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2368章 送你一程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317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50

幽魂索命!

听着这年轻人的回答,林白嘴角渐渐有一丝玩味的笑容露出。他可以笃定,灵泉宗这些人在小方诸山发生的事情,绝对不是如他们传的幽魂索命那么简单。

且不说这世上到底是有没有幽魂,就算是有,就以小方诸山那些门人弟子的手段,在他们生前,都不是灵泉宗门人的对手,更何况是死了之后。就算真是他们变成了幽魂,想要对灵泉宗的这些人进行报复,恐怕刚一露形,就要被灵泉宗的人诛杀个形神俱灭。

这所有的一切,恐怕就是有心人在暗中布置,想要将灵泉宗的这些人一网打尽,所以才会这也故弄玄虚,故意让灵泉宗的人惶惶不可终日,乱了阵脚。

想要揭穿这个传言的漏洞其实很简单,这个点便是在黄泉老祖的身上。黄泉老祖的手段,绝对是灵泉宗派遣来此的门人中最高的,而且他手上沾染的小方诸山的人命,也绝对是最多的,如果真是幽魂索命,而且幽魂那么厉害,为何不直接对黄泉老祖下手?

而他偏偏没有这么做,这说明了什么这说明那造成了这一切的存在,是对黄泉老祖心有忌惮,害怕自己直接对付黄泉老祖的话,非但不能将其诛杀,反倒会反受其咎。

而且就林白所想,他怀疑,小方诸山遗迹内所发生的这些怪事,有九成的可能,就是如今正在窥探自己的那股气机的主人所干的。

不过林白一时间无法捕捉到那气息的具体位置,无法看到他的真面目,所以也就没有办法,弄清楚这人到底是为了什么去做这一切。

不过这人如此作为,就林白想来,无非是两个原因,其一便是那人是小方诸山覆灭之时,逃出了一线生机的门人弟子,为了替同门报仇,所以才会出此手段;其二便是那人如灵泉宗一般,也在觊觎小方诸山的灵石矿脉,所以想用幽魂索命这种事,来吓退灵泉宗。

不仅如此,就林白看来,后者的可能性,恐怕是要远远超过前者。如果那人真是小方诸山门人的话,如今小方诸山已是完全覆灭,片甲不留,他既然能够保住一线生机,依照隐世之人的处事习惯,他逃命还来不及,如何会为一个已经覆灭了的宗门卖命。

这一切的一切,实在是太不合常理了,所以答案只能是后者。

“前辈,我所知晓的一切都已经告诉您了,还请您饶过我。”与此同时,年轻人在诉说完这一切后,对着林白叩首连连,求饶不止道:“前辈您尽管放心,只要您高抬贵手,饶了我这一遭,此处发生的一切,我绝对不向外人透露半字,还会尽心帮助前辈。”

“江万里的修为如何?有何秘技?”没有理会这年轻人的求饶,也没有再在小方诸山这所谓的‘幽魂索命’的问题上纠缠太久,林白向年轻人淡淡道。

在进入小方诸山的核心之地,看到那大坑,以及感触到大坑中传出的慑人气息后,对于身为灵泉宗门主的江万里,林白已是没有分毫轻视之心。而且他有一种预感,江万里很有可能是自己进入隐世后,所要面对的最强大的敌人。

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为了小方诸山的这道灵石矿脉,自己和江万里之间,必然是要有纠纷生起,而等到那时,便是不死不休的抗争。对于江万里的手段,自己如今可说是两眼一抹黑,只有弄清楚了此人的真正实力,才能有更好的对策。

“宗主……不,江万里的修为深不可测,而且据宗门之中的传言,他最近似乎还得到了某种不可思议的造化,修为又有了极大的提升。晚辈在灵泉宗中,乃是一名不入流弟子,无法接触到太过核心的事情,所以具体的情况,也不是太清楚……”

年轻人闻言,急忙将自己所知的一切,沉声道出,然后又哀求道:“前辈,晚辈所知的一切,都已经一五一十的告诉您了,还望前辈您能高抬贵手,给我一条活路。”

得到了某种不可思议的造化?林白闻言,不禁眉头微皱。以从那大坑所能感知到的江万里的修为,就已经足够不可思议了,如果再遇造化,又该是有怎样恐怖的提升。

这一战,恐怕是无法轻易了结了,如果不能谨慎应对的话,恐怕还会有性命之虞。不过不管前路究竟是有多艰难,为了达成自己的目的,哪怕有千难万险,都必须一力往前,不管那江万里如今的修为有多强大,都必须要让他变作自己走向巅峰的垫脚石!

