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2348章 有事相求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352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50

玉具长老久久无言,嘴角除却苦涩之外,还是苦涩。

他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去回应林白的这一句话,因为林白脚下所踏着的,并不是一座简简单单的山门绝壁那么简单,而是剑阁所有剑修的骄傲。

但如今这被剑阁所守护,所为之的骄傲的一切,却是变成了林白的踏脚石,被他踩到了低入尘埃之中。这无异是在剑阁所有剑修的脸上,狠狠的抽了一巴掌。

但相较于这种骄傲被踩破的感觉,他心中更多的,还是敬意和期待。

他之所以会对林白有敬意生出,原因无他,因为这山门绝壁的出现,本就是为了锤炼剑阁之中的剑修,让他们体悟前人的大道,融汇到自己的身躯中,变成他们的道……

但可惜的是,剑阁传世这么多年,能够走出这一步的人却是几乎不存在,至少就玉具长老所知,从来没有一个。在这种态势下,甚至他都以为,有关山门绝壁的一切,都只不过是剑阁中的一个遥远传说,只是剑阁之人一厢情愿相信的一切。

但如今林白的举动,却是证实了这一切并非传言,而是真真切切存在。以一介相师之身,达成了万千剑修想要达成,却失之交臂的成就,这如何不值得人尊敬。

而期待的,则是这山门绝壁的传说既然为真,既然它也如剑冢般,是磨砺剑阁之中剑修的一处存在,其中存有真义。那既然这真义被林白领悟到了,只要林白把这真义讲出来的话,对剑阁绝对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遇,甚至可能让他们冲回隐世战力第一的绝巅。

但敬意归敬意,期待归期待,他却是不能不苦涩。他的心中是多么的渴盼,如今达成这一切的,不是林白,而是他剑阁的人,但可惜的是,这想法,只是他一厢情愿的妄想。

不仅仅是玉具长老一人,泰阿、昆吾和龙彩这一干剑阁弟子,此时面上也是与玉具长老如出一辙的神情,望着林白那迎风而立的身影,内心苦涩无比。

而就在此时,林白也是发觉,自己如今的这举动,尤其是刚才对玉具长老的那句质问,实在是有些失态了。一跃从山门绝壁跃下后,双手拱拳,向着玉具长老略带歉意道:“小子一时心喜,确实有些狂妄忘形了,还望玉具长老莫要责怪。”

剑阁的山门绝壁,堪称是剑阁所有剑修的骄傲和精神支柱,可是这骄傲和精神支柱,如今不但被自己踩在脚下,还被自己这样出言,未免有小人得志之嫌。

不过歉意归歉意,林白心中却并不后悔。他明白,自己从剑阁这山门绝壁中体悟到的一器破万法之秘,堪称战道之巅,对自己所能带来的助力,绝对不同凡响。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因为心中太过狂喜,所以刚才他才会一时失态,说出狂悖之语。

“无妨,林小友之为,本就是老夫许可了的。该羞愧的是我们这些剑修,而不是完成了这剑阁无数人夙愿的林小友。”玉具长老缓缓摇头,嘴角满是苦涩笑容,轻描淡写一句,示意林白无须挂怀后,面露期冀之色,向林白望去,缓声接着道:

“不知道林小友你从这山门绝壁中,所体悟到的是什么,还望能够告知老夫一二!”

话音落下,玉具长老面上顿时便露出尴尬神情。他知道自己这问话,实际上已是犯了大忌讳,试问世间之人,有哪个愿意把自己的体悟,告知于他人。更何况是这种有着惊人蜕变的领悟,一旦告知于他人,岂不是就等于让自身的辛劳,化作了烟消云散。

但尽管如此,玉具长老的双眼还是紧紧盯着林白,满是期冀。这山门绝壁隐藏的一切,对剑阁而言,实在是太重要了,这关乎到,剑阁在他的带领下,是否能否恢复往日父辈们的荣光,是否还能达成隐世战力第一宗门的辉煌。

只要能够完成这一切,他个人的这点儿尴尬,又能算得上什么。

不仅是玉具长老,就在他这话发出后,不管是泰阿,还是龙彩和昆吾,也都是双眼熠熠生辉,面上满是期待神情,希望能够从林白口中知晓些内情。

“我知道我这个要求,有些强人所难,但此事对剑阁意义实在重大,还望小友您能够体恤一下老夫的心情。当然,若是林小友你不愿告知的话,我也不会埋怨什么。得之我幸,失之我命,这是我剑阁剑修的命,怨不得旁人。”玉具长老苦笑出声,再次出言。

