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2359章 我心不灭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281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50

卧槽,这特么哪里还是火,分明就是一道雷霆!

狂暴的火舌冲击下,林白身躯顿时血肉横飞,饶是肉身坚韧,生机强悍如他,此时竟然也是直接朝后倒飞而去,肋骨寸寸断裂,筋脉甚至都有损毁,血光弥漫,惨不可视。

不仅如此,在这火舌的威势下,不单单是林白受到了这样的创伤,那原本在火焰中沉浮,道纹完全破损的飞剑,而今竟然也完全崩裂开来,几乎成了一块块的碎片,正在火域中不断的浮动,似乎随时,都可能会被烈火所燃烧成空……

不过就林白所见,这恐怖的火威之下,虽然飞剑寸寸碎裂,但是散裂开的飞剑碎片,却是比之前更玲珑剔透,似乎其中的许多杂质,都因为这一次的剧烈轰击,而彻底释放而出,让这些铸炼飞剑的材质,变得更加纯粹。

不仅如此,在那些碎片中,除却了之前所拥有的五彩气息流转外,更是隐隐然,似乎有一丝一缕的黑白气息在变动,就像是生死在轮转,要化作轮回。

飞剑材质经历了更高热度的锤炼,拥有了更神异的效力,这本该是一件叫人无比庆幸的事情。但如今的林白,却是怎么着都高兴不起来。

虽然飞剑的材质得到了提升,锤炼的无比精粹,可是在这滔天火势下,他却是根本没有重新在飞剑材质上镌刻道纹的力量,而且他都有些怀疑,就算自己有能力镌刻下道纹,那些道纹,会不会只是一出现,就又被这滔天火势所摧毁。

更重要的是,这狂暴的火势,对于林白自身所造成的创伤,更是致命性的,他不知道,如果在阴阳神火操纵下,这狂暴的火舌再来上几遭的话,他是否还能承担。

轰!仿若是在验证林白心中所想,是想要试验,他在这狂暴火舌下究竟能支撑多久一样,就在他心思变动间,又有一道滔天火舌呼啸而至。

狂暴的火焰横扫天地,叫林白身躯直接倒飞而起,打的林白皮开肉绽,周身上下鲜血淋漓,就像是完全变成了一个血人般。而且因为这剧烈的火意,他的神魂也在躁动不安,神魂中就像是被人丢下了一团火焰般,似要焚烧成灰。

这是一种无法言说的痛苦煎熬,这火舌之恐怖,远远超过林白此前所经历过的天劫刑罚,叫他再也无法如之前那般从容的应对,稍有不慎,就会灰飞烟灭,身死道消。

这是一种极限的灾劫,抑或是寻常人等,在这恐怖的火势下,任何一击,都会将他们直接化作灰烬,叫他们丧失信心,唯有林白这样有着大决心大定性的人,才能支撑。

而且如今正因为惨烈形势,自顾不暇的林白,却是没有发现,在第八重火域内,五彩火焰撩动间,正有一个虚影屹立于其间。任凭火势如何喧嚣,但却是根本不敢靠近那虚影分毫,仿佛在那虚影上有着什么神圣气势,叫它们不敢轻举妄动。

如今那虚影正在紧紧的盯着林白,似乎是想要看看,林白究竟能支撑到何时,想要看看,林白最终会以怎样的手段,来应对这一切。

而看着虽然已是皮开肉绽,气息微弱的林白,仍旧没有任何退缩之意,在跟烈火不断对抗后,那虚影微微颔首,似乎是对林白如今的斗志,极为满意。

不过这种满意,并没有改变这虚影,想要给林白增加更多磨难的心绪。微微颔首之后,虚影的手轻轻一招,顺着第九重火域,登时又有一道阴阳神火呼啸而至,直接灌入到第八重火域之中,犹如烈火烹油,叫此间的火势,变得愈发喧嚣难安。

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局势会变得如此诡异?!望着突然又暴涨了数分的火势,林白的眉头不禁深深皱起,心中的疑惑愈发深重。他不明白,在这火域之内,到底是发生了什么,到底是有人在算计自己,还是因为自己是不被天地所认可的逆道之人。

