,陡然有一个宏大的声音骤然响起,那声音简直要比雷鸣还要更为恐怖,避无可避,法则领域剧烈震荡不止,似要碎裂。

玉具长老和泰阿只觉得眼前都开始有异象生出,似乎正被林白触碰到的那山门绝壁,犹如是达成了某种浴火新生般,完全化作了一柄顶天立地的恐怖巨剑!

嗤!紧接着,诸人只觉得这世间的一切,似乎都已不复存在了,一道剑光顺着山门绝壁倏然而出,在这剑光前,天穹上的日月星辰光芒,都显得微不足道,犹如可以忽略。

而在剑光出现的一刹那,法则领域顿时寸寸碎裂,一道恢弘到了极点的光芒,瞬息间便将林白的身躯完全吞没,叫他横飞而出,大口咳血不止。

铮!铮!铮!但即便是达成了这惊人一步,山门绝壁却是犹如仍旧未曾满意般,顺着山体突然有阵阵颤鸣换出,如千万柄飞剑正在不断铮然齐鸣,发出一道道刺目的光华,直接刺在距离林白脚前不到三寸之地,留下了道道白痕,如在警示着什么……

这是一种警告,一种属于这山门绝壁的骄傲,它在向着世人宣告,不管是什么人,都绝对不能折断他的这份骄傲,不能跨过那白线半步,否则便要落个林白这样的下场。

林白横飞出去足有丈许,许久之后,才算是从地上缓缓站起,拭去嘴角殷红的血液后,心中剧烈震颤不止,这还是他成就逆道之后,第一次受到这样的创伤。

他可以断定,刚才的那一道剑光,如果拥有杀机的话,足矣将他斩杀。但即便如此,还有法则领域替自己挡下了部分力量,却还是无法完全平息那剑光的力道和浩瀚威压,这雄浑的力量,直接震伤了他,叫他的脏腑都在不安的颤动。

太强大了!这曾经遗留下山门绝壁的剑修,修为实在是太恐怖了!对剑的体悟,堪称绝伦!感触着眼前的一切,林白心中颤栗莫名,更是赞叹不止。

“林小友,没有受伤吧?”玉具长老欺步上前,询问了林白一句状况如何后,笑吟吟道:“你现在觉得我剑阁的这山门绝壁如何,可还有攀登之心?”

虽然已是在极力克制心情,话语也说得平静,但玉具长老心中却是惊撼莫名。刚才那一剑袭来之时,虽然他只是远观,都觉得快要受不了,更不用说是亲身经历的林白。而且就他所见,林白虽然身躯横飞而出,但受的伤势似乎并不算严重。

不过林白达成的这一步,虽然已叫他极为惊叹,但他还是不认为林白还有挑战这山门绝壁的心思,而且就他所想,就算林白继续挑战,结果恐怕也还是只有败退这一个。

“师尊,你所做的已经足够不可思议了,不必再坚持了。”冷展颜见状,也是面露关切之色,向着林白开口,示意他不要再坚持,就此结束便是。

“这山门绝壁非常不凡,铸就这一切的前辈,堪称神人。”林白缓缓摆了摆手,示意冷展颜不必挂怀后,赞叹出声一句,旋即剑眉一挑,轻笑道:“不过这绝壁有它的骄傲,可我林白也有我林白的骄傲。我一个大活人,总不能被一堵小山就这么拦住吧!”

话音落下,林白鼓荡周身血气,凝聚先天真罡,向着山门绝壁就又冲了过去。这一次,他想要以绝伦的速度,冲破山门绝壁的反应时间,达成将其踩在脚下的目标。

但可惜的是,这一次相较于上一次,山门绝壁的反应却是更为强硬,就在他的脚尖,刚刚迈过那一道剑气在地面留下的白线后,一道剑光就又横击而来,威猛霸道到了极点。

和上一次没有任何的不同,林白直接被斩飞,横退出数丈之遥。这败局,叫他内心震颤不止,如果继续这样的话,这根本不是办法,甚至连靠近山门绝壁,都成了痴心妄想。

人都已经不在了这世间,时间更是过去了不知道多少载,度过了多少个春秋,可是这绝壁上留下的无上剑意,竟然还是如此绝伦,这种无敌风采,足见那位前辈的惊艳。

林白渐渐变得沉默了下来,他不在如此前那样轻举妄动,而是静静的站立在白线之后,望着那山门绝壁,双眼微眯,若有所思。望着林白的模样,玉具长老嘴角渐有得意笑容露出,不管林白达成的一切如何不凡,但终究无法踏足剑阁的山门绝壁,这是剑阁的骄傲。

想要踏足山门绝壁,恐怕绝对不能依靠硬闯,既然这前辈留下了剑意,洗尽了其中的杀意,铸就了山门绝壁,为的就是要让后来人观瞻,体悟他剑道中的三昧。

也许只有体悟了这山门绝壁的剑意,和这山门绝壁之间,达成了某种默契,然后才能踏足山门绝壁,否则的话,结果和之前两次,不会有任何的不同。

沉默许久后,林白缓缓盘膝,坐倒在了白线之前。屏息凝神,心中剑之大道运转,开始向着山门绝壁缓缓探寻而入,想要揣摩这山门绝壁的剑道三昧。

如他所想,就在他运转剑之大道,向山门绝壁探入后,山门绝壁没有任何抵抗之心,直接就将林白体悟的剑之大道包裹入了其中。这种感觉,直叫林白心中都有一种异感,仿佛自己所面对的,不是一堵没有生命的石山绝壁,而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亲人的怀抱。

这是剑与剑的共鸣,而就在剑之大道没入石壁后,林白已是震撼莫名。他觉得自己就像被剑的海洋包裹了,这绝壁内的剑意博大精深,浩瀚不可测,甚至孕有堪比逆道的真义!

谁都没想到,林白这一坐,竟然就像忘记了世间的一切,任凭光阴变动,不动不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