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2347章 一器破万法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298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9

剑修,以手中之剑为用,一剑既出,照破河山万朵,无物可阻,所向披靡!

而剑修想要更进一步,除却要依仗手中之剑外,更多的还要心中温养有剑,这剑与手中之剑不同,虽然都以锋锐为主,更要有一种傲气。但这种傲,不是狂傲,而是百折不挠,历经风霜,而不改本色的傲然直视世间一切!

手中之剑,锋锐无边,但心中之剑却是更为重要,只要心中有剑,便可不拘泥与手中之剑,甚至可以不拘与有形之质,一草一木,乃至于一尘一土,都可以化为被操纵的利剑。一剑发出,即可翻江倒海,一剑之威,即可叫改变日月换新天。

到了这样的境界,这世间还有什么东西是可以拘泥的,还有什么东西,是可以拦阻在身前的。不管身前究竟是有着何种屏障,只要一剑发出,便可消弭一切。

感悟着山门绝壁之中存在的剑意,林白已是彻底到了入神的地步。而且他更是发觉,这山门绝壁之中隐藏着的,实际上已经不再是拘泥与剑之大道,而是在讲述着战之道。

因为心中有剑,所以便可以不拘泥与有形之质,这从某种意义上而言,已经脱离了剑修的范畴。因为在这种心念之下,世间万物,哪怕是尘埃沙土,都不过是一种心意的载体。

在这心意下,万物皆可化为手中利器,而这万物在施展出来之后,所用的实际上也只有一而已,一器便足以破开万法!

一棵微不足道的草雉,也可洞穿天地;一粒微不足道的尘埃,也能击破浩瀚海域。这山门绝壁传承下的,是那位前辈的战道,所谓的剑,不过是其形而已。

如今的剑阁,的确是得到了这位前辈的剑修传承,但传承到了今时今日,在剑阁的历史上,究竟是否有人明悟了这位前辈的神,却就不得而知了。

林白静心体悟,认真揣摩,以逆道本心来进行体悟。这种心意的传承,不是学其形,不是学其招式,而是要明悟这传承中的万法相通之心意,只要能够体悟到这种神,就可以将它衍化在自己的道中,化作自己的道,成就自己的逆道之路。

一器破万法!这便是山门绝壁这传承的真正核心本质,所有的剑意,所有的剑光,都不过只是外物罢了,只需要能够体味到这一句话,就已经足够。

“这是怎么回事儿?”而与此同时,正静静站在林白背后,为林白这突然沉默静坐而愕然的诸人,却是突然觉得林白和那山门绝壁似乎发生了某种诡异的变化,在他们的感知中,林白似乎已和山门绝壁契合成了不可分的一体。

难道他真的感触到了这山门绝壁传承至今,都从未被剑阁中人所体悟到的秘辛不成?望着眼前这一幕,玉具长老的内心突然开始有一种慌乱情绪滋生,眼中更是有期待之色。

不仅仅是他,泰阿眼角微眯,也是紧紧的盯着林白的背影,似乎是想要弄清楚林白和这山门绝壁间,究竟是发生了什么,林白又是借此体悟到了什么。

轰!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突然之间,林白骤然起身,朗笑出声。而在就在他站立起身的那一刻,一股宏大无匹的气息,如狂潮般,以他的身躯为圆心,陡然向着四下疯狂冲刷开来,直叫玉具长老和泰阿等人,不受控制的接连退出数步,内心才算安定下来。

但即便是连连退出了许远,可他们依旧能感受得到,顺着林白身躯散发出的那种如摧枯拉朽般的气势,那种气息,慑人心魄,叫他们颤栗难安,甚至都叫他们有一种错觉,仿若眼前站立着的,已经不是林白,而是一柄绝世凶兵!

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异变出现?这一刻,玉具长老已是忍不住心中的悸动,紧紧的握住了双拳,虽然他不知道林白到底是从山门绝壁中体悟到了什么,但他可以确定,只要林白能要透露其中的诀窍,这绝对剑阁一个千载难逢的机遇。

也许这一次真的是要改变自己的初衷了,只要能从林白那里得悉这山门绝壁中,到底是隐藏了什么秘辛,即便是多付出一些代价,也算不得什么。哪怕把次的所有斩获,抑或是把此番举动的抉择权,都交给林白,那也算不得什么。

