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2349章 铸剑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312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50

“铸剑?林小友你是说,你想要铸造一柄属于你自己的飞剑?”

在听到林白所说出的请求后,玉具长老的眉头顿时皱起,脸上更是有不可思议神情露出,紧紧盯着林白的双眼,犹如是在质疑林白的这个决定。

“不错,我的确是想要铸剑,铸一柄独一无二,属于我自己的飞剑!”林白淡淡一笑,眉梢轻抬,然后向玉具长老望去,疑声道:“怎么,难道长老你觉得我这想法太狂妄了?”

狂妄?何止是狂妄,简直就是痴心妄想!玉具长老闻言,不禁苦笑摇头连连。

铸剑之事,若是放在无数年之前那个剑阁繁荣昌盛的时代,也许算不上什么事情。但到了今时今日,天地衰零,哪里有什么炼制飞剑的事物。即便是剑阁中的剑修,也都是传承前人的飞剑为用,根本无法再重新铸造出一柄属于他们自己的剑。

能够拥有一柄自己的飞剑,可说是当今之世所有剑修的梦想之一,剑阁之中的无数门人弟子,都是无比渴盼此事,即便玉具长老也不例外。因为只有是自己的飞剑,才能与自己更为契合,才能让自己更好的体悟剑之大道,把手中剑的威力发挥到极致。

但可惜的是,梦想终究是梦想,距离现实,还是有着一道不可逾越的沟壑。

这也是为何,当初卫雀在洗剑池内获得飞剑后,会被泰阿和昆吾他们如此艳羡的缘由所在;这也正是卫雀在加入剑阁后,会被玉具长老直接收为关门弟子的原因所在。

而且玉具长老实在是有些不明白,林白为什么要做这多此一举的行为。当初凌云将飞剑留给他,虽说是请求林白为凌云飞剑找到一个更合适的传人,但只要林白愿意,他完全可以把凌云飞剑据为己有,而不给任何人。而且就算他这样做了,剑阁之人就算是稍有微词,但对他也根本无可奈何,不可能做什么惩戒的事情。

因为那柄凌云飞剑,本就是林白的战利品,归属权就在他的手中,任他支配。可是而今林白却是把凌云飞剑,交到了徐掠帆的手上,使自己失去了这柄利器。

在一开始见到徐掠帆的时候,玉具长老还以为,林白之所以做出此举,是为了摆脱飞剑的桎梏,要让自己重回相师的本质,摆脱这些外力。

但如今看来,事情却根本不是如此。林白之所以会送出凌云飞剑,是因为他觉得凌云飞剑束缚到了他对剑之大道的体味,无法发挥出最真实的实力,想要拥有一柄真正属于自己,可以和自己完美契合的飞剑,所以才忍痛割爱。

可林白也不是没有来过剑阁,也不是没有从泰阿等人的口中,得悉过铸造一柄飞剑的艰难,所需要耗费材料的磅礴。但明明知晓这纷繁的一切,林白却还是执意做出这样的决定,这实在是叫玉具长老,无法明白,林白心中究竟是在做何想。

“怎么,莫非长老你是有什么难处不成?”见玉具长老皱眉不语,林白疑声道。

铸造一柄属于自己的飞剑,并不是林白在感悟了山门绝壁后的三分钟热度,而且恰恰相反,在他的心里,对这个想法,早已是考量过无数次。

飞剑之威,他可说是早有领教,尤其是在剑冢一行后,他体悟了剑之大道,更是可以使飞剑的威力,发挥到淋漓尽致的地步,成为自己克敌制胜的一大杀器。

而在将凌云飞剑转赠与徐掠帆后,林白便发现了,在失去飞剑后,自己实在是缺乏一件能够拥有着无边锋锐气势的利器。符术固然宏大,但却是散而不实,缺乏凝聚与一点,发出致命之力的能力。这种劣势,在他与西方教廷之人对抗时,便已初见端倪。

后来埋骨之地之行,虽然得到了钉头箭,但这秘术对身体的损耗实在是太过浩大,即便是以林白如今的修为,也只能支撑钉头箭施展数次后,便要力竭。

钉头箭固然锋锐无边,甚至威势还在飞剑之上,但这种特性,却是堪称一次性的法宝。这种缺失,也就意味着,仅凭钉头箭,根本无法长时间与人作战。一旦自己被钉头箭抽尽了体内的法力和血气,等到那时,自己便是对手砧板上的鱼肉,要任人宰割。

而在知晓了李青囡和索菲娅的下落后,林白已是笃定主意,要前往仙界一行,将二人迎回。而这也意味着,林白所要即将面对的强敌,远远超出如今所经历过的一切,他所要承受的局势之复杂,也要远远超出他所经历过的所有。

在这种态势之下,他想要保证自己的生命,以及完成自己的目标,就必须要有更多的克敌制胜的手段,而且是那种能够爆发出绵绵不绝迅猛攻势的手段。

而在这个前提下,林白第一个所想到的,便是飞剑。除却飞剑这个锋锐的法器之外,再没有任何事物,能够满足自己所想要达成的所有条件!

