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2354章 破劫而入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280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50

如林白所言,如果这第六重火域中火焰,若是拥有其他威能的话,也许他还会心有畏惧,但是讽刺的是,这第六重火域中存在的,竟然是劫力。

若是换做寻常人,抑或是如玉具长老和泰阿这种存在,也许他们会对这突然袭来的劫力无能为力,觉得无法应对,难以支撑。但偏偏遇到这一切的,却不是他们,而是林白,而且还是成就了逆道之后的林白!

这种恐怖的力量,对而今的林白而言,可说是半点儿畏惧都欠奉。踏出逆道之路时,他以一己之力,直面天道威压,与天道相逆,不减本色分毫。

这是一种气魄,更是一种实力的体现。天道他都尚且不惧,尚且还要悖逆其而行,更不用说如今出现在面前的,不是天道,而不过是天道威压中最不足道的劫威。

想用这种程度的劫威,来让林白心中畏惧,让他就此身死道消与此处,那简直就是在痴心妄想,而他林白,也绝不容许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

天道自己都要违逆,可是这劫威,竟然也敢在自己的面前如此肆意。这个发现,叫林白的情绪变得很复杂,准确的说,是犹如被弱小之物,不自量力的撩拨了般愤怒。

然而与此同时,那无边的焚炎劫火,就像是感触到了林白心中的这丝愤怒,觉察到了林白身为逆道之人的特质般,那劫火竟然变得愈发汹涌起来。

无数汹涌的涟漪,就像是飓风卷起的海面般,向着林白呼啸而来,那狂暴的涟漪,几乎都要把林白的身躯吞没,似乎要不了多久,这些涟漪交织出来的劫威,就会把林白彻底的变成一蓬浩劫下的飞灰,叫他心中的愤怒,荡然无存。

但望着眼前的这一切,林白没有任何情绪的波动,只是静默的望着那呼啸而至的涟漪,甚至在他的眼眸中,还有着一种如看向不自量力之物的悲悯。

“你不是天道,只不过是天道的一丝力量的投影罢了,你不配做我的对手,也不配在我面前逞凶,我建议你最好还是就此散却,莫要再阻拦我的前路!”林白突然开腔,犹如他身前出现的不是焚炎劫火,而是什么有灵性的生物。

这是他对焚炎劫火的一种警告,在告诉它,不要做这种无用之功。他身为逆道之人,连天道都无法对他进行分毫惩戒,更不用说是这小小的劫威。

但讽刺的是,世间很多越是弱小的东西,那种自尊心的强烈便越是可怕,甚至可说是到了一种几近于偏执和变态的地步,可以把别人的好意,看做是恶意。

而这焚炎劫火,便是这些东西中的一员。在林白话语出现的瞬间,它完全陷入了愤怒这种,无边劫火骤然蒸腾而起,犹如波涛向着林白拍打而来,要把他吞没。

整个洞窟的甬道,整个第六火域的空间,此时完全被耀眼的青色所占据,仿佛就是一片青色碧波的海洋。阵阵涟漪波浪,全部向着中心不断的冲击,那种狂暴的攻势,叫光华闪耀无匹,照耀天地,将此间的一切,辉映的清晰无比。

而在这光亮下,林白看到了许多人形的灰烬,还有一些被悠远的岁月之力,磨灭了灵性的材料。这是曾经折损在此处,被这无边劫威吞噬的剑修的遗骸。

第六火域与此前几处不同,在这火域中,拥有着劫灭之力,在这股力量下,陨落在此间的人,根本无法保持身躯的完好无损,要被劫威磨灭成齑粉。

望着那些人形的灰烬,林白的心中有一种侥幸感生出,在迈入逆道之后,他第一次开始为自己是逆道之人而感到庆幸。他可以相见,如果自己不是逆道之人,而是如这些剑修般的存在,恐怕也要如他们,无法抵挡劫威,要瞬息间化作飞灰。

“散却吧,你不是我的对手,你的存在,只能叫我觉得恶心,你的力量,只能叫我觉得可笑!”沉默许久后,林白嘴角渐有笑意出现,而后缓缓抬起手,如漫不经心般,朝前轻轻一挥,似要以一掌之力,拨散这漫天的劫威。

但就是这轻描淡写的一掌,在倏然推出之际,却是叫洞窟的地面,突然开始剧烈颤动起来。不仅仅是这洞窟,就连剑冢,以及整个剑阁的大地,都开始不安的沸腾起来,无数恐怖的地脉龙气,就如同是疯了般,开始向着此处汇聚。

嗷吼!冥冥中,有一个清越的声音骤然在林白身前响起,而后在那青色焚炎劫火组成的海洋中,陡然有一个庞大的身躯突然出现。

那是地脉虬龙,是林白以逆道之身,借助控龙之术,在此间凝聚出的地脉虬龙!

