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2370章 怀璧其罪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395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50

灵石的存在,可说是天地造化的一种极致体现。灵石是天地灵气最为馥郁的凝结,经过了无穷的岁月之力,才会有造化出一丝一缕,也正是如此,它才会拥有那样卓绝的力量,才会叫世人梦寐以求的想要获得一块,来提升自己的修为。

但凡是世间的这种神异事物,都存在着某种无法言说,但却真实存在的规律。就林白所想,灵石矿脉绝对不可能是无缘无故的出现在小方诸山的这后山区域之中,此地定然是有什么蹊跷之处,才会叫这里拥有如此卓绝的造化。

造化不可捉摸,却又有迹可循,只要是有心人,能够潜心去探查的话,一定会发现其中的一二。而灵石矿脉出现在小方诸山的陵园之中,也许从陵园这一方面下手的话,就会发现灵石矿脉为什么会出现在此处的缘由所在。

如果能够找寻到其中的原理,也许就能够发现灵石矿脉在这陵园的真实位置所在,甚至还有可能把从此处挖掘出的原理,套用到其他地域,找寻到更多的灵石矿脉。

修建陵园是一门大学问,只有修建得法的陵园,才能够后人更多的蒙受祖辈的余荫,才可以让后世的子孙们,能够得到远胜过寻常人的机缘和际遇。

虽说小方诸山如今已是损毁殆尽,破灭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甚至于一门上下尽数惨死,不留一个活口。但曾经的小方诸山,毕竟还是成为过雄踞隐世诸多宗门之上的存在,甚至一度还有着成为隐世新一代雄主的可能。

这样的宗门,如果说没有承受前人的余荫,那是绝无可能之事,而这也足以说明,小方诸山陵园的不同凡响,没有风水极佳的陵园,是不可能将前人余荫发挥到淋漓尽致。

思忖片刻后,林白并没有急于找出陵园和灵石矿脉两者之间的连接,而是开始把注意力,渐渐转到了陵园的风水上,想要从风水本源上,剖析出小方诸山强盛和失败的缘由。

目光所及之处,只见在这陵园的周遭,山岭横亘,一条条山脉,恍若是一条条虬龙正在盘卧,这是小方诸山山门之内,不多见的山地。而小方诸山的这陵园,就是坐落在这诸多山脉盘亘起来后,所组成的圆环的最中心,如同正在被那一条条山脉拱卫看护。

群星拱月,众龙齐飞。而就在将那一道道山脉按照风水之术中的讲述,进行了对照后,林白赫然发现,小方诸山的这陵园,端的是一处绝佳的风水宝地。

群星拱月,便意味着此处的地气无法泄露,并且群山环伺,将地脉龙气尽数都宣泄到了陵园中的那一座座坟茔上,在地气的催动下,前人的余荫将会被发挥到淋漓尽致的地步。

若是简简单单的群星拱月,那也算不得什么,但此地的妙,妙就妙在这陵园所处的位置,并不是完全的平坦,而是一个如倒扣的锅底般凸起的丘陵之上。

试想一下,无数道地脉龙气宣泄而下,在经过了那一道道坟茔后,渐渐汇聚到了这丘陵的最顶端。无数龙气汇聚在一处,便会凝成一股,形成腾龙之势。

众星拱月,群龙化一,形成腾飞之势,这在风水学说上不折不扣的腾龙之地,在这种地势的茵佑下,可以让家族或者宗门,得到最大程度的提升,让宗门鼎盛之际,并且还能使其气运悠长,任凭是时光如何消逝,都不减少腾飞之势分毫。

怨不得上一次自己前来时,小方诸山能有着那样惊人的声势,甚至隐隐然都能凌驾于隐世群伦之上,有这样的风水宝地庇荫,就算是小方诸山不想崛起,怕是都有些难。

但让林白有些不解的是,即便是他如今所看,这小方诸山陵园的地气仍然是没有任何消减的征兆,地脉气息仍旧凝实无比,众星拱月和众龙齐飞之势依旧存在。

按照这种地势的迹象,小方诸山本不该承受如此的劫难才对,而且有这样的地势存在,就算是小方诸山如今遭受了浩劫,但在不久的将来,却还是会有腾飞之日。

但而今小方诸山一应门人,尽数死伤殆尽,宗门完全覆灭,一个活口不留之下,哪里还有什么希望的种子存在,等待这个宗门的,除却渐渐湮灭在历史长河一途外,再无其他。

这个强烈的反差,叫林白实在是无法理解。风水地势依旧存在,气运仍旧未曾断绝,可是承受着这一切的宗门,却已烟消云散与尘埃中,这是何其的矛盾。

林白隐隐觉得自己似乎是把握到了什么,但一时间,却又不知道,自己心中明悟到的那一点究竟是什么。明明只差临门一脚,就可以将一切水落石出,可是就在要把球开出来的时候,却是找不到了球门的下落,这心情叫林白怎一个郁闷了得。