并且对于飞剑,林白的熟悉程度,要远远超过其他事物。并且他掌控有剑之大道,只要拥有了自己的飞剑,让飞剑彻底和自己契合,那便可以打破之间凌云飞剑对他所产生的那种桎梏,让自己可以酣畅淋漓的将剑之大道完全爆发与世人的面前。

他可以笃定,只要拥有自己的飞剑,他的实力,将会有一个前所未有的提升!

“不是我给林小友你泼冷水,这件事情,恐怕是要让你失望了。”沉默许久后,玉具长老重又苦笑摇头,面露无奈之色,缓声道:“不是我剑阁不愿帮扶林小友达成此事,而是实在是力有不逮,根本没有能够完成铸造一柄飞剑的材料,不然的话……”

玉具长老的话虽然没有说完,但其中的涵义却是再明显不过,等同于是在告诉林白,在他的这个想法上面,剑阁完全无能为力,他还是另提出其他请求好了。

“原来是这样……”玉具长老原以为自己把这话说出来之后,林白就该知难而退,但让他没想到的是,听到他这话后,林白却是发出一阵爽朗大笑,微笑道:“我所需要的,只是玉具长老你提供给我炼制飞剑的法门即可,所有材料,我自己一力承担!”

嘶!此言一出,场内诸人顿时忍不住倒抽了一口冷气,玉具长老和泰阿等人更是面露异色,紧盯着林白,犹如是听到了什么无法置信的话语。

他们实在是没想到,林白提出的这个铸剑的请求,竟然不是让剑阁倾尽全力,帮他铸就一柄飞剑,而是由他自己提供资源,剑阁提供法门。可林白真的有那么多铸就飞剑所用的材料吗,要知道铸造一柄飞剑,所需要耗费的材料,是要以海量来计算的!

“这是我列出来的一份清单,不知道够不够,若是还有什么需要的,还请玉具长老说出来,我再去筹备……”林白哪里知道玉具长老心中所思所想,轻笑一声后,从口袋里摸出一张长长的清单,将其递给了玉具长老,缓声道。

眼睛只是向着清单上扫了一眼,玉具长老的目光顿时就有些挪不开了,甚至眼神都变得炽热了许多。不仅仅是他,就连变得沉默寡言的泰阿,都是按捺不住,凑到了玉具长老的跟前,双眼向着那清单扫视不止,越是看,眼中的震颤神情便越多。

就清单上所列出的材料而言,林白的确是已经准备完全了炼制飞剑所需要的一应材料,甚至还少有富余。玉具长老和泰阿实在是不明白,林白到底是从哪里弄到的这些东西,要知道其中有不少材料,即便是整个隐世,都可说是一物难寻。

但他们所不知道的是,隐世别后,林白已是又去过方丈洲和昆仑这两个圣地,而从那里出来的时候,他几乎是把这两个圣地都给搬空了。单以身家而论,当今之世,若是林白自称第二的话,不管是什么人,都绝对不敢妄谈自己敢谋求第一。

而这也正是林白此前,为何敢号召俗世群雄,许下厚利,覆灭地狱的本钱所在。

列祖列宗啊,为什么你们那么败家子,把剑阁偌大的家业败了个一干二净,让我们这些后生晚辈,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别人准备齐了铸造飞剑的材料,除却艳羡之外,别无他法。这是一个何其巨大的讽刺,相师准备好了炼制飞剑的材料,可他们剑修却只能旁观……

捏着那长长清单,玉具长老的的手忍不住颤抖连连,喉咙的水分更是如要蒸发了干了一样,有一种莫名的口干舌燥之感。

“怎么,是材料不够吗?”林白见状,不禁微微皱眉,有些不解的追问道。

“不够?要是这还不够,那我真不知道什么够了……”沉默良久后,玉具长老缓缓抬头,苦笑着应了林白一句,然后眼中露出渴盼神情,接着道:“林小友,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