“不妨事,这本就是你们剑阁的事物,我的体味,也是你们剑阁的秘术,本就该告知于你们才对……”林白微笑摆手,向着已是完全静寂下来的山门绝壁看了眼后,笑吟吟道:“如果玉具长老相信我的话,等到剑阁中人在体悟到了剑之大道后,可以来此将大道之心,融入到这山门绝壁中,等到那时,一定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林白这话,并非是虚情假意,抑或是可以笼络剑阁,而是发自他的内心。剑阁与他,本就有着诸多牵绊,自己体悟到的这些秘术,本就是属于剑阁所有,如今告知于玉具长老,也算是遂了创建这山门绝壁的那位前辈的心愿,告慰他在天之灵,不使明珠蒙尘。

而且在明悟了山门绝壁中的一器破万法内里后,他也算是明白了为何这么多年后,剑阁门人,无一体会到其中三昧的缘由所在。原因无他,就是因为而今的剑阁,能够体悟剑之大道的人,已是不复存在,没有体悟剑之大道,便无法和这山门绝壁契合,想要紧紧借助山门绝壁的威压,来锤炼己身,固然可以锻炼心智,但终究无法得到其中的奥秘。

可以说,自己这一次之所以能够这样轻而易举的站立到山门绝壁之上,实际上算是有投机取巧之嫌。其一是因为,这山门绝壁,已被创制者洗尽了杀伐,唯留纯粹剑气;其二则是因为自己是逆道之人,并且体悟了剑之大道,所以才跟这山门绝壁如此契合。

“多谢林小友了!”玉具长老闻言,虽然对林白的语焉不详有些失落,但还是拱拳道。

他明白,林白不说出其中的秘辛,而是只讲述感悟之法,实际上又何尝不是在守护他剑阁的隐秘,如果将其中的一切,完全道出,对现在的剑阁,是祸非福。

若是真将一切讲出来,那剑阁门人,岂不是都要抛下他们守护的掌中之剑,来这山门绝壁前感悟,等到那时,便成了所谓的欲速则不达。

不过尽管从林白口中得悉了感悟这山门绝壁的方法,可是玉具长老的内心,却还是依旧没什么底气。能够感悟到剑之大道的人,在而今之世,除却林白之外,再没有任何一人,谁也不知道,剑阁中的剑修,究竟到什么时候,才能迈出这一步。

自己已经老却,今生怕是都已无缘再触碰到大道的门槛。这个机会,就只能留给后来人了,所幸的是,如今的剑阁,已是有许多杰出弟子涌现。既有心性坚韧,洗尽铅华后,终于恢复了本心的泰阿;还有天资卓越,一日千里的卫雀……

也许在若干时日后,他们中的某一个,就可以替自己验证这所有的一切。

想通了这关节后,玉具长老顿时觉得心中宽慰了许多,重又向着林白深深施了一礼后,恭声道:“林小友先是替我剑阁消弭了赤霄之祸,找出了已不存于世间多年的剑冢。而今又交给我剑阁体悟山门绝壁的方法,此恩此德,我剑阁必当铭记在心。我发誓,只要我剑阁之中,尚有一柄剑没有折断,那么这柄剑,便要为林小友而释放万丈光彩。”

这是玉具长老的肺腑之言,林白为剑阁所做的,已是远远超过了剑阁所付出的。如今这席话,从某种意义上,已不单单是他的肺腑之言,而是剑阁的一个承诺,承诺可以用尽所有的力量来帮扶林白,和他达成结盟,共同进退。

而且玉具长老相信,只要林白能够应承下这一切,剑阁的腾飞之日,便已指日可待。因为过往的一切,都已经证明了,这个年轻人几乎就等同于奇迹的化身,这世上从来没有他做不成的事情,而有他作为依仗,剑阁又怎么会不重归巅峰之上?!

“玉具长老过誉了,小子何德何能,当得起你这种夸赞。”林白见状,侧身避过了玉具长老的大礼后,嘴角有笑容露出。他明白,自己以借助此举,彻底征服了剑阁中这些剑修的心,和剑阁成了可以共患难共进退的盟友。

而且更是凭着自己卓绝的实力,还在这个同盟中,占据了绝对的领导权!而这一点,也是之前林白之所以会做这攀登山门绝壁的一个缘由所在。

“林小友不必过谦,不知你此番前来,可有我剑阁所能帮扶的?”玉具长老一笑,道。

林白闻言轻笑点头,眼中精光湛然,缓缓道:“我的确是有一事,需要剑阁帮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