“林小子,怎么了,莫非你已经找到了灵石矿脉的位置?”眼瞅着林白神情阴晴变幻不定,阴精水兽在连连拱了几个坟头,沾了一身晦气后,咧着嘴憨笑道。

它知道林白是有大气运加身的人,甚至这种气运之强大,即便自己是饱受天地钟灵的圣灵一脉,却依旧是无法达到林白的一二。也许自己找不到灵石矿脉的下落,但林白却是会有所发现也未可知。如果真是发现了灵石矿脉的话,那自己一口一个,该是何等惬意。

“没有……”林白闻言,苦笑着摇了摇头,然后抱着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的心态,对阴精水兽疑惑道:“兽爷,我发现这里有一个难以解释的地方。就我所见,这陵园的地气并未外泄,风水之局,也没有任何的改变,按照这种态势而言,小方诸山的繁荣昌盛,本该是能够再延续个百年不成问题,可如今怎么会烟消云散,毁灭与历史长河中?”

林白这话一说出来,阴精水兽顿时有些瞠目结舌。虽说它不通相术,但是跟着林白这么长的时间,自然也知晓林白在风水堪舆手段上的精准,谁都会看走眼,但林白绝对不会。

瞅着阴精水兽迷惑不解的模样,林白不禁轻叹出声,他原本是想着,能够跟阴精水兽参详一番,但看眼下的态势,阴精水兽却是根本无法理解自己说的是什么。

“小子,你别小看人……”眼瞅着林白眼中的苦笑,阴精水兽顿时觉得自己受到了轻视,龇牙咧嘴的思忖了许久后,眼珠子骨碌碌一转,心里突然有了个想法,咧着大嘴,嘿笑道:“这种小事,哪里能难住兽爷,我不过是想给你小子个机会,显示下你的能耐罢了。既然你看不出来,兽爷我也不妨告诉你,这小方诸山就是被灵石矿脉拖垮的……”

林白闻言,顿时有些哭笑不得。开什么玩笑,被灵石矿脉拖垮,且不说在宗门覆灭之前小方诸山没有察觉到自己的宗门中,有着这样的一处神异存在。退一万步讲,假若真是被他们察觉到灵石矿脉的话,眼下鹿死谁手,还真未可知。

不对,但就在林白心中暗暗腹诽之际,脑海中却是陡然有一团亮光闪起,整个人瞬间变得明悟了起来,思忖之下,不禁仰头大笑不止,笑声中充满了快意。

“怎么样,小子,兽爷我没说错吧!”听着这笑声,阴精水兽心里边着实是有些发憷,只以为是自己胡乱说了句话,被林白觉得是无稽之谈,所以才这么发笑,但心里边虽然觉得尴尬,但它嘴上却是哪里能服输,摆出一幅煮熟鸭子嘴硬的态势,道。

“不错,兽爷你一语点醒了梦中人!”出乎阴精水兽的意料,对于它这自吹自擂之语,林白非但是没有半点儿嘲讽和促狭,反倒是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面露明悟之色,向四下扫视一番后,轻笑道:“小方诸山的确是被这灵石矿脉拖死的!”

林白这么一附和,阴精水兽却是变得愈发有些吃不准起来。一时间它更是完全分辨不出来,林白这话到底是在嘲笑它,还是真觉得他说的有几分道理。

不过就他所见,看林白的神情,似乎并没有嘲讽的意思,而是发自内心,这让它不禁有些自豪起来,一时间更是忘了之前是自己点醒了林白,道:“你说他们是怎么被拖死的?”

林白轻轻一笑,便将自己在听到阴精水兽之前那一语时,心中的所悟讲了出来。

如阴精水兽所说,小方诸山的确是被灵石矿脉拖死的。不过并不是因为他们发现了灵石矿脉,所以才会被隐世群起而攻之。而是因为,灵石矿脉乃是天地灵气所钟,形成一条矿脉所需要的灵气之惊人,更是无法想象,灵石矿脉所在,便要将四下的灵气尽数抽走。

而灵石矿脉位于小方诸山陵园,自然是要把小方诸山的陵园气运完全抽走。气运尽数被抽调到了灵石矿脉之中,小方诸山得不到任何滋润,他们岂不正是被这灵石矿脉拖死的。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古往今来,莫不如是……”而就在林白暗暗慨叹,小方诸山实在是倒霉到了极点,怀有重宝,非但没发现,还被拖死时,陵园内陡然有阴沉声音响起。