“再来!”就在所有人错愕不已的瞬间,林白眼眸陡然睁开,眼神清亮,其中就像是孕有无匹的战意般,叫人不敢直视,而后口中疾吼出声。

话音乍一落下,林白的身躯陡然而动,那速度可谓迅疾到了极致,犹如鬼魅,脚步每一次的踏出,便在场内留下一道道的虚影,叫人无法捉摸。

会怎么样,是否会越过这条白线,山门绝壁对他这一次的挑战,又会做出怎样的反应?此时此刻,玉具长老的心,都已是提到了嗓子眼。

他渴盼着山门绝壁能够爆发出更强大的威能,如此前的两次般,再次拦阻林白的脚步,守卫住剑阁的骄傲;但本能中,他又期待着林白能够一跃而上,直接登上这山门绝壁的巅峰,因为只要做成了这一步,就意味着林白已完全洞悉了山门绝壁的隐秘。

就在玉具长老的内心已复杂到了无以言说的地步时,林白的双脚已然踏入到了山门绝壁此前在地面上留下的白线之前,要再次近距离的接触山体。

而在这时,他陡然感触到了一种强大无比的剑意,那气息无坚不摧,只是感触到其中的一丝一缕,都叫人的内心颤栗难安,肌肤如针砭般发寒。

一道道凌厉剑气呼啸而出,每一道都重逾万钧,就像是山河在轰鸣,整个剑阁都在不断的颤动,犹如是埋葬在此处的万千飞剑,都要尽数苏醒,爆发惊天威能。

在这狂暴的气机之下,玉具长老和泰阿等人都在不断的颤抖,他们原本挺直的脊背,如今都已是渐渐的开始弯曲,这种威压,已经超出了他们所能承受的范畴。

但这气息即便是狂暴到了此种地步,可是林白的脚步却是犹如没有承受半点儿拦阻般,依旧在不断的前行,他的身躯依旧如鬼魅,就像是和那万千道狂暴的剑意,完全融汇成了一体般,那一道道的剑气,对他而言,似乎不是阻力,而是驱动他前行的养分。

局势的变化,已超出所有人的预料,那诡异的画面,叫所有人都眼花缭乱,目不暇接。

甚至玉具长老眼中都开始有异象出现,他只觉得,自己眼前所看到的,已经不是身为相师的林白,而是剑阁的祖师,那成就了剑仙无上之身的祖师!

嗤!而就在所有人目瞪口呆,惊愕难言之际,林白的步伐,已然逼近到了山门绝壁之前,如此前一般,他的右掌突然又缓缓抬起,向前轻轻拍出。

那动作说不出的轻描淡写,云淡风轻,就像是在驱赶苍蝇般,但其中所孕有的气势,却是叫人觉得,在林白这一掌下,就算世间最锋锐的飞剑,都会被他一掌弹开。

轰!掌去如虹,倏然之间,便落到了山门绝壁那坚韧无比的山体之上,一掌落下,整个山门绝壁,都开始剧烈的震颤起来,就如是已要承受不住这一掌的拍打。

我的天!玉具长老完全失言,他愣愣的望着眼前的这一幕,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个人,到底是怎样的一个存在,为什么身为剑修的我,即便是洗练了所有的骄傲后,在剑之一道上的成就,却是依旧比不过这个相师?而挫败感,在此时也开始毫无征兆的彻底占据了泰阿的内心,但和过去感受到挫败后的失落不同,这一次的他,恰恰相反,眼眸中有惊天的斗志弥生,仿若这些挫败,只是锤炼他的火焰,可以叫他愈发坚韧!

过往的一切,都已经过去。凌云,如果你在天有灵,看到眼前这一幕,就请原谅我不能为你复仇,他已为你的剑,找到了再合适不过的传人,而就算我终其一生,恐怕也只能望其项背,不能追赶上他分毫。龙彩轻轻叹息出声,眼眸中满是复杂神采,向着身畔目瞪口呆的徐掠帆望了眼后,脸上突然有前所未有的解脱之色露出。

师尊,永远都是最强大的存在,这一点儿,毋庸置疑!和他们的神情不同,卫雀和冷展颜嘴角渐有笑意绽放,眼眸更是有迷醉神情,紧紧的望着林白的背影,跟随着他身影的急速攀升,而开始渐渐有不为人所察觉的羞怯露出。

轰!一切只不过是在电光石火间,还未等场内之人心中思绪尘埃落定,林白的脚,已然踏到了山门绝壁之巅,脚步沉稳,衣衫无风自舞,衣袂猎猎作响,如剑仙临尘!

“玉具长老,你看我这一步,走得如何?”剑眉一挑,林白眸中满是自信,朗笑出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