在他此前进入剑阁之时,就已发现,剑阁实际上是坐落在了神农架龙脉的一个极为重要的节点之上,也正是因为这种独特的风水地势,所以才能让剑阁传承至今,而不见衰微。

能够支撑起一个千年宗门的龙脉,其中所孕有的地脉龙气是该何其恐怖,这几乎已是不需要想象。而且此间的地脉龙气,还和外界的不同,因为这里是剑阁,是剑修存在的地方,雄浑的剑气,已经潜移默化了此处的地脉,使地气中有了剑意的存在。

这种摧枯拉朽、迎难而上的力量,让地脉虬龙变得更加锋锐,让它可以破开世间的一切屏障,与其说这是地脉虬龙,倒不如说是千年来剑阁剑修凝聚出的剑意。

如今这地脉虬龙只是低低一吼,便叫群山为之颤抖,便叫身前那青色的焚炎劫火为之而失色,那种锋锐气息,几乎都要穿破这焚炎劫火的拦阻。

“这种力量是……”洞窟外的玉具长老和泰阿等人,颤栗连连,面上满是无法置信之色,双唇微颤,如自言自语般,喃喃道:“我似乎感应到了什么不可知的神秘存在……”

“破劫而出,给我开出一条通向前方的道路吧!”指尖微动,林白平静的注视着身前那已和他完全达成了融合,犹如一体的地脉虬龙,淡淡开腔。

话音乍一落下,那地脉虬龙,顿时裹挟着无边剑意,发出一声直冲九霄的清越嘶吼,而后庞大的龙躯如离弦利箭,向着无边的焚炎劫火便横击而去。

轰!只是一声,那原本如汪洋般的焚炎劫火,倏然之间,便被龙躯直接轰击出了一个恐怖的大洞,就如同是被撕裂了般,没有任何气息存在。

整个第六火域,彻底陷入到了寂静之中,再没有任何汹涌澎湃的气息存在。只剩下些许微弱的火苗,在火域的角落中,瑟瑟颤抖,如感知到了什么恐怖的存在,那火苗的微弱,仿佛只要一阵微风袭来,就会叫他们完全破灭。

“我已说过,天道不能阻我,你这种劫威,注定只能是徒劳!”望着那如在瑟瑟发抖的火苗,林白淡漠出声,淡淡道:“此间是剑阁秘地,是剑修铸剑之所,所以你应该庆幸,庆幸我不能将其从这世间抹除,可以留存你在此处,为他们铸剑而用!”

话音落下之后,林白缓缓抬脚,步伐坚定,头也不回,便朝前而去。

与此同时,就在地脉虬龙发出恐怖嘶吼,直接冲开了焚炎劫火后,洞窟外的玉具长老和泰阿等人,瞬时便觉得,那种叫他们几乎都要窒息的无形威压,瞬息间烟消云散,他们那几乎都像是被人紧捏住的肺部,如今终于重获自由,可以大口大口的贪婪呼吸着空气。

“第六重火域居然都不能拦阻他的脚步,焚炎劫火这种恐怖的存在,居然都不能让他就此止步,他还要继续深入,难道他要进入第七火域不成?”沉默许久后,玉具长老颤抖开腔,如喃喃自语般,道:“我的天,如果继续深入下去,他铸出的剑,该是何等恐怖!”

这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创举,就玉具长老所知,剑阁传承至今,能够进入第六火域之人,可说是屈指可数,而这些人,无一不是有着大机遇大成就之辈。

而能够在第六火域铸剑成功的存在,对于剑阁而言,更可说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神话。可是而今,林白不但踏入了第六火域,而且还继续往下深入,这简直比神话还要神话。

此刻,玉具长老觉得挫败无比。身为剑修,他只能进入第四火域,便再也无法深入,可是如今一名相师,却是直接穿过第六火域,要继续深入,这是何其讽刺。

“长老你说错了……”而与此同时,泰阿缓缓开腔,一字一顿道:“焚天劫火无法拦阻,那第七火域的都天劫焰,自然也无法拦他,他不是要进入第七火域,而是第八,或是第九!”

话语落下,如有天风袭境,叫玉具长老颤栗莫名,惊骇、艳羡种种情绪,不一而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