“不,不对,你还有一件事情没有告诉我……”缓缓收回心中的思绪,林白似笑非笑的向那年轻人望去,眼眸中充满了无法掩饰的嘲讽之色。

“还有事情?”听到林白这话,年轻人的眼中顿时闪过一抹慌乱之色,但很快便被他掩饰下去,然后一脸愕然的望着林白,疑声道:“不知道前辈您还要问什么,不管是什么问题,前辈您只管发问,只要我能回答的,一定毫无隐瞒。”

“很好,既然你这么说了,那我就再问你一句。”林白淡淡一笑,他心细如发,如何能看不到这年轻人眼眸中的慌乱,但只作未见的淡淡道:“你的真实身份是什么?”

“晚辈已经说了,我是灵泉宗的一名不入流弟子,只是因为侥幸,才苟活到了如今……”听到林白这问题,那年轻人的神情顿时变得紧张了许多,磕磕绊绊道。

“不入流弟子……呵呵,你以为我是傻子吗?一名不入流弟子,会在幽魂索命的异变出现后,还能苟活到此时,难道你们灵泉宗是开善堂的,难道黄泉老祖那侏儒会这样的好心?你觉得我是三岁孩童,可以随便蒙蔽吗?”林白不置可否一笑,淡淡开腔。

如他所说,早从这年轻人讲出了小方诸山发生的一切时,他就已经开始怀疑此人的真实身份。要知道,既然此处发生了这样的异变,黄泉老祖为了保存实力,自然是会把那些如炮灰般存在的不入流弟子先行派出,进行试探。

如果真如这年轻人所说,他也是不入流弟子中一员的话,那他的小命,怎么可能会留存到如今,恐怕早就被黄泉老祖派出去当挡箭牌了。而他能够存活到现在,能够在全军覆没后,只有黄泉老祖和他一人在此,足矣说明此人的身份之不简单。

甚至林白都有些怀疑,这年轻人的身份,会不会连黄泉老祖都有所忌惮,所以黄泉老祖才会在小方诸山出现这种诡异变数的情况下,还留了他一条小命,非但没有让他冲杀在前,还把他带在身边,让其他灵泉宗的门人去送死。

最重要的是,以林白对隐世的了解,这根本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讲究弱肉强食这种丛林法则的存在。在这样的规则中,一名不入流弟子,在遇到反常之事后,居然非但没有成为炮灰,而且还活蹦乱跳、全须全尾的活到了最后。这样的事情,在外面的俗世,也许还有可能发生,但在隐世,这根本就是在痴人说梦,说出来就算是鬼都不会相信。

“我不知道前辈您在说什么……我真的只是灵泉宗一名不入流的门人……”年轻人申辩连连,但话语声中却是明显增添了许多紧张之色,颤声道:“还请前辈您相信我!”

“我这辈子,最讨厌的就是不老实的人,更恨欺骗我的人!”林白淡漠一笑,眸光森寒直视年轻人双眼,杀机四溢,冷然道:“说出你的真实身份,我可以给你个痛快!”

“姓林的,不要逼我太甚!不妨告诉你,我是宗主的亲传弟子,被宗主派遣至此,是为了监视黄泉老祖会不会做出监守自盗之举!”林白话音落下,年轻人脸上顿时露出阴谋败露的灰败失望神情,旋即猛然站起,就像是要拼死一搏般,对着林白怒吼连连道:

“师尊他老人家已获得了仙家传承,你早晚要败亡在他手中!我奉劝你一句,想要活命的话,最好对我客气一些,等到时候,我还可以替你向师尊他老人家求求情,给你留条活路。否则的话,等到那时恐怕你就算是后悔,也来不及……”

但还未等这年轻人的话音落下,他眼前突然一花,看到一抹流光倏然飞出,直接冲入了自己的身躯之中,并且瞬间便觉得胸口处有一阵阵的冰凉感弥漫。

不可置信的低头望下后,他愕然发现,在自己的胸口,如今已是多了一个大洞,正有汩汩鲜血,在顺着那大洞不断冒出,生命如退却的潮水般,正在从他体内抽离。

“很抱歉,你的威胁对我没有任何作用!”直视年轻人那渐渐无神的双眼,林白漠然冷笑出声,淡淡道:“而且你最不知死活的,就是不但胆敢威胁我,还提到了我这辈子,最讨厌的字眼。既然你不知死活,我如何能留你,那就顺手送你一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