喀嚓!而在这突然又暴涨了数分的火势下,本就以化作了无数碎片的飞剑,如今更是再一次的崩裂开来,一片一片,就像是要化作尘埃般,漂浮在火焰之间。

“为什么会这样?”林白苦涩低语,话语声中满是无奈和悲愤。铸炼飞剑的材料本就极为罕见,即便是他搜罗遍了方丈洲和昆仑圣地,也不过是只得到了铸炼一柄飞剑的材料。

这些材料,说成是稀世奇珍都毫不为过,可是这些东西,如今却是有着化为尘埃的迹象,他不敢想象,如果丢失了这些,他以后想要再收集到,那该是何等艰难。

更重要的是,如果飞剑不铸炼成功,那就算是他能够撑过此劫,顺利进入到仙界之中,又有什么实力与那些所谓的仙人对抗,迎回索菲娅和李青囡两人。

火光万重,亿万缕犹如是神之怒火的火焰在不断的坠降,轰击在飞剑的碎片上,发出阵阵铿锵之音,阵阵震耳欲聋的音律,流动出难以言说的神秘气息。

实际上不单单是飞剑,在如今这火势下,林白自身的情况也并不好过。在火势的狂放攻势下,饶是他手段尽出,想要阻拦,但却是根本无力阻挡,身躯在火势的侵袭下,已是血肉横飞,而神魂更是到了即将崩溃的边缘。

他不是没有想过应对的手段,不是没有将符笔释放出,想要借助符笔的操纵五行之力,来勾动火域中的烈火,使其不损害己身。但这火域中的阴阳神火,就像完全跳出了五行的范畴,无论符笔如何牵动,都无法调动其中的一丝半缕。

甚至与在这恐怖的神火下,就连地脉虬龙,都无法对其损毁分毫。地脉虬龙只是进入其中,便迅速被火焰所占据,阵阵滔天巨吼后,便烟消云散。

此威之下,林白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绝望。如今他所面对着的这些滔天火势,和他过去经历过的那些劫罚都完全不同,威势也更甚。虽然滔天的火焰,将四下辉映的通明一片,但心中的黑暗,却是叫人觉得已是看不到任何光明的存在,除却绝望,再无他物。

这一幕幕,甚至都叫林白开始怀疑,自己的路,是不是就要结束在此处……

轰!又是一波火势的狂放攻势,林白应声直接如断线的风筝般,重重的撞在火域的石壁之上,周身上下已是没有一块好肉,骨骼嘎吱作响,似要碎裂,一片片的血肉,横飞而出,四下飞溅,落在了火海之中的飞剑碎片之上。

铮!而就在血雨洒落,落在碎片之后,那些几乎都要化作尘埃的飞剑碎片,竟然开始熠熠生辉起来,虽然只是些许如尘埃般的事物,但依旧释放出冲霄的剑气,直冲九霄,释放出无尽狂放的攻势,那种态势,甚至都要冲破火海,叫火域都在震颤不安。

“这是……”望着眼前这一幕,林白惊诧难言,他原以为,在化作如尘埃般的事物后,铸炼飞剑的材料,都已经被焚毁了所有的灵性,化作了凡俗之物。

但如今看来,他想错了,飞剑虽然化作了如尘埃般的碎片,但其中所蕴藏着的剑之意,并没有就此而散却,斗志反倒是变得愈发旺盛,威力更甚从前。

这不是结束,这……,只不过是刚开始而已!这是一条蜕变的路,不到完完全全破灭的瞬间,就永远不是停止的时候,希望仍然存在,仍然在释放出万丈光辉!

千锤百炼,方得始终!他突然想到了一句华夏之人,口耳相传的老话,‘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没有这些千锤百炼,如何能有辉煌存在?!

飞剑如今已是化作了如粉尘般的存在,仿若是要在这火势下,消弭了所有的灵性,但它依旧没有失去斗志,仍有无坚不摧的剑之意存在,这是它求生的信念,也是蜕变的希望。

鲜血和如粉尘般的飞剑碎片混为一处,在不断的颤动,发出阵阵清越如龙吟般的铮鸣,每一粒尘埃,都如有冲霄剑意斩破火海,铮然之间,不屈不挠,坚韧相抗。

一柄剑,尚且能够如此,在濒临到了破灭的边缘,仍旧不放弃希望的存在。而自己身为万物灵长,作为一个有血有肉的人,作为一个经历过了那么多的劫难,终于走到了这一步,肩上担负着那么多重担的人,又如何能够轻言放弃?

就算这是一场痛苦的劫难,就算这火势侵袭下的一分一秒,都叫人难以承担,都犹如是要叫人粉身碎骨,但如何能就此放弃,如何能就此而丢掉希望!

我心不灭,希望长存;我志长存,我剑必成!林白喃喃出声,眼中有精光射出。

而与此同时,火域中的虚影,一声低叹,倏然而动,悄无声息间,重又没入林白身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